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噴飯短文 - 蝸牛救命人
2017/06/17 07:26
瀏覽744
迴響1
推薦32
引用0

噴飯短文 - 蝸牛救命人


連日多雨,地面潮濕,這湖邊公園爬出大大小小的蝸牛,四處啃食葉片。
該說是囂張呢?還是無知?許多蝸牛爬到馬路上,不小心就被車輪輾、鞋子踩,蝸牛殼碎了一地,軟肉曝露在外,還不停蠕動,然後鳥兒飛來啄食,或是哪個人走路不長眼又來踩一次。

阿尼是這附近廟寺修行的尼姑,早課唸完經都會來這走一圈,有時拿起竹帚清掃落葉。這日看到蝸牛破殼這景,心中很是不忍,她想起〈地獄遊記〉中車崩地獄的描述。
「此獄設於焦谷之底,一片灰濛濛,看不清寬度,分不出方向。墮此犯人,個個恐懼不安,群聚一處,蜷縮緊偎以求心安。」
「一日之中,有不期火輪之車,以銅獸為身,精鋼為輪,狂飆飛馳,輪噴強風烈火,其聲轟轟……朝罪犯衝撞,並以鋼矛猛戳,犯人哀號四竄,卻無一人倖免。瞬間,山谷平靜,車火消跡,遍野只留下殘肢斷體……」

不能再殘忍了!原來地獄就在人世間,這些生命化身蝸牛,在此遭受折磨,或許殼破投胎,仍逃不開這處,還是蝸牛,不斷在此循環受苦。
阿尼蹲下身,看著一隻擋在她路前的蝸牛,牠身上的殼已出現一道裂痕,不知是被誰踏過,說不定就是阿尼自己昨日或前日經過時,無意之間踩了牠一下,若再被踩,牠肯定是熬不過了。這般動念,讓阿尼伸手將牠輕輕拾起,心中正盤算著帶回去該養在何處,卻發現四周的蝸牛都望她爬了過來,速度雖慢,已算是勉力狂奔,大蝸牛後跟著中蝸牛,中蝸牛的殼上還黏著小蝸牛,簡直是攜家帶眷!
牠們全是來討救命的吧!阿尼只得一一拾起,甚至撿了一個透明袋子來裝蝸牛,這圈走下來,裝了滿滿一袋,少說也有兩百來隻,能救多少就救多少,但拿回去該怎麼養呢?

正當苦惱之際,湖邊草叢走出一位戴斗笠的老者,手上也拎著一袋蝸牛,一見到阿尼便問:「咦?妳撿了比我還多,真是厲害!那妳撿那麼多回去,該怎麼養?」
阿尼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厲害,只不過舉手之勞,怎受得起這般稱讚?心慌之下,胡亂答道:「我也不知道,我是第一次撿,不知道怎麼弄,咦?不如都交給你吧!」
那戴斗笠的老者眉上一皺,看不出是否不悅,但隨即鬆了眉頭,回答:「好吧!好吧!都交給我。」
阿尼鬆開手,放掉這些被她救來的蝸牛們,心中暗暗祝禱,希望牠們活得安好,之後投胎別處,別再當蝸牛了。
那老者已經走遠,仍繼續彎腰,辛苦撿拾,雲層間透下的光束在他身上閃耀。
阿尼隱然悟到一事,其實菩薩就在人間,那外表普普通通的老者,也能發善心,救苦難,真是阿彌陀佛。

 

 

大雨下了幾天,沒法去湖邊走,這一早轉成細雨濛濛。阿尼唸完經,拿起雨傘再去那湖邊公園,發現路口一處小坡被雨沖塌了,車子開不進去,人也明顯少了。沿路仍爬了幾隻蝸牛,因為沒什麼人經過,也就沒看到破蝸牛。

一圈走下來,又見到那戴斗笠的老者從草叢走出,阿尼微笑問:「在撿蝸牛?」
「是啊!是啊!上次妳給的那些都吃完了。」

「啊?」阿尼腦中一震,雨傘落到地上,那日那蝸牛殼上的一道裂痕滑過眼前,恍恍回神,那老者還在說:「我想妳當然不知道怎麼弄,妳要先把殼敲破之後,肉都拉出來,撒一些鹽巴,洗掉黏液,這時蝸牛肉還會動,然後下滾水……」

阿尼聽他這麼說,才知自己想挽救的這些生命,死前還要受到更多的折磨,簡直快吐了。難道牠們身背業障,該受的苦刑依然逃不開?躲不掉?又或是自己修行真的不足,當不了蝸牛救命人,如何度化眾生?阿尼拿起雨傘,默默離開。
地獄仍是地獄,只是從「車崩地獄」轉至「沸湯地獄」。

「妳若是還有來這撿,再交給我處理,謝謝啦!阿彌陀佛!」老者不忘提醒。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黑白談
下一則: 噴飯短文 - 噴酒也可以
迴響(1) :
1樓. faith
2017/08/13 19:19

有點難過呢~ 其實 釣蝦場 也是一樣 , 活蝦從尾部穿一根竹籤, 灑鹽+活烤

烤活鰻也是 , 被插著竹籤的鰻魚 , 在火烤中 , 扭曲著身體, 太殘忍了~

這沒辦法,眾生來到世間即是試煉,過五臟廟也是一輪迴。 雲明2017/08/14 20:4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