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南方朔自由時報的這個專訪很噁
2012/01/16 22:14
瀏覽6,671
迴響8
推薦33
引用0

udn資料照片

基本上,我對台灣各式各樣政治思維大概都不太排斥,甚至於很多藍營厭惡的蔡英文許多論述,我都不吝表示贊許,也像「這個世界」的一句歌詞:這個世界不像你想的那麼壞!唯獨,對台灣許多人的一種論調,也就是不把「外省人」當「台灣人」的說法,我感覺到無比厭惡,這種人我認為他們充滿仇恨也無法溝通,沒有任何和解的可能性與必要。在udn中幾次論戰中,我與幾位網友如絲柏客、chinghunglin(AKA羅伯特亞當斯、AKA掉了牙的獅子)、amisgin等人都發生過爭執,就是這個原因。

吳念真自陳他是綠到基因裡的人,寫那些仇恨底層外省人的「老莫系列」爛戲,當然其來有自,而南方朔講一些話偏離正道,像他這樣的「高級外省人思維」,有必要批判一番。

我先看到udn報導「政論家南方朔昨接受專訪指出,蔡英文帶動民進黨轉型,但民進黨形象仍維持在草莽與意識形態,民進黨要建立社會信賴感,追求中產階級認可的普世價值與標準,才能重新打造執政之路。他認為「如果有一批台大教授,加入民進黨或成為綠營智囊」,民進黨就起來了,社會觀感就會不同。…南方朔看轉型:找教授組智囊團 擺脫草莽2012/01/16 聯合報 」,所謂「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盡是讀書人」,台大法律系教授蔡茂寅,向承包機場捷運案的「長生」公司,以法律諮詢收取兩億多元暴利被起訴一審判刑三個月緩刑兩年。還有教授浮報研究費,所謂的「蠹蟲專案」。找教授有用嗎?找到「叫獸」怎麼辦?

後來我看到自由時報南方朔說的一句話讓我強烈反感:
問:這種商人無祖國的社會,難道預示著台灣將步香港後塵?
南:這就看這個社會自主性的認知。我有個觀念,我認為兩岸關係最後決定的機會,應該是由台灣人占最大多數的民進黨去決定的,因為他的考慮會更自主性強一些,會更符合多數人的利益。我在北京也是這樣講,北京不應是去爭取國民黨,民進黨說了才算,國民黨說了不算,台灣多數人不同意的。
link:《星期專訪》北京會強化控馬 南方朔︰台灣錯失轉型機會 記者鄒景雯/專訪


第一,我不認為「民進黨說了才算,國民黨說了不算」,應該是台灣多數人說了才算,南方朔連蔡英文「台灣共識」的精神都沒有,還違反民進黨台灣前途決議文『「任何有關獨立現狀的更動」都必須經由台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方式決定。…』的黨綱,南方朔你真反民主。

第二,南方朔說「由台灣人占最大多數的民進黨…」,什麼叫做「台灣人占最大多數」?

南方朔,你是不是「台灣人」呢?

如果說投票給國民黨就不是「台灣人」,那前幾次你南方朔前四次投票給國民黨時都不是台灣人囉?

你南方朔投票給蔡英文後才「蛻變」「進化」成「台灣人」嗎?南方朔你前幾次都還是「非台灣人」嗎?

投票給民進黨才是台灣人這種論調也配叫「正常」嗎?

如果南方朔你「已經」是「台灣人」,那按你受訪前言後語民進黨屬於「台灣人占最大多數」,反面推論,國民黨就是「台灣人並不占最大多數」,投票給國民黨的,除台灣人外,還有哪些人不是「台灣人」?國民黨中還有哪些人不是「台灣人」?

以一個老研究為例,中央研究院中山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所研究員徐火炎曾發表「一九九八年二屆台北市長選舉選民投票行為之分析:選民的黨派抉擇與分裂投票」,其分類也只有所謂的「族群認同、台灣心、中國情與民進黨認同傾向」等(27頁),但沒有「台灣人」與「非台灣人」的變項,難道,投票意向可以代表「台灣人」與「非台灣人」?有「外省族群認同、中國情」就不是台灣人?沒有「外省族群認同、中國情」卻投國民黨又不是台灣人?

哪種人「非台灣人」?這種思維也配自表為「偏泛藍的改革派」?

投票給國民黨的原住民是不是「台灣人」?

