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漫談台灣全民投票選總統
2011/12/01 00:01
瀏覽10,729
迴響17
推薦17
引用0

【天下縱橫談】是兩岸四地(大陸、台灣、港澳、海外)華人政論交流的一個平台,立場是中國的統一,宗旨是見証中國的崛起,核心思想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YST特別強調中華民族的復興是偉大的,因為它是人類歷史上唯一一個不靠掠奪而復興的民族。

 

有大陸和港澳的市民認為最近本市討論中華民國總統選舉的文章太多了,市長不同意。作為市長,YST 認為有必要為此作出說明。

 

(一)指標意義和參考價值

 

目前的中華民國政府雖然是一個偏安的政府但是這種全民投票選總統的制度對整個中國而言是一個值得觀察的重點,對未來的中國具有相當程度的指標意義和參考價值。

 

首先,台灣人民有很嚴重的統獨區分。上面所謂「指標意義」是指選出來的總統在兩岸問題上是傾向統一或是傾向獨立具有指標性,這對中國未來的發展有密切的關係和一定程度的影響。

 

其次,台灣人民有很嚴重的對西方民主制度的嚮往,也就是醉心於西方這種一人一票的全民選舉制度。上面所謂「參考價值」就是指台灣的大選提供大陸一個非常好的實驗場,讓大陸看到西方的政治制度在中國人的圈子裏運作的成效如何,這對中國未來的政治制度具有很高的參考價值。

 

YST個人認為台灣在西方選舉制度下的政治運作是燒錢又浪費的、非常低效率的、是反淘汰的、在今天激烈的國際競爭下是肯定遭到失敗的,但是口說無憑,眼見為實。現在台灣的大選就擺在我們面前,活生生的選舉秀上演給全世界看。花招百出的過程、浩大的造勢場面、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精心設計的騙局與陷阱、各種放話的心理戰、細緻入微的組織戰、收買文化打手的輿論戰......最後勝出的巧言令色者和所造成的政治爛攤子都擺在全世界面前,為我們提供無可爭辯的例子。

 

(二)凝聚人心的意義

 

有一點無可否認,那就是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給人民帶來很高的參與感,高到連 YST這種毫無從政之心的人都會投入大量時間和精力做政治評論。為什麼?因為實在看不下去了。

 

一人一票的民主選舉是一個非常壞的制度,幾乎可以保証真正能幹的人才會遭到埋沒、選出來的多半是無能之徒或巧言令色的偽善著。蔣經國沒有任何機會可以在選舉中打敗陳水扁;同樣的,如果是全民普選的制度,鄧小平也絕不可能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把手。

 

就是這種“看不下去”的心態使YST投入網路政治評論的寫作。

 

YST日子過得很好,有自己的專業,生活安寧又穩定,並不靠寫政治評論為生,這一點跟拿錢寫文章的記者們和爭取電視台的通告費就口若懸河為背後老闆說話的名嘴們有根本的不同。YST寫任何評論都是發自內心,完全不考慮是否“政治正確”。 

 

台灣的大選是牽動海外人心的,譬如egjc888就是因為2004年的台灣大選遠從美國來到台灣的「網路城邦」(那時候叫「聯合網棧」)。海外華人是最愛國的,黃花崗七十二烈士有三十人是新馬華僑。就是這個緣故【天下縱橫談】可以不談台灣的地方選舉但是總統選舉仍然是我們論述的主題,希望市民們瞭解。

 

(三)民主選舉的操弄手段

 

人民是天真的、無知的、短視的、短記憶的、感情用事的、可以被操作的。

 

操縱選舉的手法太多了,其中最有意思、最細膩、也最厲害的就是民調,用民調來影響選民投票。民調一向都有兩份,一份假的對外公布,一分真的作為內部參考,這跟生意人的帳本是一樣的。自從遠見民調被解散,國民黨操縱民調的疑雲就越來越濃。YST 個人認為宋楚瑜的民調始終在10%上下甚至更低、始終不能達到關鍵的20%有人為操弄的因素,因為必須把宋楚瑜的民調壓到10%以下才能有效操作棄保效應。想想看,我花了大錢蒐集的統計資料當然隨便我修改和解釋為我的利益集團服務,不論真實的選情如何,老子就用假民調壓死你,你能怎樣?

