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在我半工半讀的這四年-1 上班篇 (下篇)
2022/11/19 00:51
瀏覽787
迴響0
推薦48
引用0

第一階段實習回來後,倉庫堆滿了進貨物料,也發現活動桌上圍上固定外箱,他們不好意思的說,真的是太熱了。

回倉庫沒多久,因工作關係,本暫時先調我回製造課,我跟副課長說,過完年確定要做第二次實習,後來我再也沒回倉庫。

有個小組長看到我回歸製造課,對我說了句:「生活終於不在那麼苦悶。」

令我訝異的是,我不曾見過的新同事都認識我。

有次新同事當我的面回應女同事,他說:「我知道她是玲姐。」

其他同事跟我一樣露出驚訝的表情後,他又說:「我在樓上都聽他們說她的事,聽到我都知道有這個人。」「玲姐出現後,看大家的表現,即使沒有人跟我說,我也猜得到。」

內心忽然很複雜,我是該高興嗎?人都消失了大半年(含在倉庫工作),我還能如此被惦記。

光是跟年輕人聊天,只要聊到動漫我也能提供好看的動漫,說到保齡球,我只是說年輕時曾玩過,沒想到他跟另一個小組長說:「玲姐會打保齡球。」於是莫名其妙還為了配合我,選在星期六5點下班去打球。

到保齡球場裡才發現,一群男生裡,公司女代表只有我,還好那次我女兒陪我去,啊不然我會不會太驕傲。那晚我跟我女兒球運奇差,一直怕水溝不乾淨,母女倆相當沮喪,有種希望他們一定要相信我們:「我真的曾打出火雞。」

女兒先退出,我繼續再打一場,但成績更爛,幾個同事發現我的沮喪,一前一後的對我加油打氣,甚至跟我說姿勢怎麼擺,說真的,我一直找不到感覺,而後我跟二個小鮮肉說:「我剩下的全給你們玩好了。」

看我有點提不起精神,他們繼續為我打氣加油,想到運動家精神,我笑著說:「我要燃起我的小宇宙,拼了。」

終於出現久違的斜摃,全場大小男生都為我開心到拍手慶賀,眼前小鮮肉看這場景笑著對我說:「太誇張了,妳只不過是一個全倒,搞得妳像中樂透一樣,大家都為妳歡呼拍手。」

打過一次後,公司同事又揪了一團說要去打保齡球,經主辦的同事同意,我找一位女同事陪同一起玩,當人員進場的差不多,我問上次說我像中樂透的小鮮肉說:「蛤,女的就我跟xx嗎?」

他說:「我有找xx(年輕妹妹),她怕球技太爛會被笑,我都跟她說,反正還有玲姐在,妳怕什麼,但看這個時間,她可能還是不敢來。」

我訝異的說:「所以你跟她說,我球技很爛。」

他笑著說:「沒辦法,如果沒這麼說,我怕她不好意思來。」表情外露:事實證明不是這樣嗎?

我故意環顧四周挖苦道:「結果,她有來嗎?」

好佳在,這次大家對我的鼓舞是另眼相待的,終於打出較像樣的成績,/、X、火雞搬出來亮相,嗚~,終於為自己扳回面子。

有次公司聚餐,特地選有唱歌設備的餐廳,因自己太久沒唱歌實在很想唱,唱了幾首老歌後,不知為什麼好像有點小紅。而後一次尾牙,被特助指名,女唱的部份由我撐場,好笑的是,一位小組長怕我沒時間準備歌曲(白天上班、晚上上課),只要我在他的轄區內工作,他會放老歌讓我為尾牙撐場準備,但他不知道我的心是很年輕的,內心狂叫:我要聽平常播放的歌。

到了尾牙那天,我覺得音響設備好像沒有很好,一直躲在一旁心虛的吃起東西,還不忘自我催眠,「你們看不到。」「你們沒看到。」

被台上點名好幾次的我,如「玲姐,妳還吃。」「妳好意思在那裡。」「妳以為我沒看到妳嗎?」我被迫上台營業,其中一首有炒到氣氛,得到相當多的歡呼跟掌聲。

繼打保齡球後,又有新同事邀約唱歌,同事們又想到我,我也真的太能配合了,又在星期六晚上跑出去唱歌,連我夜間的同學們都說,「妳也太忙了吧!」

今年第二次實習回歸公司後,我快畢業,要準備實習後資料及學校考試為由,依舊不加班不訂餐(他們懷疑,我已經開始不用上課),幾次下來同事們都知道,每一次的詢問到我這裡都能變鬧區。

日常借還工具,常因身高不夠的我,請比我高的同事幫忙,或我自己拿椅子墊高好拿、放工具,總能博得滿堂笑聲。有時女同事也會因氣氛關係站在男同事一方開我玩笑,我總不能置信的以「妳也背叛我。」而後委屈巴巴的表示內心相當難受,軟逼女同事站在我這一陣線。

記得此次回歸,我看到小組長的肌肉忍不住說:「我能摸摸你的肌肉嗎?」「啊!真的是肌肉耶!」「這(手臂)也太結實了。」

摸完事後回想,如果我沒記錯,我好像在1、2年前,對他做過同樣的事。而他是3個孩子的爸,不正經的我,有時叫他的名字是用疊字,而且故意在疊字前加一個「小」字,氣得他要我不要這麼叫。我有時會委屈巴巴或開心的說,這是我用心良苦想出來的愛稱,別人還不一定有。

