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程國強: 憶許老爹許歷農將軍(轉貼)
2009/12/23 01:53
瀏覽1,218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許歷農將軍在軍界是有名的儒將,他喜歡結交文人,對知識分子特別尊重。
我之和他有所交往,是出於中國文藝協會常務理事王賢忠的引介。賢忠是當年許任金門防衛司令時的砲兵營長,他和公孫嬿、段彩華、司馬中原、吳東權、朱西寧等都是軍中有名的作家。

許將軍在任國防部總政戰部主任時,要王賢忠找幾個教育文化界的人士偶爾聚聚,所以就邀了台大的葉慶炳、張劍寒,東吳的楊其銑,文化的胡品清和我,加上王賢忠一共六 。一年三節大家喝酒聊天,至為輕鬆,豈料這一聚,到他接任輔導會主委後還繼續了很多年,直到他離開了輔導會為止。

說起來也是緣分,他到輔導會來,我從他的朋友變成了他的部屬。我因工作關係,兼任「榮光週刊」社的社長,所以每個周末都要到他的辦公室去審稿。陪同看稿的尚有副秘書長詹啟春、華欣文化事業中心董事長繆綸、第九處處長馮傳勛。記得第一次會議時他問我:「目前榮光週刊的發行量是多少?」我答以五萬。他笑著說:「榮民人那麼多,五萬份怎麼夠,至少五十萬份,就這麼決定。」這是我第一次見識到他做事的魄力。

由於是周末,又是晚餐之後,審稿完畢就是聊天。繆、詹都是他的舊屬,算是他的愛將,我們經常聊過午夜欲罷不能,誰也不好提回家。日子久了,總會有些秘辛透露。

有 一天他說起到輔導會來是一個偶然,事先毫無預警。他在政戰部的一天深夜,七海官邸來電話說蔣總統要他立刻去一趟。他趕到後經國先生躺臥在床上,精神狀況很差,他聲調嘶啞地說:「我要你去輔導會。」許聽後深感突然,立即站起來向總統深深一鞠躬答:「報告總統,我一定鞠躬盡瘁。」總統頻頻點頭,顯得很疲倦,許接著說:「如果沒有其他指示,我就告辭了。」

許主委是有名的「天天不回家」人物,除了出外巡視榮家和出差外地,他每天都待在頂樓的辦公室中,如果不是接見外賓或 是開會需要,穿著便衣批閱公事是很平常的事。但是這種公而忘家的生活,卻苦了兩個人,那就是辦公室的郝主任及參謀宋海笙,他們也加入了不回家的行列。許主委公事不忙時,也會和我們一起閒聊,聽繆綸講笑話,因為只有他可以讓許主 委開懷大笑,忘記一天的疲勞。

偶爾臥室的專線電話響了,他高興地站起來,我們也很有默契地起身告退,因為那是他的女兒從美國打來的長途電話,而且一談就是很久。這條專線是他自己花錢所裝,每月的話費都由他的私房錢裡開銷,以示公私分明,絕不允許假公濟私。

最難得的是,他擔任政府首長,各方在年節時所送的禮品為數頗多,他不像有的其他首長,大包小包往家裡搬,他命令部屬把禮品分類登記,逢年過節開慶祝會時,拿來作摸彩之用。

他有次說起,在龍潭駐防時,蔣經國有時會來視察,問完防務後都會神秘地問一聲:我留下來用餐,有沒有好吃的東西?許會心地點點頭。因為蔣經國最喜歡吃狗肉,而龍潭的狗肉是有名的。

許將軍為人溫厚但嫉惡如仇,國民黨內部有路線紛爭時,他站出來 成為新黨的精神領袖,甚至被註銷黨籍而不後悔。近年來遊走兩岸,曾經受邀為香港及澳門回歸之嘉賓,可見其個人聲望之受尊重。而且他近日又已獲准重返國民黨,真可謂公道自在人心。

但是最令我佩服的是他的重義精神。先母故世時,他擔任治喪委員會主任委員,並以他的聲望請得總統、副總統頒賜輓額,令我畢生難忘且永誌心頭。不管做他的朋友或是他的部屬,都是三生有幸吧!


[轉載自世界新聞網]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