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無以名狀的恐懼~《如無頭作祟之物》
2009/10/08 16:38
瀏覽1,873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內容簡介:

『婚舍集會』是奧多摩代代相傳的祕守家的儀式,剛滿二十三歲的長男長壽郎必須從三位新娘候選人中挑選出一位。儀式進行中,有一位候選人被發現死亡,屍體的頭部不見蹤影。兇手是從現場消失的長壽郎嗎?但四處遍尋不著逃亡的痕跡。家族繼承人之爭讓混亂的情勢更加詭譎。在這期間又發現了第二、第三個犧牲者,屍體同樣沒有頭。這是古老傳說中的淡首大人作祟?還是長壽郎十年前掉入水井中死亡的雙胞胎妹妹,強烈的怨念所致呢?

********

當初看到上面這段書介的時候我覺得書名和內容似乎很有趣(??),於是便大膽的接下試讀。

只是....千金難買早知道啊!我一直認為日系作品大多以驚悚或病態的心理描寫見長,而且自覺這方面已經嚇不到我,然而我忘了【七夜怪談】和【鬼來電】可是令人聞風喪膽的超強恐怖片,連好萊塢都翻拍了,膽小的我雖然沒勇氣挑戰,但是每一個看過(日版)的人都用魂不附體的顫抖聲音告訴我~你還是不要知道內容比較好,而且我也不想去回憶。要是專說鬼故事嚇人的司馬爺爺有看過應該也會說~恐怖喔!恐怖到了極點!

說了那麼多的重點就是~多年後我才體會當初大家被那兩部片子嚇壞的心情!

在此鄭重警告想要讀《如無頭作祟之物》這本書的人:要做好隨時會嚇暈的心理準備!文字的力量絕對強過【七夜怪談】和【鬼來電】的畫面影像,尤其是二十二萬字....恐怖的浪潮沒有一刻停歇。

這本書的開端對我來說很特殊,以前沒看過如此寫法,初期有點摸不著頭腦的迷惑感,往常讀任何一本書無論內容有多驚奇怪誕都不至於如此。也許就像作者一開始在「致台灣讀者信」裡面提到的~這是特意設下的機關,而我則是馬上中招的被害人?!

老實說,此時此刻我就跟那些看過恐怖電影的人一樣~不想回憶書裡的情節。但問題在於不去考慮內容要如何寫心得呢?真煩惱啊!書就擺在我旁邊,可是我發覺自己望著它的眼神就好像面對一件無法處理的「被詛咒物」那般驚懼。

對了!我突然想到~此舉證明我完全不可能、也不適合當殺人兇手,畢竟連書都不敢再翻了,更遑論真的動手....。啊!蚊子跟螞蟻除外。

瞎扯了很多無謂的閒話,可惜還是沒能轉移注意力(我的),一想起要繼續寫心得就有種渾身發毛的莫名惶恐。最近的天氣....也是關鍵啊!忽雨忽晴、乍暖還寒,怎麼跟淡首大人要出沒的場景好像 >"<

好了,以下....算是正常的心得吧!勉強....。

********

內容簡介:

高屋敷妙子筆名媛之森妙元,是一名推理小說作家。年近六旬之際決定搬回媛首村養老,那裡是她和先夫擔任員警時所居住過的鄉間。多年前發生過奇慘無比的命案,她決定將自己所知所聞以及先夫辦案時的筆記匯整起來寫成一部小說。原因是該處發生的多起命案迄今二十多年都未偵破,她希望在回溯過往的同時能發掘以往遺漏的線索並藉此破案,一則是為了卻先夫心願,二則顧及自身年邁恐來日無多,若不及早完成也許再無機會執筆,故而一步步走向那段摻血的記憶。

高屋敷妙子以連載方式將《媛首山慘劇》分章刊登於同人誌《迷宮草子》,甚至公開向讀者徵求推理答案,以期解開殺人動機和兇手身份之謎。

然而,隨著事件原本只有少數人知曉的秘辛一一呈現於世人眼前之際,妙子的推理遇上前所未有的瓶頸,爾後雖然有人帶著完美的推理現身解惑,然而有些事情永遠找不出答案,比如說世家的興衰,還有謎樣的淡首大人。