投票給國民黨的客家人是不是「台灣人」?

投票給國民黨的河洛人是不是「台灣人」?

投票給國民黨的外省人是不是「台灣人」?

投票給國民黨的外籍配偶是不是「台灣人」?

只要有投票權,就是台灣的公民,當然是「台灣人」!

我一向認為操作族群者非偏任何一方的什麼派,例如看到「外省人」三個字就抓狂非要誣稱為「為中國打殺台灣、只認中國不認台灣」者,當然是極端族群主義者,無「中立」可言,南方朔你說別人「操作恐懼」,你南方朔卻是「操作仇恨」!

南方朔,據黃創夏說是:
南方朔出身底層士官家庭,他的父親因一場戰機維修意外殉職,母親替人幫傭洗衣服養大南方朔一家人。
大學畢業後,南方朔本來已經拿到美國留學的獎學金,但面對台灣被迫退出聯合國,南方朔不願棄國東行,他放棄了出國機會。
在當時一片「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牙刷主義」中,竟有南方朔這樣的「犧牲享受」的台大人?南方朔不但連「綠卡」都從未擁有過,更是放棄前程,無產無業也不在乎,只為想要留在生活於斯、成長於斯的這塊土地上共同奮鬥。
當時,報紙報導了南方朔的故事,蔣經國看到了,派他的心腹李煥去見南方朔,更表達要替南方朔安排,讓南方朔進入農復會當官。
南方朔拒絕了,他繼續在台大讀研究所,他不要別人資助,他從來就沒想要踏入公門,他的理念就是「永遠的反對派」,他一生都只是靠自己。讀研究所期間,南方朔是利用假日,到公園當樹枝修剪工賺取生活費。
因為這樣的風骨,讓馬英九的父親馬鶴凌大為贊許,要馬英九和這位租屋在隔壁巷子的大哥哥多學習。 …
黃創夏:當魏徵遇到崇禎

南方朔,他眷村出身,台南出生,住眷村住到何時才走呢?為什麼那麼早南方朔的父親就可以結婚呢?民進黨常說蔣介石帶了一批「中國難民」來台,國民黨對這批「中國難民」可是無微不至的照顧:像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家族就配了台北高雄兩間房,光靠他外公在調查局工作就可以養一家人!而他們家族,據宋楚瑜說是他父親宋達將軍從大陳把他們「帶」來的,這種「中國難民」才算自願。

像梁文傑、趙天麟、南方朔(王杏慶)這種「外省第二代」是跟我不一樣,我父親被國民黨拉伕來台,他可不是「中國難民」,是蔣介石的犯罪被害人!他,五十歲才生下我,這麼晚才結婚跟現在那些有錢人娶嫩妻更是天差地別,像梁文傑、趙天麟、南方朔他們這類「外省第二代」,怎麼好意思談「族群」「公平」,先把自己剖析後才有資格再談!

不談也就算了,現在怎麼有臉說「台灣人」「非台灣人」?

魏徵被比南方朔,他地下有知一定會哭死與忿怒(魏徵據說是十殿閻君,黃創夏別亂比)

如果南方朔自慚形穢有「原罪心態」,覺得自己「非台灣人」,那可以好好思考自己的父親究竟為什麼來台灣,究竟為哪個「國」捐軀!如果南方朔認為自己過去投票給國民黨,因此覺得自己「非台灣人」,那現在應該為自己曾享有的「外省特權」而道歉!如果南方朔不能尊重台灣的民主程序與結果,硬要認為參與台灣的選民與政黨中有一部份「非台灣人」,那…

我要說你南方朔有權自我否定,但絕對沒資格否定其他人「生而為人」、「生而為台灣人」的權利與尊嚴!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2/1/16

誰是「外省人」的愛用者
有些人看到外省人就會抓狂-再論「外省人」
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的外省特權:大陳義胞村的法律定位初探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4>吳念真的「外省人成見」與「原住民成見」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5>打破吳念真的「神話」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3>吳念真的「嫩妻」情結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2>看吳念真如何醜化原住民婚禮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1>從吳念真醜化外省人與原住民談起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8) :
8樓. 邱彼得
2012/02/03 11:06
台灣只有兩種人

