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要到哪一天?
2009/02/22 15:59
瀏覽1,224
迴響0
推薦38
引用0

    他一直有著洞悉人心的直覺,卻一直看不清,自己的內心。

    正因如此,他也就懶得運用直覺觀察人,因為了解別人卻不解自己,這其中,永遠缺乏直接的關聯。

    但直覺卻像報時台一樣,只要他看到或想到誰,便自動跳出聲音甚至影像,栩栩如生般、娓娓道來一卡車又一卡車的感覺與想法。對他而言,最難過的就是,若那是他在乎的人~一個只能放在內心在乎,卻無能為力的人,這種感覺,就是漫長的煎熬。

    無奈與無力的常用緩解劑,就是繁華。他將自己埋入熱鬧喧嘩的場景中,在人聲鼎沸,舞曲嘈雜的PUB流連,望著一張張青澀稚嫩、精心粧扮後的臉龐,他卻出奇的冷,彷彿在打鐵店中的高溫鍋爐旁,懷裡卻揣著打開瓶蓋的零下絕對溫度鋼瓶一樣,溫差上千度,在這極度反差的喘息中,他麻痺著感覺,以空洞的眼神,不著邊際地望向擁擠的舞池。

    已經忘了那年輕妹妹湊到他耳邊說了些什麼,他只是機械性的禮貌微笑點頭,顯然這樣的敷衍,令她覺得無趣,旋即隱身沒入五光十色的滾滾洪流之中。青春性感的氣息固然讓他目眩,也著實符合弗洛伊德的理論依據,但他仍限縮在無奈的漩渦中無力的空轉。但似乎又期待能應用這裡令人炫惑的強烈磁場,將他抽離目前的困境。

    一個側影讓他怦然~定神再看~原來是眉宇之間與她有幾分神似的女子,正開懷暢飲,不用直覺也知道那些歡笑聲中的暗示,他的心不由得抽緊了一下,他知道真實中的她,這樣的場景不會出現在他的未來,但也正因不會再現,眼前的景色讓他格外感傷。

    收拾起滿心的寂寥,今夜的氛圍感染不到他的內心,但他知道自己外在的警覺已經鬆弛不少,再留下去,遲早會將明天的空虛也一併帶走。

    也許信步向著沒有希望的明天,就是他目前要過的人生,直到死心為止。

    他不想問自己的直覺,到底~~~

    要到哪一天?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下一則: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