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人間苦寒在新疆
2009/01/12 07:22
瀏覽3,160
迴響21
推薦68
引用0

新疆之美,要去苦寒之地追尋,特別是往北疆走,走去雪山高峰林立之處。

天山主脈,由崇山峻嶺中一洩而出的夏塔河,貫穿平坦蔥翠的草原,這樣的風光,有嶔崎險峻的層巒,有雄偉壯麗的疊嶂,讓你忍不住移開視線。

夏塔草原像一匹綠色的綢緞,宛如世外桃源,就算是自己這麼拙劣的業餘人士,也能拍出最使人屏氣凝神的圖面。

畫面會說故事,或許你幻想能力不足,然而到了這豐美的草原,你也可以想像站在陡峭高崗上的澎湃感動。

哈納斯湖遊船旅遊團很多,那樣簡單的十日或十二日旅遊,只要台幣五萬元上下,我曾遇過探險旅遊的團體,但他們告訴我:探險是玩命,他們要命也要玩,而自助旅遊是根本就不要命。

管他呢?要玩就得吃苦。

到了新疆,沒有烤全羊、雪山駝掌、汽鍋火雞、三套車風味、蘭州牛肉拉麵、大盤雞、沙米粉、扶風風味小吃,也沒有特製葡萄酒,到了送行的地方,就該明白:忍耐是人類最良好的本能,以及不得已的美德。

沒有選擇,因此產生了本能和美德。

爬山的時候,要帶能提供熱量的食物。

巧克力是最後的壓箱寶貝,如果第一天就吃了,後面的日子會過得萬分痛苦。

為什麼?

因為吃苦的經歷正要開始,黑巧克力再苦,也沒其他的東西難以下嚥。

由於帶了點零食,都被警告要留到最後關頭享用,所以事先拍照止饞,非常重要。

黃山小點長生酥、徽墨酥 

這兩小塊花生糖和徽墨花生酥,在行程開拔前偷吃了,背包裡面還有兩盒。

當初收到贈品,本想當零食一天一塊,還採購了其他的糕餅,沒想到帳篷和外套就重達八公斤,只能捨棄大包小包的甜食,挑了吃不膩又不容易壞的東西出門。

沒想到,旅遊地點沒有商店,甚至連森林、溪流、野花都看不到,除了難得一見的草地,就是曙光融白雪的寒,或是冷霜凝夜露的凍。

於是,在中俄邊境霍爾果斯口岸所採買的食物,除了讓我遙想當年回族與中亞各國通商的繁華,更讓我感覺到,先民的生活有多苦,而至今仍然不見改善。

邊疆苦寒,什麼美食都是旅行團纔得以享用的盛宴啊!

 

