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破浪秀姑巒溪 文.黃瑞田
2022/11/28 11:07
瀏覽379
迴響2
推薦33
引用0

破浪秀姑巒溪 文.黃瑞田

攝影:向上泛舟提供

本文刊登於2022112 更生日報副刊

 

西洋電影常用令人驚心動魄的激流增加娛樂效果,其中以激流泛舟為題材的電影,較知名的有《大江東去》(River of No Return)、《激流四勇士》(Deliverance ),以及去年上映的俄羅斯電影《奪命激流》(Pain Threshold),前兩部是電影史上的經典之作。《大江東去》由瑪麗蓮夢露與勞勃米契主演,一九五四年上映 ,本來是平庸之作,卻因為主題曲《River of No Return》紅遍世界而帶動賣座,這部電影於一九七O年代捲土重來上映時,我才有機會欣賞。由畢雷諾斯、強沃特、尼德巴蒂、羅尼考克主演的《激流四勇士》,是入圍一九七三年三項奧斯卡金像獎的佳作,它還憑著主題曲《Dueling Banjos》斑鳩琴演奏,獲得了一九七四年的葛萊美獎最佳鄉村器樂獎,意外帶動世界各地學習斑鳩琴演奏的風潮;《激流四勇士》後來也被美國電影學會選為百年百大驚悚電影第十五名。

橡皮筏或竹筏在激流中起伏衝撞,觀眾的心也跟著七上八下,是電影最扣人心弦的段落;當年看過《激流四勇士》之後,我曾夢想,有那麼一天,我也要去電影中的卡胡拉瓦西河(Kahulawasi River),或者去《大江東去》拍攝地點美國愛達荷州的沙爾門河(Salmon River)泛舟。

沒想到這個夢想在四十年後的二O一三年實現了,地點在花蓮縣秀姑巒溪。

當年參加泛舟是去花蓮旅遊時飯店住宿的套裝行程之一,我和太太傻傻的報名參加,出發前一天晚上,問飯店櫃台值班的帥哥,要準備什麼?大概是看我們年紀那麼大了,還參加年輕人的活動,有點不可思議,他愣了一下才說:「遮陽帽、口罩、長袖衣,若沒有長袖衣就帶袖套,還有防曬乳、相機,一套換洗衣服,把房間的備用礦泉水也帶著,就醬子,跟爬山差不多。」說完,露出牙齒微笑。

我們再三感謝,隨即到附近的光南量販商場購買缺少的遮陽帽、口罩、袖套,還加買了溯溪鞋和一盒半路要吃的孔雀餅乾。

第二天早上七點半,接駁的中巴就來飯店接我們前往瑞穗,乘客都是年輕男女,高中生或大學生模樣,只有我們夫妻年紀一大把。一路上都是年輕人興奮的笑鬧聲,對泛舟的期待溢於言表。

我問隔著走道的男生,帶了什麼裝備?他反問我:「阿伯,您呢?」

我告訴他:「遮陽帽、口罩、袖套、防曬乳、相機和餅乾。飯店櫃台告訴我的。」

他聽了掩嘴笑著說:「你說的那些東西都不必帶,泛舟一定會全身濕,餅乾會糊掉;遮陽帽收起來,向上泛舟公司會給您戴安全帽;口罩濕了不能呼吸,不能戴;相機若沒有防水,不能濺水,更不能掉進水裡;至於抹防曬乳液,會污染溪水。阿伯,飯店人員一定沒有泛舟經驗,才會叫你去買那些用不上的東西。」

我和太太都忍不住的笑了,太太說:「那些東西可以當做來花蓮旅遊的紀念品,以後會用得上。」

車行大約一小時三十分,在九點左右來到向上泛舟公司報到,登錄個人資料時,服務小姐一邊輸入電腦一邊說:「阿伯,滿六十五歲就不建議參加泛舟。」

我的額頭一定有三條線:「真的不能參加嗎?」

「不是,」小姐說明:「以前東管處禁止六十五歲以上的長輩,以及十二歲以下的兒童參加,由於泛舟設備越來越安全,後來開放了,但是,我們仍然不建議長輩參加,除非長輩的健康狀況良好。」

我太太不再沈默:「我們天天運動走五公里,我也能游泳一千公尺,也經常去旅行爬高山,是健康寶寶啦!」

「您看起來就是勇姆啊,好啦,讓您們報名。」小姐笑嘻嘻的說:「其實泛舟風險不算大,主要是體力要用得多,老人家會受不了。阿伯、阿姆,旁邊的看板有注意事項,請您們仔細看一下。」

