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是你的守護靈,請多指教
2022/05/12 16:21
瀏覽1,447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我這一驚可非同小可,趕緊戴上我的口罩、塑料瓶做的防護面罩、手裡還拿根防身用的筷子…」


我的城被圍了。因為一場瘟疫。
冰箱裡的食物只剩下昨天的剩菜。
『明天呢?後天我吃什麼?
想著想著,或許是因為心情煩悶,我睡著了,而且做了一個夢。
夢醒後我什麼都不記得,只除了一個聲音...
『是誰?!是誰在跟我說話?!
「別害怕,我是你的守護靈,請多指教。
『誰知道你是不是。如果你是冒充的呢?
「有差別嗎?反正(這裡)只有你一個人,有個人和你說說話不好嗎?
『話別說得太早,誰又知道你是不是真心的。
「你說到重點了。
『什麼?重點?
「對。在這個時代最大的問題就是你沒辦法知道誰誰誰是真心的,誰誰誰又是虛偽的。
『好像你對我的世界很熟似的。那我來考你,現在是什麼時代?由誰當家?誰說了算?說啊!
「這問題太容易、太小兒科了。但是如果你一定要問我,我可以回答你:現在是幕府時代,大將軍當家,大將軍說了算。
『哈哈,你是日本漫畫看多了是吧,還幕府時代呢!不過還挺有趣的。
「怎麼有趣?我怎麼不覺得。我說的是實話。不信你可以再考我。
『怎麼不有趣。現在當家的明明是...等等,差一點就被你害了。這人的名字可是不能隨便說的,誰知道後果會怎樣,還是小心一點好。
「還說不是幕府時代,連大將軍的名字都不敢說。
『你一直說幕府幕府,幕府到底是什麼東西?
「所以你的常識還挺缺乏的嘛。那我就教教你。
『你先別太得意,說得好不好,還不一定呢。
「當然好。
『為什麼"當然"好?
「請問你,你看得到我嗎?
『看不到,只聽得到你的聲音。
「所以嘍,既然一般人看不到我,我哪裡去不了,我哪裡都能去。
『那又怎樣?
「就因為別人看不見我,我又哪裡都能去,我可以做個純粹的觀察者,我的結論最中肯,別人可能有事,我只會沒事。我沒什麼好怕的。
『你不怕,我怕啊。
「你只要聽,不會有事。
『反正我現在很無聊,你說吧,什麼是幕府?
「幕府就是...我不跟你上歷史課了。
『我也不想。
「我就直說了。"幕府有權無責,天皇有責無權"。你說這個時代,不是這樣嗎?
『據我所知,應該是"幕府有權無責,天皇無權又無責,老百姓自求多福。"
「其實沒差。你想想嘛,無權之人,你去追究他的責任,能有什麼結果?
『那倒是。不跟你說了,越說越餓。本來我是想找你解悶,順便忘了餓肚子這件事。不聊了,不聊了。
「等等,如果我能讓你有東西吃呢?
『真的?!怎麼會?
「你知道元宇宙嗎?
『元宇宙就是...
「別說。我們就用元宇宙這個詞,不然又要害敏感了。
『有元宇宙也沒用,上面有人看。
「跟你認得的人聊,總行吧。
『只要不談理論,你懂我的意思。
「"你家都還有些什麼吃的?"說這也不行嗎?
『可以。但一定也是"沒有"。
「你不問怎麼知道。你有感冒藥、失眠藥、衛生紙嗎?
『倒是有一些。問這做啥?
「你可以跟人換啊。
『是可以,如果對方有食物的話。但這能維持多久呢?除非把所有人的物資都做個統計,然後平均分配,或許還能撐個一段時間。
「做啊!為什麼不做?
