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歲月的痕跡
2010/11/06 06:59
瀏覽1,080
迴響0
推薦55
引用0
又屆臨了一個新的月份,時光依然行走於日升月落間,悄然無息,彷彿不讓我感受得緊,過了冬季之後,很快又將要大地回春了。雖然外面正下著霏霏細雨,微微透著冷清,此刻,有一種寧靜的感覺,薄涼的空氣,讓人擁有清醒的思緒,更能深刻體會,過往的生活點滴,如車過行道樹,被拋置得老遠,而歲月如梭,依然向前,企盼的幸福或許已曾走過,但總拙於感受、疏於保有,當真實走過的每個片段人生,再回頭時,那些個衝擊時刻,所湧現的澎湃,於當下只是天地之逆旅,萬物間一瞬,當時光一日日消逝,也將無形中接受了淡忘,也彷彿都成了明日黃花的文字段落,在天秤的兩端左右懸盪時,一種行雲的速度,急急穿過了光陰的步履,有時,會不自主地想去找尋往日的蹤跡,那或許也是另一種精神的沉迷。

日子在指縫間敲出歲月的行蹤,將浮生的喜怒哀樂,盡付之文字的表裡,人,每每於濃烈與平淡的色彩中,猶豫著取捨,以是生命的畫頁,就有了留白或絢爛的可能,然,生命中能有多少的孤獨毅力,堅忍著無息與無聲?當人與人之間的親疏遠近,透過因緣起滅的重新解構時,所帶來的一種新的生之體驗,就像花有時節,月有朔望的美,只是切莫忘了期待,在冬寒春臨時綻放燦爛的容顏。在每一書寫的當下,眼前雖是一片與昨日或剎那隔絕的空白,但仍是感受存在最真實的時刻,就因著這樣的真真實實,有些新意念便由此萌生,並試圖遠離一種感覺的僵化,讓文字鋪陳出當下的心路,不必然胸懷主宰,也無可寫著能夠於他人,就只是緣生聚集,緣滅還虛,這一切都要委之於時間的陶鑄和凝鍊,也或許要訴諸於距離的冷靜調解。

時間的巨輪不停地往前滑行,日子於忙碌中,逐漸消逝如羽翼升空,一回首、一夢醒,昨夜的星辰,已然回味清幽,而人間的淺望呀~卻是無盡漫漫的遍尋,窗裡,是自己的影,交疊在重現的思維裡,環繞心境不止,窗外,則是人生的走馬舞台,角色對白多面繽紛,夢在窗裡,醒在窗外,永遠有自己的走出與進入,而今尚且不知是否仍有擅長捕捉這鏡頭的靈感?至於人與人之間距離的調幅,總在每個人心中隱隱微撥著,時遠時近,遠在青山瞭望處,有一層朦朧的嫵媚與淡淡崇敬,近在眼前身邊,有一份親切的熟悉和瞭解。窗內與窗外的世界總是繽紛,它並不只是一種裝飾,而是生命攸關的必須滿足,讓自己的心,自然徹底的伏貼於生命底蘊,在無可替代,在無可視之輕淺。或許現實遇之不易,也或許人間難逢,卻可長存為心念,春晨,賞一季凜冽過後的花燦妍美;夏午,仰望大地天空的遼闊,秋暝,走一趟海濱的晚來夕照,冬夜,遣懷著內心最深切的思念。我無意陶醉,卻無端失眠,原來在日子的約定裡,仍須一些等待,沒有太多的錯過,也就沒有對生命的怠慢。

沈默像脫弓的箭,奔往無盡的涯際,一種難以言喻的陌生和遙遠,在心田之處日漸茁長,歲月的影,已然跌落世紀的漫長景深,花開山城,喚不近聲聲讚嘆,海的浪濤,蒙上了腳步沉緩,時間的影,是消逝遠去的漁帆點點,什麼時候,才要開始重溫挪出心裡空間,好好置放一個人的美麗?許多時候,我們用心規劃著快樂藍圖,卻不盡然可以如願,以是有了孤寂落寞,如果是這樣,那一定就是託付外在的事物了,因為,快樂不是要到達的境地,而是一種人生旅程的態度。書上常這麼寫,快樂可以自己尋找,可以自己感受和體悟,在凡事盡心也舒放之後,萬物靜觀皆自得,四時佳興與人同,可為什麼,人們又常受苦於求學階段的讀書壓力,工作事業的不順,情關難過的種種困擾?如果,我懂得在生命轉角的地方迎向陽光,那一定是你詩的語言有了成功的激勵。

