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牽記慕谷慕魚 黃瑞田
2022/12/02 03:53
瀏覽655
迴響1
推薦52
引用0

牽記慕谷慕魚   黃瑞田

本文刊登於2021年12月15~16日更生日報副刊

 

二O一三年七月,花蓮一家新開幕的觀光飯店舉辦三天兩夜的套裝旅遊活動,除了贈送住宿旅客花蓮土產之外,還提供參觀海洋公園、賞鯨豚、泛舟、慕谷慕魚之旅四個行程,可以任選兩個參加。我們選擇泛舟和慕谷慕魚之旅,飯店櫃台小姐要我們提前三天寄身分證影印本給他們辦理入山證。

   慕谷慕魚是位於花蓮秀林鄉銅門部落的清水溪及木瓜溪峽谷風景區,有小天祥的美譽,每天只允許上、下午各三百人進入,遊客必須在前一天前往銅門派出所申請登記,由於僧多粥少,這些名額大部分被當地旅行業者派人在凌晨前往銅門派出所排隊搶先登記了,散客只好望「銅門」興嘆。

   來花蓮的第二天行程是要去慕谷慕魚。上午七點半,飯店安排我們在門口等候,不久,來了一輛老舊的廂行車,司機是一位自稱阿蘭的中年婦人,招呼我們上車,後兩排座位已經各坐了兩位年輕的小姐,熱情的向我們打招呼:「阿伯.阿姆,恁好!」

   我隨即回應:「大家好!高興與妳們一起去玩!」

阿蘭要我們坐司機後面第一排,她說中午要參加喜宴,十一點半就要回程,整個行程會很緊湊。接著,她就開始邊開車邊滔滔不絕的導覽。她說,在很久很久以前,居住在南投縣春陽溫泉有八個太魯閣家族,翻越奇萊山及能高山,沿著能高清水溪往花蓮移居,第一個來到木瓜溪隘口定居的家族名叫「Mukumugi」(慕谷慕魚,語意為「從長滿藤蔓地方而來的人」,由於太魯閣族有個傳統,每遷居到一個新的地方,就以第一個到達的家族名稱為那個地方命名,因此這個隘口就叫做慕谷慕魚,後來他們發現附近生產銅礦,就開採銅礦做山刀,地名因而改為「銅門」,凸顯地方特色。

   旅遊車來到「慕谷慕魚旅遊咨詢中心」,阿蘭把車子停靠路邊,讓我們下車,簡單介紹:「旅遊中心是用廢棄駐在所修繕改造而成的,你們下車拍照。」不到三分鐘她就催促我們上車,繼續她的導覽解說,她問坐在後面四位年輕女孩:「一九九O年妳們出生了嗎?」

   還沒!」女孩們異口同聲的回答。

   於是,她一邊開車一邊繼續解說。一九九O年六月二十三日歐菲莉颱風帶來了土石流,活埋了銅門村三十六位太魯閣族人,災後只找到二十三位居民殘破的肢體,後來政府把全村遷到吉安鄉博愛新村,但他們不習慣如同失根的平地生活,很想回到銅門重建家園,延續太魯閣族的傳統文化。可是政府為了重建銅門到清水發電廠的十二公里路段,只好將全線封閉,並禁止漁獵,太魯閣族人被擋在自己的家鄉銅門外面,莫不感嘆有家歸不得。直到二OO五年四月,政府規劃揚清橋到清水發電廠的清水溪區段為「慕谷慕魚生態廊道,有限度開放,太魯閣族人才陸續回去整理滿目瘡痍的家園。

車子來到銅門派出所外面停車,阿蘭下車快步走進派出所驗入山證。派出所前面已經停了三、四十部車,其中黑色九人座休旅車就有二十輛左右。阿蘭回到車上,說那些黑色休旅車是團客車隊,我們先走,比較不會塞車,到了景點,也不會人擠人。要開車之前,她右手指向窗外的吊橋:「那條吊橋是有名的銅門吊橋,通往對面山壁的銅門發電廠,那是民國二十八年日本人建造的,後來又利用清水溪和木瓜溪的水流落差,陸續蓋了龍溪、龍澗、水濂、清水、清流、榕樹、初英等八座水力發電廠,台灣東部有百分之九十是靠這些發電廠供應電力的。我們今天走的這條路,是台灣少數的電力產業道路之一。」

