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那個新天堂樂園的時代
2022/08/23 23:24
瀏覽2,298
迴響2
推薦18
引用0

雋永的義大利電影「新天堂樂園」,讓人永遠記得放映師的浪漫情懷,在屏東,也有一個電影院的黃金年代,讓愛電影的人一再流連

放映機上轉著膠卷,滾輪轟轟的聲音像是啟動的時光機,泛黃的影片在布幕前晃動,楊麗花的唱腔飄在空氣中,時空一下回到了五0年代,放映師黃再源轉動的不只是電影的膠卷而已,我們彷彿看到一個電影院的黃金年代,也跟著流轉到眼前。

15歲的就到戲院工作的黃再源,從民國60年就在電影院打滾,一直到民國96年電影院的放映設備從傳統全面提升到數位,這位末代的傳統放映師才跟著退休,從李小龍到007再到魔戒,他經歷過電影院的蛻變,也見識過觀眾對電影的瘋狂。

一生與電影結緣 只因愛看電影

「到電影院工作,就因為愛看電影」,黃再源從小就愛看電影,但因為沒錢,他常常流連在戲院門口,看到面善的觀眾正買票進入,他就會向前詢問「叔叔(或阿姨),可以帶我進去看嗎」?多數人都會「順便」帶他進去,反正不會多花錢,也有人會特別多買一張票,讓黃再源有位子可坐,好好享受電影世界。

就是這一份對電影的喜愛,在黃再源國小畢業後,他的一位親戚介紹他到高雄林園的大舞台戲院工作,從此和電影結了一生的緣份。

黃再源剛開始在放映室擔任助理,專門負責收片、打雜,大約學了兩年多,他才「出師下山」,回到屏東的電影院工作,一開始先在市區的第一戲院工作,接著跳到富山、國賓,還有光華、國寶等戲院,他都待過,所謂電影江湖,他就在其中。

放映師的工作除了放電影,膠卷突然出狀況了,還得負責接片,影片播映時的燈光,他也會隨時注意,一整天就守在那個銀幕對面的小方格窗中,眼前的銀幕,就是放映師的世界。

他說,在那個還沒有手機的年代,電視也還不普及,鄉間的娛樂相當少,只要一部好看的電影,總能吸引大批人潮,而那時的戲院不只演電影,也有歌舞團、布袋戲到戲院表演,當年只要是李小龍、瓊瑤的電影,或是藝霞歌舞團登台,戲院總能吸引滿滿的人潮。

他記得有一年的過年,李小龍的電影「精武門」與「唐山大兄」同時上映,等於是李小龍打李小龍,黃再源當時在第一戲院當放映師,放的正是「唐山大兄」,而「精武門」是在屏東戲院上映(現在的子琪飯店),連放映師都關切「到底是誰打贏」?結果那一年的過年檔期,最後是「精武門」打敗了「唐山大兄」,光是對戰過程,觀眾一飽眼福之外,還多了茶餘飯後的話題。

那個「跑片」的年代

過去的電影是以傳統膠卷播映,每一部電影至少有5卷,每卷大約可播廿分鐘,就得換下一卷,放映師通常會同時操作兩台機器,一台播放,另一台隨時待機,因拷貝不易,與片商同時簽約的電影院有時只好共用影片,此時便衍生了「跑片」的工作。

黃再源的另一半王菊珠早年就是電影院的剪票員,一度做過跑片,這家電影院剛放完的膠卷,跑片員就必須騎機車立刻送到鄰近的另一家電影院,為了讓跑片更順利,通常兩家電影院的放映時間會錯開廿分鐘左右,平均一部電影有5卷片,等於一場電影來回就得跑10趟,她記得一天跑片的工資就有800元,雖然跑來跑去,但報酬高倒也做來開心。

只是偶而也有拿錯片子或者中途出車禍的時候,導致電影被迫中斷,這要是發生在現在,大概在網路上要被罵翻,但黃再源說,那個時代的觀眾特別能包容,只有少數不耐久候的人會吹哨子,但多數觀眾都會耐心等候,而且在片子重新回到螢幕前的時候,全場還會抱以熱烈掌聲,對放映師及跑片員來說,都是莫大的鼓舞。

他和另一半就是在電影院工作的時候譜出了戀曲,最後結成連理,黃再源說,戲院工作多半得守在戲院裡,因此「內銷」多,不少都是戲院夫妻檔,但因為當年院線片得送審,有些資料得送往警局,因此「後來警察攻進來了」,也有在戲院工作的女性嫁給警察,成為戲院故事的外一章。

