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開車去神廟
2012/01/12 11:39
瀏覽4,325
迴響0
推薦28
引用0

自從從賊市裏的伊爾凡處對印度眾神有了一知半解的認識後(賊市裏的印度神像),一直想親眼見識印度神廟,朋友推薦了位於孟買北方奧蘭加巴德市(Aurangabad)附近的埃洛拉(Ellora)和阿疆塔(Ajanta石窟。朋友說,一大早搭機前往,下午先去一處,第二天上午再去另一處,下午搭機回孟買,兩天一夜輕鬆容易。

就這麽搭飛機去,那豈不是太無趣?

尼爾生,你去過奧蘭加巴德嗎?沒有,太太,那裏有很多石窟,裏面全是好幾百年前的神像,您可以搭飛機,一個小時就到了。您也可以搭火車(火車快飛),晚上睡一覺就到了。到了以後找輛車,您可以住在那裏的泰姬瑪哈酒店,所有的外國人都住在泰姬馬哈,就是溫德米爾樓上塔塔大爺家開的酒店。。。

尼爾生為華格納先生(華格納先生)工作前在旅遊公司開車,真是一點不假。

我打斷他:如果開車去呢?尼爾生眼鏡下的眼睛亮了一下,搖頭晃腦更厲害了,露出一口白牙:沒問題,太太沒問題,太太!“我們”可以開車去。我也笑了:是的,“我們”開車去!

菲爾到出發前一天還在問已經問過許多次的問題:你覺得尼爾生真的知道路嗎?我口氣堅定的回答:路長在嘴上!其實心裏並不那麽踏實,因爲沒去過的尼爾生說他不需要地圖。

出了孟買往北走,在高速公路上很是無聊,但是下了交流道進入國道就有趣了,三不五時有牛群在馬路中間散步,我們反正也不趕時間,就這麽慢慢跟著。

漸漸地我從尼爾生握著的的方向盤覺得不對勁了,似乎有些着急又有些疑惑。經過一個沒有英文的大路標時我按耐不住:尼爾生,這條路對嗎?他一邊開一邊說:應該對,太太。路標上說什麽?我不知道,太太,寫的是馬哈拉斯特省的文字,我看不懂。

印度全國通用的語言是印度話,但是方言有幾十種,許多方言有自己的文字。尼爾生雖然會說多種方言,卻只看得懂他家鄉的泰米爾文和印度文。尼爾生此話一出,菲爾立刻提問:有沒有地圖?我翻了翻白眼:地圖在這裡肯定不管用。其實是因爲認爲路長在嘴上的台灣人不太相信地圖,買了也是浪費錢。

尼爾生搖下車窗,雙唇吹氣發出“噗滋,噗滋”   的聲音,路旁一個赤腳賣香蕉的小販立刻小跑步上前。這又是我不能理解印度的千百件事其中之一,若是有人用這種我認爲十分無禮的聲音叫我,目的是要問路,我一定不管。

但在印度這似乎是個約定俗成的習慣,坐在車裏的人只要發出一種特定的聲音,路旁的人就會很快上前,站在車窗外不知是接受質問還是指點迷津。

兩人開始冗長的對話,照例抑揚頓挫,比手劃腳。眉心點了朱砂痣的小販不時歪著頭注視車裏的兩個外國人。菲爾看我:妳覺得這個人知道嗎?我搖搖頭:看他樣子,肯定不知道。

尼爾生把車窗搖上,繼續上路。這個人知道路嗎?是的,太太。接著在馬路上無預警的來個大迴轉。我們對看一眼:要是在台灣或是英國,這種行爲不被開罰單才怪,但這是印度,沒什麽是不可能的。

我們接著在不同的路上迴轉無數次,尼爾生終於很抱歉的回過頭來:太太,我下車去問路。這回印度谷歌地圖是個坐在店裏看報紙的店員,看來很有希望。兩人步出店門,站在路旁再來一陣比手劃腳,從表情看來,很有希望。

再上路尼爾生似乎信心十足了,開始嘰里呱啦說起印度的風俗民情。我們停在風景如畫的路旁,打開保溫箱拿出熱水瓶,開始三人野餐。尼爾生對我準備的西式火腿三明治十分滿意:太太,這個肉很好吃。但是只加了一點牛奶的紅茶,他喝了一小口後就不做聲了。

我知道是因為這不是印度甜膩膩的香料奶茶的緣故,故意問他:尼爾生,這個茶怎麽樣?他不好意思笑了笑:跟我們印度人喝的不一樣。哈,真是當外交官的料!