看板就在報到窗口右邊的牆壁上,注意事項與車上年輕人講的差不多,只是多了相機防水袋販售與出借。」

「小姐,我想買相機防水袋。」

小姐說:「賣光了。」

「用租的呢?」

「您慢了一步。」

我失望的問:「用塑膠袋裝可以嗎?」

「塑膠袋不能百分之百防水,」小姐說了內行話:「相機只要進一點點的水,就會漏電,電池可能會爆炸,邏輯電路會燒壞,就報廢了。阿伯如果經常出門旅遊,應該買一台防水相機,或是防水手機,才不會錯過拍攝優美的風景。」她把我和太太的證件遞還給我。

「謝謝妳的建議!」我把證件放進背包裡。

我們換穿溯溪鞋,將背包拿到接駁車上,然後去指定地點領取安全帽和救生衣,由教練指導穿著之後,去視聽室看泛舟教學影片,看完出來時,各取鋁柄塑膠槳,前往溪邊廣場集合,等候編組及最後行前安全叮嚀。放眼望去,向上泛舟的遊客約有三、四百人,或蹲或坐在廣場等候出發。在一旁站著的十幾位穿著橘色背心的教練,個個皮膚黝黑,一看就知道大部分是原住民。

在枕木堆疊而成的司令台上,一位自稱向上總指揮的教練,拿著擴音器再次說明,如何注意安全,如何操槳,如何避開中流岩石、翻船後如何逃生、如何互相潑水、潑水時不准用槳打人……最後總結:「沒有落水的不准上岸!」

接下來就是分組上船,互相認識的先湊成一船,每船八到十人;分配到最後,剩下六位高中女生和我們兩個老人家,就被湊成同船,她們都很訝異,大概認為我們是「老廢物」,會加重她們的負擔吧?

我告訴她們:「放心,不會划不動,通常橡皮艇是被溪水推著走的。」

大概是我說中了她們的擔心,都忍不住的笑開來。

我們的橡皮艇是粉紅艙身,藍色船底,一條粗繩穿過船舷邊的扣環,繞了一圈,並在船艏和船尾的扣環之間另外拉了一條粗繩,將船艙隔成兩邊,繩子拉得很緊,使船艏和船尾有點往上翹;艏、尾扣環還另外繫了一條約一公尺半的尼龍纜繩。我們的橡皮筏編號一六八,諧音一路發,跟其他幾十艘一樣,被放在河灘上曬太陽,我們找了一陣子才找到。橡皮艇裡預先放了兩支綠色塑膠水杓,我們先把槳放進艇裡,一起將發燙的橡皮艇抬到水湄,我拿起水杓,舀水把橡皮艇潑濕。有一個暴牙女生哇哇叫:「阿公,您把船潑濕了,等一下怎麼坐?」

我說:「不潑水,會燙屁股,妳還擔心坐下去褲子會濕?十分鐘之後,妳就變成落湯雞了。」

其餘的人都哈哈大笑,說她沒知識兼沒衛生,她掩臉偷笑。

暴牙女生又問:「阿公會划船嗎?」

「我曾經參加三次龍舟競賽。」我補充說:「三冠王。」

「哇!阿公好厲害!」有一半人異口同聲的稱讚。

我們合力把橡皮艇推到水深及膝的河道,然後分成兩邊,一邊四人,一個一個爬上艇艙,拿起槳划水,跟隨其他先出發的橡皮艇,開始與惡水搏鬥二十四公里、二十三處激流的泛舟長征。

這一天,向上泛舟公司大約有五、六十艘橡皮筏下水,散布在寬闊的河面,好像一朵朵漂浮在水面的粉紅蓮花,由近十艘教練兼救生員駕駛的汽艇,在橡皮艇群中穿梭。

初始水流並不急,我們就任由橡皮艇隨波逐流,不費力的划著槳,不過,這艘橡皮艇不聽話,船身不斷的旋轉,沒有固定的方向。這時候一艘整船都是男生的橡皮艇靠過來,突然用水杓和槳向我們潑水,我們也不示弱,向他們潑更多的水,大家又叫又笑,緊接著,十幾艘橡皮艇兜在一起打水仗,一群陌生人又叫又笑,玩水玩得不亦樂乎,卻不知急流就在眼前,我們的船艏抬高又落下,彷彿坐雲霄飛車,小女生們唉唉叫,有一位女生的槳掉進水裡,被急流沖走了,急得大喊:「我的槳……我的槳……」