他們說,那個年代談戀愛的人最愛看瓊瑤電影,有一年「燃燒吧!火鳥」在富山戲院上映,對上了在國賓戲院的「卻上心頭」,又是「瓊瑤」打「瓊瑤」的場面,當時黃再源是國賓戲院的放映師,「卻上心頭」再度敗陣,電影院的廝殺很激烈,但在數十年之後,卻成為一樁有趣的回憶。

從電影院到廟口

在放映師的記憶裡,傳統電影院的放映室大約會有技師長、副技師、學徒等配置,放映室外還有售票員、剪票員、帶位及寄車員等工作人員,在電影昌盛的時候,從事電影相關工作的人員相當多,屏東縣甚至還有電影工會,那真的是一個電影院的黃金年代。

在電影院的日常中,通常上午10點就會有第一場電影,最後一場電影則是晚上10點,平均一部電影大約兩周就會下檔,放映師的工作雖然一部電影要看過無數次,但還是有和觀眾同喜同悲的時刻。

他記得當年國片「搭錯車」上映時,他是一邊放映一邊掉淚,那時的戲院場場爆滿,觀眾多到得站著看完,但即使是站著看,照樣是個個紅著眼眶走出戲院,無論是做戲的、或是看戲的,人人對電影都是執著的。

只是這樣的電影院黃金年代,後來被盜版、網路打趴,在數位取代了傳統膠卷後,傳統放映師也就逐漸走入歷史,黃再源在民國96年從光華戲院退休後,從此離開了電影院,但並沒有離開電影,他和老婆開始轉進廟口,這回他改以投影機重新在街頭找回老電影的餘溫。

他說大約在民國80年以後,他們慢慢開始接洽戶外放映的工作,陸續蒐集了許多老電影,有些黑白電影中,還能讓矮仔財、康丁、脫線等黑白電影時代即活躍的藝人,再度出現在鏡頭前。

他知道電影就是浪漫情懷的開關,在街頭或是廟口放映時,這些老片最能勾起老人家的無限回憶,也有小朋友早早就跑來問他「今天要放什麼片」?這也讓他再度重回放映師的崗位,在街頭繼續與觀眾同悲同喜。

65歲了,講起電影,照樣生龍活虎,提起經典電影「新天堂樂園」,黃再源帶著發亮的眼神說:「那就是在演我們啦!」猶記電影裡有段經典台詞說「每天待在這裡,會把這裡當成全世界」,但很多人的確是透過電影,才看到了世界。

再回頭看看曾經出入電影院的你我,可能都曾經因為放映師播放的某一部電影,而與某人依偎,或被瞬間感動,這些不就是記憶中的「新天堂樂園」嗎?

那個遍地開花的電影院年代

根據「屏東采風錄」的記載,屏東的戲院史可以追溯到日據時代,其中位於市中心的「末廣館」還是榻榻米型式,觀眾入場必須脫鞋,過去專演日本電影,一直到光復後,即由光華戲院承接,後來演變為現今的中影屏東影城。

除此之外,興建於1929年的屏東戲院則是市區第一家本土電影院,後來拆除,成為現今的子琪飯店。還有仙宮戲院原本是戲劇院,1954年改建為電影院,經老板大手筆投資,還一度擠身中南部地區設備最優的電影院。

到了1970年代,屏東縣的電影院如雨後春筍,當時在屏東市區的戲院就有第一、富山、國賓、屏東、光華、國光(後來更名國寶)、樂宮、仙宮、萬春、南都、國際、大東、中興、民和等14家戲院。

在潮州鎮上則有萬寶、潮州、東海、新山、南國、真善美、南峰等7家,東港、里港及高樹各有一家,萬丹則有綿豐、新瑞峰兩家,林邊美和、枋寮有國泰、建興、恆春則有恆春、萬華兩家,內埔最多曾有內埔、清河、文華及自來大戲院(龍泉戲院)。

戲院或有更迭,每個人記憶起點不太一樣,各地的電影院或許不只這些,但可以想見那是個戲院遍地開花的年代,每個人的心底都有一個與電影相關的故事。

(全文曾見於2020年AMAZING PINGTUNG 8月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晚安,吾愛
上一則: 延後三分鐘罵人 天蠍座必讀
下一則: 被標記的孤獨人
迴響(2) :
2樓. 小彩的美加台生活
2023/01/17 12:11
很懷念那段看電影的時光.也許這是當年最奢侈的休閒活動.也是唯一感覺可以暫時忘掉身邊俗事的機會
1樓. sigmachen
2022/08/24 08:49

上進天堂

槍絕我沒事槍決你有事標把持刀英雄改造台灣中國軍勤護島台灣沒事日美有逝


槍絕我沒事槍決你有事標把持刀英雄改造台灣中國軍勤護島台灣沒事日美有逝


槍絕我沒事槍決你有事標把持刀英雄改造台灣中國軍勤護島台灣沒事日美有逝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