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雪鳥
2008/11/28 10:12
瀏覽2,882
迴響2
推薦2
引用0

-

我家附近有一片廣大的森林公園。

喔,需要說明一下,用珩珩的話來說,這個家是我們在莫斯科的「第五個舊家」。

森林深處住著一群美麗的雪鳥。

雪鳥是一種紅羽黑尾的美麗雀鳥。牠們平常都隱身在森林之中,只在零下十五度或更冷的天氣,才會飛出森林到社區間嬉戲。牠們鮮紅的身影時而在冰樹銀花間穿梭而過,時而停在潔白的雪地上梳洗羽翼,非常賞心悅目。

牠們出現的時候,通常都是晴空萬里,卻又極度寒冷的日子。

在嚴寒的冬日午後,有時突然就會從窗外傳來牠們那獨特的啼聲:

『歡歡,歡歡,』

一日午後,我正好在家,忽然聽到這『歡歡,歡歡,』的聲音,於是一面急忙叫珩珩,一面趕緊穿上雪衣雪靴,抓起笨重的相機,快步走到庭院中去獵豔。

但常常是看得到,拍不到。只要稍微靠近一點,牠們就像脫弦的紅箭一般,一隻接一隻,咻咻咻地飛射而去。

那年,珩珩六歲。

一天,在莫斯科的家裡,她自己一個人玩著玩著,突然抬起頭來,帶著一臉不解的表情問我:

『爸爸,我是什麼人啊?』

『怎麼啦?』這小ㄚ頭在想什麼啊?

『如果我是中國人,那,那,為什麼我的家在俄國呢?』

她一臉嚴肅的表情,好像胸中有好多話要說,卻一口氣表達不出來。

珩珩只要一急起來,就會一直重覆地說「那」。

她嚥了一下口水,接著說,

『那,那,如果我是俄國人,那為什麼我們講中文呢?那,我到底是什麼人啊?』

說完就漲紅著臉把小嘴一嘟,看著我,等我給她一個交代。

我看著珩珩那張充滿稚氣,又帶著幾分義憤,紅咚咚的小臉。

我想起了美麗的雪鳥。

她是什麼人呢?

1993年六月,中正國際機場,她在媽媽腹中,陪著媽媽給爸爸送行。

她不知道,爸爸要去哪裡。

她不知道,爸爸為什麼要急著現在走。

她不知道,當她出生到這個世界來時,爸爸不會在身邊。

她也不知道,連爸爸媽媽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才能看到爸爸。

爸爸飛走了。

半年後,她出生了。

她沒有看到爸爸。

四天後,突然,爸爸回來了。

那幾天,她的記憶都是爸爸的懷抱。

有一晚,上床睡覺了,爸爸卻讓她趴在胸懷上。

爸爸的手輕拍著她的背。

拍著拍著,好溫暖啊,她就睡著了。

爸爸也睡著了。

慢慢地,爸爸的臂膀鬆開了,大手從她的背上滑了下來。

她也順著從爸爸身上滑了下來。

滑到了床緣,又從床上滑了下去。

就在她纖細的小身體正要撞擊到冰冷堅硬的石板地之前,

主耶穌的手來了,把她接個正著。

她沒有被驚醒。

她就繼續睡著。

過了一陣子,爸爸忽然驚醒,發現珩珩不在胸口。

爸爸急忙坐起身來,四處張望,但是她也不在床上!

爸爸一時驚惶失措,恐懼戰兢地急忙側身往床下看,

爸爸心中作著最壞的打算,

卻看到她頭上腳下,斜插在床邊的垃圾桶裡。

平靜香甜的小臉,依舊安息地睡在主耶穌的手中。

睡夢中她覺得自己又被抱進懷裡,

她好像又聽到了那個出生後最常聽到的讚嘆聲,

哦!主耶穌…

爸爸只回來了一個禮拜,他又飛走了。

這次她沒有去送爸爸,媽媽也沒有去。

媽媽的眼睛又出水了。

媽媽說,爸爸去俄國了,那裡太冷,你還不能去。

媽媽說,等你長大,我們一起去找爸爸。

俄羅斯?俄羅斯在哪裡?