新疆軍用級的酸辣菜6元人民幣

雪如冰,白得晶瑩剔透,苦寒地要對抗這樣的徹骨冷,只有加「重口味」。

左上角黑色的駱駝肉丸切片,因為聽說被宰殺的駱駝通常挑又老又殘的,我動作又太慢,還沒調好相機,就被旁邊餓極的人搶光。

左下角也不知是什麼菜,紅紅綠綠的很鮮豔,我不敢吃,也被老資格的同志們搶食一空。

解放軍同志採買了燒餅,加上攜帶方便的罐頭,三餐從早吃到晚,雖然看得嘴裡發乾,胃裡絞得發疼,要想補充體力,就算臭如屎也要吞下去。

這東西有我畢生沒嚐過的滋味,說它酸,酸不過梅子,認為它辣,也辣不過四川金不換小辣椒。

那它到底有什麼味道?答案是:金屬的氣味。

或許,也是血汗的氣息。

燒餅沒了。

吃完了比較能入口的東西,接下來談談不太能入口的食物。

上圖是新疆特有的烤餅,別看它們黃澄澄的,硬如石頭,大概是我在世界上吃過最硬的口糧。

這東西很硬,摔在地上,不會有一絲裂痕,連點破皮也看不到。

為什麼我會知道?答案是:我實地試驗過。

哈納斯之旅,只有剛開始的幾天氣候穩定,但此行運氣不好,來到喀納斯湖,結果雲霧繚繞,啥都瞧不見。

煙雨濛濛之中,這個讓人魂牽夢縈的湖,只是一片白濛濛的幻影。

想吃哲羅鮭?想跟湖怪近距離接觸?答案是:不可能。

全世界唯一且是內陸最大的封閉型魚類,想想環保和保育,吃不到也見不著。

我承認,到了新疆只想著吃,因為什麼都吃不到,日子總在饑餓中度過。

氣壓低,還有寒冷,你會懷念溫暖的亞熱帶和樸實的餐點,以及便利商店。

中國西北角上的傳說,那「美麗而神祕之地」,蒙古人見過,很多旅行團遇過,但是從半山腰往下一望,什麼都是夢幻,也什麼都變得蒼白。

怎麼又拍新疆烤餅?這是上回那三個餅子換了角度拍嗎?答案是:錯。

難道我對這些烤餅真的如此念念不忘?答案是:繼續錯。

我恨死這種烤餅,嚐過德國麵包,吃過山東大餅,都是實心有份量的食物,新疆特產最讓人害怕,咬過幾天,絕對讓你齒牙動搖、下巴脫臼。

這是哈納斯之旅的基本三餐,對,沒看錯。

三個烤餅過一天,早、中、晚各一,因為咬不動,啃也啃不出條縫,就拿雪煮水,再把這東西一顆扔進小爐裡水煮了吃。

吃得飽嗎?嗯。

有味道嗎?很想說,這東西有「味同嚼蠟」的感覺,吃了一星期,你對它們會很痛恨。

新疆邊境公路,我無法訴說自己多麼喜歡搭車的感覺,只有回到車上,你纔能感覺到兩腿還是自己的。

當然,在車上,你可以休息,可以感嘆,可以放鬆,更可以拍照。

在新疆不跟旅行團走,和解放軍同志急行軍,身上揹著近十公斤的負重,拖著快斷掉的雙腳,你會不由自主地感謝起來。

謝謝天!終於有現代車輛的發明。

謝謝前人!能夠在高達五千米的山區開發道路。

謝謝嚮導!沒有他們帶領,教我快步走、搶食物、絕地求生、攀爬高山和選擇行李,我大概不明白新疆是什麼樣艱難的旅程。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氣魄,不是區區泰山可以概括的,更非台灣那三千多米的玉山能描述的,只有上了天山,你纔明白這裡多接近天堂,以及地獄。

我攀登上高峰,發現在荒蕪不毛的高處,除了馬上體會杜甫詩聖和陳子昂涕泣的感慨,底下萬丈深淵,簡直找不著棲身之處。

在光明逝去之前,下山成為一種沉靜的共同認知,我到此一遊,我驗證仁者樂山,我期盼找到解渴的水,我恐懼那晚沒有足夠的熱食,我曩中一片空白的慌亂。

我終於明白,生存是唯一應當追求的智慧。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旅遊記述
迴響(21) :
21樓. Bismarck
2010/01/25 13:30
我看得懂簡體字,不必特別轉了,謝謝連結。 Rosy2010/01/25 13:31回覆
20樓. Bismarck
2010/01/21 15:39
无奈的状况

游走于大陆各地,可能你有所闻,维族小偷“闻名”于全中国大陆,使得在内地,见到维族人,我们心里都有点儿“害怕”,本人在天津的时候也被维族小偷偷过钱包,在上海的有些地下通道,看见过一个维族小孩在走道上走来走去,伺机作案,旁边有个凶神恶煞的成年人看着。若有人被他,一帮旁人还不敢帮忙。他们倘若被抓,就只要遣送回老家,几乎不用付法律责任的。很多时候,地方公安部门也不敢危难,因为民族事件,地方公安不怎么敢碰,很多时候还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处理这种事件,抓了就放。

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一是由于当地经济不发达,再者是荒谬的“两少一宽”政策。


說真的,我對維族認識不多,而是到了當地遇到的情況,這裡還有一位台灣網友,也記錄過相同的故事,但是她跟我有一個相同點,我們都遇上了很優秀的解放軍朋友。

她去新疆的遭遇,我記得好像去年寫的吧?等一下貼連結過來。

我的解放軍朋友,不是在新疆認識的,而是有人提議要去邊界,人數不夠,所以找我一起,結果我們逛的地方,都是某某達坂,一路繞著邊界走,有人的地方都是解放軍哨(這也算蠻新鮮的體驗,我拍到一些照片,新疆系列的幾篇文章有貼出來)。

