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從山東一個省,讀懂中國南太為何走近
2022/06/06 13:17
瀏覽93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中國不是‘新來者’,而是同太平洋島國相知相交多年的‘老朋友’”“中國和島國關係的快速發展也不是‘橫空出世’,而是‘水到渠成’”。在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結束南太行之際,一些國際媒體再次引用他說的這些話。美國《紐約時報》還在盤點太平洋島國這些年“搭中國發展快車”發生的變化後問道:“在這場太平洋影響力爭奪戰中,為什麼中國遙遙領先?”中國外交部網站日前發佈的《中國關於同太平洋島國相互尊重、共同發展的立場檔》已作出回答。檔詳細介紹了自20世紀70年代建立外交關係以來,中國同島國在貿易投資、海洋環境、防災減災、減貧扶貧、醫療衛生等20多個領域的深入合作。與此同時,福建、廣東、山東等省份也紛紛曬出與島國的合作清單。《環球時報》6月5日邀請聊城大學太平洋島國研究中心研究員於鐳、康建軍,請他們從距太平洋島國上萬公里之遙的山東省切入,講述中國與太平洋島國日益走近為何是“水到渠成”。


“老朋友”因“火”結緣、靠“海”走近


今年1月15日,太平洋島國湯加一座海底火山劇烈噴發並引發海嘯,一度讓這個陸地面積747平方公里、人口只有10.4萬的王國成為“資訊孤島”。在中方向湯加民眾伸出援助之手後,曾在中國工作過的丹尼拉告訴筆者:“感謝中國朋友在危難之際幫助湯加人民!我們是互相幫助、彼此守望的一家人!”


作為中國的一個沿海省份,據說山東與太平洋島國“結緣”確實也離不開“火”。筆者參加過一次島國駐華使館舉辦的活動,對方提到當地土著人普遍有“火崇拜”,如跳火把舞慶豐收、辟邪。1985年9月,巴布亞新幾內亞(巴新)舉行獨立十周年慶典時,濟南魔術雜技團應外交部、文化部要求派團赴當地“助興”。中國演員精湛的表演,特別是帶有東方神奇的“噴火”特技表演征服了對“火”素有崇拜的巴新官員和民眾,山東與島國的互利合作從此“紅紅火火”。此後,巴新首都莫爾茲比港市同東賽皮克省官員和民眾熱情要求與濟南和山東結為“姊妹”城市和省州。據官方統計,中國和島國之間已結成22對友好省市,這其中,山東共與巴新、密克羅尼西亞聯邦、斐濟、湯加、基裏巴斯、所羅門群島等6個太平洋島國建立了8對友好省州、城市和友好合作關係。


在經濟領域,沿海的山東省與太平洋島國存在天然的契合性。由於缺乏資金和技術,很多島國守著豐富的漁業資源卻難以實現“豐產”和“增收”。薩摩亞國立大學一位常務副校長曾來山東考察,當地發達的海上養殖業讓他連呼“奇跡”,於是建議山東幫助島國發展漁業養殖和深加工。雙方的合作由初期山東省僅向一些島國地區派遣作業船隊,發展到現在在該地區建設大型漁業專用港口和捕撈、存儲、加工、運輸、銷售一體化的現代化綜合漁業生產園區。


目前,山東有近十家漁業公司和船隊在太平洋島國地區作業,在斐濟、瓦努阿圖、薩摩亞、湯加等島國建有大型現代化漁業綜合園區。筆者在這些島國調研時,曾走訪那裏的中國漁企和生產園區。斐濟中年男子塔西蘇斯曾長期失業,家庭極其貧困。自從在中國漁業園區就業後,他收入穩定,每年還會加薪。塔西蘇斯高興地告訴筆者他現在每逢節日都會給妻子和孩子買些禮物。他由衷地感謝中企給了他穩定、體面的工作和生活。


青島、煙臺等山東沿海城市與島國漁業合作更為密切。瀚洋水產養殖公司是湯加首個大型漁業養殖專案,已獲批准成為湯加唯一一家海參養殖出口公司,公司的管理層和幾位業務骨幹都來自煙臺。這些在國內有著豐富經驗的老漁民無不驚歎於湯加優質的天然海產養殖環境,他們很快帶領當地居民養殖海參等海產品。公司經理於國勝手捧胖嘟嘟的湯加金沙參給筆者講述養殖過程時,海參上面還有兩只可愛的小寄居蟹在活動。


