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電子書《葬花》(內含試閱)
2022/06/15 08:51
瀏覽613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說起《葬花》這本,是我偏好的題材,跟古代無關,而是跟「殉葬」有關……等等!這個人會不會怪怪的?竟然會對殉葬有興趣?

  「殉葬」這回事,最遠都可以推到商朝,基本上,有個權貴的人如果死亡之後,會拉著活人殉葬,沒錢沒勢的人,也做不了這件事。感覺這種有錢有權的人死了之後,拉著幾個人一起陪葬,比較不寂寞?

  這是當時的文化,身為後人的我們無從置喙……事情都發生幾百年、幾千年了!再去計較也用,但可以藉由這個習俗,去了解的當時的文化,做為考古之用。

  「死者為大」,是古來自有的觀念,但是,陪葬的人呢?如果是跟著一起死還比較痛快,最怕是被活活埋在裡面啊……

  《葬花》的時代是虛構的,但對殉葬有研究的人,大概看得出來是明朝。(詺朝=明朝),人物虛虛實實,當娛樂看就好,真把它當歷史小說看是不及格的XD~對《葬花》有興趣的人,不妨看看囉!


  城邦部落格的朋友可以往這裡走,加入讀創,每天還可以打卡拿點數看小說喔!

    葬花-梅洛琳 | 原創 | 讀創故事 (udn.com)

  不是城邦部落格的朋友也沒關係,可以在博客來看到喔!

    博客來: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E050116228


  還想看洛琳其它的電子書可以點這裡「梅洛琳小說」,好啦!工商時間結束,請往底下走,有《葬花》的試閱:


文案:

她只是個服侍妃子的小小宮女,
什麼鬥爭、什麼爭寵,都跟她無關,
身分低微的她,卻沒想到,當先皇駕崩之後,
她竟然也要跟著主子一起進陵墓?
這進了陵墓之後,再也跟他毫無關係……
她怎麼也沒想到,英挺過人、不可一世的皇太子,
竟然偷偷進入陵墓,只為與她在一起?
他是九五之尊,她則見不得光,
未料,
她竟有了他的孩子……
在生死關頭,他將她帶出先皇的陵墓,卻遇到層層阻礙,
他力挽狂瀾,只願,今生與她在一起……

內容試閱:

大詺朝

「封──門!」

隨著禁軍一聲吩咐,厚門的石門開始關閉,將先王及陪葬的妃嬪以及宮女都留在裡面。

是的,陪葬,為了讓去世的先皇在地下仍有尊榮的禮遇,不僅陵墓建築的宏偉壯麗,就連陪葬的祭品也種類繁多,並且製作精巧,而陪葬的妃嬪及宮女們也都是一時之選,容貌姝麗,不論她們先前有沒有看過君王,現在都得陪著君王葬在地底下,永不見天日。

雲煙站在蘭妃的身後,她身為宮女,為了服侍蘭妃,她也得進來。看著大門逐漸關閉,太陽也在她眼前逐漸消逝,落在她臉上的溫暖也越來越少、越來越少……

終至,一片黑暗。

※       ※       ※

空曠而寂清的足音,迴旋在諾大的空間。

喀答,喀答……

雲煙走過長長的神道,經過了鏤刻雲龍紋的華表,來到了欞星門,看到了綴有夜明珠的禦河橋,而她們所居住的宮殿,便延著禦河橋沿正南北軸線排列。這裡便是她們居住的處所,也是她們埋葬生命的處所。

是的,當她們被選中和先王陪葬時,她們的生命便註定消逝了。

遠處傳來流水聲,隱隱約約的,像是在她們的頭上,雲煙仰頭看著頭上,除了廡殿頂和牌樓之外,便是厚實的地宮。

地宮外面呢?只有她僅存記憶中的花草、大地、白雲、天空……而那些將不復存在。

她們將與君王留在地宮裡面,顯示著尊榮的哀傷。

雲煙那張白晰的臉蛋看不出來太大的表情,她的眼神淒迷而複雜,小巧的鼻子相當秀氣,未染胭脂的雙唇毫無血色,即便如此,也掩不住她的清麗之姿,潔淨而秀雅。

也是因為靠著她這一張臉,所以她才能進入宮殿。

當初她十二歲徵選秀女,留在後宮,連君王的面,見都沒有見上一回,直至到她十五歲時,被安排到蘭妃身邊服侍,以為這也安穩,即使做個宮女,家中的經濟也有改善,至少弟弟妹妹能夠吃的飽。沒想到十六歲這一年,君王逝世,蘭妃被指派為陪葬的妃嬪之一,而服侍蘭妃的她,也就跟著進來了。