 

什麼東西一到了台灣就變質,成為利用的工具,民主和統計豈能例外?

 

民主選舉需要各種機構配合打組織戰,本來就是燒錢的遊戲,台灣一場總統選舉少說數十億,多可以達到一百億。你若是沒錢,沒有自己的民調機構,也就只有吃啞巴虧了。

 

一人一票的全民投票制度和選賢與能的政治理想根本是兩回事。

 

(四)宋楚瑜因素

 

有網友善意地勸告YST對宋楚瑜的支持有點過頭了,對此YST也有話說。

 

首先,市民們要明瞭一點,YST是因為要支持宋楚瑜2000年選中華民國總統才進入網路寫作的。所以沒有宋楚瑜就沒有網路上的YST,當然也就沒有【天下縱橫談】了。宋楚瑜是喚起YST對政治和選舉發生興趣的政治人物。

 

YST從沒有神話任何人,YST用清晰的分析和嚴密的邏輯論述宋楚瑜是台灣在蔣經國之後最能幹的政治人物和最佳的總統候選人,宋楚瑜在政治上的才能比所有檯面上的政治人物高出一大截,這不是生活在大陸的一般人能了解的。

 

對宋楚瑜而言,台灣實在太小了,如果放在大陸,宋楚瑜絕對不止做一個省長,應該可以做到國務院的一級領導,譬如主管外交事物的部長或副總理。老宋是一個精明、能幹又勤勞的人,尤其可貴的是他對國家和民族的深厚情感,就憑這一點老宋就得到YST百分之百的信任。

 

台灣人糊塗,不懂得如何看一個政治人物,專看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而不知道如何看大處。

 

政治人物最重要的特質就是精明。政治情勢是隨著時間變化的,沒有一定的規律,國家領導人最需要的本事就是精明,表現在嗅覺靈敏,在別人還沒有察覺政治環境可能起變化的時候就能感應到政治風雨欲來的徵兆,這是天生的本領,學不來的。

 

政治人物需要具備的第二個本事是能幹 ,也就是知人善任。

 

政治人物需要具備的第三個本事是勤勞。但是對總統這個職位來說勤勞其實並不那麼重要,如果前兩項都有了,那麼勤勞固然好,不夠勤勞也沒什麼嚴重。

 

台灣媒體用「可預測性」來攻擊宋楚瑜的政治品格和信任度,這是錯誤的。政治人物不需要凡事都能被預測,我們不需要一個循規蹈矩的、非常聽話的總統,我們要一個富於開創性的總統。領袖人物如果百分之百可以被預測反而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對國外的領導人。我們需要的是一個狡猾的、能使出意想不到的手段使外國的領袖防不勝防、不得不妥協的總統,這恰恰就是美國人楊甦棣對宋楚瑜用的形容詞“wily”。

 

想想看,如果中華民國的總統在美國人眼裏是一個乖乖牌的好學生,這樣的總統能保護中華民國的利益嗎?

在美國人的眼裏馬英九就是一個乖乖牌的好學生,事實上,YST記得馬英九總統在南美洲某國的宴會中碰到美國國務卿喜萊莉,喜萊莉就是這樣讚美馬英九的。在喜萊莉的眼中馬英九是完全可以預測的,這跟喜萊莉撫摸她心愛的小狗說“乖”是一樣的道理。我們要這樣的總統嗎?

