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芳兒萬里獨行--全家送
2020/08/10 11:53
瀏覽653
迴響1
推薦13
引用0

芳兒:「萬里我獨行」全家相送

 

么女淑芳讀書時,被鋼琴浪費很多時間,彈得一手好琴,娛人娛己,卻「彈上」致理五專。十六七歲的么女很傳統的「認份」,生為女兒命,不能與三位哥哥比,畢業就去英語補習班上班,我這個老爸啊,向來不強逼兒女讀書,怕逼出「仇」來。二十年前芳兒對貞聊天聊起「女」不比男來,說什麼爸再多的財產,也是三位哥哥的,所以她自己要靠自己「打拼」。

「什麼話!」我對貞說:「我一向男女平等,她怎麼有這種想法?」

有一天聽她與人以英語講電話,講得蠻順口。

「寶貝女兒啊!」我說:「妳和同學都講英語啊?」

「不是啦,和補習班外國老師講話,」芳兒說:「補習班裡有幾個外國老師,我安排他們教課的時間。」

「哦!」我逗她:「妳嘰嘰喳喳,外國人聽得懂啊?」

芳兒告訴我,她對英語很興趣,這半年「會話」方面進步很多,老闆叫她負責安排外國老師課程,所以更有機會講英語。

「妳敢不敢去美國留學?」

「哥哥他們都沒去,我…」

我知道她「女人將來嫁人,是別人的」認份命又作祟,「不要管哥哥他們,爸給妳講哦,將來爸死了,妳和哥哥他們平均分遺產,少不了妳一份,妳如果敢去留學,努力準備考托福吧。」

芳兒果然有英語天份,半年多時間考上。誰都沒料到我家會是女兒出國留學。和貞同芳兒到美國駐台協會辦好手續,我才感到悶悶不樂,二十來歲沒出過遠門,以為說說罷了,這一下子卻「『美』夢成真」,倒有點擔心她到「番邦地界」,「孤鳥插鶴群」如何適應?

全家總動員,浩浩蕩蕩送到中正機場,千交代萬交代,「路長在嘴裡」,不懂要多問,她頭一次坐飛機、出遠門,緊張,眼含淚水,對我們的臨場「指教」,除了點頭,哽咽得說不出話來。看她一個人揹負背包,進關驗護照,走離我們視線,突然又在遠處,隔著偌大隔音玻璃窗,彼此嘴巴都在動,只是聽不到聲音。一會兒不見了,我有點後悔,不放心,悶悶不樂的回家。

長泰街住宅只有一門電話機,裝在客廳,交代芳兒到美國機場,馬上打電話回來,大概半夜會到,我在客廳地板上鋪一草蓆,睡在電話邊等芳兒電話。睡不著,一直想芳兒此時在機上會害怕嗎?到機場會不會知道轉機?最後一站,答應到機場接機的女同事,會不會失約?迷迷糊糊似睡非睡中,電話響起來,我翻身接電話,潛意識覺得芳兒在萬里外,所以要大聲說,她才會聽到,結果適得其反,芳兒一直說:「爸!你聽到嗎?我還要轉機…」。

「妳…」線路聲音不清,我還想說,卻聽她說:「我要上飛機了…」話斷了,雖然不清楚,聽到聲音也蠻安心,看看壁鐘,凌晨一點半了。

芳兒先到猶他州,半年後林貴英女士返台,告訴我:「把你女兒轉到紐約大學,我好照顧她,家裡也可以住。」林女士父親疾病是我治癒,老先生看重我,為人又熱情,女婿龍先生是華航駐紐約代表。芳兒很順利轉到紐約大學。面談教授看芳兒應對得體,破例收了五專生,不過要把大學學分修滿,再修研究所,所以她讀得時間比人家多一年。

一年多她趁放假返台探親,芳兒整個人變了,很會講話,她告訴我,男留學生很現實,一聽說又來一個台灣女學生:「漂亮不漂亮?」聽說漂亮,大家搶著要駕車去機場接機。有一次五六個男生去接女學生,看人家不怎麼漂亮,載回到學校,車子一停,不幫忙,幾個大男生袖手旁觀,看瘦弱女學生吃力的搬行李,太過份。

