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寫給憂鬱症患者的伴侶--別隨便問「你今天好嗎?」
2024/02/21 09:00
瀏覽60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請當觀察家,別作拯救者

「我不懂,『你今天好嗎?』這麼友善的話,妻子聽了也不高興,到底是想怎樣!」一位憂鬱症患者的伴侶無奈地這樣說,眉頭微皺著,嘴角苦笑著。

我試著猜測與解釋:是不是妻子今天其實沒有比較好,努力不聚焦自己的心情,還能維持相對平靜;但被你這麼一問,反而要去思考並承認今天心情還是沒有變好的事實。

還有一個可能,就是她感受到你期待她心情變好,於是感到壓力,以及自己沒有達成期待的挫折伴隨出現,於是當然不高興了。

聽完後這位伴侶既驚訝又無奈地說:「怎麼這麼複雜?」
是啊,憂鬱症患者的腦子本就複雜,且繞到卡住時很難解開,這是生理、創傷和過去習慣模式共同生成的結果,他自己也不想這樣,恐怕不是「你要自己決定快樂」這麼簡單。

「還有,我常對妻子說『加油』,她也會生氣。」這位伴侶似乎好不容易找到可以抒發情緒的對象,一股腦地把自己的委屈全說了出來,想至少獲得我的認同。

一般說加油,當然就是希望替你添加些無形的支持力量,怎麼又有錯了呢?稍微同理他的心情後,我請他猜猜看,為什麼妻子聽到加油會生氣?

他想了想,有點遲疑不確定地說:「會不會,是她覺得有壓力?」

答對了!我大力稱讚他後,繼續接著說,憂鬱症患者憂鬱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種是自我要求本來就很高,之所以會憂鬱,也伴隨著對自己的表現不接納,這時候學習接納,放棄再拼命或許是很好的療癒。像是拚著再跑就要雙腳受重傷的馬拉松跑者,要他放棄習慣的加油模式已經相對困難,此時你還替他加油,鼓勵他跑完全程,豈不是把他推入「繼續前進但會受傷」或是「放棄前進,保住雙腳」的兩難?

他正在學習放棄鞭策自己的路上,你竟扯後腿的與他背道而馳?

我當然理解,身為憂鬱症患者的伴侶,很多時候也很挫折,好像說什麼做什麼都不對,沒有加分,只有減分,幫不了他,還害了他,搞得自己都快憂鬱或是躁鬱了,卻無處可訴,因為自己是相對健康的那個人,好像得力撐到底才行。

盡量避免說的話還包括:
你想開一點。
你不要這樣想 。
不要擔心。
你不要鑽牛角尖。
以上話語都是他也想,但做不到的,所以就別說了吧!只是徒增挫折與無力感。
盡量讓他有選擇也不對嗎?這是另一個憂鬱症伴侶會出現的困惑。

比如說,一直問他你要選A還是B?像是晚餐要吃麵還是飯之類的小事。有選擇權對,一般人來講是好事;但對憂鬱或焦慮症患者來說,可能會是一個難題,無法太高頻率的做選擇,因為對自己的選擇沒信心,怕無法承擔做錯選擇後的懊悔。

但是你若在不瞭解患者脈絡的情況下,隨便幫他做決定,也會踩到地雷。因為你不是他,不知道他要考量的點是什麼,比如決定出門時間,他可能最在意的是「不要遲到」以免對人家不好意思;而你在意的是今天早上「最有效率」的多完成一件事,這樣的不同,當然有可能擦槍走火變成一觸即發的吵架。

看到這裡,你一定會覺得,當憂鬱症患者的伴侶也太難了吧!誰能勝任呢?確實很難,我是見過幾位讓人感動的伴侶,把其中一方罹患憂鬱症當是成兩人共同面對的課題,兩人一起努力,患者痊癒後感情更好的例子,當然,也得量力而為。

這無疑是顯示真愛的時候,需要披荊斬棘跨越困難,因為你的伴侶也正經歷失控且挫折的困境,沒有人喜歡自己變成這樣。

憂鬱症患者中有很高比例是極端在意別人感受的人,只要他能好好處理自己的狀態,對伴侶也很會是不計較付出、細心全心投入去愛的人

說了這麼多要避免的事,那麼身為伴侶,該做些什麼事會有幫助呢?

適時地說以下的話:
我陪你。
我不會放棄你。
我愛你。
我們一起面對。
還有就是千萬不要想著拯救他,或是急著幫他解決問題,因為你會不得其門而入,白白把只要克服憂鬱就好的情況,變成要處理夫妻關係危機。

可以做的事其實是有的,就是忠實地當一個觀察者。

比如說憂鬱症患者可能服藥後有各種正作用、副作用,他自己在狀態中是不能發現的 此時伴侶的回饋觀察就變得很重要,可以提供給醫師作為下次用藥的參考。當然提醒吃藥,是很基本的。

另外憂鬱症患者也可能有些導火線特別容易觸發情緒,比如說生理週期,比如說趕時間焦慮時, 比如說某個溫差大的季節,比如說提到跟某人相關時。伴侶提出觀察紀錄後,可提供回饋給患者,讓他增加對症狀的可控性;而伴侶這一方也比較能先為自己打預防針,更多理解較不會動氣。

千萬不要急著想替他解決問題,好好扮演觀察者,以患者的經驗大數據為基礎 忠實反映出來,自己的情緒不輕易被牽動,就是最好的陪伴。

要常對自己說:
他只是試圖讓我理解他的感受,不是在怪我。
他只是控制不了情緒,不是故意的。
他一定比我還挫折,別怪他。
這本來就很難,不要怪自己。
因為我自己是高敏感的人,承受力有限,所以同一時間只能接非常的少數憂鬱症患者,若是想要預約諮商被我拒絕,請原諒我,還有許多比我更專長於憂鬱症的諮商師。
但也想說,連受過專業訓練的諮商師也這麼遜,你就不要再逼迫自己太多了吧!適時覺察自己的極限,比撐著忍著直到最後情緒一股腦兒的爆發,要好得多。

患者本人當然也需要負責任,不能說責任都在伴侶的身上,只是患者本人的變異性太高,有各類各款,很難給一般性的建議,所以本文還是針對伴侶來寫,請斟酌參考,重點還是要了解並記得你自己的伴侶大數據。

#文章雖然是寫給憂鬱症患者的伴侶,但可能某些高敏人伴侶也是適用的。
#而萬一憂鬱症患者看到這篇文章的話,要提醒你,對另一半的合理期待是忠實的觀察者與陪伴者,而非情緒的拯救者喔!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