 

台灣人用「可預測性」作為評判總統信任度的標準是大錯特錯,電視上那些名嘴們犯的就是這種非常膚淺的錯誤,YST沒有看到一個例外。

 

2012年的總統選舉是極為重要的,因為台灣人民如果再次錯過了宋楚瑜將付出重大的代價。未來的國際環境是動亂的十年,YST

背水一戰的親民黨(下)」(2012/08/22

這篇文章中清楚說明2012~2016的中華民國總統所要肩負的擔子太重了,馬英九和蔡英文都沒有能力挑起這個擔子,差太遠了。

 

現在歐元區已經進入金融風暴、北非的動亂未停、美國正在東亞興風作浪並且準備對伊朗動用武力、美國企圖用軍事解決經濟問題非常明顯、中國大陸正在積極進行產業升級、大陸研發的新武器正在爆發式地一個接一個出場、大陸的軍力正在快速地提升而且是全方位作戰能力系統性的提升....,整個世界正在劇變。

想想看,當大陸在太空中進行飛行器對接的時候,當韓國和美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的時候,馬英九總統在炫耀「米酒德政」、蔡英文在迷戀「三隻小豬」、台灣新聞媒體舖天蓋地討論宋楚瑜選總統的正當性。

請問:台灣的前途在哪裏?馬英九和蔡英文的領導能力在哪裏?台灣新聞媒體的水平在哪裏?

 

所有人都在討論當選總統的可能性,只有宋楚瑜一再強調除了要當選還要能勝任、要知道如何做好一個總統(顯然宋楚瑜對他當選後要做的事已經胸有成竹),沒有其他任何候選人或是記者或是名嘴評論未來四年國際環境的凶險和當選後的總統如何應付。 

 

YST 能不一再地跳出來大聲疾呼嗎?

 

(五)被政治分裂的台灣家庭

 

黎建南在年代電視「新聞面對面」中說他們家因為這次選戰而分裂,他哥哥是馬英九的死忠派,他是宋楚瑜的堅定支持者,為了這次大選鬧到水火不容、互不來往,這個家庭還有其他弟妹不知道這個年怎麼過。

 

其實黎建南的情形在台灣是一個普遍現象,YST的家庭嚴重的程度可能有過之而無不及。今天台灣政治分裂台灣家庭,這是一個非常奇特而又普遍的台灣現象。

 

YST的家庭從大陸來台灣,開枝散葉,人丁旺盛,於是什麼人都有了,有對國民黨死忠的民國派、有對民進黨死忠的台獨派、還有堅定支持中國統一的大中國派,你想想,這一大家子人能和平共處嗎?

 

YST的家族有唱著「義勇軍進行曲」打日本鬼子的、有冒著漫天砲火進行金門運補的、有寫下遺書赴大陸進行軍事任務的、有著書立傳鼓吹台灣獨立的大台獨、當然也有在網上寫文章宣揚統一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大中華主義者。你想想,這一大家子人能坐在一起吃年夜飯嗎?

 

YST小時候見過父親表演如何吃飯,紅辣椒在火上烤一烤沾點鹽巴吃三碗飯,他說抗戰時能吃上這個就是幸福了。老一輩的中國人,他們人生經歷的苦難不是後人能想像的。

 

我們家有做小買賣的辛苦生意人,有背著武器上山下海作戰的軍人,也有背著測量儀器上山下海為調查台灣資源跑遍全省的工程師公務員,他們踏踏實實地做事、默默地為台灣付出一生,他們從來沒有說過「愛台灣」。

 

但是他們的下一代開始變了,教改下的新教育培養出一批心中只有台灣沒有中國的台灣人,他們的物質條件比上一代好太多了,但是他們的視野非常狹隘、知識非常淺薄、個性又非常自私與自大。YST舉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來說明。我們這個家族有一個小孩深得父母的疼愛因為她自小學業成績非常優秀,無論是在北一女還是台大都是第一名。但是她來到美國在美國的大學研究所的表現就不行了,她被大陸來的同學比下去,博士拿不到被踢出來。其實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踢出來就踢出來唄,人生的道路還很長,有很多路可以走,不一定非有博士不可。但是她想不開,她認為自己在台灣唸書一向是第一名的,怎麼會遭到淘汰?於是她把自己的失敗轉成憤恨,憤恨大陸人,進而憤恨中國。

