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莫札特誕辰250週年紀念(六)從《Cosi fan tutte》(女人皆如此)談愛情
2006/09/13 08:37
瀏覽10,322
迴響5
推薦25
引用0

由於心情惡劣、生活窘迫、壓力和酒癮纏身,我認為自己正巧與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當年的生活與年齡相近,或許就在這個時期,我能夠寫出最切合他的想法。

最近常常想到這個和我的生日只差一天的男人;差別在於,我出生在兩百多年後;他是成就於音樂世家的天才,我卻是個小康家庭的普通女人,只能擁有Antonio Salieri一般的敏銳眼光,可以瞥見天才的靈魂。

說句誇張一點的評論:我和他的理念大致相同,他是世界的血、生命的河,沒有聽過他的音樂,就不會曉得什麼叫做「偉大」。

考據顯示,《兩隻老虎》(Frère Jacques)這首歌非常可能是這個男人的童年之作,馬勒(Mahler)在《Symphony No.1:Titan》(第一交響曲:巨人)中的反而是改編之作;而讓人朗朗上口的《春神來了》(Frühling Lied)這首童謠,更是他不朽的創意,凡是聽見他的人,不禁要自問:沒有他的時候,我們的童年是怎麼過的?

 《Cosi fan tutte》(女人皆如此,又名La scuola degli amanti,戀愛學校),是我非常喜愛的一齣歌劇,莫札特生命的最後十年,一直在生活上呈現出匱乏的狀態,輕率的婚姻更是無法改善他的生活條件,居住在音樂之都維也納的唯一一個好處,就是讓他能夠跳脫教會和皇室而直接創作,在歌劇院讓社會大眾聆聽他的作品。

莫札特初次在維也納演岀的歌劇是一七八二年創作的德語《Die Entfuhrung aus dem Serail》(後宮誘逃),四年後創作義大利語的《Le Nozze di Figaro》(費加洛婚禮),八七年莫札特父親過世時,完成《Don Giovanni》(唐‧喬凡尼),一七九○年終於譜寫岀義大利語的《Cosi fan tutte》(女人皆如此)。

  

上面是我喜歡的Mario Lanza(左邊那個鬍子老兄)在《Cosi fan tutte》(女人皆如此)劇中三重唱的表演,取自他的電影《For the first time》,歌詞非常有意思,題材不斷挑戰道德與傳統,並且深入探討女人和男人的內心世界。

這齣戲的成因,是由於一七八九年八月《Le Nozze di Figaro》(費加洛婚禮)上演大受歡迎,Joseph二世委託他寫出類似的小品。

這齣歌劇首演於一月廿六日(我的生日),但很快卻因為奧皇Joseph二世的駕崩而於在一個月內停止演出,一七九一年在Frankfurt以德語上演,在Lepzig、Prague等地則以原文義大利語演唱,甚至在莫札特過世之後,這齣歌劇還是受到相當程度的歡迎,尤其是德語地區的一般戲院,盛況更勝其他王公貴族的大型歌劇院。

喜劇通常表現出輕鬆活潑的氣氛,如Gioacchino Rossini的作品,但是莫札特的喜劇卻能夠超越單純的娛樂,深入探索人們的內心世界,以及複雜的人性和慾望。

莫札特認為:「in der Oper ist Lyriken befolgende Tochter des Musikvaters.(在歌劇中,歌詞只是音樂父親順服的女兒)」,但是他所表現出來的手法,卻是音樂與故事融為一體的協調感,尤其是善用多聲部合唱,這是他的特色之一。

Susan Graham和Simon Keenlyside唱出第一幕,十八世紀的愛情,就和廿一世紀沒有兩樣,女人男人皆如此,唯有理智的人能知道寬恕與關懷。

故事敘述軍官Ferrando和Guglielmo都各自誇耀他們的愛人Dorabclia和Fiordiligi的忠貞與美貌,男人就這個調調,喜歡比較自己的女朋友,但他們的朋友老哲學家Alfonso則鐵口斷言:普天之下的所有女孩子都有可能移情別戀。

兩位軍官非常生氣,要這位老友跟他們任何一人決鬥,哲學家則取笑他們太單純,最後三人同意以一百金幣來打賭:Alfonso要兩位年輕人假裝赴戰場,告別自己的愛人,再喬裝易容,交換對象來追求。

三人一言為定,一場戰劇就此展開。

Susan Chilcott(飾演Fiordiligi)和Susan Graham(飾演Dorabella),表現傑出的Simon Keenlyside(飾演Guglielmo),唱腔完美的Rainer trost(飾演Ferrando),讓人動容的Erian Jaes(飾演Despina)將第二幕演得十分精采!