至於維族的扒手,我領教過一回,但也不能一桿子打翻一船人,也有非常友善的維族朋友,大方讓我拍照,受過良好的教育,竭盡善意幫我們介紹健行的路線。

但我個人感覺是:維族普遍比較貧窮。

飢貧起盜心,我認為這個情況需要改善,就看政策和日後如何好好建設新疆的偏遠地區了。

Rosy2010/01/21 19:11回覆
19樓. Bismarck
2010/01/21 14:59
抱歉

抱歉,第一天使用udn的blog,还不大会使用,还没学会如何编辑图片,刚才发的图片有点儿夸张。若博主能编辑,劳烦博主帮忙编辑。不行的话可删除。

:)


沒關係,但UDN的博客系統沒有編輯的權限,所以只能留著囉,圖片那麼美,往旁邊拉就可以看到了,應該不妨礙的。

謝謝你的提供和分享。

Rosy2010/01/21 15:05回覆
18樓. Bismarck
2010/01/21 14:54
歪楼了

看样子还是教育的问题,可能是那个男子没有接受过什么教育吧,不懂得与人为善的道理。

 

不好意思,有点儿歪楼了

 

博主主题写的是新疆的仙境般的美景,我有点儿往政治上歪楼了。

 

我也上两张新疆的美景吧!供博主及各位网友欣赏!

 

或許我去的時機不好,個人覺得烏魯木齊的維族居民,似乎不怎麼喜歡外來遊客,扒手也太多(當地遊民情況嚴重),最可怕的是小扒手,看到手上拿著相機的人就一群維族孩童擠過來扒皮包,讓我印象很不好。

經濟情況和教育素質能改善的話,我想我會喜歡新疆的。

Rosy2010/01/21 15:08回覆
17樓. Bismarck
2010/01/21 14:03
这又让我想起

这又让我想起2009年7.5事件,不知道我那些失联的新疆同学的家人在新疆是否过得还好!

因为从不同渠道消息了解到,新疆的少数民族群众是允许带刀的,并且他们民风彪悍,小时候我就会问我新疆的小姨,作为一个外来的南方人,当地人会不会欺负她,她是维族人挺好的,特别是她周围的维族大妈,可友好了。也听说乌市的维人聚集地,晚上汉人去那里可能会没命,上学的时候,我新疆的同学说那都是谣言,大多数维族人都蛮好的。所以有一段时间在我心目中,新疆简直是个圣地意象。

可是自从7.5事件后,在电视上看到暴徒拿着刀,在大街上随意杀人砍人,平日和蔼友善的维族大妈,居然会反锁住汉人邻居的家门,放火把他们烧死。对新疆以前那种美好的意象完全毁灭。

政治、意识形态这些破玩意儿,把人们害的自相残杀。


如果您研究維吾爾族的歷史,可以去查查回紇人的過去,他們的民族性本來就很強悍。

回紇人是維吾爾族的祖先,從唐朝就跟漢人交過手,一直到了清朝,都是統治者心中比較難以處理的問題,這個族現在有了更強的族群和宗教凝聚力,比較排外。

比如我去拍照,如果沒有詢問可否拍攝,不小心拍到一個維族的路人(男性),對方就有想要衝過來要揍人的樣子,這是我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沒見過的情形。

還有,漢族太會做生意,無論是在哪個地方,漢族開的商店最多,也最有錢,這也是族群衝突的主因。

Rosy2010/01/21 14:15回覆
16樓. Bismarck
2010/01/21 13:25
新疆是个好地方

新疆是个好地方

本人在上学时间,就有好几个大学同学是新疆的。虽然学习成绩不怎么样,觉得他们都是能歌能舞,有一个篮球还打得特别好,校队的篮球后卫。

小时后每年都能吃到在乌鲁木齐工作的小姨邮寄过来的新疆特产,新疆的葡萄干之类的,但是外婆家孩子多,这些新疆特产邮寄过来就被我们这些“小土匪”抢光了。现在小姨也离开了新疆,有时候还真怀念小时候吃的那些新疆特产。博主从新疆带点新疆的土特产啊?

