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香港】對八月12日八方論壇訪問視頻的一些補充
2019/08/22 14:34
瀏覽39,530
迴響36
推薦20
引用0

八月12日與史東聊天的視頻登出之後,反響很大,有讀者建議我再寫一篇文章總結。不過我一向懶於重複同樣的論點,之後事態又沒有太多新的進展,就沒有動手。

今天在《Washington Post》讀到一篇有關國泰員工參與香港暴亂的文章(參見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asia_pacific/paranoia-and-panic-at-cathay-pacific-chinas-threats-loom-over-one-of-asias-leading-airlines/2019/08/21/fba1d324-c3f2-11e9-8bf7-cde2d9e09055_story.html?noredirect=on),是典型的美國宣傳作品,想提醒有興趣的讀者去看看。原本這只適合當後註,但我沒有正文,所以先放在這裏。

值得注意的地方,例如文章裏面提到國泰受壓力開除了幾個員工,但是有洩露航班消息這種明顯犯規動作的,《WP》就特意不寫,只説“Two pilots have been fired, along with two ground workers.”但是像Jeremy Tam這樣的反對派議員,當然就值得大書特書,還特別採訪了回應。這是我在視頻中解釋過的選擇性報導的又一個例子。

另一個有趣的信息,說有香港愛國群衆在七月就創立了一個所謂的“Telegram Channel”(參見https://telegram.org/)分享國泰員工參與示威的照片,以便日後可以按圖索驥來追責。看來這些國泰人的囂張,的確是早已引人注目。

全篇當然是把這些親美暴亂派説成和平的自由鬥士,中方目前很有限的出手反擊被描述成暴政的迫害,不過我們這些知道真相的人,可以藉此看出民航局雖然還沒有獲得授權要根除國泰,但仍然采取了一些日常作業上的小步驟。我們靜待事態的進一步發展。

============================================================

留言欄有幾則很好的討論,我想是對八方論壇訪問視頻很好的補充,所以在這裏也總結一下。

我在視頻裏說中宣部是扶不起的阿斗,這指的是國際英文媒體上的話語權論戰。事實上中宣部似乎原本就沒有意圖要主動出擊,而是把近乎100%的資源都投注在國内中文媒體的管制上,而且這個管制是純粹針對美國顔色革命宣傳的防禦性行爲。

因爲當前是霸權轉移過程的初期,美國正在全力打擊中國,這個選擇有它的合理性。歷史上,這是習近平上臺時所做的緊縮,可見他在2012年之前已經正確而明顯地意識到來自美國的威脅。

在實踐上,考慮到一般民衆不是知識份子,沒有理性思辨能力,而且在自由市場經濟背景下,網絡上的流量極大,也不可能把所有新聞拿來仔細條條分析,那麽唯一可行的辦法就是先用程序過濾關鍵字眼,然後再使用大量低級人工來排除敏感題材。

這個做法的結果,是使像我的博客、或甚至《那年那兔那些事》這種明顯為國家民族著想的作品,都被封禁。我個人完全諒解中方做媒體管制的前因後果,以及中宣部在現實限制下的苦處,只覺得它附帶的Irony有點可笑。

隨著未來20年霸權交替逐步進行,中方所受的宣傳顛覆壓力也會逐步減輕,我預期中共對内部的輿論管制也會逐步放鬆。如此一來,目前還不顯著的一些問題,會很快地浮現並惡化,其中之一,就是我在視頻裏抨擊過的,黎智英使用蘋果日報,把新聞報導也當作娛樂性產品來製作,完全放棄對事實的尊重,其結果正是台灣和香港的迅速民粹化。

我在前文《21世紀之民粹》中所提的英美兩國,也經歷了完全一樣的新聞媒體腐化過程(土耳其和印度民粹化的關鍵則在於基礎教育,很不幸的,台灣和香港在這方面也兼而有之)。巧合的是,這兩地也共享同一個始作俑者,也就是Rupert Murdoch。他在1996年設立了《Fox News》,很快就吸收了極高的流量,隨即顛覆了美國新聞界的(針對内政議題的)良心傳統,只花20年就創造了美國二戰後的第一個民粹總統。