   我說:「砂卡噹步道也算是電力產業道路。」

   「沒錯,它們都是電力公司開闢的,不過砂卡噹步道比較小,觀光客只能步行進去,不像這裡,小巴和小客車都可以進來。」阿蘭說著說著,前面停了一輛白色小客車,駕駛站在車門邊招手,示意我們停車。

   我打開車窗戶:「什麼事?」

   留著一頭怪髮的年輕駕駛問:「我們路不熟,能跟你們後面走嗎?」

   阿蘭說:「若跟得上就跟呀!」

   阿蘭繼續開車,很不以為然的說:「那個年輕人,我看他不到二十歲,一大早開寶馬名車載女朋友出來玩,他那髮型很奇怪。」「那是雷鬼髒辮髮,林書豪最愛的髮型。」坐在我後面的穿著鵝黃微高領蕾絲無袖上衣的女生興奮的說。

阿蘭聽不懂:「怎麼寫啊?」

「打雷的雷,魔鬼的鬼,骯髒的髒,辮子的辮。」鵝黃上衣女生回答。

阿蘭笑呵呵的說:「跟妳們年輕人在一起,可以學到很多新名詞,妳一定是書豪粉。」

鵝黃上衣女生用台語說:「沒錯()!規叢(整棵)好好。」

大家一陣笑,忘了後面跟著一個雷鬼髒辮。

   阿蘭繼續上路,道路緊靠懸崖邊,阿蘭放慢速度,讓我們可以盡情欣賞木瓜溪谷寶石藍的溪水,在烈日下閃耀著眩目的波光,巨大的白色大理石,散布在溪床,有的半露出水面像在潛水,有的躺在溪床曬太陽,一動也不動。 過了清流發電廠,來到一號隧道入口前方,阿蘭讓我們下車,要我們走過兩百公尺長的隧道。跟隨在後的雷鬼髒辮年輕帥哥也停車,下車走向阿蘭的廂車型面,我這時才看清楚他上身穿著黑色T恤搭牛仔背心,下身穿一件冰絲涼感窄管微刷破牛仔褲,一副潮男模樣;從副駕駛座下來一位棕髮及肩的少女,她身著白底藍線刺繡上衣、黑色寬腿短褲兩件式套裝,清秀的小臉透露出青澀的氣息,她從車後繞過來帥哥的身邊,右手自然的勾起他的左臂,左手舉在額頭遮陽:「好熱!」

阿蘭告訴他們:「到隧道裡面走一走就不熱了,」阿蘭提高嗓門:「十分鐘以後,我在那邊出口等你們。」然後,她就轉向雷鬼髒辮帥哥:「你們直接開車過去,要不然還要走回來。」

隧道裡面很涼快,雖然只有兩百公尺長,看得見另一端出口的亮光,但是中間一段很暗,打開手機手電筒,也只能照亮前方三公尺,只有在後面有車輛過來時,才看得清楚潮濕的地面和狼牙似的隧道穹頂。阿蘭開著箱型車緩慢的從我們後面開過去,隔了兩三分鐘,雷鬼髒辮帥哥也開著他的白色寶馬,超越我們。

   走出隧道,刺眼的陽光使眼睛差點睜不開,走到邊坡欄杆旁邊遠眺,木瓜溪峽谷奔流而下,溪水因深淺不同,顏色也不一樣,有深藍,也有淺碧,有些河段是醉人的粉藍,一直不變的是散坐河畔的大理石與白色的崖壁,白得耀眼,白得純潔無瑕。

   上車後,繼續我們的行程,雷鬼髒辮帥哥開著白色寶馬緊跟在後,一路經過許多長短不一的隧道,來到一個叉路,阿蘭說天氣太熱了,先走右邊去龍澗,去看台灣最長的明隧道。我很喜歡明隧道,車過明隧道時,從兩根水泥柱之間向外看,風景就像一幅畫;隨著車子往前開,一幅又一幅的山水畫,就展現在眼前。

   車子開上鋼骨結構的紅色揚清橋,這座橋與秀姑巒溪出海口的長虹橋一模一樣,阿蘭把車子停在橋上,要我們下車欣賞兩側開闊的溪谷風光。阿蘭說揚清橋橫跨在清水溪上,從橋的右邊看過去,就是清水溪和木瓜溪的匯流處,從左邊往下看,有一座水泥舊橋,民國九十二年揚清橋落成通車之後,舊橋就廢棄了。

