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國民黨黑五類的平反之路
2010/05/28 18:59
瀏覽3,692
迴響4
推薦9
引用0


前幾天看到一篇介紹北韓(朝鮮)的文章時,看到該BLOG的博主馮寄寧先生其他的文章覺得很有意思,他的爺爺叫馮欽哉,原國民黨二級陸軍上將、1948年任華北剿匪副總司令,1949年隨總司令傅作義將軍投共。沒想到在1958年被劃為右派,1959年因“歷史反革命”問題被逮捕,中共中央1978年明確規定摘掉“歷史反革命”的帽子”,但他們兩代人反映了26年了,“反革命”問題還是一直得不到解決(最後只有對台辦給他回信),他除了在網路上寫之外,還曾經對地方電視台捏造事實誹謗他祖父提出告訴並勝訴,現在馮寄寧先生除了寫上訪信給溫家寶外,還計劃到北京長住。

我對馮寄寧先生維護先人名譽的努力很敬佩,對他未來的人身安全很擔憂,在中國上訪(陳情)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see 上訪精神病與刁民),在網路以實名發言也有被抓的可能,令我更不解的是,跟蔣介石來台的黃埔將領回大陸可以被奉為上賓,為什麼華北剿匪副總司令投共反而被打為「歷史反革命」而永世不得翻身?

我知道的更是,那些「起義」的士兵們後來被派去「抗美援朝」,連冬衣都沒發,許多人被活活凍死,低階士兵被當成打仗的砲灰,「投誠」的高階將領進監牢,後代還要承受污名,果然降將一向被殘忍對待。

馮寄寧先生說「凡是成年人都知道中國共產黨有一套嚴格的政審制度。這個政審制度會使馮欽哉的後代在以後的歲月裏在入黨、參 軍、轉幹、公務員招考、升職等都會受到嚴重影響。何況中國的政策多變,現在老百姓都說胡溫政權是開明盛世,但誰也說不清那一代領導人再搞極左,我家後輩還可能被“清理出階級隊伍,關進牛棚”,這些我是親身經歷過的。」,讓人懷疑中國共產黨如果有一天拿下台灣,只要毛澤東再世,台灣人將死無葬身之地矣。

以下就是他的文章全文轉載,已獲得他的授權,僅以此文關注馮寄寧先生的安全與該事件的後續發展。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5/28


给温家宝总理的上访信

作者: 冯寄宁 | 2010年05月21日 09:57
溫總理:通過我家兩代人這26年的上訪,我深深體會到老百姓的 上訪艱難。我申訴的問題,事實清楚,是經過中共中央文件清楚規定應解決的問題。而申訴了26年得不到解決!如果此問題在西安市還是得不到解決,我只有加入常住北京的上訪隊伍了。

尊敬的溫家寶總理:您好!

我給您寫信 是反映兩個問題:
第一;我爺爺叫馮欽哉,原國民黨二級陸軍上將、1948年任華北剿總副司令,1949年隨總司令付作義將軍起義。後任北京市政協 委員。1958年被劃為右派,1959年因“歷史反革命”問題被西安市公安局在北京逮捕,押到西安、關入監獄。儘管中共中央1978年55號檔明確規定:“右派帽子摘除後、同時摘掉“歷史反革命”的帽子”。但由於西安 市各相關部門“相互推諉”、我家兩代人反映了26年了,“反革命”問題還是一直得不到解決。(見後附證據1)


此是中發[1978]55號檔第八頁(政策明確)

第二:2005年1月10日、您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第431號令。我覺得各級領 導部門應按此“信訪條例”執行了吧!實不然、在我上訪的過程中、感覺上至中央部門下至西安市各級組織大部都不執行“信訪條例”,使該條例形同虛設。

一:簡單向您陳述第一個問題!
(1)上訪的起始
1980年我爺爺的右派問題被民革北京市委下發“關於改正馮欽哉同志右派問題的決定”平反。該文件說:“根 據中共中央[1978]55號文件精神,復查了馮欽哉的問題。馮系起義將領,歷史問題應既往不咎,一九五八年被劃為右派系屬錯劃,現決定予以改正、恢復政治名譽,撤銷當時的一切處分”。我們全家當時認為一切問題都解決了!(見後附證據2)


