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李叔霽
2024/02/12 03:49
瀏覽361
迴響1
推薦46
引用0


唐朝唐玄宗李隆基天寶末年,安祿山興兵作亂,趙郡李叔霽帶著懷孕中的妻子與孩子們從武關(位於今陝西省商洛市丹鳳縣東的少習山峽谷之間武關河的北岸)出關後向南直奔襄陽要躲避兵災,然而天不從人願,妻與二個兒子先後都在途中過世,李叔霽傷心之餘,就在荊楚一帶流浪了很久。

 

安祿山佔據了東京洛陽妻有一位姑姑因喪偶獨居在洛陽,自己一個婦道人家實在無力逃離,只能繼續住在洛陽城中,生活得十分辛苦。這一日,姑姑讓一個名叫洛女的婢女出城撿拾柴火。洛女遠遠的就見到有一輛牛車快速朝著自己的方向而來,另有一名身穿紫衣的人騎馬跟隨在牛車後方,而車中坐著的一名婦人遠遠的就開始頻頻呼喚著洛女的名字。等到牛車來到身前,那名婦人問洛女

 

「你還認得我嗎?」

 

洛女也認出的婦女正是妻,驚喜的說:

 

郎去哪裡了,為什麼只有娘子獨自一人在趕路?」

 

妻這才悲傷哭泣的說:

 

「我們抵達襄陽時,叔霽與兩個兒子都被賊人殺害了。我因為饑餓,無奈之下只能帶著剛出生的一對龍鳳胎嫁給那名跟在車後方的紫衣人。」

 

於是妻就與洛女一同去見姑姑。大難中姑姪能有幸重逢,彼此都難過得相擁而泣。等到止住了哭泣後,妻詢問自己的姊妹在哪兒?姑姑說她們最近都躲在城外。妻聞言似乎放心不少,又對姑姑說:

 

「這次出來的很急,不能停留太久。」

 

就這樣,妻在姑姑這兒留停了約半日。當時因為戰亂的緣故,百姓們的糧食都很缺乏。姑姑想讓妻吃了飯再走,但能提供的都是些粗劣無味的食物。於是妻從牛車中取出了粳米飯以及其他美味的食物,招呼他的丈夫(紫衣人)與姑姑一同用餐。吃完後妻就要出發,臨別之際,妻對姑姑說:

 

「這裡生活辛苦,我也該留些東西給您。因為我的行李已經先行運出,現在這車中只有一疋半的細絹,就先留下來給姑姑您做件衣服。給您的東西實在太少了,我真的非常遺憾。」

 

不久之後,到了唐肅宗李亨乾元年間,軍成功光復了長安洛陽。姑姑帶著兒子一同南下去往揚州。一個多月後,李叔霽也來到揚州試著尋訪親人,果然找著了姑姑,見面時大家又喜又悲得哭了出來。

 

李叔霽一再的哀嘆妻子在逃難途中因為難產過世,而且年幼的兒女們也相繼夭亡,說完又難過得哭了。姑姑起初見到姪女婿後,為了姪女被賊兵擄掠失了貞節而感到有些慚愧。但聽完李叔霽的經歷,看見他對妻子真摯情意,就將之前遇到李妻的事說了,並且指出身上所穿的裙子就是妻留下的細絹所做。李叔霽聽了也是嘆息不已。

 

吳郡朱敖曾經在陳留郡那裡的賊兵中認識一名賊將,那名賊將自稱曾搶到一名丈夫名叫「李霽」的婦人。至於此「李霽」是否就是那「李叔霽則有待商榷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姊娣」,指姊姊與妹妹。又「娣」通「弟」,則「姊娣」亦作「姊弟」,指姊姊與弟弟。

 

:「粗糲」,糙米。泛指粗劣的食物。形容食物的粗劣。

 

:「囊齎」,行李。

 

:此朱敖應該就是前幾篇提到的那個曾任杭州別駕的朱敖,見《小小說 – 朱敖》。

 

改編自 《廣異記》

 

原文:

 

《廣異記》.卷四.李叔霽

 

唐天寶末,祿山作亂,趙郡李叔霽與其妻自武關南奔襄陽。妻與二子死於路,叔霽游荊楚久之。

祿山既據東京,妻之姑寡居,不能自免,尚住城中,辛苦甚至。役使婢洛女,出城採樵。遙見犢走甚急,有紫衣人騎馬在後,車中婦人頻呼洛女。既近,問:

「識我否?」

婢驚喜曰:

「李郎何往,娘子乃爾獨行?」

妻乃悲泣,云:

「行至襄陽,叔霽及兩兒並死於賊。我緣饑餒,攜小兒女嫁此車後人。」

遂與洛女見姑。哭畢,問姊娣何在,姑言近在外。曰:

「此行忽速,不可復待。」

留停半日許。時民饑,姑乃設食,粗糲無味。妻子於車中取粳米飯及他美饌,呼其夫與姑餐。餐畢便發,臨別之際,謂曰:

「此間辛苦,亦合少物相留。為囊齎已前行,今車中唯有一疋半絹,且留充衣服,深以少為恨也。」

乾元中,肅宗克復二京,其姑與子同下揚州。月餘,叔霽亦至,相見悲泣。再歎其妻於客中因產歿故,兼小兒女相次夭逝,言訖又悲泣。姑初慚怍,為其姪女為賊所掠,及見叔霽情至,因說其事。云所著裙,即此留絹也。叔霽咨嗟而已。吳郡朱敖嘗於陳留賊中識一軍將,自言索得李霽婦云。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新繁縣令
下一則: 小小說 – 章仇兼瓊
迴響(1) :
1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 包青天
2024/02/12 23:43
羅生門?汝云彼死,彼云汝亡?

 好笑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4/02/13 10:1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