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麗質唾珠
2016/04/06 13:49
瀏覽766
迴響0
推薦29
引用0

中華副刊 日期:20160404
麗質唾珠   若莘

 

 感謝黃志煌教授贈嵌名句「麗質唾珠」墨寶一幅,我的名字,一時溫麗質美,這是最珍貴的禮物了,擁有老師的祝福與美言,願此後年年,真能質麗珠唾。

 入小學時,老師點名,我都喊兩次「有」,為這,阿公陪讀窗外,我常讓他搞糊塗,一下子催我舉手應聲,一下子又說「哎喲!不對不對」。原來班上另有他名「麗珠」。學會查字典之後,阿公詮解我的名為「美麗的珍珠」。我不要,拿著字典嗤到阿公鼻頭,質疑阿公沒學問,人家不是「碧」,便是「玉」,那是體大物美,我不要未曾謀面的小粒珍珠。

 鄰家女兒叫「阿霞」,「阿艷」;我家大姐叫「阿蔭」,我合該叫「阿珠」。「霞」的台語發音有「箍桶圈圍」意思,不外乎期望這女兒將來能箍圍護衛弟妹;「艷」字恐怕是戶政人員認為「厭」字不妥竄給的吧;再說我家「阿蔭」,樹木成「蔭」,求其錦簇貪繁,但畢竟是女兒,聽說取名一路「阿」下去,後面還會生女兒,阿公唯恐堆疊成女兒山,乃巧妙性閃躲,塞填「麗」字,頗有止步深義。然而,讀多了重男輕女的民族性文獻,我竟深深懷疑那「珠」字,是否為另一諧音字之假借?算了,就信阿公一次吧。

 我如其名,個子小小,生命中也不曾閃爍過光澤,證明阿公騙人。但凡珍寶之珠,先天質美不可缺,後天保養不能少,又是身外之物,與我始終無緣。我不曾如珍珠,名字卻為阿公喚過多少回,而聲聲輕喚中,阿公鍾愛疼惜的眼神始終如初,我慢慢忘卻當初拿著字典嗤到阿公鼻頭的畫面,忘記阿公從小調教孫子輩的先天質美,更加忽略了──珍寶之珠的光澤需待後天贍養。今日得句於教授──「麗質唾珠」,深幸我不是阿公的罔腰罔市,阿貓阿狗,而是阿公離世後,我仍得耕耘、深自期許、自我養成,方能質麗,方能珠唾的美麗名字,如果阿公還在,我要告訴他,我對自己已尋到新義了。

 屈原〈離騷〉篇明載出身與取名之高貴,加上詩人的「紛吾既有此內美兮,又重之以修能」,而成為熠熠生輝的詩星;蘇軾的父親懂易理,寫〈名二子說〉敘因緣,透露對於兒子的期許與擔憂。有部卡通《長腿叔叔》,主角叫朱蒂亞伯特,她跟我一樣,尋繹過本名的天賦寓義,孤兒院院長卻殘酷揭露:「妳是棄嬰,沒人要,沒有名。」只能從電話簿隨手翻閱,隨意跟人姓,再從墓碑上早夭者所見,隨便給個人世間的喚聲。

 一個人世間來去方便註記的符號,風中輕輕喚,誰應?我不得不回頭轉身:「麗質唾珠」,好美!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中華日報
上一則: 生命轉盤
下一則: 生死兩安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