民革北京市委給馮欽哉改正右派的決定


可想不到1983年全國最後一次以工代幹轉幹,我們公司上報主管局合乎條件4個人、唯有我被涮下來了、沒批。我百思不得其解?後來才知道“是政審不合格”, 知情人告知:你爺爺的“反革命”問題沒解決!凡是成年人都知道中國共產黨有一套嚴格的政審制度。這個政審制度會使馮欽哉的後代在以後的歲月裏在入黨、參 軍、轉幹、公務員招考、升職等都會受到嚴重影響。何況中國的政策多變,現在老百姓都說胡溫政權是開明盛世,但誰也說不清那一代領導人再搞極左,我家後輩還可能被“清理出階級隊伍,關進牛棚”,這些我是親身經歷過的。我母親胡宜秋為了不給後代造成影響,1984年向西安市公安局提出要求為我祖父馮欽哉的“曆 史反革命”平反,公安局讓找檢察院、相互推諉,我母親向民革反映(我母親是民革婦女組的)民革把信轉到西安市委統戰部,西安市委統戰部把信轉到檢察院。1986年6月5曰西安市檢察院來信通知:“胡宜秋:你的來信我們己於86年6月5日轉給市公安局處理,希你直接和他 們聯繫。致.發文編號:408。西安市人民檢察院。(見後附證據3)

西安市檢察院給我母親申訴的回函1986年6月5日
(2) 西安市公安局認為“民革的平反檔不算數,必須由共產黨平反才行。”?
當我母親拿著檢察院的通知和北京市民革“關於改正馮欽哉右派問題的決定”找到西安市公安局時、西安市公安局認為民革的平反檔不算數,必須由共產黨平反才 行。
為此我多次上北京上訪
北京市民革答復說:“馮欽哉是民革劃的右派,按中共中央 檔精神應是民革給馮欽哉平反右派”。
中共北京市委統戰部答復說:“北京市民革平反 右派的檔(包括馮欽哉)都是報到北京市委統戰部批准的”。
(3)根據中共中央[1978]55號檔精神,我反映的問題30年前就應解決
2007 年3月5日我在西安市檔案館找到了中共中央[1978]55號檔。中 共中央通知“貫徹中央關於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決定的實施方案”該方案第七頁“若干政策問題”第五條規定:“原屬起義投誠人員,如因其是右派問題而戴上曆 史反革命帽子的,應在摘掉右派帽子的同時摘掉其歷史反革命帽子,仍按起義投誠人員對待”。
1958年馮欽哉被捕押到西安、關到監獄。我父親馮希勃問西安市公安局說:馮欽哉是起義軍人、當年傅作義與共產黨簽訂“北平和平解放問題協定”規定:“起 義人員、一律不咎既往”。公安局答復:協議是事實,但馮欽哉有了右派新罪行,就要新老罪行一塊算。
按當年公安局的答復,26年前這個問題也應解決了。

(4)儘管中共中央檔很明確,但各相關部門還在互相推諉
拿到中共中央 [1978]55號檔後,即向西安市公安局申訴要求為馮欽哉“歷史反革命”平反,3月20日西安市公安局“信訪告知單”答復:請到相關部門反映。(見後 附證據4) 無奈我又向統戰部反映,統戰部把申訴書轉到公安局。公安局又給我一份“信訪事項告知單”說:該信訪事項不屬公安局管轄,應向有關部門反映。(見後附證據 5)我取告知單時說:這份申訴書是給統戰部的,你應將告知單給統戰部。公安局的人講:人家是上級,我只能給你。我說:統戰部把申訴書批轉給你們,就應該你 們處理。公安局人講:“你這個問題是落實政策問題,應該市委領導部門牽頭搞,不應由我們公安局單獨處理”。我再次向統戰部遞了“申訴書”、統戰部把申訴書 轉到西安市政法委。我去找政法委、法規處王處長說:你爺爺是民主人士,應由統戰部管。



