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對標”俄烏軍事衝突!台軍漢光演習販賣戰爭焦慮
2022/07/26 10:11
瀏覽63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臺灣 “漢光38號”軍演7月25日起進入“實兵操演周”,循例模擬臺北港若遭解放軍空襲,台軍將如何反擊。與往年不同,今年的演習有了“對標”俄烏戰事的喧囂,比如台軍在淡江大橋八裡端的關鍵地帶,挖了近100米的“戰壕系統”,以展示“地面作戰”的決心。與此同時,臺灣例行的軍民聯合防空“萬安演習”也於25日登場,與往年相比不僅擴大了規模,並規定在演習期間不按要求“避難疏散”的民眾,最高可被處罰15萬元新臺幣(約合3.4萬元人民幣)。軍事專家魏東旭25日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近年來島內軍民演習的“表演”成分越來越高,台當局通過軍演不斷渲染兩岸之間的衝突,販賣戰爭焦慮,嚇唬島內老百姓,無非是為購買大量美制武器裝備尋找藉口,並給大陸貼上更多“危險與威脅”的標籤。


蔡英文將二度“登艦出海”


幾乎所有島內媒體都注意到,今年的演習“大量汲取了俄烏衝突的經驗教訓”。台軍總結認為,烏克蘭在整體實力處於明顯劣勢的情況下,能與俄軍打得“有聲有色”,很重要的原因在於“全體動員”。



因此在“漢光38號”實兵演習中,“軍民全體動員”就成為了重點。早在24日中午,台軍就下達了“同心32號”動員召集令,召集後備軍人到指定地點報到、投入實際防衛工作,他們將參與防護設施的架設、“國土防衛”等多項課目。



模擬俄烏軍事衝突場景,台軍在淡江大橋八裡端演練進入“戰壕系統”。 (7月25日臺灣聯合新聞網)


25日至29日進行的“漢光38號”實兵操演,採用實兵為主、部分實彈為輔的模式進行。據臺灣《自由時報》描繪,“作為指揮中樞的衡山指揮所25日清晨下達命令,全台部隊全數‘動起來’”。其中臺灣西部的戰機模擬在“敵襲”背景下進行“戰備轉場”;臺灣海軍各式艦艇在排除水雷後,出港躲避“敵軍襲擊”;臺灣陸軍則“著重於承受敵軍襲擊時的戰力防護,為後續反擊做好準備”。


台媒稱,蔡英文26日將搭乘“基隆”級驅逐艦出海視察台軍在宜蘭外海進行的“海空聯合操演”。這將是她“2018年後第二次登艦出海”。台海軍幾乎掏空家底地參加該演習,台空軍也將派F-16、“幻影2000”和F-5戰機等參演。


據稱,考慮到應對“解放軍航母編隊在臺灣東部外海進行高強度軍事訓練”,台軍在此次演習中還納入了“只有實際作戰時才會編列”的台海軍62特遣隊。


效仿烏克蘭挖了100米戰壕


據台軍方聲稱,俄烏衝突延續至今,台軍根據雙方經驗進行了全面評估,相關結果在這次“漢光38號”演習中皆有展示。例如俄軍利用高超音速武器摧毀烏克蘭指揮中樞的行動,讓台軍全面檢討各作戰區地下指揮所承受“第一擊”的能力,包括在位於“國道”五號“雪山隧道”山脈的深處開設戰時能接替衡山指揮所的“聯合作戰指揮所”。


《聯合報》稱,過去“漢光”實兵操演的最後一個項目總是“灘岸殲敵”,意指“敵軍在我灘岸即遭三軍成功圍殲”,維持軍民“戰火不波及內陸”的信心;而這次“漢光38號”卻有意效仿俄烏衝突,讓戰火一直推進到殘酷的城市巷戰。


在烏東爭奪戰期間,烏軍不但在當地挖掘戰壕系統,同時加固其他既有戰備設施謀求與俄軍長期對抗。《聯合報》記者注意到,台軍在“淡水河口反突擊”課目中,在淡江大橋八裡端引道工事下挖掘近100米錯綜複雜的戰壕系統,並部署後備役官兵,“模擬直接上火線禦敵”。陸軍官員表示,這是依據美軍工事的教範。


據稱,台當局還根據烏克蘭經驗,將這套戰壕系統視為呈現台軍“防衛決心”重要的視窗。“不但作戰區各級日日密集督導視察簡報,美國在台協會安全合作組也派員實地勘查陣地,瞭解城鎮作戰構想。”


此外,該課目還模擬“敵軍沿路推進、準備包圍臺北港”。台陸軍在沿途各路口部署“標槍”反坦克導彈“截擊解放軍裝甲車輛”。在大樓高點則部署“毒刺”肩扛式防空導彈與反裝甲武器“從事城鎮巷戰”,模擬“全力截擊登岸共軍”。


“萬安演習”擴大擾民


25日,與“漢光38號”演習同步開啟的還有“萬安45號”演習。每日下午1時30分至2時分區實施,一連4天,到28日結束。島內媒體稱,台當局今年有意將兩大演習合在一起。與往年平面道路車輛只需要停于安全處,不須下車不同,今年在臺北、台中、台南三地,民眾在演習的空襲警報發佈後,必須將車輛靠邊停放,離車配合疏散,待警報結束後才可回到車上,以符合“戰時景況”,違者最高可被罰新臺幣15萬元。


但中時新聞網25日稱,在宜蘭縣,當城裡警民如火如荼地舉行“萬安演習”時,城外沙灘上到處是衝浪和戲水人潮。遊客表示,“員警也管不到海邊”,“海邊應該是演習的大漏洞”,還有人說:“萬安演習也沒用啊!導彈射到沙灘,大家都掛了!”


“漢光”軍演的內容也時常遭到島內媒體的質疑。中時新聞網25日發文稱,日前臺軍預演時在淡水河面佈置汽油桶與炸藥形成阻絕鏈,甚至不惜炸毀關渡大橋,以防戰時解放軍的“野牛”氣墊船或登陸艇沿河長驅直入臺北。“然而,這樣的作戰設想與防禦部署是否符合未來可能出現的作戰場景,或有相當值得探討的空間”。文章稱,直言之,如果解放軍的登陸船艇能夠接近乃至進入淡水河出海口,意味著“已突破台軍的防線”,而台軍在該區域的地面防衛能力已被大幅削弱或摧毀。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