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麥特戴蒙會怎麼做?
2024/02/12 20:44
瀏覽380
迴響1
推薦9
引用0

我的新書《白馬騙徒》出版後,有很多尚未購書的朋友好奇「麥特戴蒙會怎麼做」這篇後記葫蘆裡賣什麼藥,在此公開內文,是一篇創作心得,而不是以麥特戴蒙人設來驗算劇情的故弄玄虛文……大家讀完若喜歡,再請多多購書支持,《白馬騙徒》絕對是一本不讓你失望的絕佳推理長篇

 

後記/麥特戴蒙會怎麼做?

 

      猶記一張臉,為我寫作生涯定了錨。十歲那年,受《亂世佳人》絕代風華的費雯麗所深深震撼,日後創作小說,我總習慣將女主角帶入一張費雯麗的臉,「這樣比較好抓畫面。」理由倒很實際。

     直到有天遇見葛夢芳,她清清楚楚告訴我:「我想撕下這張面具。」

     那是2018年八月一個燠熱午後,一封mail通知我《白馬騙徒》故事大綱與試寫稿從第一屆啟明出版計畫海內外614件參賽作品脫穎而出,勇闖前三名。當下我顫抖莫名,那代表若想拿下首獎,我得在年底將整本小說趕出來。

        我不諱言,《白馬騙徒》初稿是為了拚獎金而在短短五個月內飆速寫就,也因此它內建了一望即知的速率。(事實證明,追著它跑一點都不容易)

     不輕不重的八萬字初稿,儼如一部迷宮大全。

     怎麼說呢?

     獲得首獎我只高興了一天。隔早,我驚覺自己彷彿《絕地救援》麥特戴蒙躺臥廣袤火星地表,孤伶伶地醒來,放眼一片荒蕪,氧氣所剩無幾。

      我的組員跑哪去了?

      很不幸,只有作品能告訴我答案。

      當時我意識到《白馬騙徒》故事雖具有厲害基模,影像感也強烈,可惜玩法不夠盡興,鋪陳亦須加強。生平第一次挑戰推理小說的我,勢必得潛入不知名的深處,解鎖複雜的遊戲規則與人物網脈,方能寫出我自己都讀到欲罷不能的成品。

      麥特戴蒙會怎麼做?

      現在想起來,與這文本的對峙、對決,已然定調為數年來的日常,《白馬騙徒》一點一滴捏塑著我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推理新手,好奇心已然覆蓋好勝心,也當然,「哈囉,保溫冰,推理跟你想的很不一樣。」身為專職寫作者,三、五篇稿子同步進行是家常便飯。當我無可避免地以寫影評的濾眼,去嚴苛檢視自己的小說,可說充份實踐了火氣大嘴破不經意舔及的痛爽合一。幹,無法不對自己吹毛求疵簡直是自虐爽事。

      有時一早打開筆電,無端扼腕解謎最佳時機偷偷來過,下午又發神經焦慮著我與筆下人物作息不同步該怎麼辦;換個角度想,創作者能遇上一個令自己發狂又甘之如飴的文本,夫復何求啊。    

      更何況,我有幸學著麥特戴蒙仰天高喊:「組員們,你們在哪裡!」

      是的,組員。我確切看到我的主角:葛夢芳、安東尼、程爾等人,以太空站組員的姿態隔空存在著。比起一睹作品最終全貌,我更企求得救的一瞬間。身為筆記控的我,以造物者之姿,將他們的步履從電子檔遷移到各種白紙、方格紙,抓起各種色筆,拉出唯有我懂的混亂線條,引領他們走出一條新路。是任務,是寫作的偏執,更不用說幾個後來被拔掉的要角所立下的開路功勞,有賴一個輝煌的抵達以證明他們來過。沿途練就的內功,我欣然收進抽屜。當然,我亦欣見一旦寫出了速率,就算擱筆暫歇,人物照樣《玩具總動員》似的暗地開趴──人設對了,即便書寫繞了遠路,都不難豐收賦歸。

     這應驗我一貫的理念,寫作沒有冤枉路這檔事,不斷思索、推翻、修正,作品越來越好,手感越來越強。

     深信有朝一日,我將走入推理世界的神聖殿堂,打開盒子,拿出一件袍子披上……有了上述畫面的壯膽,我試著跟那個難纏的葛夢芳一同坐下來,心平氣和地斡旋、談判,交換彼此弱點;當她識破我的孤單的同一時刻,我也不再孤單了。

     接下來,麥特戴蒙會怎麼做?

     2021年十月,我坐在光復南路打卡咖啡館,著手第四稿(也是最後一稿)的翻修。茫視筆電一小時,正當準備敲下第一顆鍵,朋友傳LINE給我一段YouTube影片,是Adele新歌”Easy On Me” 

     Go easy on me, baby

     I was still a child

     Didnt get the chance to

     Feel the world around me

     I had no time to choose

     What I chose to do

     So go easy…… 

     聽到這兒我掩面痛哭。在我好不容易費盡心力摸清葛夢芳性格弱點後,她反過來透過Adele歌聲請我手下留情。

     打字聲速速淹沒她的哀求……

     麥特戴蒙享受那掙扎的美好嗎?

     角色學會掙扎,意味一種進化。倘若我不是推理新手,或許我不會掙扎出浮誇的求生慾,我筆下角色也不會掙扎出這些清楚的性格。

     每個篇章的漫長演進,每張文稿上吃力辨識的塗塗改改,與麥特戴蒙為擺脫火星所做的一切努力,本無不同。

  閉上眼睛,我看到麥特戴蒙冒命刺破太空衣,強大氣流將他噴出太空艙,傾盡一切,只圖一個抓住救命之索的微渺機率……

     太空中他的雙臂沉緩地掙扎揮抓,也像與某個看不見的誰神秘歡慶著。當結局到來,兩者再無分際。

     一如麥特戴蒙與重聚的組員們一一相擁──抱完、抱夠,我放心地鬆開了夢芳、程爾、安東尼,放他們跟大家見面。  

     周旋那麼多年,相擁只有一瞬。隨著這一頁被讀完,將有一次次更深沉的重逢,聚集越來越多的你們,陪我回望這一切的起點。    

  至於前面提到的盒子,慶幸它夠遠。不再一個人,慢慢靠近更美。

 

 

購書連結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79824?sloc=main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美國番媽
2024/02/12 22:19
感謝分享!新年快樂,平安幸福❤️❤️❤️


Love and hugs from Washington DC!.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