一種是原住民,冰河期走路過海峽來台灣,與石器時代渡海來台的先民,他們才是真正的台灣主人,他們繼續往南變成南島語族的先驅。

第二種是隋唐以後渡海來台灣的大多數,我們都是台客。

我狗尾續貂一下,現在大家都非客而是主,所謂「反客為主」。 blackjack2012/02/03 17:43回覆
7樓. blackjack
2012/01/17 19:58
對於你有關大陳的feedback
蔣昌樑網友對我大陳觀點的回應(他也在我sina的blog回應了),轉貼如下:

對於你有關大陳的feedback:
我是1954年大陳出生的,非常討厭梁文傑,認為他是大陳人的恥辱,或者說他不是大陳人,如果按民進黨的出生論。大概看了此文,不能同意你的一些觀點,不能 因為梁而把我們一把打下,並不是所有大陳人都住永和,我一直住台東尚武,是最偏僻的鄉下,一直打赤腳上學到小學6年級,但我們很幸運的是,當初當地人並沒 有排斥我們,大家相處融洽,我最感恩的兩位老師都是台籍。當年拋棄了故鄉的房屋船隻到台灣,原以為只是暫避紅禍,誰知一晃就是50多年,因為大武捕魚困 難,父輩身無一技之長,無法就業,後蒙政府輔導為船員,後來伺機來美,大陳同胞在美國兢兢業業,刻苦耐勞而曾在中國餐館佔有一大片天地,後輩也都在美就學 就業,世代繁衍。我要說的是,大陳同胞當年配合政府政策全體撤退,也屬無奈,來台後,政府對我們的照顧,大家也都很感恩,不能因為永和的發展就把我們全部 歸類為既得利益者,我們尚武的老家已經塌下不值錢,實不能相提並論。
蔣昌樑 于加拿大多倫多
更正:梁文傑是大陳義胞第三代 blackjack2012/01/17 20:19回覆
關於大陳義胞的一篇論文,共21頁,宜居城市的文化政治-以永和大陳義胞都市更新案為例 葉又華

有引用我blog的文,我那篇大概是全台灣獨一無二以法律觀點看待大陳義胞村的文,與他的看法有差異。

他的引用在第10頁註15。

見blackjack(2010)〈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的外省特權:大陳義胞的法律定位初探〉。他認為從法律行為看,大陳義胞獲得土地不動產之法律行為絕對無效,政府應追討其不動產與不當得利並加計利息,對違法官員亦應追究其責任。http://blog.udn.com/blackjack/3788081 blackjack2012/01/17 20:14回覆
6樓.
2012/01/17 14:05
看看他長相..
真是"鼻子人人有, 惟君大得高"
大鼻子的人, 通常都很有主見. 過偏的就成了聽不得反對意見.

還有是他眉心太窄. 比較會記仇, 不能容物.
整體給人感覺是他很孤癖, 不留餘地.
人家不開心, 他自己也苦惱, 不過.. 結是由他結, 苦亦自己嚐.
晚年得子最怕看不到孩子長大,李勘已經19歲了,李敖應該可堪告慰。

我記得以前李敖談台灣民主,曾引用過美國某個政治家的一句話,治療民主的藥方,就是更民主一點。這樣的李敖現在找不到了。

李勘將來要成為個人物,也是要靠自己,所謂「大樹底下好乘涼」,但大樹之下也是長不出大樹的。

至於每個人的個性,例如我,對這類不把「外省人」當「台灣人」的說法完全不能容忍,也無一絲妥協餘地,其他,就不那麼要求了。像李敖、李遠哲、南方朔這些人自認學問大,也當然有他們的脾氣,都一把年紀了,不可能改。 blackjack2012/01/17 19:25回覆
5樓.
2012/01/17 13:57
作為一個知識份子
最根本的就是實事求是, 客觀理性,
然後就是有系統的思想方法.

沒有什麼永遠反對派一回事. 那就已經是有偏頗立場.
執中, 不是中間派的意思, 而是該怎樣就怎樣, 是謂是, 非謂非,
不能自封永遠反對, 於是對方不對也反, 對的也反.

更不能人家不聽你的, 就意氣, 認為人家不知好歹, 不識貨.
知識份子更是要時刻反省自己的立場, 有沒有偏離原則.
真正的知識份子, 批自己比批誰都要來得狠, 要嚴格.

在網上, 我要是玩笑開大了, 自己說錯話,
不等人家來罵我, 我早就罵死自己, 早就認錯賠不是了.

