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很不尋常,中國發起三連擊!
2022/09/16 22:20
瀏覽66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最近一段時間,中國在國際舞臺上發起三連擊。


第一擊,是推動國際原子能機構理事會在成員國四次協商一致通過的單獨正式議題下,專門討論美英澳核潛艇合作問題。


第二擊,是在聯合國“負責任外空行為準則”開放式工作組會議期間,反擊美國提案。


第三擊,是在國際原子能機構要求俄羅斯退出烏克蘭核電站的決議表決中,與俄羅斯一道投下反對票。


無論是防止核擴散、核安全還是防止外太空軍備競賽,都是關係到全人類命運的重大問題,美西方一些國家在這些問題上腰間栓扁擔——橫著走 ,這非常危險,許多國家對他們是敢怒不敢言。


中國今天在這些問題上主動出擊,旗幟鮮明地與一些西方大國尤其是美國的圖謀做鬥爭,把廣大發展中國家和國際社會憋在心裏很久的話說出來、想打而不能打的旗幟打出來,有擔當!


1


去年9月,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三國宣佈建立“三邊安全夥伴關係” (“奧庫斯”,AUKUS)。根據協議,美英幫助澳大利亞打造核動力潛艇。


澳大利亞是無核國家,美英兩個核大國向一個無核國家成噸成噸地轉讓軍用艦艇所涉核材料,這是歷史上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 。不光是輸出數量大,在濃縮鈾豐度上,美英直接向澳輸出豐度超過90%的武器級高濃鈾,遠超其為伊朗劃定的3.67%紅線。


國際原子能機構是根據《不擴散核武器條約》設立的機構,最主要的職能就是防止核擴散、促進和平利用核能。機構目前有175個成員國,一切行為都需得到成員國授權。像美英澳核潛艇合作這種事,要向機構尋求授權,只有作為主權國家的成員國才有最終決定權。


中國從一開始就在國際原子能機構層面對美英澳提出質疑,並推動設置、成員國四次協商一致通過的單獨正式議題下,專門討論美英澳核潛艇合作問題,要求三國明確澄清相關合作到底有沒有涉及到核武器材料,到底是否涉及核武器國家向無核武器國家轉讓核武器材料的問題。


可想而知,美英澳絕不可能痛痛快快地在這個問題上接受國際社會監督,其中的博弈過程勢必驚心動魄,根據中國常駐維也納聯合國和其他國際組織代表王群大使介紹,中方“挫敗了一些國家企圖劫持國際原子能機構理事會的圖謀”。


“一些國家”,不用點名大家也知道說的是誰;“劫持”,也就是“綁票”,“綁票”不成難道他們還敢“撕票”?這“一些國家”的態度有多囂張?


這一年來,這“一些國家”主要是耍弄了兩個手段:一是明火執仗,二是暗度陳倉。


儘管面對中國、印尼、馬來西亞等其他國家的質疑和反對,美英澳三國一年來成立了17工作組推動核潛艇協議的落實,英國和澳大利亞的學者甚至叫囂稱,中國的阻撓不會妨礙奧庫斯進程,這是公然“甩橫的”。


“美國之音”公開慶祝“奧庫斯”一周年,還生怕國際社會不知道,把一些擺到臺面上的行徑做了番“總結彙報”式的炫耀。


一個是加緊培訓人員。 今年9月,澳大利亞皇家海軍潛艇官兵開始在英國皇家海軍最新服役的第5艘“機敏”級攻擊核潛艇“安森”號和其他“機敏”級攻擊核潛艇上進行訓練。這是澳大利亞海軍首次被允許在英國潛艇內訓練,“美國之音”說,明年將有更多人員參與培訓。


一個是加緊情報和法律對接。 去年11月,三國簽署《海軍核動力資訊交換協議》,正式允許澳獲取美英機密的核潛艇資訊。今年2月,這項協議正式生效。


一個是加緊基地建設。 今年3月澳大利亞宣佈將在東海岸建造一個新潛艇基地,用來停靠澳未來的核潛艇並支持美英核潛艇定期訪問。


過去一年,除了建立奧庫斯聯合指導小組和 17 個工作組外,為了推進奧庫斯的進程,三國政府都指定了專門人員指導奧庫斯工作。


光明面上就搞了這麼多動作,17個工作小組在私下裏達成了什麼協議、搞了多少東西,可想而知。為了堵住國際社會的煌煌之口,美英澳在國際舞臺尤其是國際原子機構開始瞞天過海。


王群大使在本次國際原子能機構理事會會議上提出了七大問題,直指美英澳試圖瞞天過海的行為。


第一,三國用所謂“海軍動力堆”為藉口,極力回避三國合作涉及核武器材料非法轉讓這一“原罪”,其所涉“海軍動力堆”問題本質上是核擴散行為。


第二,三國混淆一國主權範圍內的軍事活動與核擴散行徑。三國核潛艇合作不是簡單的主權國家自主研發軍用艦艇所涉核材料問題,而是首次由核武器國家公然、直接向無核武器國家非法轉讓成噸成噸的核武器材料,兩者不能混淆。