我也拉開嗓門:「大家把槳放進船裡,面向中間,身體姿勢放低,縮成穿山甲,手握船中繩。」

掉槳的女生說:「阿公怎麼說縮成穿山甲?」

接駁車上的年輕人叫我「阿伯」,她叫我「阿公」,把我升格了。

我笑著問:「妳想變成縮頭烏龜還是穿山甲?」

女生們又是一陣譁笑,並沒忘記講習時教練教我們遇到急流時應變的技巧:坐穩縮身,抓緊船中繩。橡皮艇不僅隨波前後上下浮沈,也左右搖晃,只能屈身緊抓繩子,才不會被拋飛船外,有人說再晃下去會暈船。

幾分鐘過後,船身平穩下來,逐漸靜止不動,我們立刻挺直身子,各自拿起槳用力划,但是船身是南北橫向,我叫大家暫時不要划,由我當舵手在船尾左側用力划,船艏就逐漸轉向東,然後招呼大家左右邊一起划,輪流喊口令,「一二、三四」,橡皮筏緩慢的移動著。

在前方五、六十公尺處,一位教練高舉一支槳,大聲問:「誰的槳?誰的槳?」

「我的!」掉槳的暴牙女生高舉右手,大概怕救生員沒看見,突然站起來,站不穩,身體搖晃兩下,跌出船外,掉進水裡,載浮載沈。其他女生伸出槳要給她抓,都搆不到。

水裡的女生大聲喊:「救命呀!救命……」

其實她不用擔心,救生衣的浮力有一百五十公斤。

教練快速開著汽艇,故意繞著我們一圈,激起水花濺灑在我們船上,開到落水女生旁邊,伸出槳讓她抓住,把她拖到我們的船邊,讓她爬上船。教練要船艏的女生,將綁在船艏的纜繩拋給他,他把我們的纜繩綁在他的汽艇的尾端的纜繩,拉著我們的船向前急駛,汽艇後面的螺旋槳捲起的水花直接噴向我們,我們趕緊拿起船上配備的兩支水杓,拚命的把水搯出去。

教練將我們的橡皮艇拖到距離第二個激流前方約五十公尺就右轉停下來,他解開與他的汽艇連結的纜繩,拋給坐在船艏的女生,就逕自開著汽艇離開了。

這時我發現我們的橡皮筏又是打橫的,連忙說:「船身打橫遇上急流,很容易翻船!左邊快用力划,讓船頭轉向水流方向,快!」

左邊四個人拿起槳,用力划水,船艏即將轉正時,我又吆喝:「右邊的開始划!」

船艏對準急流,不到十秒鐘,就進入湍急區域,大家趕緊收槳屈身抓繩,隨著船身破浪大起大落,女生們的尖聲驚叫不斷。其實,尖叫的不止我們這艘船的女生,跟在後面的十幾艘也傳出恐怖的叫聲,尤其是部分男生故意叫得像殺豬的慘叫。一時間,尖叫聲、豬叫聲、流水聲,把大家的耳道塞得滿滿的。

當我們即將脫離激流時,在前面不遠,有一個落水的男生正在漂流,我們立刻划過去,拉他上船,他空著雙手,槳不見了。

「謝謝你們!」被救的男生餘悸猶存的說:「我們剛才在急流中翻船了,其他的人不知道在哪裡?」

到了水流平緩的區域,有一個教練東張西望的開著汽艇來回慢速搜巡,似乎在找人,我舉起槳左右揮搖,他看見了,立刻開船過來。

我問教練:「你在找人嗎?」

「少一個。」

被救的男生舉手說:「在這裡!」

教練將汽艇靠過來與我們併排,把落水的男生拉上他的汽艇,就加足馬力離開了。

從急流區域衝出來的橡皮筏越來越多,大家都有歷劫歸來的驚懼表情,有人大喊「好刺激唷!」、「好過癮唷!」、「下次不敢來了!」

刺激的行程才剛開始呢!從瑞穗大橋起點到中點奇美泛舟休息站,有七處激流;奇美泛舟休息站到長虹橋終點,還有十六處激流。全程二十四公里總共要挑戰二十三處激流,平均一公里就有一處激流。

橡皮筏沒有舵,只憑團隊合作與默契控制方向,但是溪流並非直線前進,而是彎彎曲曲,全程大約有十處大拐彎,橡皮艇忽而被沖向左岸,忽而被帶往右岸,如果任由溪水漂流,當然可以到達終點,但也可能半途擱淺在河階灘地,或是在漩渦處不停的繞圈圈。

