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沒問題,太太!
2011/05/30 00:17
瀏覽6,268
迴響0
推薦40
引用0

在孟買辦事我最常聽到的一句話是:沒問題,太太!(No problem, madam!)

不管這件事是易如反掌或是比登天還難,在詢問三秒鐘過後,面前的這個人沒有例外毫不猶豫,咧開嘴露出一口白牙衝著你笑,搖頭晃腦的說:沒問題,太太!

當然有些事想也不用想的確辦得到,不過在印度,更多是辦不到的事,那麽這三秒鐘是用來打草稿,很快編出一套説法的。倒也不見得是要存心騙人,但總是有可能待會兒會想出解決之道,不能把話説死,對吧?於是就先答應,皆大歡喜,以後的事,喝杯奶茶後再説!

被這句:太太,沒問題!氣得七孔生煙的例子不計其數,但是當它應用於一件連自己都無法確定,最後竟然完美達成的事時,内心狂喜,感激涕零,絕對不是筆墨可以形容。

有時爲了自己竟然這麽容易因為小事而滿足感到沮喪,覺得自己胸無大志目光如豆,但這是印度啊,每件事都是個大工程!

話説普羅旺斯(普羅旺斯的安倍賀先生)房子裏的沙發(加爾各答的沙發)已經找到了,我左思右想,決定開始量身訂做其他家具。一日在一位蘇格蘭朋友的家中吃飯,看見兩張椅子和一張雙人床,心想多半是歐洲帶過來的,她卻説是來自孟買一個前衛設計師的工作室,手工製作,絕無僅有。

   

我一餐飯吃下來坐立不安,最後終於厚著臉皮鼓起勇氣:可以讓我照個相,再找幾個工人依樣畫葫蘆嗎?朋友可是花了大把的鈔票找設計師訂做這些家具的!朋友大笑:當然可以,我們住在亞洲,一點也不在乎智慧財產權!於是我滿心歡喜,道德放兩旁的把這些昂貴的鐵製家具左照右照。

菲爾明白大勢已去,只能在一旁莫可奈何的嘆氣搖頭:繁複的花樣,優雅的線條,要跟不會說英文的印度工人溝通?這恐怕又是另一件必須大呼小叫令人血壓上升的大工程!

對孟買瞭若指掌的尼爾生(尼爾生的家)告訴我,北孟買有一條街上聚集了專門訂做鐵製家具的店,於是我把樣品相片洗出來之後就往北孟買出發了!

我在蒼蠅滿天飛的家具街上下車,開始一家一家進去詢問,多半的店員只會幾個英文字,因爲時間還早,老板還沒到他們也不在乎,對我愛理不理,有一個甚至一聼我開口說英文就連忙搖手要我離開。我想這條街上多半沒有來過外國人,更不要說是個印度少見的台灣臉孔了。不多時我身後已經跟了幾個在路上閒逛的赤腳小孩,在我進入店家時就站在門外盯著我看。

我邊走邊趕蒼蠅,一個年輕人站在一家店門口遠遠大聲叫著:太太,太太,這裡!一走近他用十分蹩腳的英文介紹自己:我的名字是阿夏瑞夫,我做家具,好家具!我笑了,他也笑了,我們就在人行道上比手劃腳起來。

我拿出相片:可以嗎?阿夏瑞夫看了一眼三秒決定:沒問題,太太!不過這句話任何印度人都會說:真的嗎?我要看看你做過的家具。他很疑惑的看著我,我當下決定他會說的英文真的只有:沒問題,太太!

我開始往店裏走,至少他是到目前爲止最積極的一個售貨員。在堆滿展示家具的店裏坐定之後,阿夏瑞夫大聲吆喝一個趴在地上擦地的小弟,小弟光著腳很快跑了出去,再進來時手上多了一瓶可樂。嗯,這個穿著印度年輕人最喜歡阿飛黑襯衫的可能是小老板,要不就是親戚!