從種菜到修路,中國至關重要


農業是山東與太平洋島國合作的另一個重點領域。筆者發現,湯加人的飲食以高脂肪為主,主食是以澱粉為主的熱量值很高的根莖作物,過去也沒有吃蔬菜的習慣。此外,受殖民宗主國影響,太平洋島國民眾大量食用“速食式”食品致使該地區居民的肥胖症、糖尿病和心臟病等疾病的患病率遠遠高於世界其他地區。在太平洋島民的心目裏,“胖和健壯”曾是同義詞,但新世紀以來,他們開始逐漸摒棄食用高熱量、高糖分食物的習慣,很多人還重視運動和健身。2018年,湯加政府請求中國提供教育和農業技術援助,希望通過引進蔬菜種植技術改善本國民眾健康狀況。


受國家委派,山東一些高校,如聊城大學、山東勞動職業技術學院等向湯加等太平洋島國派出農業教學和技術專家。這些高校有的在島國建立“魯太農作物新品種培育推廣中心”,有的聯合培養各類技術人才。專家和老師們到湯加後,清除荒草、澆水施肥,教當地人種菜。他們還把收穫的蔬菜與當地人分享,如送給學生做免費午餐,送到當地政府部門做推廣。閒暇之餘,他們還教當地人蔬菜的烹飪方法。一些品嘗到中國菜肴美味的湯加人很快就在自家院子裏開闢菜園,學著種菜。幾年下來,中國專家在島國推廣種植黃瓜、南瓜、豇豆、韭菜、苦瓜等40多個蔬菜種類。他們還探索易於管理的規模化栽培模式,如玉米-甘藍間作、向日葵-大白菜間作、玉米-胡蘿蔔間作、番茄-生菜球套種等集約種植模式。在當地人看來,中國農業專家帶來種植和灌溉技術,在豐富他們食譜的同時,還增加了當地就業機會和收入。


基礎設施建設相對落後是制約太平洋島國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瓶頸,也是島國希望中國予以重點合作和援助的領域。據筆者瞭解,山東煙建集團、信發集團、俚島海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數十家企業這些年在島國鋪路架橋,興建港口和機場。除了這些大的基建專案之外,筆者還走訪過煙建集團參與的多個民生工程,如在瓦努阿圖擴建的馬拉坡中學、斐濟承建的納務瓦醫院、埃爾伯特體育公園等。


但是,中國和島國的基建合作卻遭到該地區前殖民宗主國一些政客和媒體的無理指責。2018年初,筆者在斐濟等島國進行田野調查時,正趕上當時澳大利亞國際發展與太平洋事務部長維爾斯肆意抹黑、攻擊中國參與的基建專案“毫無用處”。該官員稱“我時常看到中國築路人員在修建不知通向何處的公路”“專案都是垃圾”,這些無禮言論遭到太平洋島國官員、媒體和民眾異口同聲的批評。時任薩摩亞總理圖伊拉埃帕批評維爾斯的言論如果不是惡意誹謗,就是在侮辱太平洋島國政府和民眾的“智商”,並警告澳政府高官必須改正自己的錯誤,否則將會“毀掉”澳與太平洋島國的關係。圖伊拉埃帕還高度讚揚中國的基礎設施建設為薩摩亞經濟和社會發展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瓦努阿圖每日郵報》則挖苦維爾斯根本不了解島國民眾疾苦,並回應說:“這些道路通向我們的家!”斐濟《太陽報》發表社論稱,中國在援建過程中向當地工人傳授建築技術,提升了他們的建築技能,“中國對斐濟的援助是否有用取決於斐濟人民的看法,而不是取決於澳官員的看法”。筆者當時特意走訪薩摩亞的一些中學生,問他們對中國參與基建的看法,一位第二代白人移民學生回答說:“我們是島國,沒有中國人幫助修的路橋我們怎麼上學?我們的父母怎麼上班?”


