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杜佳瑪塔前傳
2011/07/13 08:30
瀏覽4,658
迴響0
推薦21
引用0

       

杜佳(Durga)在印度文裏有不可親近的意思,是印度神話裏美麗的女戰神,有時騎著一頭獅子有時則是一頭老虎,手上拿著各式各樣的武器十分威風。跟印度眾神一樣,杜佳有好多隻手,時多時少,符合印度凡事沒有一致性的大原則,不過多半時候有十隻手。

話説遠古時代印度神話世界面臨一股惡勢力的威脅,溼婆神(Shiva)應眾神要求,下令三名女神創造一股新勢力以相抗衡。三名女神合力創造出來的杜佳外表自然分外美麗,加上眾神紛紛賦予她強健的手臂,終於成功的驅逐惡魔拯救地球。

傳説中的杜佳從此保護世人免於來自邪惡勢力的迫害,例如自私,怨恨,憤怒和自大等等,她手上的各式武器就是用來打擊林林總總的惡勢力的。這在印度應該是挺有用,一隻手拿一個兵器打擊一件令人抓狂的事。 

我很喜歡印度神話裏的眾神,雖然膚淺的我看來他們全部都有七手八腳大同小異,卻各自有各自的傳奇故事,老是打打殺殺十分熱鬧。隨時開電視至少兩三台播著神話故事,基本上就是雲山大儒俠史艷文大戰藏鏡人之類,但全是真人穿著神仙道士妖魔鬼怪的戯服,在佈景蹩腳滿是乾冰的攝影棚裏演的。

言歸正傳我們即將搬進去的杜佳瑪塔(Durgamata)就是以杜佳命名(孟買找房記),瑪塔(mata 是母親的意思,所以杜佳瑪塔可以算是戰神之母吧,多神氣啊!

澳洲朋友介紹了大樓裏唯一的住戶給我們認識,賽門是西澳州政府派駐孟買的商務代表。我打了電話給他的太太自我介紹,弗蘭在電話那頭爽朗的笑了:歡迎成爲我們唯一的鄰居,過來工地喝一杯吧!

於是一天傍晚我從溫德米爾出發步行前往拜訪弗蘭。一個穿著整齊沒見過我的警衛站在杜佳瑪塔深鎖的大門前:太太,有事嗎?我是這裏的住戶。他很懷疑的看著我:真的嗎?這裏面只住了一對外國人。我解釋之後他明白了,不過還是要我在沒鋪柏油坑坑洞洞的路邊等著,他進去裏頭通報,確定我不是恐怖分子後才領著我踏進花園,沒有花也沒有草的花園,只有水泥模板和左一堆右一堆的廢土。


我小心翼翼不要踩到鋼筋穿過如同廢墟的花園進了大廳,前一次見到兩個穿紗麗的女人還是蹲在地上擦地板,看到我擡頭很親切的笑了,然後繼續毫無意義的在塵土飛揚中擦地,我一走過,她們忙不迭跟在我身後擦我和警衛沾滿了灰的四排鞋印。

電梯裏四面都是木板,應該是怕工人搬建材刮傷了電梯,因爲還沒有裝空調,電梯裏充滿了沒洗澡的工人味道。帶我上樓的警衛說不久就會把這些木板拆掉,因爲已經有兩戶人家要住進來,這會是住戶專用電梯,工人運貨專用的電梯就快建好了。

這是印度邏輯:爲什麽不把運貨電梯先安裝好,或是至少跟一般電梯同時安裝?不爲什麽,只因爲當時就這麽蓋了,這個理由在印度已經已經足夠。

上了14樓總算是到了文明社會,每層只有一戶的電梯間十分乾淨,後來才知道每天大樓派人蹲在地上擦,唯一的住戶還是要照顧的。弗蘭和我想像相差不遠,標準的直爽澳洲人,笑起來震天作響,讓人覺得很開心。因爲在14樓,弗蘭家裏望出去就是遠處一望無際的阿拉伯海:我把門一關,倒杯啤酒坐在陽台上,立刻忘了我住在工地了,哈哈!

我們於是坐在陽台上喝著冰涼的印度啤酒,看著遠處的阿拉伯海,緬懷水龍頭出來的水可以直接喝的澳洲(雪梨 -- 孟買)。如果沒有樓下機器施工隆隆作響,杜佳瑪塔倒也是個不錯的居住環境。

賽門和弗蘭和我們一樣原來在一棟殖民式建築的老公寓裏住了兩年,近一年前房東無預警的宣佈,如果原來已經是天價的房租不漲兩倍就得在兩個月内搬家。找到了沒有半個人住在工地般的杜佳瑪塔大樓,新房東答應在一個月内裝潢完畢,價錢還算合理。一個半月以後,賽門和弗蘭就像難民似的搬進來,成爲第一個受印度戰神之母保護的住戶,接著就是我們了!