 

YST認為本家這個小孩的故事不是孤立的而是普遍現象。台灣新一代的年輕人不如老一代的人,他們嘴巴哇哇哇、實際的本事卻不怎麼樣、明明被比下去了遭到淘汰卻沒有學會謙虛、居然還有莫名其妙的自大和優越感、北一女和台大第一名高掛嘴上,這能當飯吃嗎?;他們的努力不夠、遠不如上一代刻苦、而又承受不住打擊;他們的競爭力不行,是個失敗者;尤其糟糕的是他們缺乏韌性和毅力,他們既承受不住失敗又缺乏重新出發的自信,他們不如YST這一代,更不如YST父母那一代。想想看,YST父母那一代生活何其艱苦、環境何其惡劣、面對的敵人何其凶殘,如果他們的自信心和意志力如此脆弱早就成為日本的亡國奴了,還能最後戰勝強敵揚眉吐氣嗎?

 

搬到小島後的外省人一代不如一代,北一女和台大的第一名又怎樣?如果這就是台灣教改教育下出類拔萃的佼佼者,台灣的未來是可悲的。

 

蔡英文的選戰文宣強調台灣未來,它用了一句破英文: Taiwan Next

YST 的回答是:Pathetic

 

(六)結論

 

1.台灣是中國測試西方式的民主制度不可多得的實驗場,非常的寶貴。觀察和討論台灣的選戰對中國有很高的政治學習價值,這就好像西方發動的海灣戰爭對中國解放軍有很高的軍事學習價值。

 

2.台灣的民主制度是反淘汰的,宋楚瑜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第4次落選)。

 

3.台灣的政治生態不但是低效率的而且割裂了台灣的家庭,這是嚴重的事情,分裂的家庭弱化了社會、也弱化了國家。

 

4.台灣年輕的一代沒有競爭力,他們的心理素質尤其差,他們不如上一代。二十年後就是由他們來當家,是他們直接決定台灣的前途。台灣的前途是黯淡的。

 

5.整個世界正在發生劇變(從經濟到軍事,見第四節),中國大陸的「十二五計畫」(第十二個五年計畫)尤其是開創性的改變,規模宏大、科技含量高、影響深遠,大陸產業質的提昇和轉型將對整個世界的產業結構產生重大的和長遠的衝擊。台灣準備好了嗎?

 

6.2020年中國大陸將是另外一副景象,大陸的整體國力有可能超過美國,實際生產力則肯定遠超過美國(注意,不是超過一點點)。台灣準備好了嗎?

 

7.如果不從教育做根本的改變、如果不去除大眾媒體的虛偽宣傳、如果不改變目前低效率的政治生態、如果不徹底改變兩岸的政治關係、如果不認清台灣面臨的激烈國際競爭和險惡的國際情勢並拿出有效的對應辦法,台灣將很快地被邊緣化,神仙也救不了。

這麼多巨大的「如果」(big if),每一樣都是非常艱難的大工程,只有宋楚瑜有可能部份辦到,馬英九和蔡英文則是連邊都摸不著。這可不是亂說,民進黨違憲的、去中國化的教改馬英九政府改正了嗎?馬和蔡既沒有這種國際意識也沒有這種應對能力,說實話,他們也沒有這個意願,這就是為什麼他們選擇在米酒和柿子這種膚淺的話題中間打轉。

如果宋楚瑜不幸落選,台灣的邊緣化將會加速。

 

8.馬英九(黃金十年)和蔡英文(十年政綱)都在說夢話。台灣已經沒有做夢的時間,所以夢話就不要再說了。可悲的是,大部分的台灣人喜歡聽夢話,政客為了選票自然投其所好。

 

2020年很快就會到來,到時候大家一翻兩瞪眼,台灣將毫無談判的籌碼,誰做中華民國的總統也就無所謂了。

 