兩位姐妹花Fiordiligi和Dotabella在後院裡等待兩位軍官愛人來道早安,然而出現的卻是垂頭喪氣的老先生Alfonso,老人告訴她們Guglielmo和Ferrando受國王征召,即日就要出征!

兩位小姐一聽,簡直如晴天霹靂,直到兩位軍官前來告別,一番難分難捨之後,兩位小姐目送愛人,搭船遠離她們居住的海港Napoli。

這裡的二重唱(Duet Fiordiligi和Ferrando)由Susan Chilcott(飾演Fiordiligi)和Rainer Trost(飾演Ferrando)唱出《Fra gli amplessi》,真是動人!

下一個場景,女佣Despina在房間裡埋怨做不完的家事和工作,也順便偷喝了一口自己調製的巧克力,那是兩位小姐的早餐。

看見兩位小姐一早不停地哀傷哭泣,知道原因之後,Despina告訴小姐們,不值得為男人如此傷心,世界上男人到處都是,而且男人當了兵也不會老實,可能會嫖妓或者別戀駐地的美女。

Fiordiligi和Doraabella認為這個鄙俗的女佣污蔑了她們的男友,拂袖而去。



這裡是Sacca和Cecilia Bartoli在二OO一年所唱的《Cosi Fan Tutte》的二重唱,

哲學家Alfonso前來收買女佣人Despina,請她勸誘她的兩位小姐結交新的男朋友,藉著新的戀情來慰藉寂寞芳心,他先介紹兩位外地來的帥哥給小丫頭過目,連女佣人看了都滿意,可惜哲學家為了贏得打賭的企圖沒有成功。

兩位小姐聞聲而出,斥責女佣隨便帶了陌生男子在自家院子裡聊天,又罵她無心工作只想些有的沒的,但其實這兩位男士是她們的男友Guglielmo與Ferrando的喬裝,這兩個男人便大肆向兩位小姐求愛,而詭計得逞的哲學家Alfonso則躲在一旁靜觀其變,看看兩個女人是否能夠保持對男友的忠貞。


這裡是有名的三重唱(Trio《Soave il vento》)場景,Susan Chilcott(飾演Fiordiligi)和Susan Graham(飾演Dorabella)唱出真情,非常好聽!

Fiordiligi誓言她們對愛情的堅貞堅若磐石,絕對不會背叛不在身邊的愛人,即使狂風暴雨也無法動搖她們的心,哲學家Alfonso見到她們如此頑固,就示意要Guglielmo向兩位小姐展示他們強健的體魄和身材,唱著:「我們五官端正,手腳矯健,表現性感,只為卿狂!」並且作勢要脫下衣服。

此舉當然嚇得兩位小姐花容失色,跑進屋內,兩個試探情人的男士看見愛人表現出貞潔的態度,感到十分高興,然後笑著向哲學家說他們將會贏得賭金。

最後一幕是英國女高音Susan Chilcott唱出Fiordiligi的心聲,表現十分搶眼,我不得不稱讚她圓滑美妙的唱腔!

