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轉型正義的終點-The Reader(為愛/生死朗讀)
2010/03/16 01:57
瀏覽3,313
迴響3
推薦9
引用0

The Reader,台灣翻為「為愛朗讀」,對岸稱「生死朗讀」,Jacaranda網友在「從謝長廷論民進黨內部的去納粹化」與我討論「轉型正義」時介紹了一位法學教授的演講,他也是寫了這個電影原著的作者。

這部電影在台灣上映時的「賣點」是熟女凱特溫絲蕾(Kate Winslet)以「老牛吃嫩草」之姿如何誘拐幼齒男的過程,當然還有動人心弦的「朗讀」。特別的是,文案中卻絕口不提「納粹」、「集中營」、「猶太人」、「毒氣室」、「轉型正義」,我相信這個作者的重點也不僅只於「姐弟戀」的故事而已,但台灣只吃這套吧。

故事不複雜,Michael Berg是個15歲年輕人,有次遇到了30多的Hanna Schmitz,異性相吸後兩人交往,Hanna喜歡讀書但不自己唸,她要求Michael先唸書給她聽後才給他「甜頭」吃。後來,Hanna卻在一天大發脾氣並不告而別。

幾年後,Michael進入法學院,去旁聽納粹被審判卻看見了這位讓他魂牽夢縈的「前女友」,他才知道Hanna負責看守集中營,並在審理過程中發現Hanna不識字,也所以她要他唸書給她聽…。由於Hanna不願當眾承認她不識字,為了尊嚴卻反而承認她在一個火災事件負有責任,加上挑選猶太人送毒氣室的罪責,她被判終身監禁。

Michael沒有在審判期間伸出援手,良心不安與年少的愛情一直纏繞著他,他終於在一天開始念書錄音寄給她聽,Hanna為了識字借了「the lady with the little dog」學習寫字,她寫的第一封信就是謝謝他…,Hanna服刑滿20年即將出獄,在獄方要求下兩人終於見面,Michael表現的有點冷淡,Hanna失望了。出獄前Michael帶花來看她,沒想到Hanna已經上吊自殺,Michael心痛的明白他還對這段戀情不捨。

這部電影與小說是經過作者巧妙設計的,他向所有人提問:什麼人應該為納粹的過去負責?他們應該負責到什麼程度。

法庭上法官也不能回答Hanna「若是你會怎麼做」的質問,但法官還是必須審判下去,從「轉型正義」的角度來看,一個這樣的人必須被審判,為什麼其他人不必被審判?

納粹德國是一個集體瘋狂的年代,竟然哲學家、法學家放棄了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去做那些殘忍的事,是什麼使他們墮落至此?

國民黨能否與納粹相提並論是一回事,但既然民進黨要把國民黨與納粹一起談,又要用「轉型正義」來批判,就不能只是『消費轉型正義』而已。

謝長廷是一個律師並不是文盲,當然有足夠智識認知自己在做什麼,無論他是如調查局所指控的「線民」或施明德所指控的「調查局幹員」,若認為這是錯的,為什麼不必審判調查就「沒事」?為什麼這麼多人說謝長廷是「被迫」的,他親口說過嗎?

法官質問Hanna時說「你是否自願從事這份工作」,Hanna畢竟還是承認了,有人問過謝長廷是否自願嗎?

更可笑的是有人要求「調查局」要守密要「工作倫理」,請問納粹也有「工作倫理」?


這個事件更揭露一個醜陋的事實,正如納粹德國V2火箭之父德國工程師馮布勞恩(Wernher von Braun)向美國投降並跑去幫美國研發火箭,在1932年自願加入納粹黨衛軍的他從未被追究,為什麼Hanna必須被追究?Michael向老師質問「到處都是集中營…,為什麼…」時,果然他是小孩子,正義其實也是分階級的

Kate Winslet最後得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馮布勞恩躲到美國成為登月的幕後「英雄」,滿口「轉型正義」的民進黨卻替「前線民」或施明德所指控的「調查局幹員」拼命脫罪,「轉型正義」不過是玩物而已??

王健壯在中時有個專欄叫「凱撒的面具」,台灣的「轉型正義」也有「面具」,那就是「權利鬥爭」而已。如果「民進黨式的轉型正義」連耶穌所說「沒罪的人可以先丟石頭」的標準都通不過,又如何要大家相信?

難道Hanna真的該死嗎?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3/16

Link:
Guilt about the Past by Prof. Bernhard Schlink

從謝長廷論民進黨內部的去納粹化

free counters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媒體出版
自訂分類:云何集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 :
3樓. Jacaranda
2010/03/21 20:37
「而在真相未明之前,被害者的原諒與加害者的救贖,都不可能發生。」
很同意這個說法。
我的爺爺也是白色恐怖下的受害者,只差沒被槍決。
這是一件很悲哀的事,國民黨一直無法面對現實,民進黨也亂七八糟。

大概2006的228年我去參加過台北228的紀念,去看228紀念館與228公園,那天阿扁還沒滿口「阿扁錯了嗎?」

現在2010了,當時間過的越久,固然真相越模糊,但那個結還是會一直存在的。 blackjack2010/03/22 08:51回覆
2樓. Jacaranda
2010/03/20 18:08
我對「轉型正義」之前的理解
與B類似,直到我讀了 Bernhard Schlink 的 Guilt about the past 的德國經驗,在參考 Blackkack之前所寫的台灣過去的一些事例,才覺得「轉型正義」對像德國、中華民國這樣背負了許多歷史的不公、不義的國家是多麼的重要!
今日台灣內部的對抗,唯一的解決之道就是徹底落實轉型正義。
這問題很複雜,一言難盡,今天有篇投書很值得一看。

