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看《墜惡真相》孤立現場
2024/02/03 23:47
瀏覽347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本文節錄自2月號新視聽雜誌

    去年坎城金棕櫚榮銜,由法國導演潔絲汀楚特風光掄下,《墜惡真相》亦可望將這股氣勢延續到奧斯卡――雖未能代表法國角逐最佳國際影片項目,本片在最佳影片、原著劇本等主要獎項,仍大有競爭力。

    作為一部堆疊大量人證、物證,層層剝解死亡真相的法庭電影,《墜惡真相》人物設定刻意鑿下楚河漢界,用力至深,德國女星桑德拉惠勒飾演的德國學者桑德拉,因婚嫁法國丈夫塞謬爾,英語想當然是兩人的溝通橋樑。但同為作家,桑德拉與亡夫之間的瑜亮情結,在一場死亡墜樓過後,演變為夫妻情感裂隙攤展在太陽下的局面,面對司法的聲聲叩問,她不時必須從法語切回較駕輕就熟的非母語――英語,一切一換的疲於往返,桑德拉惠勒的心力交瘁演出,也定調為《墜惡真相》的節奏語感。

    有一說,英文片名《Anatomy of a Fall》致敬1959年的《桃色血案》(Anatomy of a Murder)――觀賞前,《墜惡真相》預告片帶給我的感受,倒近似奧遜威爾斯的《審判》,本以為電影將以超現實情節,建構一個抽象的審問圍牢,這個預期,相當程度謀合了《墜惡真相》的核心精神。

    這麼說吧,電影作為一個無國界的文化載體,語言與隨之而來的字幕,既是它的隔膜,未嘗不是一種美學利器!從早年伍迪艾倫於《安妮霍爾》運用了相反的字幕,表達出男女主角的口是心非開始,這一道有賴轉譯、吸收、消化的文明結界,更多時候言宣了一堵牆之所以為牆的多元與璀璨。

    於是我們看到《墜惡真相》裡,三國語言設下重重柵欄,女主角桑德拉越是意識到語言枷鎖,越發現自己無力掙破它。婚姻真相一次次的驗算,都是鮮血淋漓的手術現場,也因此,挖掘真相的推論進程,不啻為一種對焦,《墜惡真相》故事情節乍似先有一團模糊血肉,再慢慢勾畫出真相輪廓,偏偏美學手法反其道而行,它先以形式建構出輪廓,再告訴你夫妻的暗傷分布於哪些位置――導演潔絲汀楚特既以「人設」塑定了鮮明的「形式」,也試圖以激烈、寫實的衝突,去稀釋冷冽的框架。

    於是你我看到,皓皓白雪猶如一張供以模擬真相的白紙,簡單的房舍,反覆演練墜樓一瞬,一次次麻痺了生死的結界。一長串疲勞轟炸,禁錮於語言牢籠。盲眼兒子丹尼爾陪同吃力摸索,也被迫面對父母決裂的真相,既是桑德拉的明燈,也是負荷。心神壓迫的腹背夾殺,一切的鋪排,在丹尼爾登上證人席這個孤立現場,達到一個高峰。有趣的是,這場還原戲,以兒子的聲軌,配上父親唇形,重建了一個父子訣別現場,也運用了罕見的形式,去救贖了這場雙親都有錯,但難以苛責任一方的創痛。高竿的美學手法,扎扎實實確立了本片的藝術價值。

    數年前憑《顛父人生》聲名大噪的桑德拉惠勒更不用說了,她時而跑百米、時而馬拉松的雙重焦慮,精湛體現當代女性登上勝利組卻愈形孤冷的處境,居功甚偉。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