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关于美国棱镜泄密者斯诺登》(第一部分)
2013/07/10 01:00
瀏覽675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一.有人称他是英雄,也有人认为他是(中共)奸特,究竟斯诺登他是个什么东东?
  对善良明智的人来说,我们分辨事情不能只依说的,而更重要的是看做的。例如:斯诺登他自己说他不是(中共)奸特,他是凭良心办事;同时中共发言人也宣布斯诺登与中国无关。其实这只能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翻版,没有多大价值;或者说这也是意料之中的翻版。现在来看看他们的做的是什么吧:
  1.棱镜是美国情报机关,情报机关就是做收集情报、监察隐私,尤其是收集监察犯罪分子秘密情报和隐私的。
  2.斯诺登是一个有识别能力(不是痴呆精神病患者),能和应承担法律责任的成年人。他应该知道和应该承担棱镜情报机关的作用和参加者的义务。
  3.斯诺登是自愿主动并经严格审查,而不是被迫或随便参加美国棱镜情报机关报的。
  4.斯诺登做了极端严重违背员工,尤其是违背情报员工的泄密事件,并且也是恶意背叛(也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民选国家美国的。
  5.斯诺登自称是凭(他自己的)良心泄密的并还要继续更进一步的揭发泄密他自愿主动参加的棱镜情报机关和自己有一份的民选国家美国的内幕。
  6.真正人性的良心,是与生自有,并贯穿终生的素质。而不是忽有忽无随意变化的,至少说斯诺登在其主动自愿参加专以收集情报监察隐私的棱镜情报机关前,和其揭发泄密棱镜收集情报监察隐私后,都是同一个他所具有的良心。
  7.斯诺登他有很大的收集单位内幕的能力,和令人震惊的收集范围和数量。
  8.斯诺登他有很大的泄密能量。
  9.斯诺登他有很大的潜逃能力和支持他的环境,如:俄罗斯、属于中共范围的香港、古巴、北韩、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等,几乎包括了一切共产、亲共国家、地区和人员。
  从以上6大前提,我们很明显的可以看出,这是一个矛盾百出的假命题,也就是说内中明显的大量的有假有鬼。现在让我们作如下分析:
  10.根据上面(一下的)1、2、3前提,既然情报机关就是专门作搜集监察隐私情报的,既然斯诺登是有认识能力的正常成年人,这就是说,斯诺登他是明知棱镜是作搜集监察隐私情报的情报机关,而他又自愿、积极、主动,并经严格审核的去参加和参加了这项专门从事搜集监察隐私情报的工作。
  11.根据上面(一下的)4、5、6、7前提,凭良心泄密揭发的事,肯定是揭发者凭其良心认定的坏事恶事,也就是其认定的情报机关棱镜所从事的搜集监察隐私情报的事是坏事恶事。既然斯诺登的良心在其参加棱镜前后都是一致的,说明在其参加棱镜这个专门从事搜集监察隐私情报的情报机关前后都是一致的认定搜集监察隐私情报的事是坏事恶事。既然斯诺登在参加棱镜前后都同样认定此项工作是坏事恶事,那为什么他事前要积极的参加这项搜集监察隐私情报的事是坏事恶事,而事后他又拼命的来揭发这项他主动积极参加的搜集监察隐私情报的事是坏事恶事呢?