Ferrando深情地唱出讚頌愛人貞德之歌,但哲學家要兩位青年稍安勿躁,並要他們繼續賣力演完這場戲。

故事說到這兒,正當兩位小姐悲歎於相思日子難挨,情人怎麼還不回到自己身邊的時候,兩個假扮的男人衝入她們家裡的客廳,意圖仰毒自盡,說是無法接受不被兩個女子愛上的難堪,哲學家Alfonso則假裝勸阻他們,於是兩個男人倒在地上。

兩個小姐嚇得半死,連忙呼喚女佣進門,女佣人趕到時發現屋子裡兩個男人奄奄一息,急忙和哲學家奔出去找醫生,留下兩位不知所措的小姐在現場忙成一團。

醫生假裝利用當代名醫Anton Messmer的磁場療法,把兩個男人救活,又命令兩位小姐要用力抱緊兩個男病人,說是有採陰補陽的功效(原來義大利人在這種觀念和中國人如此相像);兩個男人醒來,看見愛人在身邊,就要求一吻,小姐們但覺有失名節,但其他人都同意懇求,請她們發發慈悲,獻出香吻救人一命,而這一幕鬧劇就在兩位小姐的矜持和旁人不懷好心的勸誘中結束。

這齣戲的序曲—開始,強而有力地唱出男人和女人對於愛情的觀感,接著強弱奏對照,表現出情節變化的衝擊性,喜劇效果非常大,劇中哲學家Alfonso高唱的《Cosi fan tutte》(女人皆如此),也不時在各幕中反覆出現,除了表現主體,也將熱鬧的場景愉悅地結束,反而將鬧劇的性質壓到最低,顯示出一種分外的愛情智慧與愛情哲學。

這是戀愛中的男女不可錯過的好戲!

有誰推薦more
迴響(5) :
5樓. Rosy
2006/09/14 05:34
~回覆金紡車:

這首民謠沒有出處,不過已經有人考據出來,說原曲《Frere Jacques》(約翰兄弟)的出產地是十八世紀的法國,Gustav Mahler(馬勒)後來纔把原曲寫進《巨人》時從D Major在這一段獨獨改為D Minor,記得我是在國際期刊上看過這種說法,印象非常深刻。

音樂的出處也是一種考據的藝術啊! 

4樓. 金紡車
2006/09/13 23:07
啊~~

《兩隻老虎》(Frère Jacques)這首歌非常可能是這個男人的童年之作,馬勒(Mahler)在《Symphony No.1:Titan》(第一交響曲:巨人)中的反而是改編之作;而讓人朗朗上口的《春神來了》(Frühling Lied)這首童謠,更是他不朽的創意

真的嗎?我之前都不知道,真是慚愧啊!

這齣歌劇我超愛,非三言兩語所能道盡.....兩姊妹的重唱是我最愛,序曲我也彈過,手法簡單卻很有氣氛。不過莫札特在我心中並沒那麼重要,可能因為布魯克納陪伴我太久了...

等我有空再多寫一些啊,呵呵。

3樓. Rosy
2006/09/13 20:26
~懶人回覆:

nothing special

  我跟莫札特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活得樂觀,我過得悲觀。聽他最快樂的音樂,無論是歌劇還是交響樂,都是在人生最晦暗的時刻寫出來的……

  下面是例外,G小調一開始聽起來比較沉重,我認為他啟發了貝多芬的《命運》:Symphony No.40 in G minor: Molto Allegro 第四十號交響曲-中庸的快板(試聽)

B

  Antonio Salieri跟我一樣是一個心胸狹隘的人,我也無法理解,一個老是在口頭和書信之中使用Scheiße(屎)這種字眼的男人,何以能夠受到音樂之神的眷顧?

這是電影裡面很經典的一段:Eine kleine Nachtmusik絃樂小夜曲-快板(試聽)

還有電影《Amadeus》最讓我喜歡的配樂:Symphony No.25 in G minor: Allegro 第二十五號交響曲-快板(試聽)

  感覺上G Minor的風格特別合我的胃口……

2樓. B
2006/09/13 17:29
賞識及讚美
週日晚再看了一次Amadeus, 真有不同的感觸!
如果能有Salieri識才的本領,其實也不憾終生.....
可惜因Salieri的嫉妒使Amadeus英年早逝.
如果他能協助督促Amadeus,也許成績不只如此?

天才也需要知音的賞識及讚美,才有動力發揮全能^^
旅人世界 & B's 心眼 -
遊賞世間美的人、事、物...究境一探,是否真的"物以類聚"?
1樓. nothing special
2006/09/13 09:58
Wow!
Rosy; 真是 莫扎特專家阿!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