忘了在第幾個激流過後,我們的橡皮筏不管我們怎麼划,都一直往右邊的懸崖下方靠過去。出發講習時教練有交代,懸崖隨時有落石,不要靠近,可是橡皮筏不聽使喚了,在靠近懸崖後,竟然逆流而行,我驚覺,我們陷入大漩渦了,這個順時鐘漩渦半徑至少有五十公尺,如果不趕快脫離,會在漩渦裡轉不停。記得年輕時,和朋友到新店碧潭划船,曾經碰上較小而急轉的漩渦,我這位朋友是划船高手,有脫離漩渦的經驗,隨即應變。

我告訴六位女生:「先不要動,觀察水紋,漩渦的水紋和溪水順流不一樣,等一下橡皮艇和溪水順流平行時,大家趕快用力划,往順流方向切出去,就可以脫離漩渦。」

大家屏住呼吸,在船艏與順流成三十度角時,我喊了一聲:「開始划!一二划.一二划、一二划………」

不到一分鐘,我們已划出漩渦,繼續往東破浪划去。

這時,我們正在進入秀姑巒溪中段壯麗的峽谷,由奇美溪和秀姑巒溪歷經數十萬年的侵蝕下割而成曲流深谷。曲流外彎那岸像千層蛋糕的崖壁,是由沈積岩、砂岩與泥岩組成,曲流內彎凸岸則是不同年代溪水侵蝕,因河流圍繞三面而成半圓形或弧形的劇場河階地形,換句話說,河階本來是河床,河水下切而裸露,通常階位越高形成的年代越久遠。目前秀姑巒溪前段河階稱為德武河階,共有五階,後段河階稱為奇美河階,是阿美族奇美部落耕種居住的地方。

中午時分,我們通過最驚險的第七處激流之後,來到泛舟中點奇美休息站,兩層的大涼亭蓋在半山腰。我們把橡皮筏抬到砂石灘上,有氣無力的來到大涼亭領取便當。我很詫異在這個偏遠的地方竟然還有熱騰騰的便當可吃,向上公司行程安排得可真週到。

休息用餐時間只有半小時,教練就招呼大家上船,繼續更多激流的行程。

整個泛舟行程有二十三處激流,前半段經歷過七處,我們已經有了應變的經驗,足以應付後面十六處;幸好教練發了婆心,要我們依序串連,拉我們過了平緩水流區域之後,在下一處激流之前解開串連,讓我們去破浪前進。

不過,後半段由於激流多,溪水更湍急,有許多大石頭擋路,橡皮筏會卡在石頭陣中,這時教練就會用汽艇以推或拉的方式幫我們脫困。

橡皮筏有時會互相撞擊,擠在一起,這時候就有勞教練將橡皮筏一艘一艘拉出來,讓我們自行通過急流,繼續往下游漂流。這時候,反倒是不喜歡來到平緩溪面,因為要用力向前划,雖然剛吃過午餐便當不久,體力仍然越來越不濟,反倒希望激流險灘一個接一個到來,這樣就可以蹲踞在船裡,順流而下。

沒有人計算已經過了幾處激流,在一處曲流轉彎之後,水面忽然開擴而平緩,白色帝王石羅列在溪中和岸邊,這裡大概是所謂的「秀姑漱玉」的景觀吧?據說奇美部落的原住民依照形狀為石頭命名,有四大神獸的虎、豹、獅、象,還有貝多芬、豬八戒、神龜、觀音寶座……等等,可惜沒有專人介紹,我老人家缺乏想像力,看不出名堂。

大家只顧欣賞眼前「秀姑漱玉」美景時,有人大呼:「長虹橋到了!」

抬頭一看,赤紅色橋身的長虹橋,橫臥在秀姑巒溪的出海口附近,我們高舉鋁槳歡呼。經過四個多小時耗費體力的與秀姑巒溪搏鬥,終於即將抵達泛舟終點,這也證明六十多歲的老人,仍然可以放心去秀姑巒溪泛舟,找回年輕浪漫的情懷。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牽記慕谷慕魚 黃瑞田
下一則: 飛閱疫情 黃瑞田
迴響(2) :
2樓. 黃瑞田
2022/11/29 02:22
謝謝賞文
1樓. 城市小農
2022/11/28 14:28
脫離漩窩的那段還真的需要專業知識!果然是體能與智慧的挑戰!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