拿到中央文件後向西安市公安局申訴的答復


又向西安市委統戰申訴、統戰部將我的申訴轉到公安局後、公安局給的告知單
(5)問題解決不了?再上北京上訪!市委秘書長批示!還是解決不了!
無奈、 在西安無法解決2007年7月我到北京中央有關部門上訪,中共中央辦公廳接待的同志講:你這個問題就是統戰部管的事,西安市委統戰部可以代表西安市委處理 你這個問題。我並向中央有關領導寫信反映。給您寫的信是2007年10月5日發出的。從收到的回執看,您應該是10月9日收到的。也不知是那封信轉下來市 委楊秘書長批示了:“統戰部處理,信訪局協助”。1998年3月我找統戰部、辦公室管信訪的劉瑜同志講:正處理讓等一等。7月我去找、劉瑜讓我找市委信訪 局督察處鄧興軍處長,鄧處長主辦此事。鄧開始講:正辦理,讓我等一等。後又講:公安局換處長,換完再辦。就這樣延緩了一年多,2009年10月鄧處長講: 公安局不給辦,又讓我找統戰部。

儘管我的申訴請求事實清楚,符合中共中央[1978]55號檔精神,至此問題還是無法解決。在這幾年的上訪,看到 中共西安市委統戰部督促解決這個歷史問題時的無能為力。

為此、特向總理反映,請總理在百忙中抽出一點時間、關心一下這個26年前就應解 決的落實黨的政策問題。
二. 各級領導機關大部分都不尊守中央文件和“信訪條例”
在2007年前、我向中共各級領導曾多次申訴反映有關馮欽哉的歷史反革命問題,由於當時此中央文件只發到縣團級,而這些領導都高過縣團級、應當知道這個政 策。也不見那位領導按中央政策把我的申訴批下。可見當時的領導根本不遵守、不執行中央文件。老百姓看不到檔、也不知申訴是否符合政策。
當2007年我拿到文件,該文件很明確、26年前就應解決了。2007年由於西安市各相關部門互相推諉,(信訪條例也是2005年5月1日開始執行,檔 比較新,各級領導應遵守吧?)我向中央省市各級領導寫了十幾封申訴信。內有11封申訴信是掛號信,大部分還有回執、證明是收到了。(見後附證據6.共3 頁)




而只有國務院台辦給我按“信訪條例”回了信。(見證據7)



信訪條例是國務院發的,我只列舉事實和證據,請總理判斷各級領 導是否遵守“信訪條例”???
溫總理:通過我家兩代人這26年的上訪,我深深體會到老百姓的上訪艱難。我申訴的問題,事實請楚,是經過中共中央檔清楚規定應解決的問題。而申訴了26 年得不到解決!如果此問題在西安市還是得不到解決,我只有加入常住北京的上訪隊伍了。
此致
敬禮
馮欽哉的孫子馮寄寧
2010年5月16

住址:西安市東大街南柳巷5號
郵編:710001
電話:(029)87288259

後附:證據1.中共中央檔:中發[1978]55號
證據2.民革北京市委“關於改正馮欽哉同志右派問題的決定”
證據3.1986年6月5日“西安市人民檢察院群眾來信通知單”及信封
證據4.2007年3月20日西安市公安局“信訪告知單”
證據5.2007年5月24日西安市公安局“信訪事項告知單”
證據6.國內掛號函件收據及回執(共三頁)
證據7.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信複字[2007]第287號
該信已用掛號信代回執5月17日發給溫總理了

打倒共產黨中的“敗類”

作者: 冯寄宁 | 2010年05月13日 12:00

西安市信訪接待中心今日開始開始在外辦公,我因我爺爺的“歷史反革命” 問題去上訪。上午舉行了揭牌儀式。緊接著上訪的訪民阻塞了接待中心使中心無法接訪。我照了幾張照片以此慶賀開業!

