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夏日午餐在「豪普特花園(Enid Haupt Garden)」
2022/09/01 00:03
瀏覽1,544
迴響0
推薦59
引用0

夏日午餐在「豪普特花園(Enid Haupt Garden)

         或許是受到一些名畫的影響,加上對大自然的熱愛和敬畏,「阿慶」喜歡在欣賞大自然的奇妙同時能夠享受飲食的樂趣。因而儘可能找機會在沙灘,崖壁,河畔,公園,山麓等等接近大自然的所在,虔誠地領受大自然所賜予的美景和美食。

        今年的夏日,長期的疫情中稍得解脫,軟禁久了,因而只要有機會一定出去走走,親近大自然。在華府的這些日子,最常去的地方就是那廣闊的國家廣埸(National Mall)了。去的次數多了,從觀察中有樣學樣,到「豪普特花園」午餐,成了日常生活的小亮點。噢,它的別緻不亞於「奧德莉赫本」的「蒂芙尼早餐」。


         從「史密斯森尼」的地鐵站出來,歐洲古堡式的建築就在右前方。那古堡就是「史密斯森尼」博物館系列的訪客中心。「史密斯森尼」地鐵站可説座落在國家廣埸中段靠南邊的所在,有藍,桔,和灰三條地鐵線經過,對大華府地區的民眾説是相當容易去的地方。

          進入訪客中心的古堡,西端是咖啡點心小站,東邊有一些展覽。那扁長型的訪客中心建築後面和獨立大道之間,有一大片花園,也就是那有名的「伊妮德 豪普特(Enid Haupt) 花園」了。


        1976年,為了慶祝美國建國兩百週年,「史密斯森尼」博物館系列在訪客中心的後面,修建了一座「維多利亞型」的庭園。到了1983年,成功的出版商和雜誌業者,伊妮德 豪普特,捐了巨欸,用高水準的園藝設計改建那座花園。四年後,1987年的五月下旬,新的花園以「豪普特花園」的名稱,向世人開放。

        「豪普特花園」佔地四點二英畝,有三個部份,它們分別是右邊靠近「薩克勒藝廊(Arthur M. Sackler Gallery)」的「月門花園(The Moongate Garden);中央那「維多利亞」式的草坪花壇;還有左邊,靠近國家非洲藝術館,的「泉水花園(The Fountain Garden)」。「月門花圉」的設計採用了十五世紀北京的天壇建篥,而「泉水花園」的設計理念則取自十四世紀西班牙摩爾(Morrish)人在「阿爾罕布拉(Alhanbra)」的皇宮和城堡。今天,阿拉伯話的「阿爾罕不拉」這句話,指的就是西班牙南部紅色的城堡。


       「月門花園」是當今世上最美的花園之一,由於它的入口並不明顯,「阿慶」感覺它好像很容易被遊客所怱略。這取自明朝天壇設計理念的花園,以對稱的圓和方的設計理念為主,那是北京天壇的天圓地方理念。方型的花園,中央是座大大的方型水池,水池的中央有雙重圓型的中心和方格式的走道,把方型的水池一分成四。儘管分割後的水池並不是很廣闊,愛取景的人士還是可以看到部分「史密斯森尼古堡」的水中倒影。


      「月門花園」的兩個對角,各有一座巨大的,粉紅紅色花岡岩月門,那也是遊客照相取景的地方,簡單的設計,效果非凡。花圓另外的兩個對角,也有月型的岩石擺施,像是圓弧造型的石椅,可以坐上五六個人面對面的聊天。若是「阿慶」設計,一定會在那圓孤型的中間放上一個方型的小石棹,實用又美觀。


      「月門花園」位於「史密斯森尼」古堡的後面,但它卻是緊臨著那收藏東方文物的「弗瑞爾」博物館。從東方文化和藝術出發,這花園也可說是「弗瑞爾」博物館的延伸,是精心的設計或是事實的巧合?再不然它是「阿慶」的暹輯推論?


(您可曾注意到看板上的畫面?您可以如法泡製,得到珍貴的攝影作品)

       那維多利亞式的中庭花壇,由於它位在古堡建築和獨立大道之間,是遊客打卡取景的最佳地點。遊客常會在接近獨立大道的一端,以花壇和古堡作背景把自己和家人鏡。有幾次,「阿慶」在附近,曾自告奮勇地替他們當攝影師,誏他們留下共有的歷史紀錄。

      面對古堡,中庭那維多利亞式花壇的右邊就是「泉水花園」了。當今世上以泉水命名的花園實在多不勝數,可是「豪普特花園」中的「泉水花園」區.塊設計則別具匠心。若說「月門公園」用了東方天壇建築的天圓地方理念,那「泉水公園」卻是採用了回教徒花園的特色—— 水,花磚,和對稱。回教文明上,樂團的四條水流(水,酒,牛奶和蜂蜜)交集。摩爾人特別喜愛沿著花磚牆流水的庭園設計,因為它不僅僅發出平靜人心的聲頻,同時冷卻了一些週邊的氣溫。


      那流箸水的牆和水裡的遊魚以及水底的珊瑚設計該是這個公園的中心和重心。可是事實上卻是令人失望的,一個祭壇式的設計,貼滿花磚的牆上一些下垂的植物當流水,珊瑚狀的石頭和類水生植物擺旋放在前面,幾隻大大小小的遊魚作品挿在石頭和假植物中間,遠看似一座大的水族箱。「泉水花園」看不到該有的水,看到的卻是這些擺設,便「阿慶」對「畫餅充饑」這句話有了更進一步的領悟。

      在「泉水花園」和「藝術及工業館」之間,有個充滿許多珍奇花朵植物的花園,非常值得慢慢欣賞。這不時變換的花園像是「泉水花園」的延伸部分。長條走廊似的花園正中央有座高高的銅像,它的基座上寫著那銅像人物是Spencer Fullerton Baird (1823-1887)先生,他是美國自然歷史的先驅,史密斯森尼機構的第二任總幹事。步道的兩側,有兩排黃色的的大洋傘,傘下放了方型或是圓型的戶外棹椅,更可愛的是每座洋傘區域中間,擺設了各式盆栽植物,相互隔離。

      「豪普特花園」最親切的地方,是在陰涼的角落擺設了許多靠背的椅子供遊人賞景和休息,那一排黃色大洋傘下的棹椅小區更是幽靜的所在。說是盛夏,四週的太陽再大,大洋傘下,或是樹陰中,在充滿花朶的芬芳氣裡,或喝水,或午餐,或聊天,可以不再受冷氣空間的約束,人生樂事也。這個夏日,把握機會,有好幾次,「阿慶」請老伴準備了三明治和飲料,專程到花叢間午餐,留下許多美好的時光足跡。


         鄉下人,野人獻曝似的和有緣來訪的朋友,分享「阿慶」夏日在「豪普特花園」的時光足跡,和花園中一些花花草草相片,願您喜歡!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