我好像沒吃到什麼土產,因為在烏魯木齊只待了一天,吃到駱駝肉、驢肉包子,葡萄乾買了一堆,印象中就是買到好酒,爬山時覺得冷,沒想到一晚上就喝了兩瓶。

那次到新疆,我是跟朋友一起去的(他是個解放軍同志),途中拍的照片不多,但是很驚險,吃的用的都很簡陋,背包都是罐頭和零食,所以和一些人對於新疆旅遊的想像不太一樣,因為我們經過的地方都在邊界危險地帶(所以會看到無名屍體)。

新疆太廣闊了,大城市建設非常發達,不過我的數位相機當時出了問題,拍出來的照片只剩下這十幾張,其他的都異常毀損了(多半是變色)。

可能與我們去逛的地區有點關係吧,在沙漠和戈壁灘的時候,磁場就干擾得很厲害,挺嚇人的,還有滿地的氂牛屍體骨骸,現在想起來我仍然會不寒而慄。

Rosy2010/01/21 13:40回覆
15樓.
2009/01/21 11:01
好美的景色啊
这些地方博主真的都去过吗
你猜呢?要是自己砸鍋,那大家也不必來讀我的遊記了。 Rosy2009/01/21 12:46回覆
14樓. 李四
2009/01/17 05:53
太陽能充電

沒有聽說過太陽能數位相機,但是太陽能充電器是有的,接上不同的接頭就可以給不同的電器充電了。http://images.google.fr/images?hl=fr&q=rechargeur%20solaire&um=1&ie=UTF-8&sa=N&tab=wi

我姊姊去年秋天也去了一趟北疆(所謂「金秋十月」之旅),看起來他的行程還真算是天堂遊了。

我連這種接頭也沒有,沒在光華商場看過。

其實跟團吃得好,住得好,看看天堂般的景色也很好啊!

省得忽然看到一堆白骨或牛屍,還得餓肚子爬山,每日需要步行大約十公里以上,解放軍同志說他們急行軍要揹幾十公斤的東西走最少三四十公里,這趟算「輕鬆」的了。

Rosy2009/01/17 06:04回覆
13樓. 細草微風
2009/01/14 10:21
好樣的!

真佩服妳的勇氣與意志力 這趟苦難之旅  絕對終身回味難忘!

您也可以去瀟灑走一回,絕對不會失望的。 Rosy2009/01/14 12:28回覆
12樓. 娜娜
2009/01/13 03:13
这种饼子叫馕吧

没有注册不知道能不能发出去,偶然走到这里,没有你们精彩的文笔

但是有点对新疆的了解,你所说的烤饼应该叫馕,是新疆各族人民喜爱的

一种食物,它的好处很多,其实也很香很好吃,不知道你买到的是如何的

也许是因为在山区的关系吧,就我个人而言我是非常爱吃这种东西。真是怀念

它的味道当刚出火坑的时候香气扑鼻再加上几串羊肉串,哈!人间美味!

我吃了許多這種餅,可是到了現在,還是不曉得叫甚麼名字。

謝謝您的告知,但我很懷疑有人喜歡這麼難以入口的東西,真的很硬,還好我的牙還不錯,以前就只有被智齒折磨過,而這種烤餅有很長的保存期限,第一天吃,和第十天吃,味道都一樣,因為根本沒有味道,淋濕了不會發霉,也絲毫不見軟化。

或許你們搭配的吃法不一樣,我個人對羊肉也不怎麼喜歡,還是北京烤鴨捲大蔥好吃,台灣的豬肉也美味,海鮮牛肉我也愛,就是不喜歡羊的腥氣。

還記得去吃烤全羊,羊頭對著我,那眼睛也死瞪著我,真是太恐怖了。

死者為大,桌上擺著一頭羊,用餐時和自己大眼瞪小眼,我真的無法平靜享用羊肉。 

Rosy2009/01/13 09:2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