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電子書《羈絆千年》(內含試閱)
2022/06/18 11:21
瀏覽623
迴響0
推薦14
引用0

  我從很久以前,心頭就有幾個故事一直想要寫,不過一直被其它的故事插進來,鍾愛的故事也要有機會展露,所以大概七、八年前有出版社邀約(好久了啊~~),就把這個《羈絆千年》的故事寫成三本,在數年前發行。

  這幾年,許多版權逐漸到期,讓我重新再看一次自己的小說,對故事還是疼愛的,只是要再翻新寫過,那可又是一大功夫,說真的,也沒那麼多時間啦!

  而和聯合線上的編輯聊過之後,這本《羈絆千年》也很適合讀創的風格,一開始打算連載,編輯說,你都寫完了,何不一次放上去?嗯……也是啦!於是找了個時間,將小說全都上架囉!

  《羈絆千年》分為長生、前世跟輪迴,從副書名來看,時間軸是往前推的,不過每個時間點都是獨立的故事,並不會混淆,對穿越、對古代有興趣的人,可以欣賞一下《羈絆千年》,讓鳳凰帶著你穿越這個淒美的愛情故事喔~~

    城邦部落格的朋友可以往這裡走,加入讀創,每天還可以打卡拿點數看小說喔!

        《羈絆千年Ⅰ》長生-梅洛琳 | 原創 | 讀創故事 (udn.com)

      不是城邦部落格的朋友也沒關係,可以在博客來看到喔!

文案:

七歲的時候,她被綁架了,在她性命危急的時候,他卻出現了。
因為恩情,她的家人將他留了下來,即便他跟其他人不一樣,他們還是包容、收留了他。
在朝夕相處下,伊棠的一顆心早已經被他佔據,即便他長生不老,那又如何?
而,一連串的被擄、追殺,他們所遇到的危機,竟然都跟他的「長生」有關?
究竟,是誰在追補他?到底是誰在策劃這一切的陰謀?所謂的長生不老,究竟是福,還是禍?
在經歷過層層的驚險事件,真相逐漸揭開,追補孟奎的人,竟然是──
在危急的時候,一隻巨大如鳳凰的鳥出現了!
傳說中的上古生物,竟然會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鳳凰的出現,跟孟奎的身世,究竟有什麼關係?

內容試閱:

「杜伊棠!」

原本已經要離開校園的伊棠轉過頭,見到大樓裡頭,一名戴著鴨舌帽,穿著牛仔背心的男孩子跑了過來。

因為他的大聲喊叫,使得校門口好幾個人都往這邊瞧。

「什麼事?」伊棠認得他,他是他們班的同學。

男孩子衝到她面前,站直身子,他調勻氣息,才露出帥氣的笑容,說:「下個星期,我們打算去墾丁衝浪,三天兩夜,想問你要不要一起來?」

「衝浪?」伊棠想起小時候的經歷,搖了搖頭。「不用了。」

「一起來吧!衝浪很好玩的,美慧、小珠她們都會去。」男孩子講的幾個女孩子的名字,都是伊棠的好朋友。

伊棠遲疑了一下,還是道:「不用了。」

「你不會玩水嗎?沒關係,我可以教你。」這正是他的目地。藍天之下,海水潑在美人的身上,女孩子一定會尖叫的,因為陽光的關係,海水在穿著比基尼的身上發出晶瑩的光芒……啊!夏天多美麗!

「不用了。」

「五月天還會在下星期,在墾丁開演唱會喔!票我都買好了!你看!」男孩子得意的把票亮了出來,在她面前晃呀晃的。

「不用了。」

「你不喜歡五月天嗎?還是喜歡要聽其他的演唱會?我都可以想辦法拿到票喔!」男孩毫不放棄。

「我不想聽演唱會。」

「那你……」

「你跟美慧和小珠去就好了,拜拜!」伊棠揮了揮手,瀟灑的轉身,男孩子只能站在原地,心想著到底是那裡做錯了?

「不是跟你說過這些根本沒用嗎?」一名穿著短褲,露出結實而修長的大腿的女孩子走了過來。

男孩子望著伊棠的死黨美慧,詢問:「為什麼?」

「又不是只有你一個男孩子約她,從來沒有一個成功過,你以為你會是那個例外嗎?」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男孩子不服氣。

「現在吃了閉門羹吧?」

男孩子不悅的看著她,女孩子一副漫不在乎,而已經離開的伊棠,根本不知道還有這段插曲,她抵達站牌,搭上公車,透過窗戶,看著外面的風景。人車呼嘯而過,她差點就看不到這些了。