杜佳瑪塔多數的屋主買了是要自己住的,只有少數幾層用來出租。弗蘭告訴我頂樓是三層的樓中樓,往下則是好幾戶兩層的樓中樓,全都在裝潢中。她下了個結論,等到鄰居全都裝潢完成搬進來住,這棟有游泳池健身房的現代化大樓肯定是南孟買數一數二的頂級住宅,不過到那個時候我們大概也都要任期屆滿離開印度了。

半年多來與工人爲伍進出大樓,賽門和弗蘭已經習慣了身旁的灰塵和噪音,至少房租負擔得起而且位於精華地段。一聼我每天自己來監工弗蘭瞪大眼睛:妳瘋了嗎?妳知道這兒的灰塵有多大,沒冷氣有多熱嗎?弗蘭家的水電費全由西澳政府買單,所以冷氣除了他們出國之外全年無休,灰塵擋在全年密封的門窗外。

但是她很快的認爲我的決定也許也不是件壞事。由於賽門和弗蘭完全沒有介入施工,搬進新家以後發現了一些問題。浴室裏的衛生紙架在淋浴蓮蓬頭的正下方,淋浴時可以把衛生紙拿開不讓衛生紙也跟著洗澡,可是坐在馬桶上根本搆不到遠處的衛生紙架!

印度高檔公寓應該有的乾濕分離浴室,就只是褂了張浴簾地板上根本沒有區隔。這不打緊,糟糕的是淋浴處的地板稍高於另一端洗手台的地板,於是洗澡時水往低處流在浴室的另一方形成了個小池塘。弗蘭不知是樂天知命還是聽天由命:客房浴室地板是沒問題的,淋浴的部分比較低,所以我們都在客房洗澡。

面對阿拉伯海的夕陽再喝一杯啤酒,弗蘭想到件大事:來來來,這個很重要。我跟著她走到沒有窗戶一片漆黑的客房浴室門口,開關呢?開關在往裏開的門正後方角落,所以必須進了浴室關上門,摸黑找開關開燈。

我認爲這完完全全是監工工頭的錯,施工的工人怎麽知道西式的浴室是怎麽囘事?如果工頭沒有告訴他們,結果就是把捲筒衛生紙的架子放在蓮蓬頭的正下方,一樣是不銹鋼的鐵製浴室用品,一直缐放在一起對家裏連廁所也沒有的工人而言是絕對合理的,而且爲了他們眼中的美觀,把開關放在門後眼不見為淨也不難想像。

我們接著進了廚房,房東十分大方給的整套進口廚具因爲工人不會安裝,弄壞了烤箱至今還沒人會修。我們由於房租便宜,房東給的設備十分陽春,我此時很慶幸新家要用自己的舊烤箱。天花板從東到西有一條長長的裂縫,弗蘭説是正在裝修的樓上震出來的。房東很乾脆說等樓上裝修完畢換全新的天花板,弗蘭說只要不會掉下來砸到她,說什麽也不會再讓工人進家門來個大閙天宮。

兩杯啤酒下肚我也該走了,弗蘭很認真的說:來監工時罵完人就上樓來喝杯冰水再下樓去繼續,否則妳會瘋了。送我到門口開了大門,居然有個工人就大剌剌的躺在電梯口睡覺!弗蘭大聲叫醒他:起來,起來,這是我家,到別處去睡覺,不要再來了!工人睡眼惺忪看著我們,慢慢起身走進樓梯間下樓去了,可惜了這個又乾淨又涼快的好地方。

弗蘭看著我嘆了口氣:我不必再説什麽了,妳很快就會過著這種日子的。

我停在八樓進去探望新家。電梯門一開我幾乎走不出堆滿建材的電梯間,好不容易側身進了大門,一群工人灰頭土臉全停下來看我,穿著十分整齊的工頭臉上立刻堆滿了笑:太太,您來了,工作進行的很順利。

客廳落地窗外,三年來每天回溫德米爾都得經過的小漁村現在就在眼前,船影點點樹影婆娑充滿異國風情,另一頭廚房窗外橘紅的夕陽即將落入由於樓層低看不見的阿拉伯海。此時遠方的景致少了嗅覺聽覺觸覺,穿著沙麗,人中點了朱砂痣,不按牌理出牌的印度浪漫異常。
     

轉身看著亂七八糟的客廳,堆滿建材雜物的水泥地,外露的電線還是一樣在牆上張牙舞爪,一個工人坐在搖搖晃晃,用一塊木板隨便搭起的膺架上衝著我咧嘴笑,一個不小心一定要立刻摔下來的。很順利的定義是什麽?

這就是印度了,永遠不會改變的印度。明天,再繼續奮戰吧。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孟買
上一則: 門房岡古
下一則: 愛爾卡私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