   站在橋上眺望清水溪與木瓜溪交會處形成的淺藍色水潭,潭水如鏡,映照著對面墨綠的山影,彷彿要把整座山吞噬。

   阿蘭載我們通過揚清橋,沒多久,來到路邊布滿苔蘚、蕨類的石崖前,石崖上面刻寫了「貫通龍澗」四個大紅字,這是打卡及拍照的熱點。下車拍完照,車子前行又通過幾個隧道,來到最長的明隧道入口。阿蘭要我們下車走一段,舒展筋骨,多吸幾口芬多精。這裡的崇山深豁景色,與白揚步道頗為類似,但從山谷吹上來的風,不像白揚步道那樣涼沁。

   十五分鐘後,阿蘭把我們和雷鬼髒辮情侶叫過來,說:「我們今天走過的道路、橋樑.山洞、明隧道,都是台灣電力公司建設的,龍澗明隧道完成於民國八十五年,有多長,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明隧道像開在山腹的窗戶,要讓遊客從窗戶欣賞下方的龍澗峽谷,如果我們是一天的行程,我就會帶各位穿越最長的明隧道,前往龍澗發電廠,去看落差六百公尺俗稱夫妻瀑布的能高飛瀑。我們現在就回頭,前往清水發電廠路段的『慕谷慕魚生態廓道』,先去彎月峽谷戲水區。」

   阿蘭和雷鬼髒辮帥哥迴車往回走,通過揚清橋時,忍不住往橋下深潭多看一眼,感覺深潭也回看我。越過揚清橋轉入往清水發電廠小路,過了二號隧道,來到戲水區上方的都勇部落休息站,阿蘭讓我們下去彎月峽谷戲水區玩水半小時,來到戲水區,有許多遊客脫下鞋子、捲起褲管在碧綠的溪水低頭走來走去潦水,彷彿在找尋綠寶石,有的人彎著腰與小魚捉迷藏。

   我和太太坐在溪邊大石頭,雙腳浸泡冰冷的溪水,暑氣頓消,由於陽光炙熱,十五分鐘之後,就回到休息站,逛特色小商店。當我們走到山刀店前面,一位打赤腳的太魯閣族人向我打招呼,他身著藍條紋大披肩,胸前印著「多用.馬上」四個紅色大字,意思大概是要大家多多利用他,他馬上為大家服務。山刀攤販主人熱心的介紹:「他是我們太魯閣族的名人,銅門村沒有人不認識他,他空軍飛官退休後回銅門村開設慕谷慕魚民宿,提供許多太魯閣族青年就業的機會。」

   他滿臉笑容,雙手遞給我一張黃色紅邊的名片。我仔細一看,他的太魯閣族名字叫做「多用.馬上」,與披肩上的紅字相同,漢名「范清龍」。我們握手寒喧,我笑著說:「哈!原來多用.馬上是您的大名,我還以為您要大家多多利用,您馬上服務,這個名字取得好!」

   多用.馬上笑得合不攏嘴,高興的說:「大哥的解釋更符合我的意思,高明,高明!」

我們一見如故,快樂的聊起慕谷慕魚的前景,他要我改天去他的民宿泡茶聊天,互道再見之後,我們一行人就上車,前往清水發電廠。坐在最後面的小姐說:「阿蘭姐,您丟包了,雷鬼帥哥沒跟上來。」

   「他們先去清水電廠了,」阿蘭補充一句:「帥哥說中午之前要回到家,現在已經快十一點了。」

     在前往清水電廠的路上,又經過了幾個山洞,大部分的山洞都在滴水,有路面都是水,阿蘭啟動雨刷掃水,嘀咕著:「昨天又沒下雨,哪來那麼多水?」

   往清水發電廠的道路,只比清水溪高五至十公尺落差,從車上右窗就可以欣賞溪中的大石頭,阿蘭說:「太魯閣族想像力很豐富,他們依照形狀,幫大石頭命名,有彎月.大砲、鱷魚、台灣黑熊、老阿嬤與小豬、沙皮狗、玫瑰花、法老王的面具、海豚、山豬……可是我只能認出幾個,你們看,下面最大的那顆,是披頭散髮的老阿嬤,旁邊那顆小的是小豬,再過來,那顆長長的、露出水面的石頭叫做鱷魚……唉呀,我只知道名字,跟石頭連結不起來……現在我們經過的地方是戲水A區,你們玩過水了,這個景點就不下車,直接到最後一個景點賞魚A區,在那裡,可以看見清水電廠。」