衝浪啊……

對水的經驗不是很愉快,所以伊棠沒有再碰過水,關於水的記憶,恐怕這一輩子都忘不了……

※       ※       ※

十二年前

「嗚……嗚嗚……嗚……」

小小的伊棠不斷的哭泣,卻怎麼也改不了現狀。眼前除了她自己,誰也看不到。

爸爸呢?媽媽呢?為什麼都不在?還有哥哥呢?周嬸呢?還有幫他們家開車的李叔叔,也都不見了,只剩下她一個人,在這間屋子裡。

與其說是屋子,不如說是工廠,佔地相當廣大,角落擺著很多桶子,地上還髒兮兮的,空氣中還有腥臭的味道,這間工廠之前不知道在做什麼?噁心死了,光線從兩尺高的窗戶灑下來,而她已經待在這裡好幾天了。

她好想回家,可是做不到,她的手、腳,全都被膠帶黏住了,嘴巴也是,她坐在椅子上,不敢動彈。

她已經好幾天沒有吃到周嬸煮的食物了,也沒有再躺在乾淨的床上,這幾天她吃的都是漢堡和可樂,這是平常媽媽不會讓她吃的,能夠吃到漢堡跟可樂她當然很開心,可是卻不喜歡在這種時候,食物的味道變得好奇怪,裡頭甚至還加入了她的淚水。

她不知道這裡是那裡?也不知道要怎麼辦?因為哭泣,她滿頭大汗,還有鼻水、口水,把嘴巴的膠帶都沾濕了。

她會一個人在這裡,直到永遠嗎?

「媽的!」

男人的聲音傳了過來,伊棠嚇了一跳!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哭?此刻從門口走進一個穿著黑衣、黑褲的男人,長的很高、很大,就像熊一樣,他的臉上還戴著墨鏡,手裡還有槍……

伊棠睜大著眼睛,看著男人,而男人的力氣好大,甚至一隻手就把她「提」了起來!

伊棠叫不出來,而男人則像是拎著洋娃娃,用左手將她抱在腋下,右手則拿著槍,走出了工廠。伊棠就算不舒服,也不敢講什麼。他只知道這個男人身上很臭,跟工廠的味道一樣。這幾天,她都是跟這個男人,還有另外一男一女在一起。

她雖然很不喜歡他們,可是他們不在她身邊的時候,她也好怕……

伊棠終於可以看到外面了,男人將她帶離工廠,伊棠才知道原來她在海邊。前面是個港口,水平線上還有輪船,後頭就是關著她的工廠了。雖然她很喜歡大海,可是卻不喜歡被綁著來看大海。

伊棠被男人抓著,上了旁邊的一台車,體型嬌小的她,被摔到車上,讓她七暈八素。

「走!」

男人一喝!車子就開走了。

好不容易,伊棠才恢復過來,她看著旁邊這個拿槍的男人,還有前座的一男一女。坐在副駕駛座的那個女人她看過,她的心跳了一下!

這個女人就是她從學校下課,坐上李叔叔的車,準備要回家的時候,那個女人就過來跟李叔叔問路,李叔叔搖下了車窗,正準備告訴她方向,那個女人就拿著槍抵著李叔叔的頭。

然後,另外兩個男人出現了,一個身材比較瘦,另外一個比較壯,進到車子裡頭,然後……她就被綁架了!

她都聽那個身材比較壯的男人,叫另外一個比較瘦的人老大,而老大則叫他阿彪。

「老大,現在怎麼辦?」阿彪說話了。

老大沒有說話,老大的女人說話了:「現在我們找個地方,把這些錢分一分,然後……」她轉過來看著伊棠。「找個地方,把這個小孩解決掉。」

解決……是什麼意思?伊棠不懂。

阿彪一愣。

「這樣好嗎?她只是個小孩子……」阿彪的話還沒有說話,阿麗的槍就伸了過來。

「你什麼都不懂。」女人瞇著眼,冷酷的話從她塗的艷麗的唇瓣吐出,和她亮麗的外表截然不同:「把她放回去,然後叫條子過來抓我們嗎?你如果想死,我現在就可以斃了你,不用等到那時候。」

阿彪愣了一下,一個大男人反而輕聲:「老、老大……」

「聽阿麗的話。」開車的男人回答。

「是……」

伊棠突然覺得,這個看起來很兇的男人,好像沒有那麼壞,而看起來很漂亮的阿姨,還有那個她在哭的時候,就會安慰她,還笑咪咪的叔叔,卻很可怕。

嗚……她要死了嗎?她再也看不到爸爸、媽媽了呢?伊棠正在胡思亂想,車子突然緊急煞車,她的體型嬌小,差點飛了出去,還好阿彪拉住了她,她才沒有飛出去。

「幹!」從阿麗的口中冒了出來。

伊棠聽到有很多聲音,還有很多人的樣子,是……是警察的車子?有人來救她了?伊棠不禁開心起來!一定是爸爸、媽媽打電話,太好了!她有救了!