********

作者將本書定調為「用民俗題才結合推理與恐怖小說」,因此把故事背景設定在昭和二十到三十年間的日本鄉下,如此將使得淡首大人和媛首山的傳說具有較合理的存在性,畢竟鄉野怪談總是有點朦朧又模糊的魅力,而這股眩惑的吸引往往來自遺世獨立的自理模式和地方特殊信仰。

以台灣為例,中南部傳說的「送肉粽」,另外還有牽亡、觀落陰,全都是神秘詭譎的民俗儀式。子不語怪力亂神,但老師沒說不可以抱持著尊重的眼光和態度來看待各地的特殊風俗。不同於其他物種的單一絕對,人類社會正因為多元和無限包容而顯得豐富有內涵。

書中的主要出場人物頗多,有些舉足輕重,也有那種好像很多餘到後來卻變得很重要的串場角色,我指的是~高屋敷妙子。雖然作者把她的身份設定為要寫雜誌連載推理小說的作家,而且整本書的內容都是出自她的手筆,不過我一直看到中段都覺得~連淡媛或阿淡、甚至是合體後的淡首大人都比高屋敷妙子出場的次數多上好幾倍,所以忽略她是應該的。但這本書完全顛覆我以往認知裡的「應該」或者「理所當然」,先入為主的成見在這裡不只非常要不得、還可能帶來致命危機。當然是對裡頭的角色而言。

事件主因起於秘守一族的繼承人鬥爭,以往所熟知的豪門恩怨不脫手足或大小老婆之間的明爭暗鬥,然而秘守家族的問題更麻煩,應該算是祖先們自己解決不了的問題無限期擱置,使得後代子孫通通必須被繫上這個不能剪又解不開的死結。

秘守一族分為一守、二守和三守等三個分支,光只是單純的繼承人問題就鬧得不可開交,再加上莫名其妙的堅持~為了講究門當戶對和維持家族名譽地位和興旺的近親通婚制度,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都能確定這種方式只會讓原本的問題變得更加複雜。雖然女人的地位在秘守一族之中十分低下,但那是就娘家而言,一旦嫁到夫家情況又不同,尤其是生下男孩子之後,「母憑子貴」其來有自。這樣的女人從小也許不被重視、要什麼沒什麼,不過出嫁後卻有可能變成幕後的強力黑手,同為女人,光想像就讓我覺得這種反差很恐怖,女人....不....人的怨念啊!(看吧,連我也不敢得罪自己呢!)

另外,近親通婚又造成另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隱性遺傳疾病發作。雖然說自從法律明定「旁系六等親之內不得通婚」以後,優生學就是獲得民眾普遍認同的知識,但說來慚愧....看書的時候我只來得及想辦法平復自己被嚇得半死的激動情緒,根本沒考慮那麼多。直到開始動手寫心得我才想起~所以說這就是一守家的孩子代代體弱多病或多有夭折的關鍵原因啦!還有傳說中一守家女孩子的狂亂瘋病,難怪每一代都會有一個,吼~~

淡守大人啊!請原諒小的誤會您了....。

可以預防的人禍往往和天降災厄無關,不過人們習慣把所有悲慘的事情推給神、鬼或天,這樣子心裡應該比較好過吧!可惜問題依然存在,不知道何時又會回頭無情反噬。

哎呀!我好像解開了一個書中所有推理作家沒發現(又或者是不重要??)的謎題了呢!呵呵(會再找時間去看精神科,sorry!sorry! >"<)

回頭看《媛首山慘劇》,秘守一族一直都是媛首山所在地-媛神村當地的主事大地主,資訊封閉的鄉間即便在戰時也感受不到太多戒嚴氣氛,可見得秘守一族的行事作風帶給村子極大影響,封建、閉塞、自我,斷絕與外的連繫通常是操控人心的最佳方法,秘守一族秉持這個作風,由裡到外,因而醞釀出後續的兇殘命案,要不是自己藏著太多秘密也不至於不敢揭穿別人的秘密。用一個謊去另一個謊,如滾雪球般的效應,作者運用這個概念埋設爆點,不著痕跡卻威力十足。

接著想談談我覺得最恐怖的點。

是無頭人?媛首大人的傳說?還是十三夜參禮?