    「我女兒的行李有人搬罷?」

「何只搬行李,」芳兒說:「還給東西吃呢。」有幾個同學很討好芳兒,只有一個男同學不理她。

這個不理我女兒的楊煥文同學,畢業後又考上更難考的學校研究所,後來才知道他為了等我女兒畢業,而且很有自信的求婚、結婚。人家說「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老丈人看女婿:「你別假老實,跟你丈人我一樣。」蓋女人家主內,社會上男人花天酒地一概不知,將心比心,女婿當然有趣。老丈人即使自己潔身自愛,不拈花惹草,但親眼目睹部份男人不但採「路邊野花」,也是「花街柳巷」常客,丈母娘和丈人對女婿的看法,「一丈差八尺」,自有不同評價。不過我這個女婿,五年來,「聽其言觀其行」,一表人才不說,實在「得人疼」,我女兒留學得什麼不稀罕,意外拐個關懷我的「東床快婿」,這留學的代價值得。

2002年一月五日,小倆口榮升NU SKIN最高階的「夏威夷藍鑽石級主任」,芳兒在講台上,面對幾百人,滔滔不絕講了半個多小時,如果不是遠渡重洋「美化」過,仍是「阿斗」一個,絕講不出入耳道理來。

七十歲的我在場拍照,守明兒錄影。那一天最高興的是,聽女婿煥文演講,當著偌大的場面,一共誇讚二三十次「妻子同學」如何如何精明、幹練、富衝刺爆發力、助人韌性特別強,他誇自己的妻子,就是給我這個老丈人「臉上貼金」啊,話裡透著小倆口「恩恩愛愛」的訊息,我最擔心小倆口「腳來手去」演「鐵公雞」,聽女婿這麼讚賞芳兒,這「定心丸」說有多甜就多甜不是?

小倆口在NU SKIN賺多少錢、有多高位階,不是我最羨慕,我發現這家美國公司,重視人生的積極面,上線、下線、同仁之間,彼此鼓勵、讚美、說好話,關懷的人際關係,甚至延伸至親友家人來,小倆口那麼勤快的幫助人,這才是我最最讚佩不已的。

一月十二日「如新」在林口體育館,舉行在台成立十周年大慶晚會,美國總公司董事長以下幹部,都到場祝賀、鼓勵「十歲生日」,女婿、女兒在台上面對萬人大會,講話、受「獎」,台上三面大銀幕放映他倆心得報告,歌舞、彩虹燈光、台下親屬觀眾,整齊的搖晃手持燈光,加以雷射束閃爍,台上不時冒出團團火花,煞是壯觀。守安說:「妹妹好厲害,這麼多人,她能爬上頂端,不簡單。」因為「高處不勝寒」,壓力大,怕他倆被壓扁了,所以我平常都對煥文、芳兒說,拼固然要拼,也要重視人生過程的「品質」,放鬆自己一下,寵愛自己一下,夫婦該玩的也要去玩玩。煥文說:「爸你免煩惱,你沒看到我和淑芳都做得很快樂麼?」這倒也是實話,快樂就好,讓他倆走自己的「路」,觀棋的別伸手「操棋」,兒孫自有兒孫福不是?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貞姑娘文章
上一則: 川普為什麼"怕中國?"
下一則: 今天早上,貞一直對我笑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紅袂
2020/08/11 14:30

這叫虎父無犬女

 

當年若不是您這位老爸睿智的想法與支持,您閨女才有機會在異國完成學業抱負並在日後一展長才,造就非凡成就,甚至還為您及皇太后覓的一乘龍快婿,讓您老樂開懷。

 

父母與子女的緣最幸運最幸福的,不過父慈子孝、兒孫平安滿堂。

這叫「虎父無犬女」。

 

當年若不是您這位老爸睿智的想法與支持,您閨女才有機會在異國完成學業抱負並在日後一展長才,造就非凡成就,甚至還為您及皇太后覓的一乘龍快婿,讓您老樂開懷。

 

父母與子女的緣最幸運最幸福的,不過父慈子孝、兒孫平安滿堂。======================

紅袂啊這不叫「虎父無犬女」,叫"犬父嚇虎女"。
紅袂妹子,老哥不逼兒女讀書,自己閒下來就看書寫稿,
或許是這樣樣板,讓他們看樣學樣吧?
這東床快婿,是比鄰若天涯,就住在後面鄰居不相識。
卻在天涯海角美國緣結善果。
真是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
謝謝多才多藝紅袂妹子光臨錦上添花,謝謝!

一個父親的感觸2020/08/13 11:3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