「可惡!」阿麗喊了出來!而車子則開始後退。

「老大,怎麼辦?」阿彪叫了出來。

老大沒有說話,他正準備倒車,結果又停住了!

「幹!後面也有條子。」阿彪罵了起來。

條子……是什麼意思?伊棠覺得很奇怪?明明來的是警察,為什麼他們一直說條子?

「沒辦法了!」那個叫老大的年輕男人吩咐:「阿彪,捉住那個小女孩。」

「是。」

伊棠感到她的身子被提了起來,然後被帶下車,看到眼前有七、八台警車,還有好多警察,除了警察之外,還有爸爸、媽媽……她忍不住大哭起來!

「嗚嗚……哇!」原本黏在她嘴巴上的膠帶,因為她的淚水、汗水、鼻水、口水,而失去黏性,鬆脫之後,便掉了下來。

她的聲音在現場廻旋,嬌小的身軀,卻有著極龐大的聲音。

「媽媽!媽媽!」她尖叫起來!

「小棠!」和警察在一起,長的相當美艷,卻一臉驚恐的女子,聽到伊棠的求叫聲,幾乎要暈厥!

「巧妍!」伊棠的父親急忙扶住了妻子。他長的相當俊逸,和伊棠的母親站在一起,可以說是郎才女貌,可是現在為了女兒的安危,那張臉蛋有掩飾不住的憔悴。

而捉住伊棠的三名綁匪,緊緊的靠在一起,不論是老大還是阿彪,甚至連阿麗手上都拿著槍,而伊棠則在他們手上,讓警方不敢動彈。

「放開伊棠!」伊棠的父親開口了:「你要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們。」

「哼!」阿麗開口了,她將手中的槍直著伊棠的頭。「不是說好,我們拿了一億就會放人,可是你們呢?竟然還報警?」她臉不紅、氣不喘的說著。

伊棠的父親沒有回答,這些綁匪是說過拿了錢就會放人,但是萬一他們反悔的話,伊棠怎麼辦?所以他們表面上跟綁匪斡旋,私底下還是報了警,因為這件事,他還跟妻子起了爭執。

而今天正是歹徒要求贖金的時候,他們跟蹤歹徒,才來到這港口邊,找出伊棠的下落。

此刻,只聽到阿麗冷冷的道:「如果我們要死,我也會拉著她的一起陪葬。」

「哇!」伊棠又大哭起來!

「不!」伊棠的父親喊了起來,而警方的代表則喊著:「快放開那個小女孩,現在自首還來得及。」

「哼!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子?那麼好騙?」阿麗冷冷的道。

「放開小棠!」伊棠的母親就要衝了過來,被伊棠的父親和警察擋住,警方的代表又大喊:「放開人質,有話好說!」

「好說?」阿麗冷笑:「好,那你們現在撤開!否則我馬上轟掉她的頭給你們看!」

所有的人一愣,現在伊棠在綁匪手中,誰知道會發生什麼意外?警方沒有辦法,只好退開。

「阿任?」

另外一個男人將伊棠接了過來,吩咐阿彪:「去開車。」阿彪得令,立刻回到車上,發動引擎,而阿任和阿麗也準備上車……

伊棠的母親幾乎失控,她的小棠已經被綁架了三天,好不容易就要回到她的身邊,現在綁匪又要將她的孩子帶走,她忍不住大叫起來──

「小棠!」

伊棠聽到母親的聲音,也不知道那裡來的勇氣,突然張大嘴巴,朝阿任的腹部咬了下去!

這下可換阿任大叫了!

「啊!」他一個鬆手,伊棠就掉到地上。

阿麗見阿任的眉頭緊蹙,齜牙咧嘴,而阿任這時候也罵了起來:「可惡!竟然咬我?」他則緊緊按著剛才被咬的地方,一臉痛苦的樣子。

機不可失!警方見到這個情況,開始朝綁匪射擊!而阿麗等人,為了保命,也朝警方開槍,伊棠只能躺在地上,拼命縮著身子,緊閉著眼睛,害怕子彈一個不長眼,就會朝她射了過來了!

「可惡!」她聽到阿麗的聲音。「所以我說小孩子最討厭!」緊接著,伊棠感到肚子受到重重一擊,身子飛了起來!

咦?

她張開眼睛,清清楚楚看到阿麗嫌惡的眼光,還有舉起來的右腳,原來阿麗剛剛用腳踢了她,她才飛了起來……

她要飛到那裡去?