憤怒的訪民拉的橫幅《打倒共產黨中的“敗類”》

根據西安市委、市政府的安排,市工信委、市教育局、市公安局、市民政局、市人社局等17個市級部門進駐西安市信訪接待中心,直接接待和解決群眾反映的問 題。當時在場的群眾對能否解決自己多年反映的問題、持懷疑態度。

訪民堵塞了接待中心的門


對城市拆遷意見占多數

西安市信訪接待中心在西安市委西邊鹽店街

救護車也來了

排了隊領了號,我的信訪接待安排在5月17日下星期一。伍拾陸號


free counters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兩岸
自訂分類:云何集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 :
4樓. 半個公務員退休了
2010/06/03 12:34
政治是現實的,不是理想的

也許當年毛澤東的抗美援朝主要的目的就是:消滅對共黨政權的威脅...

降兵降降,打過仗,什麼時候反起來,威脅最大

朱元璋殺功臣,也有他的目的

只是:改革開放20年,難道沒有貶損毛澤東的隱喻嗎?

拿過去的現實去評估未來的風險?

未免把人性看得太惡了吧?

正常來說,德國要回到納粹那個時代,台灣要回到兩蔣戒嚴的時代,俄羅斯要回到史達林時代,都是有困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要回到毛澤東時代,也許不容易。

大陸內部還相當有「回到毛澤東時代」的呼聲,或是認為那才是「好時光」,這也不是很容易的事。

不過,整個社會對這種趨勢有沒有警覺,又是另一回事,德國總統霍斯特‧克勒(Horst Koehler)講了德國參與海外軍事使命是為了維護德國的貿易利益,被認為是大砲巨艦主義,結果被砲轟下台。

德國給獨裁者與侵略者成長的土壤已經少了。

中華人民共和國給毛澤東復生的土壤還極多,毛澤東做的那些「抗美援朝」、整肅降將與文化大革命,都還被許多人贊揚。

正如我常引用的一句話:歷史給人類的教訓就是人類從來不會從歷史中學到教訓,既然這麼多大陸人認為抗美援朝、整肅降將與文化大革命是「好事」,「好事」會再來一次也是很正常的。

最大的證明也在主文所提到的:如果共產黨認為過去錯了,為什麼不平反馮欽哉呢?不就還認為他是個「反革命」嗎? blackjack2010/06/03 22:21回覆
3樓. blackjack
2010/05/30 23:49
馮欽哉是楊虎城的部屬
引用 楊虎城的部屬與後代

西安事變後,楊虎城一手締造的十七路軍,分成了兩大部分。馮欽哉率領第七軍投靠蔣介石被擴編為第二十七路軍,馮欽哉為第二十七 路軍總指揮。

…馮欽哉的部屬雖然跟著馮投了蔣,除馮和少數人陞官發財外,部隊的處境並沒有多大變化,在蔣介石眼裏他們依然是雜牌,處處 受排擠。部隊廣大基層官兵更是對馮叛楊投蔣不滿,以至事後令他在部隊站不住腳。於是,他把部隊交給了武士敏統領。…

原十七路軍的其他部隊,大部分也都在解放戰爭中投奔了共產黨。就連在西安事變時叛楊投蔣的馮欽哉,也因在北 平和平解放過程中到包頭去接鄧寶珊將軍到北平而有功。…
《西安事變》侵馮欽哉名譽權 被判停播行賄情節
http://news.sina.com 2008年09月19日 03:38 中國日報

  (西安十八日電)在電視連續劇《西安事變》中,將軍馮欽哉有炸毀煤礦、行賄錢大鈞、隨手槍殺少將江天正等情節。馮欽哉的後代認為嚴重侵犯名譽 權,提起訴訟。日前,法院一審判處停播《西安事變》中有關馮欽哉行賄的情節。

  36集電視連續劇《西安事變》由西影廠和中央電視台文藝中心影視部合拍,2007年12月在央視電視劇頻道播出。在西安的馮欽哉的孫子馮寄寧看 到後,認為《西安事變》惡意編造馮欽哉炸毀煤礦、行賄錢大鈞、隨手槍殺少將江天正等情節,對馮欽哉名譽權造成嚴重侵犯,要求被告停止侵害、恢復名譽、消除 影響、賠禮道歉。

