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022菊島的花火.清晨的早餐街。
2022/06/05 12:04
瀏覽732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結束了這夜的花火,大家在民生路上的酒廠與路口的全家前買了限定版啤酒,然後買了海龜雞蛋糕,打道回府。

  喔不、是回民宿!


  河馬與Sky送我們回民宿後就回他們的海景第一排去了,哥倆剛也買了酒、想必這會是愉快的夜晚。

  黑嘉莉與我今晚住在山水附近的「好宅民宿」,由於回到民宿時間晚了,沒多跟民宿老闆娘聊聊,老闆娘跟我們稍微介紹一下環境,我們就回房休息。


  我的想法是,雖然多數民宿業者都喜歡跟旅客聊天,可也要看時間,尤其我們回到民宿都快十點半了,說實在也累了,只想洗洗睡先,聊天就留到明天早上再說。


  想是這麼想,出乎我意料的事情卻在半夜發生。

  半夜兩點五十三分,黑嘉莉突然把我叫醒,說她肚子很痛、是忍不住的疼痛;我問她是不是鬧肚子?她說不是,痛到背後的感覺,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


  我有點嚇到,問她要不要去醫院?黑嘉莉卻嘴硬說不用,她覺得吃個胃藥應該就會比較好,我於是到樓下跟民宿老闆娘敲門問有沒有胃藥。老闆娘顯然也給半夜的敲門聲嚇到,表情有些緊張,不過因為從未發生過旅客臨時需要腸胃藥的狀況,民宿內並未準備藥品,老闆娘問是什麼情況?我只能先搖搖頭,真的不清楚。

  回房後,黑嘉莉的疼痛感愈發明顯,我看不行,於是給河馬撥了電話、想請他開車過來送我們去醫院。

  黑嘉莉其實不希望我半夜給同學打電話叨擾,她說人家一天下來都累了,如果河馬與Sky睡前喝了酒,現在應該正好睡,幹嘛突然打電話嚇人家?我說,如果河馬有接電話我會麻煩他開車來接我們,要是沒接,我就叫計程車。

  應該是痛到無法反對,黑嘉莉點頭了。


  河馬的手機響到自動掛斷,沒接,我立刻查找計程車的電話,發現曾有網友推薦「欣欣計程車」的服務與效率都很好,幸運的是,這個時間「欣欣計程車」居然真的還有發車,於是叫了車,我協助黑嘉莉起身更衣,然後下樓候車。

  民宿老闆娘得知我已經叫車,又見黑嘉莉緩步下樓、神情難耐,關心地問了幾句,老闆娘的女兒這夜剛好回家幫忙,不巧碰到這突發狀況,母女倆想幫忙但好像插不上手,只能跟我們說以身體狀況為重,晚點要回民宿時可以先打電話說,他們都在。

  那句都在,是給慌張旅人的一份安心。


  計程車於凌晨三點十七分抵達民宿,上車後,司機大哥問我們要去哪間醫院?我只想到部立澎湖醫院,司機大哥卻說從山水過去其實海軍醫院比較近。

  海軍醫院?我想了兩秒,還是去市區的部立醫院卡好。


  大約十五、六分鐘,我們已經從山水抵達部立澎湖醫院,黑嘉莉還能自行走入急診室,可她堅持不要我跟著進去,五月中旬這時候其實疫情還在蔓延中,醫院又是風險高的地方,她說身體這樣害我沒能睡覺已經夠愧咎了,要是我不巧在醫院感染了COVID-19,她真的承受不了。

  為了不讓她焦慮,我答應讓她自己進去,坐在急診室外頭的椅子上,我才慢慢靜下心來,她應該不會是太嚴重的狀況,但仍得接受急診治療吧?


  十幾分鐘後,黑嘉莉給我撥了電話,說她現在沒事,抽了血、躺在病床上打點滴等報告,估計還要一個多小時才會完成,問我在哪裡?會不會冷?我笑說,我就在急診室外,沒事,好在剛剛出門時妳要我把外套帶著,不冷。

  清晨的澎醫門口有一種獨特的安靜,我也沒想到這次旅行居然還有這樣的嶄新體驗。

  黑嘉莉事後亂不好意思地說,如果可以真不想要這種體驗,都是老高的錯。



  等候期間,陸續來了三組病患上門急診,其中兩組都說是肚子痛(進急診室前都會被盤問XD),焦急的永遠是家屬與陪伴的人,真正不舒服的人好像都蠻平靜的。



  清晨四點五十四分,黑嘉莉從急診室出來了,她拿著一包藥,終於鬆口氣地說抽血檢查沒有大礙,可能是胃潰瘍之類,現在沒覺得有特別不舒服。


  我本來要直接叫回頭車了,她卻問我文康早餐街是不是很近?她想去買早餐。


  我們慢慢從澎醫走到文康商圈,本以為有段距離,結果慢慢走過去也才十分鐘不到,多數店家都還沒開,我們心心念念的「益豐豆漿店」鐵門深鎖,只好在「鐘記燒餅」買了今天澎湖的第一份燒餅,然後到巷口買了米漿與豆漿;黑嘉莉不忘在文康街口讓我拍了張照片,還說要快點傳到群組上給大家看,尤其是Sky與河馬,他倆昨晚一直說今天要起大早來文康商圈吃早餐,絕對沒想到會被我們搶先吧!?



  我說,妳哦、連這個都要爭第一?(暈)


  「欣欣計程車」的回頭車在巷口接上我們,清晨五點半,我們回到民宿,老闆娘母女看來凌晨被我們驚醒後也沒什麼睡,得知黑嘉莉沒事,終於放下心中大石。


  黑嘉莉回房補眠去,我,好好享受這份燒餅先吧!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