  12.根据上面(一下的)3、8前提,斯诺登他是自愿主动配合经过严格审查参加进入棱镜的,这个过程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情报机关棱镜的严格审查允许员工泄密揭发情报机关的内幕,另一种可能就是斯诺登在严格审查过程中极端卑鄙的造假作弊(如果有的话,包括其主子中共或马共集团黑手的插奸操作),二者必居其一,也只居其一。很明显,任何头脑正常的人会认定前种情报机关审查允许员工泄密和揭发情报机关的内幕是不可能的,那也只有后一种肯定斯诺登在严格审查过程中极端卑劣的造假作弊
  从以上斯诺登的所作所为,任何一个善良明智公正的人都可极其明显的看出和认定他是一个:
  13.斯诺登他是一个明知故犯者。
  14.斯诺登他良心认定的坏事恶事,他偏要去参加从事。
  15.斯诺登他事前卑鄙作假的通过情报机关的严格审核,而事后又背叛审核员工的诚信而拼命的去对他经过诚信审核机关内幕的泄密揭发。
  16.斯诺登他顺利的实施了:背叛、泄密、……等预定的目的,同时又得到了一些人们共知的特殊国家的协助和支持而顺利潜逃。
  从上面(一下的)13141516等前提,我们可以径直的断定:
  17.斯诺登是一个极端敌视民主自由国和这样国家安全防卫的设施和机构的人。同时要拼命的去抵毁和破坏这样国家的声誉和安全措施。他极端地对暴政、恐怖的协助而完全漠视和敌对暴政和恐怖对安全的破坏与残害。
  18.从他潜逃的路线,明显的看出,斯诺登他是倾向、追求和依靠共产暴政国家的协同和支持。他首先逃到了中共范围的香港,并得到中共傀儡港首(中共安插的傀儡奴才)梁振英的庇护和逃亡协助。
  19.而斯诺登所要向往和其逃亡趋向的正是比他自己国家美国更加侵犯民权的马共国家地区。
  从斯诺登的前后所作所为,看看斯诺登他凭的他的良心,是个怎样良心:他所认定的坏恶的监控情报专业,他却要积极主动的去参加,去从事;他所攻击揭发的从事这种监控人民的国家,他却要从一个最轻善的民主自由国家,奔向一个最重恶的极权暴政国家。这种极端的明显的矛盾、极端荒谬的扭曲,如何解释?这种极端的矛盾和扭曲,也只能人从以下的认定得到解答,这就是:
  从以上大量事实,可以断言:斯诺登,他是一个追求暴政、破坏自由安全、早有预谋、培训有素的、叛国害民的潜藏在美国的共匪间谍;否则他就是个心智扭曲、追臭逐恶的魔鬼!!!进一步精阅下面的分析,将能更精深的理解和证实在此的认定断言。

  二.自由民主国家社会极权暴政国家社会,他们两者的监控本质的根本不同。现说明其本质不同的要点如下:
  1.自由民主国家社会,是民众自己选举认可的,不是枪杆子暴力屠杀建成和维持的。
  而极权暴政国家社会却恰恰相反。
  2.自由民主国家社会,国家有责任维护社会和民众的福利和安全;同时民众应信任和遵守国家为维护民众福利与安全的法规制度。
  而极权暴政国家社会,则恰恰相反,他们是用抢掠屠杀、愚民奴役、毁败社会、残害百姓来稳固其与民为敌的政权和非民认可的极权暴政集团利益和强暴分子的享乐;因此对这种以枪杆子获得政权,暴力残害百姓的国家社会,老百姓既不信任,也更没有义务对他们祸国殃民的暴予以遵守。
  3.美国是人民自选的自由民主的国家社会,它为防止共奸恐怖的盗窃破坏的惨重为害,是必须实施一些有效的监控措施,理所当然地应当包括必不可少的个人隐私的搜集和侦察。这就如同防癌制癌,必不可少的要对正常细胞在内的基因隐私的搜集和侦察。因此自选民主国家的百姓,为了自身的安全和长远利益,是会也应该对民主国家真实为百姓安全和长远利益对个人隐私的监控是应该支持和认可信任,和对自选义务的必要遵守和服从;甚至是强求政府必要如此执行实施的。
  而与民选相反的,以枪杆子暴力强加给民众的,不是百姓自选认可自愿接受的暴政愚民国家、恐怖强权社会,它们对民众的监控,包括极其残暴的对百姓隐私的扼杀剥夺,根本不是为民众的利益,更不是民众认可的,而仅只是为维护这个压榨百姓的暴政组织和暴政内部分子的抢掠利益。当然对这种只为暴政内部分子而压榨百姓的监控法规,与敌对的百姓是既不认可也没有遵守义务的。甚至是应该尽力抵制的。
  因此,根据上面(二下的)123项提,总结说明是:
  4.民选自由民主国家,为民众安全利益,为防止共产恐怖奸特的盗窃破坏和各种惨重危害,而必要施行的对个人隐私的监控,是民选国家公民的认可和应该遵守支持,甚至是应该强求政府行施的。因为个人隐私为小,整体安全长远利益为大——因为在民选自由民主国家的整体安危与长远利害与选民个人的利害相一致的。
  相反的,对以枪杆子暴力强加给非百认可和自愿接受的暴政愚民恐怖国家,只为暴政集团内部利益,而进一步残害百姓的,对百姓的监控和极共残暴的隐私摧残,是老百姓没有认可,更没有支持遵守的义务。甚至没有给民选权利,没有让百姓认可接受这个只为暴政集团利益而更进一步残害百姓的监控暴政集团自立的法规,老百姓更应该坚决的揭发、抵制和反对。
  5.斯诺登他身处自由民选的美国,他对这个为选民安全利益,为防止共产恐怖盗窃、破坏和惨重危害的而选民认可的,必不可少要实施的有限监控,而处心积虑,不惜用作假卑鄙的卧底方式,混入明知专门监控的棱镜情报机关,而再拼命的进行泄密宣扬和还要尽其可能的进一步的诽谤破坏。他不但从未对这个世上,那些非民选的暴政恐怖国家的极端残暴的遏制民权践踏隐私的共产国家和恐怖社会发放过丝毫的对侵害民私的宣告揭发,相反地他事发后,直奔这些极端践踏民私的国家逃亡,并得到这些国家的大力支持和庇护(俄罗斯、中共、北韩、古巴、委内瑞拉、厄瓜多尔、……)。还做人们都预料到的此地无银三百两我不是中共间碟,是凭我良心办事的辩解。这样人们就就不得看看斯诺登的良心是白的还是黑的,是善的还是是恶的了。实质上他良心是让他:陷害自由民主制度,追靠暴政恐怖政权,叛国害民,无忠无信,卑鄙欺诈;这样的良心让明智的人民认定他是个,令善良的人不得不唾弃的歹徒小人!