就在冗長的雞同鴨講之後,一個會說英文的中年人出現,是阿夏瑞夫的叔父,原來阿夏瑞夫剛剛接手父親的家具事業,叔父偶爾來幫忙。這下子容易多了,我們馬上談好價錢獲得共識:兩張椅子各來一張,待太太視察滿意之後再做四張,外加餐桌雙人床!

一個星期後我再度前往北孟買,還沒有上色的椅子已經具雛形,和照片上出自名家之手的昂貴椅子一模一樣!我十分滿意再訂更多椅子,餐桌,邊桌加上大床一張!從此之後我每星期到北孟買檢視家具的進度,總是帶了些印度點心給焊接工人,接受阿夏瑞夫用印度話對我展開身家調查。

阿夏瑞夫的英文漸漸從“沒問題,太太!”增加至“再多訂做幾樣吧”。而完全不懂英文的焊接工人也開始在我每說一句話後,大聲回答:沒問題,太太!

  

就在大多數家具即將完成之前一天我再度前往檢查進度,阿夏瑞夫很神秘的不讓我進入就在店面附近的工廠,我站在路旁一頭霧水,小弟搬出一張餐桌椅,不是我訂的啊!阿夏瑞夫的叔父也來了:太太,阿夏瑞夫說您第一次來店裏的時候看了我們的目錄,說這張椅子好看,阿夏瑞夫特地做了一張送給您,不要錢的!

我喉頭一緊說不出話來,爲什麽要對我這麽好?他們什麽也沒有,而我什麽都有啊!這就是我最愛的印度了,三不五時就要有件事出其不意從角落跳到我的面前,讓我心驚膽跳措手不及!正在焊接的工人也停下來看我一臉驚喜,全都笑了。我不停道謝,阿夏瑞夫反而不好意思,搔著腦袋不斷說:沒問題,太太!

送家具時雨季(孟買雨季)已經開始,平日一個小時的車程送貨車花了兩個多小時才到。抵達溫德米爾(上流社會之一 : 溫德米爾)時天已經黑了,所有的工人把家具搬上樓之後全都跟落湯鷄一樣。我趕緊開始煮印度奶茶,拿出些小餅乾,這群溼嗒嗒的工人就圍坐在即將前往普羅旺斯的餐桌椅旁,張大眼睛不停打量這個可能是他們這輩子進過最大的大房子,這個奇怪的台灣太太居然自己煮茶,這個奇怪的英國先生居然伺候工人喝茶!

阿夏瑞夫很欽佩的說:太太,茶,很好!大爺,很好!(吉米大爺下樓了)至此我和阿夏瑞夫已是莫逆之交,他雖不懂英文卻完全知道我的來龍去脈,我雖然不懂印度話,卻完全明白他想說什麽:會煮印度奶茶的台灣太太,了不起!幫印度工人端茶的英國先生,更了不起!

我們就這樣喝茶吃餅乾,阿夏瑞夫開始用印度話調查菲爾的祖宗八代,工人們七嘴八舌加入他們的問題,我和菲爾用英文說出我們認為他們想要的答案,霎時溫德米爾人聲鼎沸,熱鬧非凡。

沒有交集的聊了一陣天之後,阿夏瑞夫很抱歉的說他們得走了,雨勢越來越大,我猜他們得花三個小時才能回到北孟買。我和菲爾送他們到樓下,我不知道怎麽能表達心裏的感受,不只是他們分毫不差做出了我要的家具,更是那張我在翻閲家具目錄時,無意識不經意說好看,阿夏瑞夫卻謹記在心的那張椅子。

我再三道謝,阿夏瑞夫還是穿著他的阿飛襯衫,照例又是不好意思的搔著腦袋,搖頭晃腦說:沒問題,太太!於是這些家具在塵土蒼蠅垃圾成群的孟買郊區出生後,飛上枝頭做鳳凰,住到普羅旺斯去了。

慢慢地我不再對這句話有太多意見了,因爲是真的:沒問題,太太!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孟買
上一則: 火車爆炸了
下一則: 第六屆華文部落格大獎​初選入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