Murdoch在英國的生意開始得更早(1968年),我懷疑黎智英很可能就是師從Murdoch所創立的英國Tabloid傳統。他們同樣都是不顧任何倫理道德規範,全力追求流量,而創造高流量的關鍵,在於讓讀者享受“爽”的經歷,於是照理應該求真求實的新聞界,變成求爽求樂的娛樂性事業。英美的體制原本就給予新聞界極高的權力和責任,甚至直接稱其為“Fourth Estate”或“Fourth Power”(“第四權”),所以新聞界的這個腐化,是英美民粹化的關鍵。

Murdoch和黎智英的作用,都是一個劣幣驅逐良幣的效應。一旦有一家新聞媒體憑藉著娛樂性報導而佔據了市場額分,在私有媒體體制下,流量和利潤的競爭壓力自然迫使其他媒體公司也必須跟進(參見前文《大衆媒體的内建矛盾》以及最近台灣的“榨菜哥”)。例如英國的新首相Boris Johnson,大學畢業當記者就憑藉造假而出名,奠定了後來從政的基礎;但是他工作過的兩家報紙,都不屬於Murdoch。

中國目前的媒體管制,偏重在政治類議題,其他新聞類別的風氣和規範,並不受重視。其結果是為炒作流量而扭曲報導,已經是一股既有的暗流,模仿軍事論壇的軍事評論只是其中最明顯惡劣的(參見前文《知識份子的基本修養》)。

在未來中國媒體管制逐步寬鬆化的背景下,前述的問題將會自然而迅速的進一步惡化,最終的結果就是英、美、台、港這樣Fake News充斥,而民衆明知其假也不在乎(甚至反而鼓勵支持,例如Trump、Johnson、民進黨和黎智英)的怪相。這不但嚴重腐蝕社會道德,扭曲經濟激勵(economic incentive),而且會使得任何政治上的改革都難以找到正確的方向。中共目前的精英制,對大衆媒體的腐化有很好的隔離和過濾作用,但是如果整個社會輿論都腐爛到英、美、台、港的程度,這個精英制度本身必然也難以維持。

要避免這個問題,社會必須先正視它的存在,然後從官方和非官方兩個方向共同出手,打擊一味求爽的假新聞。如同其他維持政治清廉高效的企圖,它是逆水行舟,但兹事體大、後果嚴重,值得大家的努力。

【後註一】今天(2019年九月4日)消息傳來,林鄭放棄了引渡條款;這是很重要的發展,我在留言回復討論了,但是那個留言出現在與香港無關的文章下,所以我在這裏也複製一回。

我在視頻中解釋過了,因爲香港的整個經濟都是建基於法制差異,這個條款威脅了無數中產階級和上層階級的生計,因而中間派也支持了暴亂。下一步的邏輯很簡單,就是釜底抽薪已經成爲不得已的必要,但是做得實在慢了些。這可能是内地的官員原本沒有瞭解到它的嚴重性,現在終於有人提醒。我的視頻不一定每個人都看了,但是正確的論點被點明之後,自然會有很多其他評論者模仿采納,然後代爲傳播;例如暴亂幾個月之後,這兩周總算出現了一些討論香港經濟基礎的文章。

我以前説過,中國的聰明人很多,有時我不須要把預後和處方都拿出來大肆宣傳,只要把正確的診斷說出來,接下來的邏輯推演自然有其他人能做。

其實這次的經驗告訴我,不要把全部的分析說完,留下幾步推理給圈内人,他們沒有了NIHS(Not Invented Here Syndrome,非我發明的不用症候群),反而更有動力去傳播正確的思想路綫。這和《如何創造研究熱點和一些其他物理話題》裏楊先生因爲把可以做的研究一次做完,所以自然沒有人給他Citation的現象,是同一個道理。