她那渺小而卑微的生命,根本不足一提。

「雲煙……雲煙……」遠遠的,蘭妃在叫她了。

雲煙加快腳步,朝著她和蘭妃所居住的寢宮而去,除了她和蘭妃之外,另外尚有十一名妃子及她們的宮女被選中進入陪葬,由於眾人均感哀傷,大多沉浸在悲淒當中,鮮少有所交集。

進入寢宮,蘭妃那精緻而婉約的臉龐透露著驚惶,看到雲煙,她緊緊抓著她的手。

「雲煙,妳去那裡了?」

「我?我去走一走。」

「走一走?妳能夠去那裡?外面暗天無日,什麼也看不到,妳能去那裡?不要……不要離開我……」蘭妃將她的手貼著她的臉,像個無助的小孩。

「我不會離開妳,蘭妃,我不會離開妳……」雲煙喃喃著,她們,也算生命共同體。

處在這個地宮,雖然還有空氣可以呼吸,還有乾糧和飲食可以吃食,但這些比不上皇宮的美味珍饈,也沒有色澤鮮麗的花花世界,她們的眼睛除了黑暗灰白之外,什麼也看不到。雖然地底還有夜明珠和數以萬計的燭火照明,但那些稀薄的光芒,只讓她們看到自己的處境,悲哀而堪憐。

陪葬啊……如果在皇宮,埋葬的是青春歲月,那麼在地宮,就是抽走她們的生命……

如果說過去像場夢,那麼那個色澤瑰麗的世界,是不是自己的想像呢?

雲煙想起了爹親、娘親,還有弟弟妹妹,日子過的雖然苦,但大家開心的笑著、玩著,感受是真實的、顯明的,那些記憶,會慢慢的褪色嗎?她開始害怕起來,那麼皇上……也會忘了他嗎?


※       ※       ※

純白的雲朵和蔚藍的天空,加上遍地萬紫千紅,看似雜亂,卻又錯落有緻,當初在種植花卉時,就已經設計過了吧?明心湖邊的草地空曠,臨水又建著涼亭,景色迷人。當微風襲來,花香撲人,雲煙很喜歡在這裡摘花,好回去為蘭妃裝飾寢宮。

拾起滿滿的一籃花,這樣應該夠了,雲煙滿心歡喜的站了起來,準備回到蘭妃的身邊,驀地,一樣物體從高空掉到她的腳邊──

「咦?」

她轉過身,發現腳邊是隻雀鳥,身中箭矢,氣息奄奄,雲煙放下花籃,捧起了鳥兒,箭矢直插入胸,就算要救治,恐也來不及了。

「你怎麼會被人射到呢?」雲煙喃喃:「這裡是宮殿,你飛的那麼高,怎麼會被射到呢?誰會這麼狠心,射殺你這麼無辜的小生命……」

「是我。」

一記清脆嘹亮的聲音傳了過來,雲煙抬起頭來,猝不及防,胸口狠狠被撞了一下,那……是神人嗎?為什麼如此不凡?俊朗的容貌,偉岸挺拔的英姿,勃發的英氣,一瞬間映入她的眼眸,他雙眸炯炯,鼻若懸膽,風儀俊爽,有如珠玉在側,雲煙訝異的看著這名如同從圖畫下來的神人,他他他……他是誰?

「把他給我。」朱紘伸出手來。

雲煙看著手中的雀鳥,全身血污,處境可憐,如果落到他的手裡,還活得了嗎?也不知道那來的勇氣,她將雀鳥藏在身後。

「不要。」

「嗯?」朱紘挑起眉頭,這個宮女倒是很大膽,竟然敢說不要?「妳不知道妳正在跟誰說話嗎?」

「這隻雀鳥已經那麼可憐,你要他做什麼?」

朱紘一下說不出話,他倒不知道他要這隻雀鳥要做什麼?本來是在練箭,在天上看到這隻鳥,就順便射了下來,沒想到遇到這個大膽的小宮女?

