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鸞(十三)妻不如妾?
2010/04/12 19:37
瀏覽1,368
迴響3
推薦28
引用0

倘若,我和何菲的關係僅僅是肉體的歡愉,那麼我可能還不會如此震驚,因為這個女人與我交心,並且仲介著我囑咐的齷齪交易,她會如此放棄自尊,全都是為了我過去的承諾。

愛,到底是什麼呢?

婚姻,又應該是怎樣的意義?

在許多理不清的思緒裡面,我似乎摸索到一絲異樣的訊息,目前和我有關的女人共有四個:青鸞、何菲、王裕美,加上半山的燕燕,她們全都是我曾經最親密的愛人。

但是,何菲告訴我,我的妻子青鸞出軌了,我曾經的情婦燕燕爲我賣身,而我的紅粉知己,竟然就是她。

那麼,王裕美呢?青鸞的表妹在我的生命中,又代表著什麼樣的角色?

那天下午,也不知與何菲又做了幾回,她的情慾旺盛,說是要我「補償」這幾個月的「辛勞」,所以一直不願意放我回家,我們在酒吧裡上上下下都玩遍了,還去看了那噁心骯髒的廁所,難以想像劉鏡那樣衣冠楚楚的男人,竟然會喜歡這樣下流的調調,而他讓燕燕那幾個女人去跟幾個官商大老睡覺,除了偷拍的照片,還有許多視頻,我見到了這些東西,簡直看得目瞪口呆。

畫面中的燕燕,是個身材相當高挑的東北女孩,模樣也很漂亮,本來是在廠內當個車間生管(生產管理及送料出貨的編排小組長),結果倒楣被我看上,又騙又哄地弄上了床,可是後來覺得包這個二奶讓青鸞發現,難以處理以後的關係,乾脆就順勢想把她給甩了,不料當時我花心戀上了何菲,嫌燕燕傻氣又麻煩,這樣的女孩對感情太過於認真,除了拉她下水,也沒別的辦法好處理。

可憐的燕燕,糊塗地跟當時擔任企劃部副理的何菲訴苦,何菲愛上了我,就採納我那沒良心的建議,於是狼狽為奸,為了專門對付那些廠商與官僚,乾脆弄了私人俱樂部,在深圳的某個點進行性招待。

「啊?」我張大了嘴,不敢置信地問著她:「妳是說,當初燕燕離職去半山當舞女,也是出自我的意思?」

何菲勾唇一笑:「那當然,你這男人最不要臉了,逼良為娼,真是壞死了!」

「我--妳說那是我逼她的?」

「沒錯,你故意設計她醉酒,然後讓安光正那票台幹藉機把人給睡了,最後搞得她只有含淚辭職,又不敢逃回東北老家,除了去半山找分差事,還能怎麼著?」

我愕然,根本不曉得該說些什麼,心中浮現的唯一一個念頭就是:劉鏡怎麼是個這樣的渾蛋?

「那妳和方經理--」

「還用問?那也是你設的局,說是要惡整那個姓方的,偏偏尋不著人家的錯處,就要我丟這個臉面,去幫你在停車場勾搭他啦!」

「什麼?」

我已經說不出話來,前後的因果連結在一起,於是我終於發現到:過去的我,這個自命不凡的成功企業家,這位台商無法打入內地市場,為了賺黑心錢,先是害了個無辜的女孩,接著幹起了卑鄙無恥的勾當,簡直沒點人性!

「你幹啥一臉愧疚的樣子?」何菲笑著說:「以前你野心勃勃,還說要當我的成功導師,教我如何在商場上叱吒風雲呢,現在怎麼良心發現了?」

「我……」

「你什麼呀?過去你說我是潘金蓮的身子、林黛玉的心,讓我想想現實,我看開了還不成?」

「別說得這麼難聽--」

「我說話難聽?那什麽又是高雅?哪國人的生活也是吃喝肏,當然了,還得要工作和娛樂,不是麼?」

這話說得其實也沒錯,但是接下來劉鏡對燕燕就有些不擇手段了。

本來燕燕根本沒想到要踏入那一行,找了廣東的朋友一起住後,那幾個女人要她付生活費,再誘她入行賺錢,現實生活所迫,而愛著劉鏡的燕燕內心更是脆弱了;所以,在何菲的描述下,我可以想像過去自己是以多少懷柔手法,以「老公」的身份促使「二奶」聽話,要她「一起編織美好的未來」。