【後註二】今天(2019年九月7日)香港政府宣佈並無暴亂人員在執法過程中死亡。相對來比較,美國的警察每年擊斃大約1000人(參見前文《自由撒謊的美國政府和媒體》),拘留時死亡的沒有確實的統計,但是應該在同一個數量級。

至於英國,《衛報》從1990年開始做統計(大家自己猜一猜,爲什麽有必要?),至2012年的總結是,共有1433人死於警方執法或拘留的過程中,平均每年60+人,這應該歸功於英國警察並不普遍帶槍,以及英國人口只有美國的1/4不到。參見>https://www.theguardian.com/news/datablog/2012/jul/19/deaths-police-custody-data

【後註三】根據反美國對外顛覆網站《GrayZone》昨天(2020年八月8日)的分析報導(參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pq4SNJNcmA),多次被英美主流媒體如《CNN》、《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和《衛報》采訪引用的兩位“民權鬥士”兼作家香港人江松澗Kong Tsung-Gan以及内地人Xun Yuezang其實都是同一個美國人Brian Kern冒充的。Navarro在自己的書中也發明了一個叫做Ron Vara的反中意見來源,但是Brian Kern更進一步,不但假造種族和國籍,並且能夠讓知名媒體乖乖合作,轉述假“權威”的論斷。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6) :
36樓. MAXWELL
2020/06/19 10:39
国内的某些媒体跟自媒体在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就先下结论引发对当事人错误的网络暴力甚至人肉搜索等严重干扰他人正常生活的行为,但这些媒体跟自媒体什么时候能受到严厉的惩罚。2018年的时候我看过一个新闻,一个女医生在游泳馆里被两个男生摸臀性骚扰,女医生丈夫看见了就把男生的头按在水里,还打了一巴掌。事后某些无良媒体的手里原告竟然就成了被告,变成了“小孩与女医生在游泳的时候发生了碰撞,随后女医生的丈夫便将小孩朝水里按,还打了一耳光,小孩同学上去理论也遭推搡。“这样描述让一个受到性骚扰的受害者变成了小题大做的施暴者。事后男生的家属还殴打女医生还去女医生的单位闹事。在警方未给出处理之前就把剪辑过的视频发布在网上引发对女医生的网络暴力,最后女医生不堪骚扰自杀身亡。这件事情在官方通报上就没有后续调查及处理结果。网传男生父母家里有背景,执法的时候对某些有关系的人员下不去手也是常事,前不久的许可馨事件就没有了下闻。公权力被既得利益者滥用,代表百姓利益的时候又在装聋作哑,E-Government出台之后在监督官僚的同时,削减官僚层级,让高层能够直接监督下级的行政,那么也能减少老百姓的诉求被中层的官僚阻扰以致无法得到高层足够的重视的情况。
這類事,雙方必然都會想要扭曲事實來爭取同情,所以根本不應該在只有一面之詞的前提下做任何評論和反應,否則就會鼓勵撒謊、誇大和鬧事。
“E-Government的重點不在防民,而在於防吏”,是大家必須在整個體系架構的設計被確定之前,廣為傳播的原則。我在行政上的建言,除了給出正確方案,並且詳細解釋背後的考慮之外,還會盡力想要創造出一句簡練的總結,方便大家把它用爲推廣時的口號。例如“生命不能交由市場來自由定價”,就遠比博文的長篇大論更容易應用在日常討論上。這種“Catchphrase”或“Slogan”是廣告學的重要技巧,像是Nike的“Just do it”、或者BMW的“The ultimate driving machine”都是一句話就有心理效果;我只不過是加入了額外的理性成分罷了。
過去六年來,許多我所做的政策建議,後來都實現了。這其中必然有部分是殊途同歸,中方執行單位在我發表意見之後,獨立地發現最優解。但發生次數太多,所以也可能有中下級官僚能看到我的意見,然後進行内部討論。另一個可能的機制,是其他的意見領袖從我的文章獲得啓發或加强,間接地傳達了正確的觀點。後面這兩種途徑,都會受益於一個簡單易懂、又能觸動人心的口號。 王孟源2020/06/20 01:54回覆
35樓. 游客 越雷
2020/06/19 00:52
其实我也遇到了这种造谣没代价的事,我前几天看到有人发文写“中国发射的火箭部件坠落,而且是不受控制的掉落了,这对地球危害太大了”,其实就是在说火箭一级一级分离,分离的部件掉到无人区或者海洋上这件事,特别低级,幸好普通人不懂火箭的这些知识,没有人讨论,所以谣言传的不广。王先生,您觉得以后大陆处理谣言,学特朗普说“fake news!”,是不是比现在这种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好些?
那個長征五號第一級墜落在大西洋的事,是美國一些仇中的網絡小媒體編造出來的。因爲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美國自己年年幹同樣的事,所以英文主流媒體還不好意思提。會在中文論壇炒作這事的,原本就是恨國黨(否則一般不會去關注像是《大紀元》這類的謠言工廠);這些人水準太低,不值得我們花時間詳細討論,不過他們對普羅大衆的殺傷力,卻可以是很大的,長久下來,就是台灣化/香港化。
AI實用化之後,應該會有能力批量處理這些天量的假信息,輕者禁言一段時間,嚴重者罰款或扣分。我想社會信用體系就很適合用來打分。這裏的問題其實在於低層官僚必然會想要利用這種管制來壓制暴露自己無能、貪腐的言論,所以我一再强調,E-Government的重點不在於防民,而在於防吏。 王孟源2020/06/19 01:57回覆
34樓. K.
2020/06/18 23:34
.
to 乌鹊南飞:现在知乎早就不是一开始的那个专业人士交流网站了,这几年自媒体大规模涌入,现在知乎上至少90%都是垃圾信息和编造的故事,专业人士认真写一个回答,很可能赞数远不及一个抖机灵的段子
但是,这其实和成员素质没有关系,知乎的规则设计有严重问题,据我观察,知乎上的热门话题会在初期形成一个舆论趋势,然后绝大多数人都会顺着这个趋势说,有这么多人说同一个观点,能说的很快就被说完了,于是就开始极端化、哗众取宠、写段子、编故事
除非这个趋势被明确证明不实,否则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热度降低(然后还会出现一批食腐动物故意和趋势反着说,收割极少部分对这个趋势不满的人的赞)
至于趋势是什么,则基本是由流行和随机决定的,可能正确,也可能错误,但只要趋势形成,不管错得多离谱,都会按照这个规律发展
比如2018年有一个很有名的案例是河南四名考生自称高考考卷被掉包(考生没考好用这个借口骗家长,没想到家长当真了捅到媒体上)
因为过于违反常识,网上绝大多数人是怀疑的,连微博这种粪坑都有至少一半的人表示怀疑,但知乎上相信的声音占压倒多数,一大帮人一个劲地编小说,写阴谋论,获得高赞,真相出来之后又纷纷自删
我覺得問題的核心,還是在於會常年在《知乎》發言的,大多數不是行業裏出類拔萃的人物,除了一點專業知識之外,什麽都不懂;所以昨天我直接引用Einstein的名言。 王孟源2020/06/19 01:33回覆
33樓. 乌鹊南飞
2020/06/18 14:59