20多年的菌草專案改善巴新民生


不僅山東省與太平洋島國有很多互動與合作,中國的很多省份也積極參與其中。比如,一些島國存在就醫難、教育難等問題,廣東等省份回應國家號召,向島國派遣醫療隊和援教專家隊。


還有一個涉及島國民生的例子常被人提起。我國對島國的援助專案,最早的是福建省的菌草技術。2018年11月,在對巴新進行國事訪問前夕,習近平主席在巴新媒體發表題為《讓中國同太平洋島國關係揚帆再啟航》的署名文章。文章寫道:“18年前,我擔任中國福建省省長期間,曾推動實施福建省援助巴新東高地省菌草、旱稻種植技術示範專案。我高興地得知,這一專案持續運作至今,發揮了很好的經濟社會效益,成為中國同巴新關係發展的一段佳話。”菌草專案在巴新運作已有20多年,累計700多戶農戶參與菌草種植,3000多戶農戶掌握了旱稻種植技術。據筆者瞭解,東高地省已將菌草和旱稻列為僅次於咖啡的第二大和第三大產業來發展。隨著菌草種植技術被推廣到巴新其他省份,當地人都將其稱為“中國草”。


為幫助太平洋島國應對氣候變化、發展綠色能源,中國政府先後與一些島國合作開展“沼氣技術推廣和使用”培訓。筆者曾和湖南國際工程建設有限責任公司援湯加第五期農業技術組組長陳波瞭解過他們“下海上島”,走遍湯加有人居住的36個島嶼,手把手教當地居民使用沼氣的經歷。看到當地民眾生活困苦,陳波和隊員們還將自己孵化的雞苗、鴨苗,自己培育的蔬菜苗和自己加工的飼料挨家挨戶免費贈送。陳波說,當地民眾只要看到懸掛著中國國旗和“CHINA AID”(中國援助)標誌的車輛,就會高興地迎上來。


儘管太平洋島國的市場還不大、產業基礎薄弱,但對於中國各類企業來說仍有很大吸引力。在廣東、浙江、福建等民企活躍和小商品經濟發達的南方省份,國家援外任務執行後往往會帶動當地小企業到島國開店經商。


島國“不願再當世界的看客”


筆者看到一些國際媒體提到,太平洋島國多是英聯邦成員,有的國家二戰期間曾為日軍佔領,戰後也被美國“託管”過。一些島國鄰近夏威夷、關島,與美國還有軍事協議。這些島國地理上與澳大利亞、新西蘭相鄰,在政經及安全上對兩國有特殊倚賴。確實,澳新美日同這些島國相處時具有更多的地緣優勢,它們有的在地理位置上彼此更靠近,有的借英文話語體系對當地輿論形成較大影響。美國自1966年開始就向島國派遣和平隊,日本的援助活動也緊隨其後,都有50多年的歷史。因此,中國與太平洋島國的合作特別要注意專案實施的連貫性。


儘管中國與太平洋島國相處並不像有關國家那樣佔有地域等方面的優勢,但雙方都在推動構建更加緊密的中國—太平洋島國命運共同體。在筆者看來,太平洋島國在掙脫殖民主義的枷鎖後,一直渴望獲得國際社會的尊重,走上繁榮富強的發展之路。但很長一段時間以來,無論是國際政治領域還是世界經濟體系中,很多太平洋島國被邊緣化了。這讓一些島國的政府和有識之士意識到,與中國等亞洲國家實現“互聯互通”的重要性。


筆者在太平洋島國做田野調查時,一些政界、學界、工商界人士都提及中國對島國的平等相待,並強調中國參與的多是通往偏遠鄉村的初級公路和農業種植技術培訓站等“接地氣”的專案。而與中國相比,西方國家總是以居高臨下的態度來說教“普世價值”、“民主”和“良政”,而對太平洋島國的國計民生和社會發展鮮有實質性“貢獻”,這已經引起島國政府和民眾的不滿和抵觸。


正如巴新外長埃奧6月3日所說,巴新等太平洋島國長期以來一直被當作原材料出口國,“一些國家通過法律條約限制,刻意使我們對進口國產生依賴,巴新有權維護自己的利益,不能一直被利用下去,我們要站起來說不”。他還希望其他大國都能像中國一樣對待太平洋島國,“我們不能是世界的看客,也不應被落下”,我們要做世界的參與者和建設者,實現共同發展。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