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亞太國家不應站在北約的危牆之下
2022/06/29 16:02
瀏覽144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北約峰會28日開始在西班牙馬德里舉行,在旁觀者眼中,這個舊冷戰的產物,正在拉開“新冷戰”的帷幕。美國《外交政策》網站最新的一篇文章就明確將這屆北約峰會作為“新冷戰”形成的標誌,文章稱“一種截然不同的冷戰正在開始”,正如我們在北約峰會上看到的那樣——日本、韓國、澳大利亞和紐西蘭的領導人將首次參加這次會議——“新的戰線正在劃定,可能會延續幾代人的時間”。這個有些悲觀的判斷背後,反映出國際社會對當下局勢的普遍擔憂。


相關報導幾乎無一例外地提到,在北約所謂新版“戰略概念”檔中,中國將首次被列為“挑戰”。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表示,北約將“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談論中國帶來的挑戰”。但對於如何描述中國,各成員國進行了“激烈討論”。


據稱,與美英的激進對華態度不同,法德等國認為應該使用更有分寸、更謹慎的說辭來描述中國。法國總統馬克龍此前就曾警告,北約不應“分散自己”並在與中國的關係上形成“偏見”。立陶宛和葡萄牙的外交官也表達了他們對過於關注中國的擔憂,因為北約國家沒有任何與中國的直接邊界。這種“激烈討論”本身,就足以表明“中國威脅北約”的說辭多麼荒謬。


客觀而言,北約有30個成員國,利益訴求和對外態度不可能完全一致,但華盛頓的戰略意志正對北約形成越來越強的裹挾和綁架。這使得那些想通過加入北約來尋求安全感的國家,事實上往往成為華盛頓的附庸或棋子。結果是它們的安全環境不但得不到根本改善,反而面臨不可測的惡化風險。因為無論如何,北約都改變不了其軍事政治集團的性質,它的存在本身對世界和平與穩定構成了威脅。


中國先賢孟子有一句話,叫“君子不立于危牆之下”。某種程度上可以說,北約組織是當今世界最大的一堵危牆。


北約直接催生並不斷強化了歐洲的安全困境,俄烏衝突的爆發是其惡果的現實體現。事實證明,以集體防務之名追求絕對安全的極端做法,其盡頭就是陣營對抗。換句話說,北約決不是歐洲安全危機的解藥,而是毒藥。如果有人把這樣的毒藥往被稱為“世界和平發展的綠洲”東亞地區播散,這種行為既陰毒又惡劣。


不管怎麼說,日本、韓國、澳大利亞和紐西蘭特別是日韓都不該出現在北約峰會的會場上,這是十分消極的動向。參加這個冷戰色彩濃厚、對華敵意強烈的跨大西洋軍事政治集會,能給亞太國家帶來什麼,又會讓它們損失什麼?並不是一筆難以算清的賬。


和北約組織的主動或被動靠近,可能會得到華盛頓的幾聲表揚,會和這個軍事集團搭上點關係。然而,亞太國家利益建立在該地區的和平與穩定基礎之上,對北約亞太化的迎合無異於引狼入室,對任何亞太國家來說都是極不明智的選擇。而且,這勢必傷害與中國的戰略互信,不可避免地要付出代價。


冷戰的污水決不能流入太平洋,這應是亞太地區的普遍共識。倘若一邊與北約打得火熱,一邊有意無意把冷戰禍水引入亞太,這“就和那些雖然喝了酒,但堅持說自己沒有酒駕的人一樣”。歐洲安全現在已經陷入剪不斷、理還亂的僵局,各方還在努力尋找解決之道,而亞太國家必須從正確的角度去吸取歐洲的教訓。


總之,這一次北約峰會呈現出來的各種傾向既是錯誤的,更是危險的。對於亞太國家來說,警惕並反對“北約亞太化”,是必須擦亮眼睛看清的大是大非,它不存在任何投機空間。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