加害者與被害者的眼淚

* 2010-03-21
* 中國時報
* 【陳昭如】

 一個曾經刑求逼供的警察老郭,長期以來卻因追查一件吸毒致死的案件而揭開歷史傷口,向刑求被害者的女兒自白當年的罪過。這是鄭文堂的《眼淚》一片敘說的故事,而《眼淚》為轉型正義實踐的開啟新的階段。

 首先,這是一個關於加害者、而不是政治受難者的故事。一九九六年萬仁的《超級大國民》是台灣電影史上的轉型正義經典之作,已過世的演員林楊飾演經歷多年牢獄的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出獄後執意尋找昔日難友的葬身之地,他身處解嚴後的台灣社會,卻生活在戒嚴的過去之中。近二十多年來相關口述歷史、影像紀錄與檔案的開放,確實豐富呈現了被壓迫者多樣的面貌。然而,加害者的形貌始終模糊不清。我所指的不只是發號施令的統治者,而且是進行逮捕、搜索、刑求、做成判決、執行懲罰的行為者。

 追究並不只是為了實現受難者的正義。如果對於受難者而言,過去意味著被壓迫的苦痛,對於加害者而言,那曾經參與暴行的過去,又有什麼樣的意義呢?《眼淚》嘗試回答這個不被提起的問題。原來,過去不僅桎梏了受難者的人生,也囚禁了加害者的靈魂。背負著罪惡秘密的警察,以「照顧」─照顧,多麼女人的工作─來贖罪:他到安養院當義工照顧刑求受害者中風臥床的妻子,到檳榔攤買檳榔、處理挑釁事端,來照顧刑求受害者的女兒。因為秘密仍躲藏在黑暗的過去中,這些贖罪之舉換不來赦免,最終,他必須向受害者的女兒坦白罪刑,尋求靈魂的解脫。對於受害者而言,「沒有真相,如何原諒?」;對於加害者而言,「沒有真相,何來赦免?」作為秘密的真相何其痛苦,而揭露真相不止撫慰了受害者及其親人,也解放了加害者。因此,追究真相、釐清責任不是報復,而是贖罪與和解的開始。這對受害者與加害者而言同樣重要。

 《眼淚》也是一個關於被害者「家屬」的故事。在《超級大國民》中,蘇明明所飾的受難者女兒是無聲的存在,只在片尾時對她的受難者父親提出了抗議。歷來的政治受難故事中,家屬的傷痛是受難者苦難的證據,探究家屬的經驗是為了瞭解受難者,而非家屬自己。

 相反地,《眼淚》中刑求被害者面貌十分模糊,但他的女兒(檳榔西施小雯)則異常鮮明。小雯有自己生命故事,自主而獨立地展露身體,但也清楚自己生活中的一些男性並未將她們當成自主的性感工作者,而是準備伺機獵取強佔的女體:飆車族強迫她吃藥、以父親被刑求而擔下的罪過來貶抑她;卡車司機強拉和她一起工作的萱萱上車;警察的兄弟言談盡是男人對女人的性攻佔、吸毒女人的放浪。她所生活的世界中有壓迫,有抵抗,也有姊妹情誼:她不屑回應警察的盤查,因父親的遭遇與母親的受苦痛恨警察大聲斥罵;她從卡車司機的手上救回萱萱;她為了追究真相去找老郭,在老郭的犯罪者自白後憤而動手復仇,最後她向母親說:「爸不是很壞的壞人,老郭也不是很壞的警察」。在這裡,小雯的苦難不是附屬的,而是自己的;她流淚,控訴,追究,並且原諒。

 更引人深思的是,十餘年前的老郭用刑求找人頂罪。十餘年後,他反抗了上面要他不要再繼續追究吸毒致死案的指示,這次他沒有刑求,而是私調通聯記錄、將陪同嫌疑人純純的律師趕出去。迫使他不擇手段的,不是上面的命令,而是對真相的渴望。為了追求真相,我們能作什麼、該作什麼?而加害者也不只一個,不只一種。許多加害者並不曾面對那不願面對的真相,或根本不認為自己曾犯下罪行,這包括那些發號施令者。老郭說,因為上頭下令要限期破案,只好找個吸毒的人犯來擔罪。在這個意義上,老郭是制度下的加害者也是被害者。

 無能或不願抗拒命令的人們背負著罪過,那發號施令的人呢?「上面」是誰?這是電影的留白,也是歷史的空白。因為空白,所以沒有真相。而在真相未明之前,被害者的原諒與加害者的救贖,都不可能發生。(作者為台灣民間真相及和解促進會理事,台灣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blackjack2010/03/21 13:58回覆
1樓. B
2010/03/16 15:49
如果人不滅著良心做事,這世界會少掉很多災難
來到歐洲生活後一直難以“理解”,為什麼要苦追曾經的“納粹”判刑?

B問:那是歷史的悲劇,都幾十年了已躲避藏逃到白髮蒼蒼難以自行,有必要再審判監禁他們? 伴回覆:妳沒有經歷過猶太人的苦難,沒有權利說這樣的話!再說雖處在那樣的時代背景,其實怎麼為人還是可以選擇的;既然願替納粹做“違背人道”的事就必須承擔後果。

以牙還牙?以德報怨?如何才能防止悲劇的發生?如何讓已發生的悲劇不再延續和重複?應該才是探討的重點吧!

旅人世界 & B's 心眼 -
遊賞世間美的人、事、物...究境一探,是否真的"物以類聚"?
我以「線民與特務在台灣的美好未來」回應妳囉^.^ blackjack2010/03/17 03:1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