這篇文章發表在總統候選人第一次電視辯論前兩天。1203日的辯論我們引頸以待,我們不想再聽到25塊錢的米酒和兩塊錢的柿子,這不是總統層級的事。我們盼望能聽到候選人對台灣面臨國際經濟大蕭條下的競爭有什麼實際的應對辦法。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7) :
17樓.
2011/12/02 12:00
謝謝版主仗義執言
非常欣賞版主的論點, 關於假民調的問題, 我還是不死心想追問:您覺得宋神掌和其支持的群眾可以分別做些什麼嗎?每次看到那些不要臉的媒體又在播送鬼民調愚弄百姓, 除了想送給那些馬統打手們每人一對趕羚羊和草泥馬之外, 總想著:對這種惡事惡徒, 難道真的無法可治嗎?不甘心啊!懇請YST大大幫忙想想好嗎?(一定有不靠黨產財團力量的方法吧?)
16樓. walawala
2011/12/02 11:02
忘了說一點
忘了說一點,做這份“民調”的基金會和報導這篇新聞的霉體刻意遺忘日本強佔我釣魚台的事實,欺負台灣漁民、不讓台灣漁民去釣魚台補魚的事實,真不知道“五成六青年學子認為最友善的國家是日本”的數據是怎麼製造出來的!根本不合情理!
15樓. walawala
2011/12/02 10:41
許多台灣人不知好歹、不知死活!完全不懂國際社會的弱肉強食、爾虞我詐!
民主選舉的操弄手段
人民是天真的、無知的、短視的、短記憶的、感情用事的、可以被操作的。
操縱選舉的手法太多了,其中最有意思、最細膩、也最厲害的就是民調,用民調來影響選民投票。民調一向都有兩份,一份假的對外公佈,一分真的作為內部參考,這跟生意人的帳本是一樣的。自從遠見民調被解散……想想看,我花了大錢蒐集的統計資料當然隨便我修改和解釋為我的利益集團服務,不論真實的選情如何,老子就用假民調壓死你,你能怎樣?

市長這一段實在精闢、一針見血!可是大多數人仍然相信民調,而且思想會被民調強烈影響而跟著民調走

最近臺灣中時電子報報導,金車教育基金會最新調查顯示,近九成青年學子認為中國大陸對臺灣最不友善;學生認為最友善的國家是日本,占五成六。
說現在的年輕人討厭中國,其實是對中共壓縮臺灣的國際空間,武力威脅、逼迫統一的反彈
====================================
許多受控於外資的媒體和基金會,又開始配合美日製造兩岸人民分離和互相敵視、仇視的情緒,配合美國全球戰略、按照美日主子的指示搞台獨了

無論大陸怎麼照顧台灣經濟,受控於外資的媒體和基金會仍然會一直鼓吹台獨,並且不斷刻意地製造培養累積台灣人對大陸的敵對情緒,更可恨的是泛藍媒體也常會跟著附和,可是理由非常可笑,是“壓縮臺灣的國際空間,武力威脅、逼迫統一”!
台獨份子就像不懂事只會耍賴的小朋友,完全不知道世界局勢已經非常險惡,台灣已經快要完蛋了!難道中共必須大方地讓出國際空間好讓台灣從中國獨立出去?中共已經仁至義盡了!明明是一國兩制和平統一,兩岸求同存異共同發展,台獨份子卻偏偏要讓台灣作美日的棋子炮灰去搞台獨,把所有台灣人一起拖入火海之中!
台灣人明知道當初美國南方要獨立時,北方是如何屠殺南方人!日據時間,日本人如何高壓統治欺負台灣人的,明知道當時日本人如何極為殘忍地虐待屠殺台灣人的,比國民黨白色恐怖不知殘忍、高壓多少倍,台獨份子卻顛倒是非地說,日據時間非常好,感謝日本人統治台灣,痛恨國民黨外省人欺壓本省人。現在又做出一份“民調”,五成六青年學子認為最友善的國家是日本,近九成青年學子認為中國大陸對臺灣最不友善,反過來責怪中共武力威脅、逼迫統一?台獨份子和台獨媒體真是可悲,耍賴成這種德性!難道中共應該讓台獨份子無止盡地搞台獨、無止盡地幫助美日牽制中國、讓中國不能復興崛起才正確?