  在法庭,馮寄寧的代理律師出示了11份地方志和相關人員的回憶錄、書信等物。西影廠出示了3份證據。

  法院認為,《西安事變》中三段有關馮欽哉的描寫均沒有證據能夠証明是歷史史實,其中關于馮欽哉行賄錢大鈞一節,貶損了馮欽哉的人格,侵犯了馮欽 哉的名譽權。法院最後判定,西影廠停播《西安事變》中有關馮欽哉「行賄的情節」,並要求西影廠就「行賄的情節」在全國性報刊為馮欽哉恢復名譽、消除影響, 並向馮寄寧賠禮道歉。

  史料記載,馮欽哉原為國民黨陸軍上將,早年加入同盟會,追隨孫中山。先後投身辛亥革命,護國討袁,北伐戰爭,八年抗戰。1949年任華北「剿 總」副總司令,後隨傅作義總司令北平和平起義。 blackjack2010/05/30 23:51回覆
傅作义部队和部下的最终下场:

部队被送上朝鲜战场损失惨重
据中共<傅作义将军起义后的将士 们>一文记载 ,中共将自愿留队的所有傅作义的部队原建制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为中国人民解放军23兵团,辖 36、37两个军,由共产党派的政治工作干部负责政治工作。当时,董其武任兵团司令员,高克林为政治委员。移地河北省短期整训后,补充了一些新兵,于 1951年9月两个军抽调了整建制的师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伤亡惨重。

傅作义部下军官"起义"后的情况 :
新 华社资深记者,曾经的“右派”戴煌,在清河农场劳改时,同犯中有一个叫陈德和的人。陈毕业于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曾担任过国民党军队的一个工兵团团长。

1949年1月,陈率他的工兵团全体官员跟随傅作义和平起义。起义后,工兵团随着 所有的起义部队接受了和平改编,他与许多军官奉命集中学习。学习了一个时期,“上面”有人说为了更好提高他们的思想,把他们全部划入北京市劳改系统,“边 学习边劳动”。这样,他们稀里糊涂成了没有被判刑也没有被劳教的“留场就业人员”。他们明白,这是没有法律文书的变相劳改,所谓的“既往不咎”,不过是骗 人的空话。

戴煌在劳动中“闪了腰”,“受了风”,无法劳动,多亏陈德和耐心为他 治疗。每天晚上烧炕,陈都为戴烧热一块砖头,用湿毛巾和湿布包包好,防在戴的腰背下,再把戴的被子掖好,让戴全身闷得热如水洗,来驱赶寒气。同时教戴作面 部八段锦,每天自我按摩,以利康复和防病。