自尊小小的被刺,朱紘忍不住如同孩子般使氣:「我說要他,就是要他,快點給我。」

「您射他不過一時,卻影響他一生,您看他這麼可憐,還要他做什麼?」雲煙不知他的身分,才敢如此大膽。她將雀鳥從身後拿出,亮在他的面前。「您拿了過去,也不過污了您的衣服,不是嗎?」

這小宮女,伶牙俐齒,一點都不畏懼他,朱紘蹙著眉頭,打量起她來。

她穿著白色素衣,腰部僅以一條絲繩繫住,頭綁雙髻,髮黑如絲,而她那白晰純淨的臉蛋,像水洗過的清麗,一雙明亮的眼珠骨碌碌的,他找不到驚惶或害怕。她如果不是太聰明,就是太愚昧,

朱紘笑了起來,她的反應和其它宮女大異其趣,他並不覺得氣惱。「妳倒是挺大膽的,不怕我處罰你?」

「奴婢不知爺的身分,但知爺的身分必定相當高貴,若和低微的雲煙計較,有損爺的威望,您說是吧?」雲煙不疾不徐,從容不迫,回答著他的問題。

「雲煙啊……」朱紘第一次發現,原來女人也可以這麼美麗。他所見過麗人無數,容貌出眾者不少,但唯一能讓他目不轉精,她倒是第一人。

拿起了身後的弓,他挑起了她的下頷,欣賞著她美麗的臉孔。「說,妳是誰的宮女?」

「雲煙是蘭妃的宮人。」

「蘭妃呀?很好,我去跟她要了妳。」

呃?

雲煙驚愕的望著他,他說什麼?他要跟蘭妃要她?他是什麼人?何出此言?還來不及驚駭,朱紘的唇已落了上來。

這……這是什麼?

他霸道的攫取她的薰香,把她的味道吞入自己腹內,發現她猶如蜜糖,有細膩而獨特的滋味,誘得人一嚐再嚐。朱紘含住她的雙唇,趁她因驚愕而微張檀唇時,將舌頭滑了進去,翻攪著她的丁香,縱情縱慾,無法鬆手。

突然被這樣一個男子接吻,雲煙暈頭轉向,原本拿著花籃的手突然一鬆,整籃花掉了下來……當她發現發生什麼事時?不禁羞愧起來,一手護著雀鳥,一手搥著對方的胸膛。

「放手、放手……」

這樣的滋味……如此甜美,她的柔軟,她的滑溜,讓他捨不得放手,她的身子如此輕柔,像是令人掌控不住,他忽然感到恐懼,不自覺的摟的更緊了。

「放手!你會害死他!」雲煙急叫了起來!朱紘聞言,手勁一鬆,雲煙連忙推開他,觀察手中的雀鳥,來不及了,已經死了。她感到悲哀,脆弱的生命,就這樣消逝。

她的眼底泛起哀愁,那視線令朱紘大為不滿,他硬將她的身子掰了過來,強迫她面對他。「鳥有比我重要嗎?」

想到自己被他強吻,雲煙強迫自己鎮靜下來,免得失了方寸。

「人說死者為大,您該不會連隻雀鳥都要計較吧?」

被她的話一塞,朱紘完全吐不出口,喉頭滾了滾,他才不滿的道:「死了就死了,把他丟了吧!」

「不,讓我為他埋葬吧!」

朱紘望進她的眼眸,知道如果他堅持的話,她會順從他的,但那只是表面上的順從,實際上她的心裡還是不服氣,而他不想用對其他人的態度對她。

「好,妳埋吧!」這是他對她的寬宏。

「謝謝爺。」雲煙蹲了下來,雙手挖著洞穴,看她白嫩嫩的蔥指搞的髒兮兮的,挖了半天還沒好,朱紘蹲了下來。

「走開!妳的動作太慢了。」他撥了幾個掌,洞穴自然完成。

見他肯幫她挖穴,或許這個男人並不太難相處,雲煙露出了微笑,那抹笑,在春風中如帶來蜜糖,讓人三萬六千個毛細孔舒適,並滲入骨髓,朱紘不曉得為什麼有這奇異的反應?他只知道,這個女人……

「很好,妳是我的了。」

雲煙完全不明所以,不知道他何出此言?

「什麼?」

顧不得手中汙濁,朱紘捧住她的臉,她的臉上沾著泥土,但他不管,身子靠了過去,雲煙跌坐在地,整個人快倒了下去,而他在她上面,姿勢曖昧,朱紘也知道,但就是不肯離開。

他溫熱的氣息噴在她的臉上,和春風一起滲入她的毛細孔,雲煙無措的看著他,她無措的眼神讓他心頭斗動,撫著她的臉蛋,雲煙突然感到有絲恐懼,他要做什麼?她不過是個小小宮女,如果他要對她做什麼的話,她抵擋的了嗎?雲煙泛起不安。

朱紘摟著她,手上的髒污把她潔白的衣服都搞髒了,但他不管,依舊霸道的宣告:「記住,不論誰要妳,妳都不准跟了他,只有我,知道嗎?」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