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佩洛西竄台是美國政治的悲哀
2022/08/09 14:16
瀏覽8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竄訪中國臺灣地區的鬧劇,在國際社會遭到一片譴責之聲。而且面對中方一系列軍事、外交反制舉措,這出鬧劇更顯得得不償失、狼狽不堪。在國際輿論的聚光燈下,美國反華政客的自私、狂妄、短視之舉不僅讓美國的外交信譽、國際形象大打折扣,也將美國政治制度中的兩大痼疾、將美國政治衰敗的現實再一次赤裸裸地暴露于世人面前。


第一,美國政客為了短期的選舉利益,可以“合理地”忽視甚至無視國家的戰略利益。


2022年是美國的中期選舉年,由於美國國內經濟萎靡不振、通脹率爆表,作為執政黨的美國民主黨民意支持率持續走低,大概率將在今年的中期選舉中丟掉眾院掌控權。關於美國政治有一句著名的格言——一切政治都是鄉土的,這在美國的眾議員身上體現得尤為明顯——由於他們來自435個不同的選區,所代表的利益千差萬別,且任期只有兩年時間。對他們而言,即使在華盛頓做得再出色,一旦在本選區選舉失利,所有成績將一夜歸零。


因此,對佩洛西等政客而言,“國家利益遠比不上本選區的一張選票來得實在”。為了能夠在選舉季到來時賺眼球、搏出位、蹭流量、造話題,不少眾議員“戲精”附體,各種昏招、怪招甚至是下三爛招數頻出。這也是美國選舉政治制度造就的長期通病——為了個人選票不惜拋棄政府的臉面,拉低個人道德的下限;為了贏得本選區選民支持“慷國家之慨”,寅吃卯糧畫大餅;為了展示所謂的強硬姿態,而在一些議題上走極端。



最後的結果是,在這種政治制度下,這些政客的視野和格局被局限在一個個選舉週期,碎片化的鄉土利益主導了美國的國家利益,精巧的政治算計取代了長遠的戰略謀劃,選舉政治直接淩駕於國家利益之上,“哪管身後惡浪滔天”——這成為今日美國政治衰敗的重要根源。


第二,美國政客為了謀取個人資本,往往不惜犧牲國家形象和信譽。


在美國,“利益集團政治”和“旋轉門”制度的結合導致了一種普遍的個人權力尋租現象。利益集團通過專業遊說團體與政客建立起良好的私人關係,而這些政客在卸任之後可以利用在工作中搭建起來的私人關係網絡,或成立自己的諮詢公司將“關係”變現,或在企業、律所、智庫或其他機構找到薪水豐厚的職位,賺得盆滿缽滿。


在這種政治制度設計下,資本、選票、政策通過一個個政客形成了完整的利益鏈條,成為利益集團控制華盛頓的工具。而這些政客為了能夠在卸任後從幕後金主那裡獲得更多實利,往往抓住有限的任上時間撈取政治資本、為金主賣力服務。


於是,美國政客喊著冠冕堂皇的政治口號、為自己謀私利的案例比比皆是,為了一己之私置美國國家信譽與形象而不顧的政客大有人在。佩洛西之流之所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韙,不理拜登政府的私下反對,執意竄訪臺灣地區,心裡裝的當然不是台海地區的安全穩定,不是中美關係大局,也不是全球安全赤字的治理,而是在自己卸任眾院議長前再“搞個大新聞”,再強化一下自身“反華急先鋒”的角色定位,再賺上一筆政治資本。


當國際社會期待著中美加強對話與合作緩解全球發展赤字和全球安全赤字的時候,佩洛西之流所製造的這出鬧劇,恰恰是美國政治衰敗的悲劇性寫照。而且,對於暴露出的這些深層次痼疾,美國並沒有找到解藥。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