四個月後,珩珩隨著媽媽到了俄羅斯。

我們全家終於住在一起了。

兩歲半時,我們就送她上社區托兒所,接著是幼稚園。她在家裡說中文,在學校說俄文。

珩珩是什麼人呢?

六年來,雖然已經搬過七次家,搬來搬去,到底還是在俄國。她,可不是個俄國孩子嗎?當時在我家附近那所俄國社區幼稚園中,珩珩是唯一的華人小孩。這問題大概困擾她一陣子了。

『珩,你知道我們為什麼會住在俄國嗎?』

『不知道。』她還是嘟著小嘴。

『我們是來傳福音的。』我簡單明瞭地說。

『那,俄國人不信神嗎?』她不服氣。

『嗯,怎麼說呢?』我沈吟了一下,

『你聽過那個故事嗎?』

『故事?什麼故事?』一聽到故事,她的眼神亮了起來。

『有一個人住在一個洋房裡,他房間的陽台常有小鳥飛來吱吱咂咂地唱歌。』

我開始講起故事來。

『他看著那些小鳥,好喜歡牠們,好想跟牠們親近,跟牠們一起唱歌。所以他就打開陽台的門,走向那些小鳥。』

我停了一停。

『你猜,那些小鳥怎麼啦?』

『當然飛走了。』她說,『就像我們去給雪鳥照相的時候一樣。』

她也記得我們給雪鳥拍照的事。

『是啊,那你說,這個人那麼愛這些小鳥,又想和牠們親近,可怎麼辦呢?』

『我不知道。』小嘴又嘟起來了。

『最好啊,就是他自己也變成一隻小鳥,這樣那些小鳥就不怕他了。』

『那,我也要變成一隻雪鳥。』她臉上終於綻開了笑容。

『你知道,神也很愛我們,可是祂又怕祂一出現,我們也像小鳥一樣通通嚇跑了,所以祂就出生成一個人,跟我們一模一樣,來親近我們』

『哦,我知道了,就是耶穌,對不對?』

『對了!可是有很多人不知道,神已經成為一個人來與我們親近,還以為祂住在石頭﹑木頭﹑畫像裡面,不曉得怎麼找到祂呢。所以我們才來俄國,告訴人們,神已經成為人了,要與我們親近。』

『哦,是不是就像撒拉和瑪莎一樣?』

撒拉和瑪莎是珩珩的好朋友,他們的父母都因我們的福音而信了耶穌。

『現在你可懂了吧。』

珩珩臉上堆起了笑容。

她一笑,兩眼就被擠成兩道彎彎的細縫,細縫中閃著滿意且幸福的光。

-

-

過了兩天,我正在著裝準備出門散發福音單張。

珩珩看見了,問道:

『爸,你要去哪裡?』

『去傳福音。』

『我也要去!』她興奮地叫道。

我愣了一愣。

『好啊。我們走。』

於是我帶著珩珩,到了附近人來人往的地鐵站入口處。

天仍舊飄著雪花,我分給珩珩一小疊單張。父女倆就開始發送給過往的行人。

路人看到這麼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在雪花紛飛之中分送單張,個個笑臉相迎,一邊收下她的單張,一邊感激地說『斯巴係巴』(謝謝)。

珩珩就飛到我身邊,揚起那凍得如玫瑰般桃紅的雙頰,像隻小雪鳥,興奮地向我說:『爸爸,他們都要信耶穌呢!』

她臉上綻開燦爛的笑容,眼睛又瞇得只剩兩彎細縫,在飄落的雪花中發光。

珩珩現在上小學四年級,能說中文英文俄文,她清楚自己是什麼人了吧?

初稿於2003年冬,莫斯科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莫斯科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2) :
2樓.
2010/04/13 00:53
媽咪真偉大
弟兄的姐妹很偉大!也想聽聽你們的羅曼史......
1樓. LLL
2009/10/15 22:37
cute
哇!她現在16歲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