其实知乎那些人恰好相反,是一群十分热衷非本专业的专家。其典型就是一群自信满满地对政治、外交、社科发表意见的程序员,睥睨一切,其实只是美式宣传的应声虫而已。

关于大众舆论这一点,连诡辩都是奢侈的,最近两起引起很大反响的小学生体罚吐血案和滴滴迷奸案,结果发现都是谣言,然而在官方发布辟谣之前,已经有很多人冲上去虚空输出,对国家和政府大骂一通,网站流量已经到手,后续的辟谣热度自然就下来了。连诡辩都不需要,只要利用民众情绪的弱点就行了。退一万步说,即使每件报道都是真的,越来越多的网络曝光对政府治理造成的弊也是大于利的,因为政府治理能力提升的速度跟不上网络信息的爆炸性增长,除非用ai治国,否则每个人都在网络鸣冤,政府根本不可能去识别轻重缓急,更不用说真假。中国每年死去几十万人,哪怕千分之一拿出来写故事,也能把中国写成一个人间地狱。这里根本的矛盾在于政府必然是整个社会人数的一小部分,但是现在信息技术导致全国人民都能搜索与传递信息,进而提出要求,占人口0.5%的公务员(700万)必然无法满足14亿人事无巨细的要求。所以您之前提出的e-government是势在必行,而且刻不容缓的。

