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活著,正逢世紀之交
2016/02/12 10:28
瀏覽1,671
迴響4
推薦190
引用0

 

我活着,正逢世纪之交


我活着,正逢世纪之交
人們感受來自一片巨大樹葉的風吹
那樹葉,曾有上帝,你和我在上書寫
那樹葉,在陌生掌心高高地旋轉。

人們感受光輝,來自新的一頁
這之上還能發生總總。

沉靜的力量審視彼此距離
也相互暗自打量。

作者:里爾克
詩集:修士生活
翻譯:tini kuan, 20151007, Taipei. All Rights Reserved.


Ich lebe grad, da das Jahrhundert geht.
Man fühlt den Wind von einem großen Blatt,
das Gott und du und ich beschrieben hat
und das sich hoch in fremden Händen dreht.

Man fühlt den Glanz von einer neuen Seite,
auf der noch Alles werden kann.

Die stillen Kräfte prüfen ihre Breite
und sehn einander dunkel an.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自訂分類:翻譯詩
上一則: 孤獨人
下一則: 枯萎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 :
4樓. 多硯坊 (休)
2016/02/27 13:56

世紀之交
猶記得 1999 的最後一夜
台北在風雨中跨過新世紀
大概也是跨年的啟始

新春愉快 

3樓. ti (人回來了 )
2016/02/25 19:28

回應jenny258:

謝謝您賞文。有關和外勞互動真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我想您挑選之外勞是被原雇主轉出者,這些都有很大問題。當事人和仲介都隱瞞了事實。

新外勞會不會做事還是要自己教,這要花上半年時間,才能進入情況。

不能期望他有真心,該做工作做好就不錯。一定要隨時盯,否則就會出事。我看您所述也十分難過,生病老人如此受難。這也是一種經驗,別讓這種事情再次發生。

2樓. jenny258
2016/02/23 07:21

    你好,你的文章讓我從凌晨2點多看到現在,在這看你認真的過著生活,(便忍不住加入了會員,想要

回應些什麼 ) ,再看到你使用外勞的經驗~~~讓我不免感傷起來。

    我當初替老爸挑選的印尼籍外勞,她是在台已經五年經驗的,照顧過氣切的老奶奶,很聰明

會做事也會做人中文好的不得了,是我自己到仲介公司由她們推薦挑選的,她因老奶奶過世,又不願待在

原雇主這,聽她說是老爺爺80幾歲了,還有一大片的田,要種菜,很累不想做,也還會報起以前雇主的

料呢!但這是我最痛苦的一次雇用經驗,也是最後一個,只有短短不到3個月,(剛來前10天爸爸就住院4

天),講起來真正照顧我爸也只有40天,老爸就進了加護病房,撐了不到兩個星期就往生了,我真不明白

我幾乎天天陪伴照顧的老爸怎麼了,天知道我是多麼的怪罪自己,直到老爸出殯後,大陸的親人來訪,我

整理了照片及從未查看的監視器畫面,才赫然發現這外勞在來我家幾天後,就開始對我爸動粗,老爸中風

吞嚥困難,用了鼻胃管也有快四年的時間,已經無法言語,不過他能聽,也會用眼神或點頭搖頭表達,若

有二人協助他還勉強可以走個幾步路。

   但都因為她在我們面前總是和善的照料著老爸,對老媽也會叮嚀著吃藥,提醒出門復健要帶鑰匙....等!

從未料這種事情會發生在我們身上,直到進入加護病房的前一天,老爸喘到不行又發燒,這外勞都還動手

打他,這畫面讓我悲痛萬分,全身發抖冒汗,好久之後我才能平靜下來,後續我每天努力熬夜的再查閱其

他的錄影帶內容,真是不知這外勞為什麼要這樣,情緒一上來就動手或捏或拍打,不僅如此,當老爸咳喘

到要休克似的,但她只管滑手機或戴著耳機聽音樂(她有2支手機,可以上網),有時甚至離開房間不理

會,經常時候我覺得她的照顧其實只把爸爸當成家具或沙發墊一般,隨便亂抹亂甩,也不管老爸痛苦的呻

吟著承受她那粗暴的動作,但我從她來我家時,我就把所有照顧的重點技巧以及要注意的事情全寫好成文

字,也當場一再的指導,現場做給她看,直到她都學會了解,每天回娘家跟著一起工作晚上才回家,但實

際是只要我和媽媽不在老爸房間,只是廚房做飯,或是上個廁所而已,她都可以欺負爸爸。尿片常沒包

好,上衣常常被尿弄濕,她就墊張紙巾,隔開看護墊,等我來家裡時,她也聰明又都給你換好,20分鐘

的牛奶不到4分鐘就全餵完,但在我面前又是有愛心的慢慢的餵,告訴我爺爺今天如何又如何,絕大部份

拍背時間都會偷斤減兩的少拍,有時甚至先觀察家人在不在,若媽媽不在家去買東西之類的時候,她就根

本不拍了,有時晚上也不翻身或換尿片。

        曾經有一天老爸在我經過房門時,哼了一下,我進去問他什麼事,他只是張著眼看著我,慢慢努力

的伸出他已經有些彎曲攣縮的手,拉著我用力的握住,當時的我沒有多想,事後我心裡冒出的想法是,他

在告別嗎?他在求助嗎? 說到這我的雙眼又已朦朧起來,而愚蠢的我都沒察覺她的真面目,原本甚至想要

以媽媽的病症,請醫生開診斷証明留下這個外勞照顧媽媽;這下才明白爸爸的離開,是多麼的不堪。

         所以,在此借你的版面也奉勸若需要外勞照料的家庭,千萬要小心自己雇用的外勞,要有心裡準備

接受一段磨合期,初期每天陪著工作, 協助她上手, (來過台灣的也一樣),但要想想每個家庭不同的

病人狀況,不要先入為主的認為她們什麼都知道都會做, 自己還是要盯緊一些 ,不是她們不願意工作,

 有可能是不會做, 卻又裝懂 ,當然也有那種明知正確的照顧方式, 因為想要省事而隨便處理病人的狀

況 , 最怕的是在你面前一個樣,在你背後又是一個樣, 身為雇主的你,一定要小心多注意,不要像我們

家即使安裝了監視器卻又相信人性本善的假面目,現在才來懊悔不已 。

1樓. tzi
2016/02/14 02:22

敬祝 新的一年

健康 喜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