我們走走停停,有一段路跟在一輛載滿甘蔗的卡車後面。等紅燈時,路人紛紛爬上卡車自己拿甘蔗,還不忘跟卡車後面探出頭來的外國人打個招呼。傍晚抵達旅館,第二天請旅館準備了簡單的三明治就出發了。

埃洛拉石窟是世界遺產遺址,建於西元五到十世紀之間,最令人嘆爲觀止的是這34個石窟包括了五到七世紀的佛教石窟,七到八世紀的印度教石窟以及九到十世紀的耆那教石窟。

這顯示了印度歷史上宗教的演變,從佛教到稍後的印度教以及耆那教,在雕刻這些石窟時,每個宗教都要超越前一個宗教,所以雕刻的神像和神廟内的壁飾也越來越繁複。

看見牆上的卡利(杜佳瑪塔前傳),想到向伊爾凡買的神像,不禁有點心虛。所幸一群跟著我們好一陣子的男孩和尼爾生聊起天來,嘰嘰喳喳一陣子:太太,他們想要您幫他們照相。於是大家排排站,拍完了再爭先恐後看相機裏的自己,開心不已。

我讀著旅遊書,對前人鬼斧神工的雕刻技巧簡直到了五體投地的地步,五百年之間在這個山谷裏雕刻了34個石窟,三個宗教,不可思議啊!怎奈這個英國人的見解完全令人氣結:我很好奇,這些和尚500年期間吃飽沒事,爲什麽在這鳥不生蛋的地方挖這麽多洞?( I wonder, why did they
bother to dig so many holes in the middle of nowhere for 500 years?

尼爾生看得出十分興奮,拿著他老式的膠卷相機左拍右拍,當然許多是我和菲爾的畫面,回去給鄰居朋友看!我想到那個與他結伴前往想到象島,卻因外國人票價太貴沒有進入石窟的蘇格蘭老闆,這麽多年後,尼爾生總算進了石窟,而且是全印度最著名的石窟。

野餐之後我們前往阿疆塔石窟,尼爾生對於旅館準備的三明治很是滿意,因爲裏面有一層厚厚的,非常甜的美乃滋,非常適合印度口味。

旅遊書上說,這些石窟是在19世紀殖民時期一群英國軍官在獵老虎的時候發現的。讀到這裡,立刻浮現腦海的畫面竟然是伊格保和他太太獵花豹的鏡頭我的回教王子伊格保。那個時候的人獵老虎獵花豹,現在的人釣蝦撈金魚。

阿疆塔一共有29個石窟,比埃洛拉石窟更早,建於三到七世紀之間。這些完全徒手鑿出來的石窟由來衆多紛紜,大部分是僧侶們的起居空間,只有幾個是神廟。

一般認爲,這些起居空間是僧侶們爲了躲避每年幾個月的雨季(孟買雨季)開鑿的,漸漸有了規模,變成了修道院,也有了神廟,曾經同時住了200多位僧侶。令人驚訝的是洞穴内十分陰暗,在一千多年前,靠著油燈和人力,他們是怎麽辦到的?

拜訪完兩處石窟回旅館的路上,尼爾生發現新大陸似的:太太,這個餐廳賣的是我家鄉泰米爾納度的食物!於是我們停車,菲爾和我各要了一杯印度奶茶,尼爾生開心的吃起有家鄉味的小點心,比三明治好吃。

休息一夜,明天前往納西克(Nashik,看半裸的修行者在聖河裏洗澡去!

(更多内容/照片在孟買春秋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mumbaidays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孟買
上一則: 尼克和琳娜的印度新年
下一則: 太太,我找到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