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華語強片奔馳《智齒》、《野馬分鬃》
2023/06/05 03:15
瀏覽1,727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本文發表於2022年11月號新視聽雜誌

    本屆金馬獎入圍名單豪華登場,智齒》、《一家子兒咕咕叫》、《咒》三部片來勢洶洶,分獲十項以上提名。其中,香港導演鄭保瑞打磨多年的智齒》,不畏中國壓力,排除萬難前來叩關金馬獎,金馬也很給面子的給了十四項提名,打平最高紀錄。

    智齒籌備五年,2017年便開拍,攝期達三個月。卻因遇上疫情,加上求好心切,2021年才在柏林影展首映,輾轉去年奪下四項香港金像獎,今年終於登上金馬殿堂;眾知警匪類型香港向來拿手,在反中情結的氛圍下,如何交出扣合時代脈動的成績單,鄭保瑞選擇以黑白色調,來凝視這幅血跡斑斑的末世圖騰。

    電影從一樁專砍女人玉手的連環凶殺案展開,初出茅廬的警探任凱,遇上剛復職的暴怒老鳥斬哥。兩人共赴毒窟要區查案,竟遇上昔日開車誤殺斬哥妻女的女混混王桃。

    不畏斬哥暴走,良心未泯的王桃仍主動提供毒販線索,卻也陷自己於險境,即將成為下一個「失手」的女人。。

    片名所指,其實是李淳飾演的任凱嘴裡那顆不定時發疼的磨人智齒,作為一個劇力的核心。智齒間歇性的疼痛,遙相呼應斬哥坐困創傷的絕望,夢魘的不請自來,令他苦不堪言。對心如死水的斬哥來說,這一場緝凶追逐注定是有去無回的救贖之旅。他只能用殘剩的半條命,去奔赴、拼組一個殺戮的真相。

    作為一部高度倚重技術面的動作片,顯而易見,本片美術陳設的層面最為無可挑剔。宛如銀翼殺手的烏托邦印象,交疊出傾斜、狂亂的城市異相。編導戮力經營了邊緣人賴以生存的末日廢墟,繁密交錯的攝剪,凌厲、高熱的節奏,令技術環節自始至終保持著目不暇給的娛樂性。尤以一場斜坡擒匪追逐戰,老戲骨林家棟搏命演出,最令人拍案擊節。

    可惜,劇情對毒販的生態,挖掘與探討仍顯浮泛,多由幾場繁複的追逐打鬥戲,穿插拼組起來——追逐動線的邏輯、力道,實難追趕它華麗的布景。

    拿老少警匪的雙線脈絡來說,斬哥、任凱雙角速率、戲份調配並不均等。血濺貧民窟的動作場景,偶爾會有「當任凱有難,斬哥跑哪去」的困惑。

    又如一場刀拳齊飛的多男一女打鬥戲,王桃一個女子憑不可思議的拳腳好運,力克多位兇漢,未免難以自圓其說。而後段,任凱為了找一把遺失的槍,滾爬廢墟陋巷,搞得像大海撈針,內心戲突兀,影像感浮誇,只為埋下一個手槍被殺人犯撿走的伏筆。

    智齒場景固然華麗,想要透過黑白、深焦的質感,納入宿命、輪迴的玄學論述,劇本層面的梳理,仍稍顯薄弱,不免有情節追著畫面團團轉的混亂感。類似的宿命論,其實遠不如杜琪峰十年前《毒戰》,對毒脈的鋪陳、人性的挖掘得來深刻。

    作為一部推理動作片,又是香港影界最拿手的警匪戲碼,很可惜神髓只做到表皮。任凱與斬哥對手戲在破碎節奏下,被削弱得記憶點稀薄,未能推激出一股肝膽相照的力道,殊為可惜。即便末世景象確實經營有成,對香港政經的隱喻,則稍嫌隔靴搔癢,充其量是一幅用追逐動線鑄就的精緻城市導覽圖。

    片尾那象徵智齒被拔除的連續槍響,還是把救贖隱喻玩得嫌用力了點,整體來說,只能說是一部技術上乘、敘事中等的警匪電影。

    演員方面,老戲骨林家棟精湛得毫無意外,李淳一副黑框眼鏡,也堪稱形神皆備最讓人驚豔的是飾演王桃的女主角劉雅瑟,嚴格來講,王桃這角色多數戲份都在被男人踐踏。文戲不多的特性,讓角色整體淒厲、焦慮的線條,相當一致,也因為這樣,一種走鋼索的張力,給她硬是撐開來了,居功甚偉。

    再看看另一部《野馬分鬃》。本片為中國導演魏書鈞三度闖入坎城的力作,純中國出品的它,不若《智齒》敢違逆國家命令勇闖金馬,只好成遺珠,騎不了金馬,起碼樂做脫韁野馬。


    敘寫迷惘青春的電影何其多,二十出頭或許不是什麼非得出人頭地的年紀,但就中國大陸擠破頭的競爭力,年輕人對不進則退的集體焦慮,或許是我們難以想像。

    野馬分鬃》找到一個很別緻的視角,圍出一個車體專屬的世界觀,將一輛被主人翁賦予衝鋒陷陣、奔赴夢想的吉普車,描繪得活靈活現。以物寓情,且毫不落俗套。

    電影描述電影系學生左坤,夥同他的跟班童童,賴著導演阿明,在劇組裡收音打雜混飯吃。外型不差的左坤,偶然在百貨商場搭上Show girl阿芝,兩人正式交往,短短幾個月,隨著劇組、女方家庭、種種際遇的變化。左坤意識到,這輛乘載夢想的吉普車,究竟將帶著他高飛翱翔,抑或將他困在一座樊籠裡呢?