剛想到,前面提到一個酷酷小鮮肉,喜歡站在我身後嚇我那一個,也是得到我的疊字愛稱,他也很受不了這稱呼,曾在午餐洗碗時,故意告訴身旁同事說,我都叫他xx,真想打人,他都幾歲了,又不是小朋友。

在一旁的我馬上笑著搭話:「這是專門為你想到的愛稱,xx是你的專屬,沒人能跟你一樣不好嗎?」

我發現疊字愛稱用在女生或女人身上,好像真的是暱稱,目前我的朋友或同學,接受度都很高。但一旦用在男性,反應就不一樣。還真是男女有別。

我跟年輕人有時的對話是互撩,有時還真較勁,曾問不同小鮮肉說:「我這樣撩你,你也真敢回。」得到的答案是「既然妳敢講,我怎麼不敢回+撩。」甚至說:「妳算還好,xx(女同事)說的更直接,有時我都接不住。」

但我的撩也會看人,太正經或不能開玩笑的,我就會收斂,甚至不講。

或許有些人會想,上班的日常生活都是這麼快樂嗎?當然不可能,我也曾因我的講話太大聲被告誡,會因"業績壓力(工作完件記錄-我都說這是業績)"等讓上班的精神緊繃,或有了不好的情緒,我們似乎需要這樣的互開玩笑才能舒緩心中壓力。

畢業前,有位老師推薦我到協會上班,自決定至離職只有數天,臨走前告知負責樓下2位小組長及較好的同事,在離職前三天,我在樓上工作,一位小組長當眾說我不做了,所有的同事放下手邊的工作,而後一個個自發性的說起和我相處後的感言(含新人),每個人的表情充滿不捨,而我被這氣氛感染到眼角泛淚,我說話的同時剛好有位男同事在講話,被另一位男同事大聲喝止,隨後有人出聲要大家安靜,想聽我說什麼。被這沒料到的氣氛,讓我忘了要說什麼。有人提議要為我辦歡送會,很多人附和。同事間為誰辦歡送會的例子不多,聽到這樣的提議,我真的很感動。

中午在餐廳吃飯,看到男同事拿著便當在我面前走來走去約有數分鐘,他這樣的行為引起我的好奇,我笑著對他說:「你幹嘛!」位子這麼多,你到底怎麼了?你平常的位子不是挺固定的?

他不好意思的說:「玲姐,我想坐妳旁邊。」

起先不明白他怎麼了,後來發現他的不捨及說話時的語氣,坐在我後面的男同事們頓時知道他的想法,大家忽然安靜。我的眼角又濕了,卻要用霸氣的口吻說:「來,來姐這裡。」

後面的男同事開始躁動,讓不知情的同事們繼續不知道我要離開公司,他們非常默契的鼓譟,經這麼一鬧,他不好意思跟我同桌,我依然裝霸氣加可惜樣:「你真的不要?不後悔?」

上班的最後一天,我收到一位女同事的禮物,她說未來不能聽到我療癒的笑聲,這禮物跟卡片是前一晚準備的。

一名小組長問我確定工作日是到什麼時候,我說今天,準確來說是只到今天早上,下午有事請假休息,因為隔天要到新環境上班。

我當時在外間工作,我謝謝他多年來的照顧,說著說著我哭了起來,他拉我到裡面跟其他同事說:「玲姐做到今天早上,下午她請假,她有話要跟大家說。」

我沒想到我會被拉進去,一時真不知該說什麼,看大家放下手邊工作,我哽咽說了「謝謝大家的照顧,因為有你們,讓我的回憶充滿色彩。」大家看到我哭,有的轉頭輕輕擦淚,有的怕我哭的太厲害,用話逗我笑。

近中午時,樓上一名小組長說:「玲姐,我們不知道妳做到今天,加上知道的時間也晚了,我買一杯檸檬愛玉(我的最愛之一)要給妳,xx(女同事)也準備吃的要讓妳帶回去,要不是時間不夠,還想請妳吃蛋糕(來不及訂蛋糕)。」「妳不要再哭了,厚,妳這樣要我怎麼說下去,不哭了。」

中午走時,很多人發現我的不對勁,才知道我要離開了,一名移工對我說:「姐姐,你不做了?妳不要走好不好。」

中午我邊哭邊開車,滿滿都是過去的回憶,及這幾天的感動。回想剛進來時,是大一的開始,剛開學不久,而畢業後,我也離開公司,我常跟老同事說,妳們一直見證我的成長-我真的畢業了。

這四年,無論是白天上班或晚上讀書,我一直處於較活潑的狀態,人緣算不錯,或許如此,在協會工作有忽然安靜下來的感覺,不敢亂開玩笑,就怕未建立雙方關係下傷到精障的學員,後因一些因素,這份工作只做四個月,雖然理事長及負責人數次要我留下,因一些考量,我決定提早離開,雖然心中不捨年終獎金(想到這裡,內心狂哭中-都快過年了)。

今早,女同事傳line告訴我,一小組長常常在公司說,我到底什麼時候要跟他們去打保齡球。看到這訊息,能想到他跟誰對話,及說這些話的畫面,我不禁笑了。

我回:真假,我耳朵都沒癢癢的,妳要去嗎?他揪,我們就去。

111.11.18   伶玲

 

在我半工半讀的這四年-1 上班篇(上篇) ;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