  6.对斯诺登事件,我们要严防奇怪的善人的迷惑。在这个大千世界里,有一种奇怪的善人,让人大为迷惑不解。每当一个或一些,毫无人性、无恶不作,残害善良或无辜,血债累累豺狼妖魔,要受到惩罚处决时,这些奇怪的善人,急切的赶到,痛哭流涕的善心大发:仁爱啊!”“宽恕哪!”“要废除不人道的死刑啊!”……。可是在这些毫无人性的豺狼妖魔,无比残暴的杀害善良无辜人士,这些奇怪的善人,毫无声息,不知都躲藏到哪里去了。并且他们也从来没对这些遭受极端残害的善良无辜人士发出过一丝的怜悯和对那些禽兽不如残杀暴徒丝毫的劝阻。因此真正善良明智的人士,对这种只对凶残歹徒大发善心,而受害真正善良无辜人士毫无人情的以善对恶,以恶对善善人尊称为奇怪的善人。而今对斯诺登事件的分析和认识,让我们立即也解开令人长期迷惑不解的奇怪的善人之迷,也该恍然大悟了。实际奇怪的善人所宣扬的:人道善心……,完全和斯诺登所谓的良心一样,是个专门实施诡辩术的,对善施恶,对恶行善的,比直接恶人还要恶的,土匪、流氓、无赖、下三烂的卑鄙伎俩!
  7.有些人,把斯诺登称为英雄。认为他敢干揭发监控人民隐私的内幕,这应该是了不起的英雄行为。对这些称颂斯诺登为英雄的人,我们原谅他们的说法,是太天真无知;否则他们就是与斯诺登臭味相同,一丘之貉了。很简单,他们有意或无意混淆了自选国家暴政国家的本质天壤之别,更无知或混淆和抹杀了对善良人和对卑恶人的差别。如果斯诺登他是泄密揭发非民选共产或恐怖国家的践踏民权监控民众隐私的内幕,那他确实是真正了不起的大英雄;但做的恰恰相反,他泄密揭发的是为国民安全利益,而民选人民认可的,防止共产恐怖破坏残害,而必须的有限度的监控。他这样的做法,不是为民,更称不上英雄义举,而恰是:帮匪害民,残善护恶,吃里抓外,不忠不义,背职叛国,追求暴政、残毁自由、毫无人性,卑鄙狡赖,何谈良知、……的极端昏愚(如果他神智有病的话)卑恶的歹徒。
  8.借此斯诺登事件,顺便揪出一大帮,与斯诺登颇为相似的禽兽政商无赖文人来。家喻户晓大陆的:周树人(鲁迅)、周建人(鲁迅之弟,鲁迅与共匪联络的中间人)、郭沫若、茅盾、冰心、丁玲、沈从文、司马南、孔庆东、韩德强、张宏良、杨振宁、台湾的:李敖、李勘(李敖之子)、陈文茜、蔡衍明、香港的:董建华、梁振英、李嘉诚、邵逸夫、成龙、美国的:尼克松、福特、卡特、奥巴马、埃.斯诺,寒春、韩丁、马悲鸣、国际的:安南(联合国秘书长)、罗格(奥委会主席)、马悦然(诺贝尔文学奖评委)、……等等。有人把他们当成,敢于言词的英雄大师。其实都是一帮在自由、人性、文明、善良时代地区就闹,在暴政、魔兽、匪盗、卑恶时代地区就笑的:抵自由、亲暴政、人性毫无、匪性冲天、处于低进化禽兽阶段的生物、癌细胞、马克思共产匪帮之类的人。

  有志进一步探讨此事件的人士,可继续参阅以下剖析:

  (未完待续)。

  星光联系:xgslrl@gmail.com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社會
上一則: 《星光会》
下一則: 《全世界,尤其台灣的當務之急!!!》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