——以上是戴煌在《九死一生——我的右派历程中》的回忆
***
“有一个叫王锦泉的犯 人,此人是原绥远省人,是傅作义部队的一个连长,罪名是历史反革命。北平和平解放后,傅作义和他手下的高级将领董其武等人都作为“功臣”受到了共产党的优 待,成了新中国政府的高级官员,部队则全部被整编了,而他的中、下级军官大部分却以“反革命”的罪名在“镇反”、“肃反”运动中被送进了监狱和劳改队,前 面写的牛连乡就是一个,王锦泉又是一个,我接触过的傅作义部队这样的下级军官不下十几个。王锦泉经常发牢屏蔽说:“共产党说话不算数”,“傅作义把我们卖 了”等等。在修场院时不知为什么他跟带工干部顶起来了,干部下令把他捆起来丢在场院边的沟里,蚊子叮的他一边打滚,一边象杀猪一样的叫。等收工时叫几个犯 人把他拖出来,脸上全是血,肿的象个发面馒头,白囚衣也成了红的了,这全是他打滚时压死叮在他身上的蚊子吃的他的血。收工回去,塞进小号,三天后就死了。 兴凯湖的蚊子能吃人,没到过这个地方的人可能不相信,可凡是早期到过兴凯湖的人都了解这一情况。”
——陈奉孝:《兴凯湖纪事》
***
到了农场后立即把赵得亮他们抓了起来,经审讯破了案。突破口是从一个叫牛连乡的犯人打开的。牛连乡此人大有来头,他是山东济宁人,五 十岁左右,从小跟着傅作义将军,当过北京市昌平县的县长和傅作义部队的军法处处长。一九五一年镇反时,他被抓起来跟五百多人一起拉到徐州市北的一个山沟里 准备枪毙,可是临行刑前,一辆吉普车飞速赶到刑场,将他押了回去,后改判无期,是傅作义向中共领导求情,救了他一命。此人老奸巨滑,管教先把他找来,大镣 子往地下一摔说:“牛连乡!你是一个血债累累的反革命分子,你清楚你这条命是怎么留下来的。你们在密山剧院策划的阴谋我们全掌握了,如果你想活,把问题彻 底交待清楚,否则后果怎样,你自己也会知道!”这老家伙一五一十全交待了。最后首犯钟殿馨(此人是国民党空降特务)、主犯李学谦、王海洲、刘全忠四人被枪 毙了,从犯赵得亮、闫长河被加刑到死缓,牛连乡因为已经是无期,又检举有功,没再加刑。
——陈奉孝:《兴凯湖纪事》
******
一个白胡子老头颤颤巍巍说:“你是大命之人啊,这些年过得还好么?”父亲说:“好着哩,好着哩。这是我的大女儿。”父亲转身给我介绍 说,老头叫武勤勇,今年90岁了。原在傅作义部队董其武师长手下当过连长,抗日有功。解放后被打成四类分子,受尽了折磨。后来落实政策,现在一个月民政部 门给发200元补助,日子过得还不错。
——【长篇 连载】《黑色家族档案》


*******
我的外公是董其武将军的营级副官,黄埔军校毕业生,抗日时期是骑兵,打过鬼子,负伤后还受到傅作义将军的慰问,北平起义后外公谢绝当 骑兵教官的邀请,与祖籍张家口大户人家的外婆来到青岛生下我妈妈,期间黄埔军校同学邀请外公坐军舰去台湾,但他一心想回安徽贵池老家经商。回到老家以后, 外公外婆均参加了工作。文革到来,外公被打成了“历史反革命”遭到迫害,外婆也失去工作,四个子女中我的一个舅舅贫病交加早逝,其他三个都提前辍学从事体 力劳动养家。外公于粉碎“四人帮”后不久去世,外婆于1992年去世,他们的一生受尽磨难,令人心痛。
——百度贴吧 傅作义吧

傅作义对傅作恭之死追悔莫及
天益
此时,难以制止的饥饿已在全国广泛扩展,断炊逃荒,饿死人的事已不是在甘肃省或个别地 方出现,"各地农民和干部反映饥饿的信件纷纷飞往中南海,尤以安徽、山东、河南和甘肃为多。无为县的一个干部来信反映,有一个乡一个村的人已基本死绝!他 在信中说:'如有出入,甘愿杀头。'(引自《解放军文艺》1993年12期,徐志耕文。)
    在此情况下,中央已意识到形势的严重性,派出检查团,赴全国各地检查工作。 派到甘肃的检查团,是以监察部部长钱瑛为首的一行人,其中有公安部副部长王昭,也有部分民主人士,水利部部长傅作义就在其中。这一行人先到甘肃的重灾区河 西走廊检查工作。 在深秋的一天,他们来到了酒泉夹边沟农场场部。检查团先了解了场里的基本情况,作了指 示。后来傅作义就问道:"有个叫傅作恭的没有?"
此时,傅作恭在背草筏子时因病被折磨死去已半年了,有个姓吕的教育股长回答:"可能已经死了。"

傅作义问:"请问他埋在哪 里?"场长刘振宇还想推脱责任,回答说:"听说他可能跑了。"此话引得傅作义狠拍桌子 ,怒目圆睁,批评道:"你这哪是共产党做事,国民党死了人也要交代清楚。你说他跑了,他50多岁的人怎么跑?再说他就是些右派言论,没有别的问题,他为什 么要跑?"