最后关于汇丰,我关注的一个还算有料的知乎大v说汇丰和中共内部深度相关,骂汇丰等于骂自己  https://www.scmp.com/business/companies/article/1915178/hsbc-under-sec-probe-princeling-hiring-asia-shares-suffer-after  

请问这算深度相关吗?


民主黨建制派的宣傳體系一向看不起紅脖子,他們針對的是有高等教育程度的上中產階級白人;這些目標聽衆有若干邏輯辯證能力,所以玩狡辯術有點兒危險,不如直接做選擇性報導,只提供支持己方論點的片面證據。但是在一些美國國内的社會議題上,被忽略的反面證據有時正是紅脖子親眼看到的事件,長久下來,右翼民粹就看出主流媒體是假新聞。這時Trump出現,他根本不在乎事實(所以無所謂選擇性報導),直接玩起各式各樣的狡辯術,這對沒有一絲一毫邏輯能力的紅脖子來説,是難得來自精英階級的尊重,自然會引起很大的共鳴。
勾結有政治關係的當地豪强,是英美企業在全世界都會玩的把戲,只不過會依照他們心裏認知的“文明程度”來決定做多少遮掩。滙豐在中國的作法其實反應了他們對中國法治的認知,亦即不需要避嫌,和印尼這類國家相似。這包含著很深的侮辱和鄙視,中共實在應該再加緊擴大反腐。 王孟源2020/06/19 02:04回覆
32樓. Fanboy
2020/06/18 05:41

前面乌鹊南飞提到的这个知乎问题,在下面回答是 《常见的诡辩术》和《大众媒体的内建矛盾》的很好学习实例。

由于无法反驳汇丰过去的历史,只好转移话题进行人身攻击(针对观网创始人李世默的国际做文章),混淆因果关系(把汇丰和所有其他金融机构做简单等同),以及利用语义的不明来误导观众(比如指出平安银行是汇丰最大的股东,暗示平安对汇丰有控制权,实际上平安只有7%的无投票股权)。

结果这些经不起推敲的逻辑按照知乎平台的大众民主形式,全部获得了高赞并被显示在前排。后续的讨论就被Reframe 到了李世默是不是中国人,马云对中国人是否作恶,华为是否违法,观网是否极左等议题上,再没人去讨论汇丰本身了。

是的。
今天我剛好想起《常見的詭辯術》裏,忘了提另一個簡單但很有效的伎倆,亦即Circular Reasoning循環推理。典型的例子是美國網民說WHO誇中國防疫成功不可信,因爲它是中國的傀儡;但是怎麽證明WHO是中國的傀儡呢?因爲它誇獎中國!
這類很基本的邏輯概念,其實絕大部分的大學生和研究生依舊搞不清楚。我説過多次,文憑再高也不代表這人就是知識分子;知識分子至少應該有足夠的邏輯能力來辨認詭辯術。既然能對詭辯術免疫的是少數中的少數,搞美式民主必然會放任資本掌控媒體,然後利用詭辯術來迷惑控制選民,結果就是火鷄投票過聖誕節。 王孟源2020/06/18 08:47回覆
31樓. wangxiaoxiao
2020/06/17 19:22

与《观察者网》关系紧密的,可称之为其“前身”的《察网》,就是因为太极端,(内容单调,观点单一)慢慢就销声匿迹,淡出大众视线了......约么十年前开始,《察网》可是在公知势力最猖狂的年代,与其在一线对抗的私人媒体,在《察网》上活跃的撰稿人与现在的《观察者》具有高度重叠。