『大將軍在看啊!而且我不懂得寫程式。
「不過,這倒是個不錯的點子。
『你能來去自如,你就行行好,去到那個會寫程式的誰誰誰的家裡,請他做個平台,讓人人都可以上去登記想交換的東西...藥啊、食物啊、衛生紙啊、奶粉啊...。不對,那要怎麼拿呢?每個人都不能離開家門口半步!想也是沒用。
「吊繩子啊!下面再綁個籃子。至少同一棟樓的人可以這樣做。不過呢...
『不過什麼?
「我不能替你找這樣的人。
『為什麼?你要什麼好處不成?
「這太刺耳了吧。我是你的守護靈,還拿什麼好處。
『良心發現了,是不是?
「現在很少人講這個詞了。我只是沒辦法和那人說話,就這麼簡單。
『那是因為...
「他聽不到我說話啊!
『那就...沒戲唱了。
「現在也很少人用這個詞了。
『哪有。很平常啊。
「不過呢,也不至於,你可以啊,你可以讓人聽到啊。還活著就有這好處。
『別幸災樂禍了。
「你是中文系的嗎?怎麼老用冷詞?
『不是。
「真的不是?
『元宇宙學來的,還挺新鮮的。不扯了,肚子又叫了。你聽得到嗎?你聽得到我肚子叫嗎?不跟你講了,都說跟你講沒用。
「是沒用。但你講就會有用。
『怎麼會?
『去問啊。這世界每個人的朋友都是相互重疊的,就算不重疊,多找幾個就會有共同認識的人。
「我聽過這理論。
『你如果不認識樓上樓下的人,用這方法就能開得了口。
「怎麼開得了口法?
『"喂,我是你誰誰誰的朋友,他又是誰誰誰的相識,而他又認得誰誰誰,他說認得你,所以我才聯絡得上你。我問你,你需要感冒藥、失眠藥、衛生紙嗎?我可以跟你交換食物嗎?我冰箱快空了。順便一提,我就住在你樓下,如果你同意,只要吊根繩子下來,籃子我有,我們不用離家,也能交換物資。你有需要嗎?我肚子餓得慌..."
『如果他沒有食物呢?如果他沒有食物又想換呢?
「你可以再找樓下的。你也可以叫他照你的樣兒去做,等換到食物再跟你交換。這方法雖然慢,但可以打發時間,有希望總比沒有好。
『我覺得你就是"天皇","天皇"就是你。
「怎麼說?
『"無權又無責"啊!
「被你取笑了,但我能帶給你希望。
『等到問到了人,我已經餓死了。
「不要說那個字(好不好)...
『哪個字。
「"死"。
『你很無聊。
「就算你餓得那個了,你至少完成了一件事。
『什麼事?
「你至少把你的方法傳了出去,你敢說沒有。
『這不是你的法子嗎?怎麼又算我的了?
「你的,我的,誰的,這不重要。
『那什麼重要?
「方法本身啊!
『為什麼?!
「這人生啊,像瘟疫這樣的災難多得是,如果平時大家就有互通有無的習慣,一次次的情形只會更好些、不會更糟。你說是不是?
『糟糕的可能是我,得好處的可能是別人。我為什麼要這樣做?
「那不這樣做的人首先就消失了,還有那欺騙他人白拿人家東西的人...
『那也未必。
「你不能否認希望是誰也騙不走,希望是可以持續傳下去的吧!...吧!!...吧!!!

等我從無數次飢餓昏睡中醒來,突然感覺有人正在敲我的門...
『誰啊!
「我是你樓上的,我給你送食物來了,你餓了吧。我想要點失眠藥。
『你別想做傻事。你怎麼能下樓,不是城圍了嗎?
「解啦!
我這一驚可非同小可,趕緊戴上我的口罩、塑料瓶做的防護面罩、手裡還拿根防身用的筷子,誰知道是不是小白、大白冒充的呢。
我打開門,我見到從來不認得的樓上的鄰居,但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而從對方害臊的表情看起來,當時他的感覺一定跟我一樣...。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小說
下一則: 無厘頭喜劇太棒啦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