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黑電影】月。
2024/01/08 10:55
瀏覽1,170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這才是現實。


  踏進身心障礙福利服務領域二十多年,看過的心智障礙者與家庭狀況也不算少,我想,我應該蠻有資格來說說這部電影與身心障礙福利服務機構。


  始終記得到職機構的那一天,一位服務對象初見到我,很快地朝我跑來,以相當大的力氣抓住我的手臂不放,我第一次這樣與成人心智障礙者互動,當然也是第一次與服務對象有直接接觸,看著那位心智障礙者邊流口水、邊含糊不清地發出意義不明的叫聲,當下內心只有震驚與恐懼,我以為他要攻擊我,不料機構主管跟我說,那是他表達歡迎的方式。

  最後是在其他同仁安撫並拉開那位心智障礙者,我才從他那偌大蠻力中脫困,當下的震撼恐怕比很多初次踏進身心障礙福利服務機構的人還清晰。


  在機構工作二十幾年下來,這個領域的工作環境與法令政策已有了大幅度的進步與修正,可仍能發現以智能障礙類別為收容主要群體的身心障礙機構及其工作人員常常面對與面臨眾多外界想像不到的困境與負能量,那不是今天作業完成了明天後就一帆風順的工作型態,而是不管機構或工作人員本身正處於怎樣的悲歡離合,日復一日的服務對象狀況依然每天不斷上演,彷彿是個困局,難以解套。

  身心障礙福利服務機構的成立宗旨多是希望能協助障礙者家庭逐步拿回一個家庭應有的功能,最終目的是希望待在機構的心智障礙者能有回歸原生家庭的一天,初衷都是正向良善的,可在機構工作愈久,就會發現那樣的期盼多麼遙不可及,或說不切實際。

  從原生家庭跨到機構全日照顧的成人心智障礙者,能再回到原本家裡的是少數。應該說,極少數。

  於是,待在機構的服務對象情緒會不斷累積,無法做自己想做的事的糾結會很容易吞噬他們的心靈,難免會鬧脾氣,久了難免也會有情緒狀況,更嚴重的,會從情緒障礙轉向精神方面的問題,而在機構工作的人得要每天面對這些循環,沒有結束與停止的一天。


  有人說,心智障礙者是天使,是上帝或老天爺派來身邊學習人生課題的使者,真的有很多家屬願意以如此積極心態去面對身心障礙家人,那是很美好的事情,但在機構裡看到的,很多時候會讓你懷疑人生,覺得怎麼會有那樣的人?居然有這種情況?原來社會大眾沒看到的另一面是那幅景象?

  有人的地方就有黑暗面,一般公司行號有、社會福利機構也有,別因此給機構污名化,因為不是每個單位都有那麼多不可告人之事,而那些所謂的不可告人,有蠻大一部分是處在局裡的人每天必須面對的日常,只是社會大眾不理解或不願理解而已。


  在身心障礙機構工作的人每天都要面對服務對象的種種突發情緒與行為,負能量與低氣壓也如影隨形,耐心是這份工作的首要,專業與愛心都是其次;若只有專業,遲早會有一天負面情緒會吞噬自己;若只有愛心,你會先被自己無法應對眼前狀況的挫折鬥垮,在愛心與專業之前,培養與服務對象周旋的耐心是必須先認知與面對的課題。

  這些年來,社會新聞也出現過幾件機構工作人員失控或故意傷害服務對象或致死的狀況,身在這個圈子裡,每每看到那樣的新聞都不免感嘆,有的是太過認真、有的是警戒心太低、有的把工作當胡鬧,有死傷者新聞出現時,同領域的工作人員所面對的社會壓力就更大一些。

  但要像「月」(月)裡的的犯人阿聖之所作所為,是有病。


  我不否認在這份工作裡的心理壓力確實可能讓人產生為什麼心智障礙者還要存在世界上的疑惑,可那只是整體氣場落至低谷時可能產生的一時情緒,絕大多數投入這個領域工作的辛苦人們都抱持著希望能讓服務對象過得更好為出發點來上班,即使有時覺得某服務對象鬧得教人難以忍受,最後還是會把氣一吞、牙一咬、繼續做服務。

  電影裡阿聖的殘殺行為是建築在其偏差心理之上,而處理阿聖狀況的相關單位對他所發出的殺戮意圖也過於鬆懈,最終導致無法挽回的悲劇,尤其「月」乃改編自日本真實社會案件「相模原障害者施設殺傷事件」,更讓人心驚。

  二零一六年神奈川縣相模原市發生一起前員工入侵機構殘殺服務對象的殺人事件,犯人植松聖在事發前約半年對國會議員寄出準備殺害機構照顧的心智障礙者預告信,隨即遭逮強制就醫,卻在半個月之後因症狀緩和出院,七月二十六日凌晨植松聖潛入前任職機構「津久井山百合園」(津久井やまゆり園)對住在裡面的心智障礙者犯案,最終導致十九人死亡、二十六人輕重傷的慘劇。


  「月」以這個案件為背景,改編自辺見庸的同名小說,描述作家堂島洋子與夫婿昌平在愛子因先天性疾病過往之後所面對的凝重與生活細節,電影裡登場的人們我沒法去苛責什麼,經歷喪子之痛的堂島夫妻在逐漸拾回原本生活的過程裡療傷和前進,機構員工陽子面對沉重無奈的工作內容和家庭裂解危機的壓力難以喘息,阿聖從對服務對象體貼到最後痛下殺手的轉變,每個角色的轉變都有脈絡與鋪陳,也有令人動容之處,只是在我看上去就覺得都有點用力。

  不是刻意,是用力。


  或許是自己在這個領域工作,明白電影角色所要面臨的階段心態與成長之路,對照現實裡所碰過或聽聞過的狀況,在身心障礙福利服務機構工作的人通常不那麼憤恨不平,即使有,也是對同事、對主管(笑),不過陽子確實把機構工作人員內心的糾結表露出來,即使堂島夫婦從喪子之痛中破繭而出跟電影背景不一定有直接關連,那都是一種真實。

  現今台灣的身心障礙福利服務機構已經不比二十幾年前的模樣,如「津久井山百合園」的狀況應該也不太容易發生,整個電影看下來,我對一件事情特別感同身受,那就是電影中阿聖侵入機構準備展開殺戮時,整個機構貌似只有陽子一人留守,如今現實中的機構與電影的異同恐怕就照顧人力明顯不足這一點是忠實呈現?

  電影與真實案件當然還有很多事情可以說,可我想就停在這裡吧。


  我們所處的現實社會有很多美好,也有很多不被一般人所見的不美麗,如何在萬般痛苦中堅定走下去是每個人都需要挑戰的功課,在身心障礙福利服務機構工作當然有很多故事可以說,也因此看到很多平常人們不會料想的狀況,但我沒有對人性失望、也不覺得心智障礙者沒必要存在,同時,我不認為他們是天使,因為他們沒有一個生下來就想當別人的天使,他們的願望都很單純,只是想玩想吃想出去走走,還有想家人,如此而已。

  他們是人,跟你我一樣,能當天使的,只有你自己。




  電影名稱:月(The Moon)
  發行公司:天馬行空數位有限公司
  粉絲專頁:https://www.skydigient.com/
  正式上映:2024.01.05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