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這二年
2017/10/05 13:05
瀏覽1,097
迴響1
推薦39
引用0

身邊走了三個人。一位是三十幾年的A友人、一位是二十幾年的B友人、一位是C師長。這三位,都在我的生命中或多或少佔了一些位置。

A友人的情誼從高中開始,他總是亂叫我的名字,一直到我已婚他已婚才改叫姐姐。高中青澀的歲月,有些時間總是A陪著,陪著亂晃、陪著亂說;高中畢業後先就業的時間裡,每天的接送,很多的日子就在摩托車上呼嘯而去。他最常談的就是身邊換了誰、又喜歡了誰,又要逃避誰,倒霉的是我老是要收拾應付他之後不想在一起的女孩,她們就會來哭訴一番,然後我就只能行安慰之事、心中充滿很多的OS。後來,我唸書去了,A當兵去了;平時,天天見面也是天天通信,不知道哪來的力氣與時間,之後仍維持信件往來的習慣。那年,A退伍,來我念書的地方,陪了我幾天。之後,我們之間就像斷了線的風箏,很少的往來,也或許這就是成長的代價,忙碌成了藉口。各有家庭的日子裡,久久彼此一通電話,怕打擾對方,於是聯繫很少。一回,A離婚了,陪了他一天。之後,又各自天涯。去年,他的女友透過line找我,給我看他的近照,天阿,一看就知道是口腔癌末期,匆忙的去醫院看他。那形影,哎呀!萬分感慨。幾個月後,我人在深圳,A走了,趕回來送他一程。難過的是,沒有他的家人陪伴,僅有他的女友。無限落寞。

B,是我大學畢業後工作場合認識的同事,也是同校的學長。在龐大的體系中要熟悉很多的部門,B的帶領與教導,使得我能迅速地進入工作。由於組織龐大,B又深得重視,在B的保護之下,老闆與很多同事都認為我們是在一起的。其實,我已有男友,B是知道的。但B對我的好,我並非不知情,於是就在這樣的景況下過了好多年。有好幾回,我知道B就要開口了,但是我仍是僅能拒絕。每回這樣,B就會閃離幾天,來來回回,縈繞不斷。婚後我離開了,我沒敢保持聯繫。之後,走跳人生的工作性質,總是巧合的會回到老東家,也老是會遇見B。B總是嘴賤的說冤家路窄,呵呵;僅能一笑置之。那眼神,是不變的。偶而,B的小孩會不小心撥打我的電話,看見B的來電,接聽時大都聽見B與其妻的爭吵,總是默默地掛斷;幾此之後,傳了簡訊給B,請他小心小孩使用電話免得誤觸。去年,有一回,又來電,心想應該是誤觸,就沒接。過了幾天,就接到以往的同事來電告知B自殺了。我真沒辦法接受。是不是?是不是那是一通求救電話?去送了他,很多的情緒,淚流滿面。

C師長,該是我非常幸運的能與C師長相處一學期。一學期的互動得到的東西實在太多,學習的面向或是人生的態度、甚至是面對自己人生的關卡都給了不同的啟示。今年,突然得知C師長罹癌、突然得知C師長離世,來不及做什麼,就要道別離。這回,我沒去送,因為C師長不喜這樣的時間與這樣的事,他喜歡的是自在;所以,我沒去打擾。但是,我好想再跟C師長對談啊!此生無緣。

來來去去人生,怕的是,還來不及知道,就說了再見;更怕的是,想說再見,卻再也不見了。。。

卻又好像不是珍惜什麼就可以留住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下一則: 時間這件事情
迴響(1) :
1樓. 葉克絲
2017/10/24 11:29
人生,
保握當下,就對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