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的好朋友孫安福和他的家人們
2013/10/24 01:45
瀏覽610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說到孫安福我就想起了他小上音樂課時說的一句話:“ 不是我吹牛,我完全不會看樂譜,甚至 123的簡譜也看不懂,但是老師敎我們唱的歌,我可以正確的猜對下一個音,看我神不神!”;我當然不相信但是五年級時,他坐我旁邊,他似乎每次都真的猜對了,真奇怪!當時我想不透為什麼?或許他很懂五線譜,故意“扮豬吃老虎”,但是也並不在意。高中時我書店看到一本專門介紹音樂家生平的書,在某一個段落寫著“小時候,老師敎全班唱歌,〈 海頓?還是誰?我忘了。〉只要老師開了頭,他就能哼下去,相差不多,而且往往比原著更優美。”我才想到他極可能天賦異稟,將來會是個了不起的音樂家或許我該把這本書買回去給他看,並勸他去考音樂系,但是我當時只是個窮學生,根本買不起書,只好罷!現在想想,我或許讓國家損失了一名音樂天才,不勝唏噓!最近我和他取得連絡,他居然還記得當時音樂 老師的姓名,是他特別喜歡音樂?還是他暗戀那位美麗的音 樂 老師?〈 他否認 〉但是已經“時不他與”不重要了。他既沒有成為偉大的音樂家,也沒有娶到美麗的音樂 老師。 一笑!

     說到我們的緣分,可真令人奇怪,當時我們兩個大概是全班最不乖的,恕我直言,功課都不好,他尤其喜歡打架,而且每戰必勝!老師把我們排到一起,我們居然能和睦相處,沒有鬧翻天,也真奇怪!後來想到,或許我長得比他高,他對我也有幾分敬意,但是真正的原因應該是我對他哥哥的仰慕,愛屋及烏,我也非常尊敬他,雖然後來我去過他家,但是很遺憾一直未能見到這位我心目中的英雄。將近五十年前的小孩是十分靦腆的,不像現在的追星族,衝到偶像面前要求簽名;我當時只知道他哥哥是軍刀機的駕駛,也就是“飛將軍”,我非常敬佩但不敢說。小學畢業後我在一本雜誌上看到一篇“擊落米格機的空戰英雄歐陽漪芬”專訪 說他克敵制勝的主要原因是當時做了一個不該做的小轉彎,由此可見我們的戰鬥機性能優越他是飛F-84 雷霆机擊落米格机的英雄。此時我更嚮往空軍初中畢業後,我一心投考空軍幼校。我舅舅是軍人,他的一位空軍同儕告訴我“ 開飛機多危險啊!別傻了!我很多朋友住在公館空軍眷村,家人整天擔驚受怕,怕電話響起,苦不堪言!”我內心掙扎了好久, 終於放棄了開飛機的念頭。後來又聽到 F-104 外號“寡婦製造機,這和我以前的印象相差很遠啊!

    說到孫伯母那就更令我印象深刻了!當時市政府教育局常常會派督學來學校視察,大家都會神經緊繃。有一天,導師正在上課,孫安福在玩他的鉛筆盒,我也沒在聽課,向外張望,只見一位衣著華的婦人,正嚴肅的看著我們上課,我立刻發出告:“督學來了!”同學們都向外看,此時孫安福也大夢初醒,跟著向外看,只見那位貴婦人氣急敗壞的指著孫安福,又指指她自己的耳朵,然後指向天空;很顯然的是在說他上課不聽!大家才明白是伯母來查堂了,看來他回家一定會挨罵吧!小學畢業後有一次到他家,看到我印象中非常嚴厲的伯母,居然是位和藹可親的長者,談及此事,她也記得,而且露出和藹的笑容。最近得知她老人家移民休斯敦多年,享含飴弄孫之福;孫伯母於12232008年,因肺癌過世,享年95

    小學 畢業後,大家各飛東西,但是我和孫安福還常常玩在一起,唸初中時我們倆和章祖允等三人曾經一起透過他哥哥的幫助,乘 C-47 軍用便機到台中,下了飛機再乘火車回台北當然火車、飛機都是免費的優待票當時能乘飛機可是一件大事,可謂“未演先轟動”,一回家,鄰居的小朋友都圍過來了,問東問西,我可是有問必答,“開飛機的是你朋友的哥哥嗎?”“那當然,我們還坐在他旁邊看他開哩!”現在想來吹牛也吹過頭了。他哥哥是空軍第五大隊27中隊的戰鬥机飛行員曾經參與8-25-1958的台海空戰英雄-孫木山.

    高中畢業後那年,我和孫安福、薛金彰一起到墾丁玩,從高雄到墾丁是乘當時公路局的“金馬號”豪華車,上面還有美麗的車掌小姐服務當時我們的孫安福就展開他的特長,對這位美麗的車掌大獻殷情,這位小姐也有她職業上的基本作業程序〈 SOP 〉,先說自己已婚,姓李,育有一子一女;安福兄不為所動,繼續天南地北的和她聊天,到墾丁還邀請她和我們一起吃午飯,當然和她們的〈 SOP 〉不合!回高雄後他們互留電話,我們住鐵路招待所剛吃完晚飯,李小姐打電話來了,安福兄高興極了,立刻整裝外出,留下我們倆在宿舍。大約兩到三個小時,他興高彩列的回來,原來孫安福又吃了 一餐,而且是請了那位車掌小姐和她的表妹一起吃的。這正是四十幾年前的小姐第一次和陌生人約會的 SOP〈帶一位“表妹”〉“好消息,她不姓李,她叫薛桂英,未婚!”孫安福高興的對著我們大吹大擂:“我就知道她不可能有兩個小孩,完全不像已婚的人!對了,她表妹很漂亮,你們誰想要呢?”