只能說許多台灣人不知好歹、不知死活!完全不懂國際社會的弱肉強食、爾虞我詐!看看南斯拉夫、伊拉克、利比亞…..等等的下場!格達費絕對不是市長說的因為迫害人權(只是藉口)才被推翻殺害,而是因為美國歐盟全球戰略的需要!現在利比亞反對派掌權了,反對派也開始大量屠殺利比亞人民、迫害人權了,可是西方媒體是不會去報導譴責反對派迫害人權的!美國歐盟政客們根本不在乎利比亞人民的死活!台灣媒體也不會報導的!
14樓. 凝鬱
2011/12/02 02:56
回Riquelme:我看不起的不是知其不可而為的民族英雄。
而是: 不自量力,明明妄想當皇帝,卻還在自稱為民族英雄的人。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沒,歷史的是民族英雄,沒有一個做過「皇帝」,甚至沒有一個做過「皇帝夢」過?

反之,想當皇帝的,沒有一個是民族英雄。

知其不可而為,為人為民犧牲效命者,人謂「民族英雄」,何其偉哉!
知其不可而為,為私為己春秋大夢者,自稱「民族英雄」,何其猥栽!
13樓.
2011/12/01 20:53
YST說出了我們的心聲!
未來四年是台灣最關鍵的時刻
請你我理性的選民
能發揮關鍵的力量
真正來選賢與能
選出有能力會做事之宋楚瑜
乃百姓之福
天佑台灣
天佑中華民國!
12樓. 卡城老李
2011/12/01 14:29
台湾没有未来
台湾本来就没有前途,谁当选都避免不了被边缘化的结果。
11樓. mikewang11234
2011/12/01 12:27
YST 談台灣政治真的不必了
台灣一定會悲劇式沉淪下去 因為台灣人的蠢無法改變
我倒是建議你多寫一些中國與歐美俄羅斯國防武器發展方面的文章
畢竟人類歷史都是從戰爭中去決定大趨勢的
期盼你的軍事文章 
10樓.
2011/12/01 11:36
民主的目的
我覺得這是對民主誤解了。
民主絕對不是要選舉一個最能幹的人。
民主最真實的目的,是要選舉出一個最無害的人。
所以我每次都投票給最蠢最笨最聽話最近似於犬類動物的候選人。
今年比較難,馬蔡之間很難取捨。
9樓. riquelme
2011/12/01 11:29
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想必樓下這位也不會看得起文天祥,史可法這種不識時務的莽夫了。

這種堅持,你們外國人是不會懂的。

8樓. 凝鬱
2011/12/01 10:46
回X-Ray:我認為民主素養,就是聽從民意。而聽從民意,對宋而言有那麼難嗎?
我們絕對不要把自己的未來建築在一個虛無飄渺的癡人夢囈之上。

宋可以兀自在那兒再次地作他「捨我其誰」的春秋大夢。然而,你跟他眼中不屑的這個井蛙國裡的這些你們認為應該翹首望南師解倒懸的「蛙民」們已經連續三次(而且一次比一次大聲地)告訴過你們「敬謝不敏,好意心領。咱們這座小廟,看來是請不起您這座大菩薩的。」(潛台詞:「捨君之外尚有他人,請千萬別掛心。」)這麼大聲的「蛙鳴」,他聽到了嗎?你聽到了嗎?民主素養,不外順從民意而已,有這麼難嗎?

你們的夢囈說再多次,也還是夢囈。然而,卽便如此,你眼中不屑的井蛙國還是有雅量地容得下你們的夢囈的。問題是,你們到底要聽多少次,才能聽得到你們心裡面認為是「蛙民」的心聲呢?你們要多少次,才能培養出民主素養而聽從民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