反正大众媒体,最主要的是争取沉默的大多数(潜移默化影响也行),在保持知识性的前提下,就不能走极端

《美国之音》每年2亿美金的政府预算,办着办着台长被辞,还被自家人说成“中共的大外宣”;《察网》当时集中了多么有理想的一群“高级知识分子”,也一样被市场淘汰;光有钱不行,光有理想也不行。看来要成功,不仅要有钱,要敢花钱,还要花的对(对的人、对的事)。

關於這一點,我已經反復論證過了:最“成功”的媒體,就是拼命撒謊、鼓動民粹,例如Murdoch和黎智英。畢竟任何社會裏,教育程度高的必然是少數,其中能做理性思維又是少數,然後其中有時間去發掘真相的又是少數。 王孟源2020/06/18 03:59回覆
30樓. MAXWELL
2020/06/17 15:18
现在经济不景气,群众对资本家的怨气也大,观察者网之前把资本家马云吹捧为“人民富豪”已经犯了众怒,而且我之前看知乎上有人评价观察者网是打着民族主义的旗帜赚钱,其实立场是站在资本家那一侧的,所以有些不讨喜。
我想《觀網》總是有財務壓力,不過並沒有偏袒富豪;它仍然是我所知中文世界水平最高的大衆媒體。 王孟源2020/06/17 15:21回覆
29樓. 乌鹊南飞
2020/06/17 12:24
近日观察者网对汇丰银行在中国做的丑事做了两期视频予以揭露
但是反响却极其的奇怪(或者说也不奇怪,凡是直接揭露英美及其狗腿子的报道总是会有很多莫名其妙的人来尽孝),知乎上是一边倒的反对观察者网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0652652/answer/1278255785 这种揭露应该是符合您的思路的(我有点怀疑您是不是给了他们指点?)您觉得这种反响是不是表明有的揭露会产生反效果?
滙豐的事,我沒有特別跟他們談;不過他們向來會看我在《八方論壇》的視頻,如果是從去年我談香港那一集得到靈感,我也不覺得意外。
《知乎》上有很多中年的崇美派+既得利益者;三年前我在那裏和一群物理行業的人討論悟空衛星的事,如果依照台灣的民主原則,我是完敗,因爲投票支持的比例是大約1000:50,還好一年後結果揭露,從事實的觀點,我在每個預言都是對的,他們都是錯的。Einstein曾說過,只在乎自己專業的專家,就像隻訓練有素的狗;《知乎》上的狗似乎佔多數。 王孟源2020/06/17 12:44回覆
28樓. magkey
2020/05/28 03:50

今天美国国务院发出一则公告,认为香港不再具有自治地位

https://www.state.gov/prc-national-peoples-congress-proposal-on-hong-kong-national-security-legislation/  

当然,这里写的有点含糊,并没有具体写清会不会正式终止美国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并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地位。我想请教您觉得这个通告是只是嘴上说说,还是真正会有大动作,比如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地位呢?

無關緊要,不痛不癢。原本就應該鏟除這個擁有治外法權的租界區,有美國人來倒逼是好事,就如同高科技一樣,沒有美國撕破臉,買辦反而猖獗。 王孟源2020/05/28 04:37回覆
27樓. 貓靈子
2020/05/27 18:48

  個人認為這次中共出手推動港版國安法,手段不算太很(覆蓋區還不夠大),時機卻抓得很對.無論是英美的特務,還是香港資本家和台灣綠營,目前都無法或是主觀上不願意出錢(綠營最明顯,港獨已暫時無利用價值)支援香港的武勇,沒了物質基礎的支援,港獨只靠一些死硬派的釜底遊魂來支撐?根本鬧不出任何風浪!

  中共目前該做的就是步步為營,完成整個國安法的立法,最後再一切依法行事!中途不為刁民的鬧事而做超乎比例原則的處理.

是的,反正美國已經出手幫助中方進行香港的經貿改革。 王孟源2020/05/28 04:3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