知識還是其次, 做人做不到這點, 就連寫文章都不配,
甭說是月旦國是了.  像李敖, 李遠哲, 南方朔這些人,
有了名之後, 更要小心檢點, 不能任性(任性是李敖的致命傷)
更不能因為自己名氣大了, 故而就說不得, 批不得.
江山代代有人出, 在學問面前謙卑, 在年輕人面前自重.
要是有比我年輕的能比我強, 見識比我高, 我高興都來不及,
一切眾生, 往往就是跳不過自己這個"我", 於是就變頑固偏激, 愈走愈歪了.
4樓.
2012/01/17 13:26
沒錯, 是李敖, 我不大懂拼音. 見笑了.
>> 我在鳳凰網的文被刪了不少帖也不在意,但他們連說也不說,這就是台灣這塊土地上培養出來的名嘴德行。

這叫"人怕出名, 豬怕肥", 就像李敖去北大, 人人以為他會驚天動地, 結果是"賣屁香".
小心謹微得像韋小寶去了神龍教總壇. 不過, 他批龍應台, 卻是很中, 那個女人又是很令人討厭. 識小小扮代表. 嫁了個德國佬在德國住上幾年, 她認為自己拿了民主翅膀.

李敖在2000左右, 不知是否感覺大限將至, 表現得玩世不恭一個老頑童. 現在我覺得他是第二次更年期. 我說他為兒子作杜良謀, 另一位認為不對. 但有"後"跟"無後", 尤其像他晚年得子, 感覺跟一般父親不同的. 他一方面知道自己不可能幫兒子打穩根基就要拜拜. 所以我覺得他這幾年的作為, 都是以這為中心的.

3樓. 莫大小說 「存在的背面」連載
2012/01/17 12:05
王杏慶當年在台大
沒他徒弟講的那麼大啦,那時辦刊物寫文章,辳學院的只能算是附庸,他地位還不如吳敦義,吳是台大新聞社長,大新是台大官定週刊,王只是尾巴刊物台大青年社長,地位遠不如另一刊物大學論壇,當時第一寫手是历史研究生孫隆基,這人可是當時是龍頭,他們那時的台大,搞刊物承緒李敖傳統,歷史系的是正朔,吳也是历史系。要不然在中學編建青的也是正朔,連大青也主要都是建青馬英九的文章,

新作「乖蹇」連載中
吳敦義當過記者也寫過社論,後來可以爬的如此高,很不容易。

南方朔與黃創夏對自己「輝煌過去」的「記憶」跟別人的「記憶」是否相同,我們總是不能強求,就只有相關當事人或見證者可以做證。

不過,「當年勇」還是要「現在勇」來搭配,否則還是很悽涼的。 blackjack2012/01/17 19:31回覆
2樓.
2012/01/17 07:37
Bravo!!!!
>> 民主不是「我的票才是票」「我的票最大」,南方朔(王杏慶)顯然不懂

Somehow I think his perception on democracy is mainly from "books".  I don't think he has any exposure to any democratic society.  Well, just by a visiting tour to US or Europe, you hardly know anything.  He reads a lot, like Li Haoi, but both of them just got their materials from books - an 2nd hand sources.  It all depends on the perspective of the author, and if they can really differentiate and understand so that they can establish their own opinion. 

Both him and Li are stubborn, self-centered personality.  Their hardship oriented them to believe they are better than the rest - arrogant and egoistic.  I guess he cannot stand the increasing criticism against him from the blue camp, and that push him overboard.  He gambled in the last second, and lost... and couldn't keep his face.  He can't admit he was wrong, so he took up this road of no return.  A tragic figure.



我猜l123t兄您說的「Li Haoi」是李敖。

其實黃創夏之流常強調他們是「永遠的反對黨」,事實上,南方朔一直不是「永遠的反對黨」,他在美麗島事件的文章證明了一切,更別談什麼『反威權時代、「反骨者」』,南方朔連最後一名都算不上。

南方朔就我來看是既得利益者,當然他這次表態是否為「最後一擲」,我並不清楚,反正台灣就是這樣,若有朝一日南方朔改罵台獨,回復他以前在中國時報的調調談「民族大義和文化歷史傳承」,也不足為奇,而且相信一堆人又支持他了。