此次会议, 为了了解情况,也吸收个别劳教分子参加,其中有个叫司继才的,劳教前为建工部第五建筑工程局宣传部长,是1944年参加革命的老同志,此人参加会议后,因 为知道傅作恭生前的组长是原公安厅的刘文汉,就将上述情况告知了刘文汉。司继才后来回原单位,问题很快甄别平反,恢复了党籍,恢复了工作。

且说傅作义发完了火,内心仍很不平静。手足情深,他内心悔恨不已,是觉得自己对弟弟的死负有责任。检查团来到酒泉夹边沟劳教农场以后,他已了解到这是个死 了很多人的农场。这里让很多人都无法活下去的严酷生存条件,弟弟作恭曾 来信说起,并请求自己的支援,自己非但没有对他作任何帮助,还不相信他信上所说,对他严词训斥。现在弟弟肯定已经死了多日了,场长连他死了的事实都不肯承 认。唉,唉,是自己一封又一封信地写信动员弟弟从国外回来报效祖国,又是自己让弟弟来甘肃发挥专长搞水 利建设。现在弟弟就在这个平常人难以活下去的农场送了命,罪责在谁?罪责在谁?如果当年把弟弟留在身边,留在水利部工作,他也不致在这个鬼地方送命。此时 的傅作义已是70多岁 的老人,他心中的悲伤真是述说不尽……这是他一生中干过的最追悔莫及而又无法挽回的一大憾事。 blackjack2010/05/31 00:01回覆
武宜三:從馮欽哉遭遇看中共背信棄義
…想當年,鄧寶珊代表傅作義與中共方面的林彪、羅榮桓、聶榮臻舉行了正式會談,並簽訂了《關於和平解放北平問題的協議》,《協議》明確規定:「起義人 員,一律不咎既往」。然而,背信棄義的中共和毛澤東,不但是既往必咎,還要栽贓誣陷,對民國時期的黨政軍特警,乃至教員、保甲長,大開殺戒:對大部份「起 義、投誠」人員以鎮反、肅反等各種名義予以大批屠殺,之後又對其殘餘處以關、管、批、鬥,再使其中之不少人被打死、餓死、累死、病死。而且株連九族,令其 父母兄弟姐妹妻子兒女等親朋戚友也淪為賤民。… blackjack2010/05/31 00:07回覆
2樓. 筍子
2010/05/28 22:46
26年,不解?
外匯累計已經2.5兆美元了,為何還如此的幹法呢?是人口太多,還是單位太多呢?真的效率如此這般嗎?可招商的效率為何又是世界地一呢?26年,不解。
這其實應該是「沒人敢碰」所導致。

我認為他上訪的相關單位也怕有一天「誰也說不清那一代領導人再搞極左」,到時候「放過他」的人也都要倒楣。

因此,除非最高層欽命特赦,否則這種等級的「黑五類」萬世難翻身,荒謬的是他們是降將,居然還要受這種待遇。 blackjack2010/05/29 00:16回覆
1樓. Jacaranda
2010/05/28 20:43
這個有趣
馮寄寧和他的爺爺馮欽哉 應該都沒有踏上台灣一步
與傅作義投共的歷史
算起來也是國民黨的叛徒
怎麼變成"國台辦"的管轄範圍?
真是胡鬧!
明天我再貼一篇談北韓的之後,我就要休息一陣了,最近開始會很忙。

馮寄寧先生真的很倒楣,他的爺爺馮欽哉在文革還被關,「起義」是如此下場,台灣人想當吳三桂的要好好想一想了。

不過,他的爺爺馮欽哉投共後堅持不當官,仍逃不了噩運被關,非常可憐,而且還禍延子孫,最後馮寄寧先生只有國台辦理他,真是見鬼。

看了這些東西,我認為兩岸的愛國者是最傻的一群人,無論你是為國民黨或共產黨,都沒有好下場。

至於民進黨,大概也會跟國民黨的下場一樣吧。 blackjack2010/05/28 20:5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