婚舍無頭屍事件也很恐怖呢!斧高在幾多家遇到的悲劇也很驚悚耶!就連發生在高屋敷妙子身上的怪奇現象....還有另一個不能說的尾聲爆點也讓人頭皮發麻!!

到底那裏最恐怖呢?

我想應該是時時刻刻都存在人們心中的「無知」、「推諉」和「不求甚解」。

因為無知所以持續近親通婚習慣、造成不可逆的基因失序。因為推諉所以不想深究問題背後的因果關係,以至於問題愈積愈多、愈滾愈大。因為不求甚解所以寧願相信過度渲染誇大的謠言,只憑口耳相傳得來的解答往往就是錯誤的開始。

以上是秘守一族乃至媛神村全體村民所帶來的恐怖感,我由此確確實實了解到「知識就是力量」這句話的重大意義。

再者,婚舍殺人事件令人膽寒的程度也不惶多讓。

「無心的偶發殺人事件一而再、再而三發生」和「懷抱著巨大殺機和殺意的案子」,哪一個比較恐怖?

以我個人的感覺,我會說是前者。沒來由的危險無法預料,但是有動機的嫌疑可以防範,這樣解釋應該很合理吧?!

婚舍事件從新娘候選人遇害身亡開始到新郎失蹤為止都還只是一小點恐怖加上懸疑,然而第二名、第三名死者出現....吼....尤其是第三名被害人外加一顆不屬於祂的人頭,還有後來經過推理得知的死因,天啊!!兇手那股狠勁真的讓我皮皮剉,連牙齒都忍不住害怕的吵著「放我出去!我有幽閉恐懼症!」。

作者在營造氣氛的書寫方面多有著墨,筆下的深度令人驚嘆。雖然這是第一次讀到三津田信三先生(本書作者)的作品,但是我已經想以粉絲自居,嗯....有點想啦!只不過這本書太恐怖了,以後要讀三津田先生的作品~會讓我有點猶豫。雖然往往都是由嗜讀因子佔上風、打敗害怕心理,但這一回我卻不敢肯定。

原本前幾天才剛被愛倫‧坡嚇過,我以為作古的大師功力可以跨世紀就夠驚人了,然而「後浪推前浪」這句話可不是說假的,喜歡恐怖小說又愛推理的人絕對要讀一讀這本書。

附帶一提,最好選一些可以振做精神的歌曲當背景音樂,我可是聽了一整夜的五月天才撐過來的,覺得快瘋掉的時候就挑【終結孤單】或【戀愛ing】連續重播,需要平復心情的時候用【知足】不停安慰自己。為什麼選【知足】?因為~能平平安安活著要知足啊!

好了,就快結束了,寫心得的同時我也請出五月天全程陪伴。

就像榮螺塔的驅魔設計一般,每回看完一本讓我很驚的書之後,寫心得都有一種不可思議的療癒作用,藉由「吸收、回溯、釋放」這樣的過程,好像完成一項重要的工作,好的影響和內容留下做為報酬,不好或不需要的情緒就在敲鍵盤的同時讓跳動的文字帶走。

以極長篇幅來表述關於《如無頭作祟之物》的讀後心得,終於....打完收工!

對了,突然想到兩個疑點~出現過兩次的謎樣人物,還有另一個區域的連續割喉事件。無解!這好像是第一次遇到還遺留下無解之謎的結局。而且是一點點線索跟想像空間都沒有的無解。怪哉。

管他的,我不是推理作家,沒有追根究底的義務(推諉),這下真的打完收工!

以上,希望淡首大人....呃....三津田先生滿意囉!台灣讀者真的被你嚇到了 ="=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