    許多公路電影訴諸能將主人翁的心靈風景延展得多遠,野馬分鬃》則示範一部公路電影原地打轉的能耐,左坤、童童看似繞了又久又遠,卻始終坐困原地,動彈不得。

    片中大量劇組生態,想當然反映了現下有志從事電影工作的青年,鞠躬屈膝,低下頭適應潛規則,徒留負能量的酸楚。偏偏魏書鈞又大有能耐將這些青春碎片,透過美學機關,有效縫合起來,通體幽默、諷諭,反映當代,又不流於自怨自艾。

    即便拍得堪稱清淡,然而本片最一目瞭然的亮點仍屬構圖,它並非王家衛、魏斯安德森那種將人物走位玩到極致的路數,而是循著故事內裡欲渲染、欲解放的那匹精神層面的馬,機關算盡地內建出融合日常與魔幻的酸楚況味。

    從無所不在的圍欄,乃至將「找代駕、找報廢」,這些你我日常生活中都會遇到的養車煩事,納入擋風玻璃、車燈、車窗框、後車廂諸多車內、車外視角,完成一幅內建的「馬的凝視」。簡言之,一匹有夢的馬,受困車體內,默默同情著左坤的遭遇,筆觸清淡而圓熟,釋發一股可親的無奈。

    主人翁左坤在劇組負責收音,想當然,聲音在敘事的統合、收束上,亦扮演重要功能。

    我們看著男主角可以在課堂上吐槽張老師的實務資歷,事實證明他亦大有能耐在課堂上撕碎張老師的課本,以創造出野馬奔騰草原的逼真音效,扎扎實實給了老師一記耳光。無奈這記耳光,終究還是飛了一大圈,落到他自己臉上。

    這樣一個體內不失才情的叛逆靈魂,因恃才傲物,註定撞得鼻青臉腫,悲劇性格反源自他不馴的才氣。

    此外,在其中一夜戲,救援大隊以siri計算拖吊費用,構圖裡人物各有心事的在siri平板的聲調裡走動,在看似俗常的片刻中,鑄就一幅出奇反諷的張力平衡。

    女性角色在片中的功能,亦耐人尋味。劇情透過兩個面貌神似,卻一個特寫都沒有的年輕女人,切分了左坤的迷茫旅程,一語道破前方路怎麼拐都相彷的無奈。

    尤其後段那位乘坐吉普車被半逼前往內蒙古的小模,一路心事重重,最後卻在車燈的「打光」下,突然摟住左坤給了深深一吻。突兀的幸福感,冷不防讓左坤的旅程突然有了意義。

    也因為如此,那一場內蒙古長達將近十分鐘的場面調度,交融了夢想、現實、荒唐、入境隨俗等種種乍看相悖的元素,以一種無剪接、無斷裂的現實,去逼現左坤夢想的真貌,堪稱神奇地總結了一種旅程的終點。

    電影雖然採取了很多定位攝影,卻能穿插簡潔扼要的對話,去突顯人物在畫面的座標,從而貫徹了吉普車這一主體,投映出靈魂中渴望蛻變的那一匹馬。架構看似瑣碎,卻彈無虛發。

    飾演左坤的周游,形神兼備地體現了這個話不多的主人翁,格外讓人想起台灣新電影時期,諸如《風櫃來的人》《戀戀風塵》那些迷惘青年。飾演跟班童童的佟林楷則是一朵搶戲的綠葉,在一場吃橘子的戲,渾身汁水淋漓的傻氣,效果不俗。

    王小木飾演的導演阿明一角,肚子沒墨水,只出一張嘴,尤其令人發噱,比方副導演為了趕在牛隻的退麻藥之前,擅自決定替阿明將戲拍完。末了這場戲卻被阿明喻為直追洪尚秀的點睛之筆。一語道破了一部電影功勞誰屬的荒唐。無心插柳,抑或有眼無珠?令人莞爾。

    野馬分鬃一詞,本為武術拳掌的基礎動作,魏書鈞有效引申為青春靈魂的迷途,他以輕盈俐落、意象精確的美學手法,豐富了一部獨立小品的內涵,也坐實身為新一代華語影壇美學舵手的鋒芒。

    智齒》與《野馬分鬃》都是近期華語影壇備受矚目之作,來到報或不報金馬獎這個糾結的節骨眼,各自做了選擇,也宛如野馬拔腿奔馳,迎風、分鬃,奔赴各自的歸屬。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