   後座的小姐問:「不去發電廠嗎?」

   「發電廠不開放,也不能開車過去,只能從賞魚區走路過去看關閉的大門,大熱天,你們想走嗎?」

   「不要!」有人回應。

   經過一小段顛簸,車子終於到了賞魚區,雷鬼髒辮情侶靠在左車門邊,看到我們來了,隨即走過來對阿蘭說:「我們的車子沒油了。」

   「什麼?」阿蘭驚訝的問:「你們出發之前沒檢查車子有沒有油?」

   雷鬼帥哥低聲的說:「我們出發得很匆忙。」

   阿蘭用教訓的口吻說:「這個天高皇帝遠的地方,哪有加油站?就算你打電話給家人幫你送油,沒有入山證,又帶著危險易燃的汽油桶,派出所也不可能讓他進來,打電話叫你爸爸幫你想辦法。」

   「我不敢打給爸爸。」雷鬼帥哥不斷的搓揉雙手。

   「為什麼不敢?」

   「他今天去台北吃喜酒,我偷開他的車子出來玩。」

   「哇塞,你這小子太大膽了,幸好偷開的是你老爸的車。」

   「阿姨,」雷鬼帥哥的嘴突然甜了:「能不能幫我想辦法,把妳車子的油抽一點給我。」

   「你有抽油吸管嗎?」

   「沒有。」

   「沒有要怎麼抽?」阿蘭抓抓後腦。

我在旁插嘴,對雷鬼說:「你可以打電話給110,請他們派消防隊員或派出所警察幫你送油。」

   「我不敢,我沒有駕照。」

   「我的媽呀,事情真的大條了。」阿蘭大聲說。

   「我車上有繩子,阿姨能不能用妳的車子拖我的車子回去?」

   「不行,你那台寶馬,在市區違規拖吊車都只開單,不敢拖吊,我怎麼敢幫你拖車?何況山路小,彎路多,太危險,出了事,我賠不起。看你爸爸有沒有把保險卡放在車上,卡片上面有道路救援免費電話,你打電話請他們幫忙。」阿蘭不再說了,招呼我們下去賞魚區。

     賞魚區的水只有膝蓋深,水中成群的苦花魚游來游去,似乎已習慣了人類的干擾,阿蘭說以前的魚更多更大,開放觀光後,被遊客撈走了不少,剩下這些不到半尺長,如果再被偷撈了,賞魚區就沒看頭了。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阿蘭對我們說:「快十一點半了,送你們回去之後,我還要去參加姪女的喜宴,時間有點趕。」

   走上來馬路邊,雷鬼髒辮情侶依然靠在車門邊,阿蘭問:「問題解決了嗎?」

   「車上沒有保險卡。」低著頭的雷鬼髒辮帥哥抿著嘴搖搖頭,雙手抱胸,右腳輕輕的踢著地面的小石頭。

   「我已經告訴你那麼多解決的辦法,你就選一個,不會?」阿蘭搖搖頭,嘆了一口氣,爬上駕駛座,發動車子,打開窗戶,探頭出去,大聲說:「帥哥,打電話去花蓮寶馬服務中心,或許他們會幫你的忙。」阿蘭縮回頭,關上窗,笑著說:「寶馬的服務費很貴,這小子會得到教訓。」

   阿蘭開車上路,自言自語的說:「在慕谷慕魚開車開到沒油,第一次碰到,讓我多了一個有趣的導覽話題……」

(附記:慕谷慕魚因颱風一號隧道受損嚴重,修復不易,自五年十月二十日無限期封山迄今,尚未開放。)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孔林朝聖 黃瑞田
下一則: 破浪秀姑巒溪 文.黃瑞田
迴響(1) :
1樓. 繽紛
2022/12/03 04:33

我認識多用馬上,他是我花蓮好姊妹的表弟。

我們舞網曾經在他的民宿餐廳用餐,可惜我沒寫那一趟花蓮遊。

他很幽默有趣 黃瑞田2022/12/09 21:2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