第三,三國以所謂“核材料封存在反應堆中,無法直接用於核武器”誤導輿論,也完全行不通。事實上,三國核潛艇合作的問題出在核擴散,而非相關核武器材料如何處置。三國合作鑒於其核擴散本質,更無法降低有關核安全、核安保和核擴散風險。


以上三點,主要是三國在國際舞臺上打的輿論戰。但即便是輿論戰,也毫無技巧和哪怕一丁點誠意,完全是胡攪蠻纏。


比如三國解釋說,澳大利亞不會尋求擁有核武器或民用核能力,會禁止鈾濃縮,這就是說,法律規定不能持槍,澳大利亞說自己不造槍,都是買的;三國又解釋說,要建立核查程式和實施額外的防止任何核材料轉用的保障措施。問題是國際原子能機構尚未對三國授權,三國自己監督自己?


雖然理由漏洞百出,三國也並沒有好好撒一個慌的耐性,畢竟他們已經公開說了,阻撓也妨礙不了他們。


第四,三國,尤其是澳大利亞,違反機構全面保障監督協定和相關議定書規定的申報義務。澳在正式宣佈三國核潛艇合作決定近一年來,迄今未按要求向機構作出任何實質性報告,已違反其保障監督法律義務。


第五,三國公然越俎代庖堅持擅自與機構秘書處直接確定相關保障監督方案。三國核潛艇合作開創核擴散惡劣先例,超出現有保障監督體系範疇,必須由機構全體成員國共同討論解決方案,機構全體成員國必須擁有最終話語權。


第六,三國損害機構防擴散職能和權威,綁架秘書處從事《規約》禁止的活動。三國企圖脅迫秘書處提出豁免三國核潛艇合作的保障監督方案,然後憑藉自己在理事會的票數優勢,強行推動理事會通過,從而使其非法擴散行徑合法化。中方支持機構嚴格按照《規約》第2條規定,相關預算不得用於任何支持推進軍事目的的活動。


第七,三國始終以“未確定合作方案”為由,拒不向機構報告核潛艇合作實質進展,使總幹事和秘書處無法就三國向此次理事會作出實質性報告,也無法有效履行機構《規約》規定的報告義務。


上述四條非常重要,是王群大使披露“一些國家企圖劫持國際原子能機構理事會”的重要方面。


據王群大使披露,美英澳向國際原子能機構第十次審議大會提交“在奧庫斯夥伴關係下開展合作”工作檔,繼而又向機構成員國散發非檔,用“海軍動力堆”問題掩蓋核擴散本質,把非法核擴散行徑包裝成合法、無害的行為,誤導國際社會。


王群大使披露,三國還大搞政治操弄,企圖脅迫國際原子能機構(下稱“機構”)秘書處提出保障監督方案,然後憑“小圈子”和自己的票數優勢,強行推動理事會通過,讓核擴散行徑合法化。


值得注意的是,9月9日理事會會議召開前,國際原子能機構機構總幹事拉斐爾•格羅西首次就美英澳核潛艇合作問題向該機構的理事會提交書面報告。報告說,國際原子能機構“根據迄今為止與奧庫斯各方進行的技術磋商和交流,對他們的參與程度感到滿意。”




對這一報告,王群大使公開提出呼籲,國際原子能機構總幹事勿火中取栗,為三國的核擴散行徑背書。


王群指出,國際原子能機構總幹事不能淪為三國政治工具,作出誤導性結論。總幹事在缺乏正當法律依據和成員國授權的情況下,擅自處理美英澳三國核潛艇合作這一核擴散行徑,甚至在這三國尚未申報有關核材料和核活動的情況下,就已作出其核潛艇合作適用全面保障監督協定“例外條款”等一系列結論。這既不合規,也不合法,十分荒唐。


中方對聯合國機構負責人提出批評,這是非常罕見的,從事後看,這樣的呼籲同時也是很有必要的。


王群介紹,在理事會會議上,總幹事在程式上維持了中立和公正,沒有就美英澳核潛艇合作提出議題。這就是包括中國在內的國際社會堅持立場所產生的效果。


對總幹事這一反應,美方直接沖到前臺,提出自己的議題,刻意回避三國涉核武器材料非法轉讓的本質。


王群介紹,這裏還有個小插曲:美方突然提出設置新議題後,中方向大會主席提出,美方未按議事規則提供完整材料,建議休會15分鐘,以便給美方一個機會及時修正錯誤、補充完善議題。中方並未直接抓住議題瑕疵打擊美方,這體現了中方的大氣與底氣。


王群介紹,待美方補全議題材料後,中方迅即亮明態度,不參加該議題的協商一致,有力挫敗了美英澳“洗白”核擴散行徑的圖謀。


此次理事會上,廣大成員國對三國核潛艇合作的七大問題表達了嚴重關切。正義力量取得了階段性勝利,接下來的博弈勢必不會輕鬆,但國際社會團結起來抵制霸道西方的信心在增長。


2


在國際原子能機構理事會會議召開同時,聯合國“負責任外空行為準則”開放式工作組會議也正在日內瓦萬國宮舉行。


會議期間,美國代表提出一個動議:美方已率先承諾不再進行破壞性直升式反衛星導彈試驗,呼籲其他國家效仿,並表示美方擬向第77屆聯合國大會第一委員會提交相關決議草案。


美國是開展反衛星試驗時間最早、次數最多、種類最全的國家。如今主動提出不在進行相關試驗,莫非是良心發現?這是好事?