我以前曾批台灣名嘴在中國批台灣執政者,卻不敢談中國人民在那遭受到的待遇,可悲啊,為了賺錢要這樣蒙蔽良知嗎?我在鳳凰網的文被刪了不少帖也不在意,但他們連說也不說,這就是台灣這塊土地上培養出來的名嘴德行。

要昨是今非,就應該「痛改前非」,自命清高而不為過去道歉,就沒有資格當「道德導師」,『去納粹化』不曉得讀很多書的南方朔有沒有讀過。

至於李敖(如果您談的是李敖),我青少年時覺得他批評台灣畸形民主有一套,特別是批蔣介石,現在我只能說他變了,變的我認不出來是以前的他了。 blackjack2012/01/17 09:58回覆
1樓. 路人Juno
2012/01/17 03:09
費希平

南方朔當然有權利選擇自己將來的方向。

只是他的下場和費希平不會差太多。

我4年多前談過費希平(自由時報中的外省人政治運動-談談民進黨外省樣板戲),若以所謂「反動立場」言,費希平頗受民進黨「追思」。

南方朔算是「自己送上門」來的,他的過去,反正就如我在「外省人的叛徒,台灣人的叛徒」所言:
這些「叛徒」,到了另一個陣營,另一個陣營往往熱烈擁抱,把他們視為「失散已久的兒子」,很巧,這個類型的故事在聖經中也找得到。

在路加福音Luke第15章中的「浪子的故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在那段故事中(Luke 15:11,), 老父親對在外浪蕩已久的小兒子歸來給予原諒與莫大的溫暖,在家始終如一的大兒子吃味了,他說「我服事你這多年、從來沒有違背過你的命.你並沒有給我一隻山 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樂.但你這個兒子、和娼妓吞盡了你的產業、他一來了、你倒為他宰了肥牛犢」(Luke 15:29、15:30)

老父親的回答則是:「兒阿、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只是你這個兄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們理當歡喜快樂」(Luke 15:30、15:31)

台灣的人就像這位老父親,對他方的「叛徒」當作「回頭的浪子」。無論這個「叛徒」過去做過什麼,說過什麼,只要這個「過去的叛徒」成為「今日的忠臣」,什麼都可以一筆勾銷。

但若以「費希平的下場」論,也只不過是動張嘴說支持,未來也不曉得會不會變,像那麼樣被民進黨框起來裱,恐怕南方朔是沒資格也享受不到的。

link:自由時報中的外省人政治運動-談談民進黨外省樣板戲
不知道大家還記得「費希平」嗎?

費希平,是蔣介石從大陸帶來台灣的資深立法委員,也是民進黨的民進黨創黨元老之一,很長一段時間一直是民進黨的「樣板」,民進黨經常用他來「證明」民進黨「並不排斥外省人」。

奇怪的是,費希平的地位來源是「中華民國法統」,他是「資深立委」也未經過台灣人民選舉,是民進黨要打倒的「萬年國會」的代表!民進黨卻「笑納之」,李敖因此批評民進黨「虛偽」,而李敖後來經由民選進立法院,大概沒有人想得到。

事實上,民進黨不止是「虛偽」,而是「殘忍」。在費希平過世後,民進黨舉辦追思會,根據自由時報的報導「民進黨中央 追思費希平」:『陳總統以「疾風知勁草、板蕩識忠臣」形容費老的一生;他也表示,在追念費老的同時,他要一併向外省籍朋友表達感謝與敬意。』

最能表達民進黨思維的其實是立委張俊宏的一番話:『費希平等於坐了一輩子牢,而費希平就是這樣,當別人需要他時,他全力投入,不需要他時,他就遠遠離開,從來沒有一句怨言。』(自由時報的報導「民進黨中央 追思費希平」)

簡單翻譯張俊宏的話就是:當民進黨需要多一席立法委員時,即使民進黨認為資深立委是「老賊」,也讓費老「全力投入」。

而且,費希平在進入民進黨兩年後便宣佈退黨,並公開表示民進黨是台獨法西斯,大福佬沙文主義。民進黨竟然可以在他逝世後往自己臉上貼金,幾個人在那「追思」!為什麼不提費老對民進黨的批評呢?因為他已無法反駁就可以隨你民進黨怎麼吹牛是不是?這不是「攏是假」嗎?

但張俊宏還真講對了:『不需要他時,他就遠遠離開』

拿已過世的人發政治財,真不知道該怎麼說這個政黨才好。 blackjack2012/01/17 07:0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