有時候,當我們對一個人的印象,有了「浪漫成性、偏重精神、不切實際」的觀感時,總是比較趨於負面的評價,但這可能失之於武斷。人的一生,是不是都該有個影響你最深的人,才會更完滿些?生活對每一個人,同中有異,當我不是走路的時候,希望隨時閱讀著,我無意多懷想各個層面的豐富姿采,只希望能捕捉一點當下的意念,作為體現生存的波光剪影,這是我夢中的理想。當我關注生命的面貌,好把意志推到一定的高度,大部分時候,寧信自己才是命運的主宰,除了年歲與健康,富貴和名位,但仔細剖析起來,這些看似不可掌握的事項,卻又彷彿在本身觀念付諸行動的環節中,形塑而成一種因果。有時,我似乎嗅得出某些文字的味道,彷彿那字與字的連結,能產生穿透力,一逕地投射出書寫者的性靈,看得出從生命的底蘊處,獲得創造的內驅力,因為,若不失去些理智陷入迷狂,就沒有能力創造,並經過無數的努力,一次一次地接近這些價值和意義,而絕不能窮盡它。

窗外的這一場雨,依舊下得淅淅瀝瀝,雨暗疑初夜,風回便報晴,一個深廣的心靈,總是會把興趣的領域,推廣到無數事物上去。曾幾何時,我也完全有了這樣的體認,喜愛上了生活細節以外的許多知識和事物,好像每天一醒來,除了將生活過得順利流暢,仍是要汲取許多精神的蜜汁,來豐富心靈。說汲取,也許太刻意!應是一種對美好事物的想望與自然接近,而那通常是來自語言文字的意境,當然,有時也會是一種情感的投入,在美的魔力下,就這樣常常忘了自身的侷限了,而窗外的雨未有停歇的跡象,就讓這滴滴答答的聲響,順著歲月的痕跡,陪我重溫一分在暖黃燈下,自窗口飛進的記憶。

暮色逐漸深濃,夜的長巷,似慢慢寂然了起來,有一種寧靜,鋪寫在暗夜潮濕的地上,當文字伴著夜色走入鐘擺的寬幅,燈影也就鑲進了光陰的隧道中,曳著昏黃身姿了,歲月遺忘了岸邊的荒涼與冷落,在生活裡經歷著難忘,只因那是穿越心靈的深刻,是可以忘卻時,誰能緊緊記取?坐在窗下的桌旁,隱約感受到窗的簾幕微微飄動,不曾例外,我依舊於此,啜飲著一夜的寧靜與幽懷,反覆聽著水晶鋼琴夢幻情語的樂曲,那錯落有致的音符,躍動在詩人般的指間與琴鍵中,清脆悅耳,你可以想像,那是何等地優雅柔美嗎?想此時,你已卸下一日的疲倦,安然睡去,留我的問候於更深。

曾幾何時,這樣的思緒,竟漫越了長空,如果,我知道如何踩穩每一腳步,意志的信念,就會更形堅固,不致因少許失落而驚慌,而後,像湍急而曲折的小河,且笑且舞,在向前奔流的時候,讓步履唱出了歌聲。夜雖靜美,空氣中幾分寒涼似冬,於是文字就隨著細雨帶了點飄逸。在冬之將臨之際,我甘心是那青青的水草,搖動一河綠波蕩漾,或是悠悠的舟兒,晃蕩到思緒的湖心,聆聽群山環抱、萬樹蔥籠的懷想。如果,現實是無可逃避的天空,我想執守雲的宿命,在靠它近時,輕輕飄著身影,移動光陰歲月於美麗間距,如果,雨露是空間植物的成長必然,我想賦予更多的耐性去溫暖,舉眉望見它悄悄散放芬芳時的溫慰。我不敢想像,若沒有了心靈厚實與綿柔,生命是一段冷漠疏離的航程,許多落實於塵間的得失,在形塑處是困躓與束縛的開始,放開了別人也同時放開了自己,廓然,是一份神秘的和諧,在空盪的心靈時空裡,文字走著輕盈的步履,優雅也寫成了詩意,在回眸轉身之際,將歲月留下了痕跡。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心情隨筆
上一則: 只是當時尋常
下一則: 窗外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