     這段小插曲本來我沒有太記在心上。但是或許是上天的安排,我讀東吳大學時,有一次到鵝鑾鼻去旅遊,乘坐金馬號時我在座位前的公路雜誌上看到“資深金馬號小姐薛桂英”,勾起了我的記憶,剛好抬頭看到那位車掌好面熟啊,正是她!歲月很容易在人的臉上刻下痕跡,她似乎真的是兩個小孩的娘了,我沒有上去打招呼,讓一切隨風而逝吧。但是他的名字已深刻在我的腦海中,直到有一天居然讓那個記憶力超強的孫安福下不了台,〈因為他把這位美麗的金馬小姐全忘了,而且不記得任何約會,吃飯以及表妹之事,還問我是否張冠李戴?〉。

    讀大學時,有一次和同學到孫東寶牛排館聚餐,我當時忽然想到孫安福的姐姐就叫孫東寶,“ 有個影子,生個孩子 ”,我立刻向大家正式宣佈:“這家牛排館是我好朋友的姐姐開的!”我還問服務生,老闆在嗎?還好不在,否則就糗大了。多年來我一直認為我的想法沒錯;但是當時生活的重擔一直壓著我,我完全無遐也沒有意願去證實這件事。直到我退休後,想要找些老同學聊聊天,第一個就想到孫安福,找他老姐問就行了;我寫了一封伊媚兒給這家牛排館,得到的回信是:“我們老闆不是女的!”後來才知道他姐姐叫孫冬寶。

      我退休後,很想找些老朋友聊聊天,但是談何容易,因此我為了懷念在鐵路附小的日子,開了一個部落格,我既非美女又不年輕,因此沒有上貼任何相片,只寫一些自己的回憶,本想自娛,無法娛人;但是有一天我忽然發現我所寫的“我的母校鐵路附小”居然有人每篇都看過,而且給了迴響,這些迴響一看就知,孫安福寫的!我興奮之餘和他通了電話,他告訴我兩個小秘密:第一、他小學六年級時曾經和班上外號“睡美人”的某某同學有一段你儂我儂的好時光;那時正是大家緊鑼密鼓的準備考初中,他居然在這個關鍵時刻“出軌”,想當然爾,初中聯考名落孫山。第二、他在板橋初中畢業時又想追求板中的一位漂亮寶貝“板中0803,非常文靜、大方;她也是我們鐵路附小班上最迷人的女生,寫得一手漂亮的好字,孫安福曾接到“板中0803的“ 婉拒交往”的回信。

  大學時代他有一群朋友,可謂那時代的舞林高手,專門參加各式各樣的舞會,帶過形形色色的美女跳舞,可是玩遍了大台北地區以及台中的元帥樂部!原來他還有我們小學時尚未發現的天份──跳舞出名的舞棍

    孫安福小學時,作文、週記常被老師打回票,重寫。有一次他把隔壁班他的小姊姊得到優勝,而且被貼在教室後面“公佈欄”的文章,一字不漏的照抄一遍,交差了事。沒想到我們這位對學生成見頗深的老師在課堂上當眾將安福兄抄來的,也是別班同學的“佳作”用非常不耐煩的態度朗頌一小段,然後:“寫的什麼狗屁文章?重寫!居然又被打了回票!兩位老師的品味有如此大的差別嗎?不可能!由此可見當時老師心目中對學生是有“分類的,安福兄不幸被分到文章寫的很差的那一類,而且是永遠不得翻身了。親愛的老師,文章是要細細的去品,才能體會出他的好壞,如果看到姓名就論定他寫不出好東西,那您的學生怎麼會進呢?

  孫安福小學時,雖然調皮,不用功,但是往後的求學生涯,是倒吃甘蔗,越吃越甜。初中他是板橋中學畢業,高中進了建國中學夜間部。考高中聯考前,由於賀爾蒙的作祟,想和“板中0803”交往,放學時,天天在板橋火車站前等她〈 她家住在車站旁的鐵路局員工宿舍〉,但孫安福始終未能鼓起勇氣來對她告白。看來他完全沒有記取小學時的教訓,在一心二用的情況下,只考上建中夜間部。後來他考大專聯考,雖然“連了一莊,但也進了中原化工系;由於化工的主科“單元操作唸得不錯,畢業後,在陸總部化學兵處服役兩年,協助參謀軍官,辦理國外採購與進口。退役後,與新婚的妻子共同赴美,展開了國外打拼的人生旅途。並在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石油工程研究所取得碩士學位。安福兄小學時候雖然未能在大家羨慕的眼光中畢業,但是他的求學路程是一路扶搖直上,漸入佳境,終於在休斯敦的石油公司擔任了人人羨慕的專業工程師!

  在19889月份時,他曾經是美國華人石油協會第一屆赴中國訪問的八位代表團員之一,〈也是最年輕的一位〉。巧的是,飛去上海北京時,與舊金山上机的盧燕同機,更巧的是他在上海瑞金賓館住一時,才知道盧燕在那拍李翰祥的“火燒圓明園”。同時也見到潘虹。哈!更巧的是,他在回程的飛机上巧遇范伯伯〈 退休鐵路局長 〉 和他 夫人 朱英超 女士〈 當年鐵路小學校長,孫安福常承蒙她召見,訓示 〉。據倆位老人家,對鐵路小學畢業的孫安福目前的成就十分欣慰!想當年他們有可能還在擔心這位調皮的小學生,畢業後會去綠島唱“綠島小夜曲哩!如今回憶這位兒時的好友,我似乎比那些師長們要有遠見,現在我可以大聲的:“我早就知道我們的安福兄會有成就的!”誰敢我“交友不慎呢?

 

  註:本文原載於 nelsonchen9 的奇摩部落格,發表於 2010/03/10  23:59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