除了燕燕以外,我還有好幾個「小妾」(三奶、四奶……),教大家以姊妹相稱,也就是我在之前塘廈的企業家聚會上見過的那幾個、圍繞著老頭子們的年輕女孩。

我忍不住問了何菲:「青鸞知不知道這些……事情?或者是……我以前的想法?」

何菲想了想:「你不可能提,但我相信她心裡應該有底,以前咱們剛認識的時候,一來算是不錯的朋友,二來我是大叔帶進來公司的,又不會被誤解成有所求,所以有點無話不談。她的心裡面有份帳本,所有她看上的人都被羅列在上面,平常接觸重,對這些人的談吐舉止、穿戴打扮,都會分項評分,甚至誰襪子上有些小圖案或是領帶的顏色,她都不會放過,真個錙銖必較,不失毫釐。以前她還時常出於好意提醒我,說這樣不行,要扣分的,可你就是她積分榜上的冠軍,但你們的婚姻並不和諧。是不?」

「這--」我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你呀,就是個天生的壞胚,有一次還說了,想要我弄個MB(Money Boy,亦即舞男)帥小伙(小帥哥,年約廿歲左右者稱之),去假裝引誘青鸞,然後搞個人贓並獲,拍照攝影存證來修理她一回呢!」

仙人跳?我心中既震驚又詫異:「啊?那後來呢?」

「後來當然沒這麼幹啦!你就是怕自己的老婆真給別人搞了,卻沒想到,她竟然早就出軌了--」

內心巨大的衝擊,何菲和青鸞正式決裂的原因,或安光正這個損友與我的關係,以及燕燕這東北大妞屈服的經過,甚至是我面對許多內地年輕無知、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們,如何使她們聽話並且成為了「小姐」,種種都是出於我的安排,不過何菲曾經一直潔身自好,那個時候據她所說,她還沒有過性經歷,若不是遇上了我,可能還是個傻呼呼的鄉下女孩。

何菲認為,我這個臺灣來的男人很懂得人情世故,所以跟在身邊學習了三年,這三年看多了,不一定是我殘忍,也許是她的一種成長,只有明白了自身想要的是什麽,她就對自己的夢想更在乎了,纔會小心翼翼對待自己的身體,即使為了表明愛情,做那些骯髒的交易,還為了對我表明心迹,讓我在她的下身刺上難以抹滅的名字。

男人和女人,或許都會通過傷害和被傷害來成長,相對的是,我將白紙般的女孩們,染上了自己的顏色。

那麼,過去的我,到底是不是何菲所說的那個樣子呢?

直到下午兩點多的時候,陳嫂打來電話,說是青鸞可能快要回家了,何菲纔依依不捨地叫來小陳,讓他開車送我回家。

頭部劇烈地疼痛起來,使我難耐地呻吟著,腦中霎時又閃過許多不同的影像,恍若有著什麼東西便要爆發開來一般,我感到非常暈眩,不由得在車程之後,衝入衛生間裡面,對著廁所的馬桶吐了又吐,彷彿看見鏡中的自己,就會不自覺感到很噁心又難受。

我真的對何菲所說的有種極度信任的感覺,是迄今爲止反應最强烈的一次,强烈到我難以否認,關於這些過去,我現在心境上的轉變,一定是發生過什麼事情,但是我依然想不起來。

究竟是什麽呢?

難道是我天生就內心黑暗?

或者我就是個人渣,專門就想要禍害別人?

我想不起來,但是有股說不上來的衝動,想要揭開事實,並且查出自己從前真實的面貌。

為了搞清楚這些事,我在書房耗了更多的時間,卻始終找不著什麼屬於過去的秘密……

無聊之下,我從書架上翻了一本薛尼.席爾頓(Sidney Sheldon)的翻譯小說《天使之怒》來看,小說作家寫出的世界,其實就是真實的反響,對照著都會男女的自私隨興、鉤心鬥角,在閱讀時徹底震撼了我的思緒,因為這片面的某幾個段落,彷彿就在詮釋著我本身的故事。

書中的男主角利用虐戀,改造了一個純真少女的心靈,這種劇情讓我想到了自己,就像何菲為了使個人慾望得到更多的滿足,橫行歡場的燕燕不僅是我的私蓄女奴,而且我還慫恿她找人去引誘自己的妻子,以便達到離婚的目的。

而青鸞明知我同其他女人亂搞,也要維持婚姻,甘願保留表面的和諧幸福。

這一切,用何菲的話來講,「不過是爲了金錢和性慾而已」。

可是,既然青鸞外遇了,那就是有了別的情人,或許早就不愛我了,然而看她在我失憶這段期間的種種關懷,卻也不像是假的;我是入贅的老公,平日就那麼亂來,現在失去了記憶,她明明可以藉機離婚的,為何還要繼續守在一個沒有愛情的男人身邊?