伊棠錯愕了。

她知道自己的身子一向很小,每次爸爸把她抱起來旋轉的時候,她都像要飛了出去,非常快樂,可是阿麗踢飛她的狀況,跟爸爸完全不一樣,她只感到她的身子在空中飛了起來,逐漸遠離那些綁匪、警察……

她的身子在飛,而那些人離她越來越遠……還有爸爸、媽媽……

嘩啦!

她的身子一墜!跌入了水底。

咦?這又是怎麼回事?伊棠愣住了,她張大了嘴巴,大量的泡沫就從她口中冒出,她用力吸氣,水卻從她的鼻子跑到肺部,好難受啊……

剛才被阿麗踢的那一腳,現在開始痛了。

她本來就不會游泳,更不用說現在她的手、腳,還被膠帶綁住,雖然因為水的關係,而讓膠帶失去的些許黏性,她的手稍稍可以移動,不過還是困住了她的行動。

她不斷扭動身子,不斷掙扎,卻只感到身子不斷下墜、下墜……

她越往下墜,就感到身子被龐大的壓力擒住,像有人不斷的壓著她,要把她壓扁似的,她不是被淹死,就是被壓死……

伊棠驚懼不已,她、她就要死了嗎?她再也回不到爸爸、媽媽身邊了……還有,呼吸也好難受,不,她根本沒辦法呼吸,水不斷的湧進她的鼻子和嘴巴,像要把她整個灌滿水似的,她的淚水流了出來。

為什麼這麼難過?為什麼水要一直跑進她的嘴巴跟鼻子,為什麼沒有人來救她?伊棠難受的只想哭,她的淚水一流出,就融在水裡了……

她要死了嗎?

救救她,誰來救救她……

突然,有一隻手抓住了她的手臂!原本肺部痛的閉上眼睛的伊棠,此刻張開了眼睛,見到了一個……人?

那個人有著長長的長髮,伊棠眨著雙眼,看到那個人的身子相當修長,他還有一雙長腿,而他的頭髮,在水底飛揚。為什麼這個人會在水底?他是來救她的嗎?

伊棠的腦筋一片混亂,那個人的身子發出奇異的白色光芒,緊接著,她被那個人緊緊的抱住,然後往上衝──

像是從窒悶的屋子,逃出外頭似的,所有的壓力也都消失了,伊棠感到清新的空氣灌入她的口鼻,她開始咳嗽,然後不斷的呼吸,也不斷的眨著眼,看著四周,她……她回到水面上了?

「小棠?」

「爸爸?」伊棠看到父親向她游了過來,接住了她。伊棠的父親將她緊緊抱住,她立刻軟綿綿的靠著父親。真好,她終於回到父親的身邊了。

「謝謝你救了我女兒。」伊棠的父親感激的道,伊棠才有空看剛才那個將她從水底救出來的人。

好、好奇怪的男人啊?明明是個男人,卻留著長髮,而且剛才在水裡時,她明明看到他的身子會發光,可是到水面之後,就再也看不到了,然後,那個男人閉上了雙眼,又墜入了水底……

咦?他為什麼又不見了?

「小妹妹,過來。」

另外一雙手臂接過了她,她看到是剛才跟綁匪講話的警察,那爸爸呢?她往爸爸的方向望去,發現爸爸又潛到水底去了?還有那個男人也不見了?

伊棠還來不及反應,她已經被救回了岸上。

「小棠!小棠!」伊棠的母親衝了過來。

「媽媽!」看到母親,伊棠忍不住放聲大哭,將這些天的不安、委屈,全都化為淚水,湧了出來。而她的雙手,也不知道被誰解開了?她緊緊抱著母親,感受母親的存在。

「太好了!你沒事、沒事就好、沒事就好了!」伊棠的母親緊緊摟住她,再也不想放開。

伊棠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總算平復下來。而她從人群的縫隙中,看到捉她的綁匪,全都被警察用槍押在地上,戴上手銬,就跟電影上演的那樣,她感到她在主演的這個電影,終於結束了。

「爸爸呢?」

「什麼?」

「爸爸為什麼不見了?」

伊棠的母親抱著她往水面瞧,她看到父親帶著一個男人浮出水面,而警察也跳下水裡,幫他把那個男人救了起來。

她奇怪的看著那個男人,剛才不是把她從水底救起來嗎?為什麼現在又要人家去救他?

而且大家將他放到岸上的時候,他的頭髮在太陽底下閃爍,好漂亮啊!明明只有女生才可以留長髮,為什麼那個人也留長髮呢?為什麼他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是不是因為他是人魚?離開水之後,就再也動不了?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