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韋協律兄
2022/09/25 10:12
瀏覽970
迴響0
推薦65
引用0


唐朝時,任職太常寺(掌管宗廟祭祀的機構)協律郎(朝廷祭祀的輔佐官員)某,他有一個兄長為人非常兇悍,經常自稱平生沒有什麼東西能讓他害怕的。因此,這位兄只要聽說哪裡有凶宅,必定會獨自前往住上一晚,藉以證明自己不是吹牛。

 

某將兄長的豪言壯語與作為說給了同僚聽,有人想要試試兄是否真有膽量,又聽說有一處位於京城長安延康坊東北角的宅邸經常有怪物出現,那是人稱「馬鎮西」的名將、扶風郡王、檢校尚書左僕射、知尚書省事,過世後唐代宗詔令追贈司徒的馬璘(字仁杰的舊宅。一夥人就將兄帶到那兒,並為他備妥了酒肉,到了天黑時就都離開,只留下兄獨自在宅邸內的大池塘西側一座亭子中過夜。

 

兄毫不在意的喝酒吃肉,不久便因酒力發作覺得身體燥熱,想著反正這裡只有自己一個人,就袒胸露背的躺在亭子中睡下。到了夜半三更時,或許因酒後口渴的緣故,兄醒了過來,就見到一個身高只有一尺多、身短腳長、膚色很黑的小孩兒從池子中冒了出來,緩緩的朝著亭子靠近,然後順著台階而上,最後便站在兄面前盯著他看。兄一點也沒有被嚇到的樣子,反而對那黑小孩說:

 

「我睡我的覺,你這個壞東西幹啥一直看著我?」

 

黑小孩就繞著兄所躺著的座床走著。如此過了一會兒之後,兄覺得無趣不想再理它,回過頭、四仰八叉躺著要繼續睡覺,卻感覺到有東西爬上了床,兄也按兵不動、靜觀其變。很快的,兄感覺到有兩個小腳爬到了自己的腳上,那兩個小腳冷得像冰又像是鐵,一陣涼意直上心頭。而那個黑小孩前進的速度相當緩慢,兄仍然保持睡著般的模樣不做任何動作,等到黑小還爬到自己的肚子上,兄突然伸手摸去,這才發現那黑小孩原來是一個古舊的鐵製的鼎,而且還缺了一條腿兒(鼎有三條腿)兄就用自己的衣帶將這個鐵鼎牢牢的綁在了床角處,然後繼續呼呼大睡。

 

第二天一大早,某與同僚前來查看兄的情況,兄便將昨夜之事詳細說了,又找來一支鐵杵將這個鐵鼎敲碎,鐵鼎的碎片上似乎還微微顯現出的血跡(那應該是鐵銹的顏色唄…… 懷疑 )

 

從此以後,人們都相信兄那凶悍的為人的確足以除掉那些在住宅中作祟的妖物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網路版原文此處「冷如水」的「水」字,編者註記疑似應為「冰」字。

  

改編自 《玄怪錄》

 

原文:

 

《玄怪錄》.卷五.輯佚.韋協律兄

 

太常協律韋生,有兄甚凶,自云平生無懼憚耳。聞有凶宅,必往獨宿之。其弟話於同官。同官有試之者,且聞延康東北角有馬鎮西宅,常多怪物,因領送其宅,具與酒肉,夜則皆去,獨留之於大池之西孤亭中宿。韋生以飲酒且熱,袒衣而寢。

夜半方寤,乃見一小兒,長可尺餘,身短腳長,其色頗黑,自池中而出,冉冉前來,循階而上,以至生前。生不為之動,乃言曰:

「臥者惡物,直又顧我耶?」

乃繞床而行。須臾,生回枕仰臥,乃覺其物上床。生亦不動。逡巡,覺有兩個小腳緣於生腳上,冷如水(編按:似為「冰」字。)鐵,上徹於心,行步甚遲。生不動,候其漸行。上及於肚,生乃遽以手摸之,則一古鐵鼎子,已欠一腳矣。遂以衣帶繫之於床腳。

明旦,眾看之,具白其事。乃以杵碎其鼎,染染有血色。自是人皆信韋生之凶而能絕宅之妖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蘇履霜
下一則: 小小說 – 岑順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