美國的謊言被中國裁軍大使李松揭穿。李松指出,美方有關倡議並未對美國自己的外空軍力發展構成任何限制和束縛,對推動國際外空軍控進程沒有實際價值。




李松指出,早在1959年人類發射首顆人造地球衛星之後2年,美國就開始進行直升式反衛星武器試驗。美國在歷史上進行的反衛星武器試驗不僅嚴重破壞外空環境和外空系統,還直接助長了大國對抗和軍備競賽。經過半個多世紀的發展,美國的反衛星手段已十分完備,並能夠利用反導裝備形成實戰化反衛星能力,早已不再需要進行破壞性直升式反衛導彈試驗。


李松表示,美國是最熱衷於發展太空攻防作戰能力的國家,現在提交這個決議草案,頗具諷刺意味。如果美方真正致力於維護外空安全,那麼早在60年前就應提出這項決議草案。美方決議草案僅涉及試驗,未提及反衛星武器的研發、生產、部署或使用,這充分表明美方倡議是片面的,不會對自身構成絲毫約束,軍控意義也十分有限。中方歡迎一切真正有利於實現防止外空軍備競賽目標的軍控倡議,但堅決反對任何假借軍控之名擴大單邊軍事優勢的做法。


李松大使的解釋非常清楚且清晰,即便不了解國際外空軍控進程的人也立即能明白,美國又在故技重施。一直以來,美國利用其在軍事和科技方面的優勢,先在一個領域取得優勢,再推動建立“規則”,堵死其他國家跟進的路,既把事辦了,又立了牌坊。


李松指出,“揚湯止沸,莫如釜底抽薪”。從歷史和現實角度看,外空武器化和軍備競賽風險的根源在於美國企圖稱霸外空。冷戰雖已結束30年,但美國固守冷戰思維、單方面謀取外空戰略優勢的做法並未停止,外空作戰相關規劃和行動不斷增加。


李松介紹,從美方最近發佈的新版太空政策檔看,檔中公然將太空視為“國家軍事力量優先領域”,謀求在外空持久戰略優勢,增強外空領域威懾力,要求美太空軍“在外空、從外空、向外空作戰”。這樣的外空安全政策舉措,是美國長期奉行的“主導外空”戰略的延續,也是當前外空武器化和軍備競賽風險上升的最突出因素,對外空和平與安全構成根本性和持久的威脅。


不得不說,中方這一段表態真是漂亮,一下給想暗度陳倉的美國將了軍。


3


國際原子能機構最近還通過了一項決議,要求俄羅斯結束對烏克蘭紮波羅熱核電站的佔領。


俄羅斯和中國對決議投下反對票,布隆迪、印度、巴基斯坦、越南、埃及、塞內加爾和南非投下棄權票。


紮波羅熱核電站是歐洲最大的核電站。今年3月核電站被俄羅斯軍隊控制,而後由俄羅斯國家原子能公司接管,但仍由烏克蘭國家核電公司的員工運營。自那時起,紮波羅熱核電站附近的埃涅爾戈達爾及郊外村莊,甚至核電站不斷遭到炮彈和無人機的襲擊。俄烏雙方對誰發動了襲擊各執一詞。




中國對紮波羅熱核電站危機一直是高度關切的,多次表達了擔憂。中方一再呼籲,在無數人的生命和幾代人的福祉面前,我們不能心存僥倖,更不能無所作為,必須盡最大努力,最大限度減少意外發生。


中方一再呼籲,國際社會應當加緊外交努力,推動當事方早日重啟談判,儘快實現停火止戰,從根源上消除核安全的風險。



我們看,在這個問題上,中國的態度非常明確,核安全問題絕對不能等閒視之,不能政治化,不能拉偏架,不能加劇烏克蘭局勢升溫。高安全風險的核電站要“冷”下來,俄烏衝突也要“冷”下來,這樣才能避免更大的悲劇發生。


如果把這個三連擊連起來看,背後的思路不簡單。


美西方不是從這兩天開始才在國際舞臺上搞大小動作的,但這樣的操弄過去經常通過外交人員的回憶錄或者西方媒體的報導披露出來,回憶錄談不上時效性,而西方媒體的立場更不必說。


如今,我們越來越多的把國際舞臺上博弈的細節主動披露出來,及時幫助國際社會全面認識圍繞這些重大問題國際社會博弈的真相,是我們主動作為同時外交藝術愈發嫺熟的體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