我無法理解,也不能向她求證,現在我們的事情搞成這副模樣,真得撕破臉了,我又覺得自己無法忍受,因為心中隱隱覺得,我和青鸞之間並沒有那樣單純。

沒過多久,青鸞回來了,見到我的時候,表情仍舊是那樣關切,和昨日見過的同樣溫柔的笑容,使得她的臉上帶著一股莫名的愉悅和幸福感;假如我沒有聽何菲說過那些往事,或許我會覺得,青鸞依舊愛著我,我們的婚姻是如此美滿,即便在家的日子單調而恬淡,此時卻變成了空中樓閣、海市蜃樓,一切不過就是故作姿態的偽裝而已。

見她笑容滿面,坐在我身邊溫柔地幫我按摩受傷的右大腿肌肉,我壓下心中的猜疑,勉強問道:「怎麼看起來這麼開心?」

青鸞微笑道:「剛剛我和廠商開會的時候,接到臺灣那邊打來的電話,爸爸說他想來內地住幾天呢!」

我一愣,忽然想起臺北的岳父,只記得那人叫做「劉羈賓」,是個孤獨已久卻事業有成的六十幾歲老鰥夫,除了青鸞和美國的弟弟,我的老丈人在臺北公司坐鎮多年,據說是個很了不起的人物,一想到此人就要前來大陸,不啻是拋下了一枚震撼彈。

我忍不住又問:「岳父……怎麼忽然想來內地了?」

青鸞笑著說:「那還用問?除了探望你,就是來瞧瞧圓姨啊!」

「圓姨?」我一臉茫然:「那是誰啊?」

青鸞頓了一下,解釋著說:「就是上回來看過你的周圓,她是我爸的女人,我跟你介紹過的,這麼快就忘了?」

我回憶片刻,忽然想起上次的「八仙過海」,其中有三個女人,除了王表妹和何菲,還有一個大約年紀四十歲的中年婦女,由於長相平凡,所以印象並不深刻。

「是她啊?」

真沒想到,岳父大人也好這一口,我有「二奶」,他那麼老了,也在內地包養了個只比我大幾歲的「小妾」。

男人啊,到了六十還能當一尾活龍,畢竟是慾望旺盛的企業家,也難怪……

正當我還胡思亂想的時刻,青鸞繼續道:「爸爸明天晚上就到,後天我們一起吃頓飯,你說好不好?」

我能說「不好」麼?苦笑之中,我觀察著這個摟住自己的女人,不知道為什麼,在她靜謐的眼睫之下,我似乎總能嗅到什麼不安的氣息。

有誰推薦more
迴響(3) :
3樓. B
2010/04/13 16:06
等著看啊!
是B閱過最色的小說,這樣的男女情色有點難以想像妳怎寫得出來。。。應該說妳的文筆真的了得喔! 真實的世界會有這般的男人?那麼多的女人要應付,不會得精神分裂啊?接下來的應該有不少的精神分析吧?
旅人世界 & B's 心眼 -
遊賞世間美的人、事、物...究境一探,是否真的"物以類聚"?

啊?「最色」?看我的眼睛!

都會男女之間的色慾,我想寫得比較真實,結果沒想到,今天就偶然看到一則新聞,某香港艷星在私處刺青,所以想像和現實之間的距離是?(我認為現實世界肯定更誇張,而內地的種種亂象,我也並非完全憑空捏造,而是聽聞了許多。)

此文的女人也不多啊,重點女性角色只有五個,現在出來三個了,接下來就是兩個意料之中的女人,但我會讓大家吃驚一下,呵呵,過一下子再來更新(需要修改一下尺度問題)。

Rosy2010/04/13 23:34回覆
忘了要大大感謝B的追看和留言! Rosy2010/04/13 23:35回覆
2樓. PK-板橋檢察長包庇槍擊案之處置
2010/04/13 12:29
百花綻放
性愛對男主角來說,好像例行的程式,在筆者生花妙筆之下,成為百花綻開的景觀
您的描述非常精采,不過劉鏡的性生活,不會成為既定的程式,而是他個人必須經歷的種種難關。 Rosy2010/04/13 23:27回覆
1樓. 快樂的阿關
2010/04/12 20:20
..........
很貝戈戈的男人ㄚ......玩女人玩到賣.......

「劉鏡」這個名字,就說明了他的個性,或許這算是「自戀神經症」的範疇,我只是讓現在的男主剖析一下自我而已。

人的行為以及思想,其實都和他的精神狀態有關,這個後面會說明。

Rosy2010/04/12 20:56回覆
是小說不好看麼?沒什麼人來,害得我都不想馬上更新了說(請阿關見諒,我晚點再貼吧)…… Rosy2010/04/13 09:3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