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臺 灣 通 史 卷 三 十 六
2012/01/10 22:03
瀏覽670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臺 灣 通 史 卷 三 十 六
臺 南 連 橫 雅 堂 撰
      列 傳 八
        邱 逢 甲 列 傳
    邱 逢 甲 , 字 仙 根 , 又 字 仲 閼 , 彰 化 翁 仔 社 人 , 後 隸臺 灣 。 社 處 大 甲 溪 之 旁 , 土 番 部 落 也 , 粵 籍 居 之 , 故 其俗 尚 武 負 氣 ; 而 逢 甲 獨 勤 苦 讀 書 , 年 十 三 入 泮 。 時 吳 子光 設 教 呂 氏 之 筱 雲 山 莊 , 藏 書 富 。 逢 甲 負 笈 從 , 博 覽 群籍 , 遂 以 詩 文 鳴 里 中 。 灌 陽 唐 景 崧 以 翰 林 分 巡 臺 灣 道 ,方 獎 掖 風 雅 , 歲 試 文 生 , 拔 其 尤 者 讀 書 海 東 書 院 , 厚 給膏 火 , 延 進 士 施 士 浩 主 講 。 於 是 逢 甲 與 新 竹 鄭 鵬 雲 , 安平 汪 春 源 、 葉 鄭 蘭 肄 業 其 中 。 未 幾 , 聯 捷 成 進 士 , 授 兵部 主 事 , 為 崇 文 書 院 山 長 。 及 景 崧 陞 布 政 使 , 邀 其 至 ,時 以 文 酒 相 酬 酢 。 臺 灣 詩 學 為 之 一 興 。
    光 緒 二 十 年 , 朝 鮮 事 起 , 沿 海 籌 防 , 景 崧 署 巡 撫。 二 十 一 年 春 三 月 , 日 軍 破 澎 湖 , 北 洋 亦 師 熸 艦 降 , 議割 臺 灣 以 和 。 時 臺 灣 舉 人 會 試 在 北 京 , 上 書 都 察 院 , 請止 。 不 聽 。 紳 士 亦 群 謀 挽 救 , 逢 甲 為 首 , 函 電 力 爭 , 皆不 報 。 四 月 , 和 議 成 , 各 官 多 奉 旨 內 渡 。 而 景 崧 尚 留 ,誓 與 臺 灣 共 存 亡 。 逢 甲 乃 議 自 主 之 策 , 眾 和 之 。 五 月 朔, 改 臺 灣 為 民 主 國 , 建 元 永 清 , 旗 用 藍 地 黃 虎 , 奉 景 崧為 大 總 統 , 分 電 清 廷 及 沿 海 各 省 , 檄 告 中 外 , 語 甚 哀 痛。 當 是 時 義 軍 特 起 , 所 部 或 數 百 人 、 數 千 人 , 各 建 旗 鼓, 拮 抗 一 方 。 而 逢 甲 任 團 練 使 , 總 其 事 , 率 所 部 駐 臺 北, 號 稱 二 萬 , 月 給 餉 糈 十 萬 兩 。 十 三 日 , 日 軍 迫 獅 球 嶺, 景 崧 未 戰 而 走 , 文 武 多 逃 。 逢 甲 亦 挾 款 以 去 , 或 言 近十 萬 云 。

    連 橫 曰 ; 逢 甲 既 去 , 居 於 嘉 應 , 自 號 倉 海 君 , 慨然 有 報 秦 之 志 。 觀 其 為 詩 , 辭 多 激 越 , 似 不 忍 以 書 生 老也 。 成 敗 論 人 , 吾 所 不 喜 , 獨 惜 其 為 吳 湯 興 、 徐 驤 所 笑爾 。

        吳 、 徐 、 姜 、 林 列 傳
    吳 湯 興 、 粵 族 也 , 家 於 苗 栗 , 為 諸 生 。 粵 人 之 居 臺者 , 多 讀 書 力 田 , 負 堅 毅 之 氣 , 冒 危 難 , 不 稍 顧 。 而 湯興 亦 習 武 , 以 義 俠 聞 里 中 。
    乙 未 之 役 , 臺 灣 自 主 , 各 鄉 皆 起 兵 自 衛 。 湯 興 集健 兒 , 籌 守 禦 。 及 聞 臺 北 破 , 官 軍 潰 , 禡 旗 糾 旅 , 望 北而 誓 曰 : 『 是 吾 等 效 命 之 秋 也 ! 眾 皆 起 』 。 遂 與 生 員 邱國 霖 、 吳 鎮 洸 等 , 募 勇 數 營 , 就 地 取 糧 。 富 家 多 助 餉 ,架 一 櫓 , 置 大 鼓 其 上 , 有 事 擊 之 以 聞 , 立 法 嚴 明 。 當 是時 , 徐 驤 起 於 苗 栗 , 姜 紹 祖 起 於 北 埔 , 簡 精 華 起 於 雲 林, 所 部 或 數 百 人 , 數 千 人 , 湯 興 皆 馳 書 合 之 。

    徐 驤 者 , 苗 栗 諸 生 也 。 紹 祖 世 居 北 埔 , 家 巨 富 ,為 一 方 豪 , 年 方 二 十 , 散 家 財 募 軍 , 得 健 兒 五 百 , 率 以赴 戰 。 夏 五 月 二 十 日 , 日 軍 略 新 竹 ; 至 大 嵙 崁 , 莊 民 伏險 擊 , 退 據 娘 仔 坑 。 棟 軍 統 領 林 朝 棟 援 臺 北 , 次 新 竹 ,知 縣 王 國 瑞 請 以 前 隊 衛 城 , 而 湯 興 亦 集 提 督 首 茂 林 、 總兵 吳 光 亮 、 棟 軍 傅 德 陞 、 謝 天 德 所 部 , 各 調 五 百 , 與 紹祖 北 進 。 二 十 有 三 日 , 次 楊 梅 壢 , 途 遇 日 軍 。 併 力 攻 之, 日 軍 稍 卻 。 二 十 有 五 日 , 邱 國 霖 以 七 百 人 戰 於 大 湖 口, 無 援 而 歸 。 日 軍 追 之 , 迫 新 竹 。 王 國 瑞 逃 , 紹 祖 力 戰不 屈 , 所 部 多 死 傷 , 被 俘 。 日 軍 囚 諸 庭 , 問 : 『 誰 姜 紹祖 』 ? 其 家 人 猝 應 曰 : 『 余 』 。 推 出 斬 之 , 故 紹 祖 得 生。 驟 歸 北 埔 , 再 集 佃 兵 , 又 赴 戰 。 遂 死 。 日 軍 既 得 新 竹, 將 南 下 , 苗 栗 知 縣 李 烇 與 湯 興 謀 戰 事 , 遣 徐 炳 文 赴 臺中 告 急 。 而 徐 驤 力 守 頭 份 , 故 日 軍 不 能 進 。

    閏 五 月 初 五 日 , 日 軍 分 三 路 而 下 : 一 由 新 竹 大 道, 一 出 安 平 鎮 , 一 援 三 角 湧 。 新 埔 人 邱 嘉 猷 扼 守 竹 圍 ,迴 環 重 疊 , 砲 不 能 擊 , 死 傷 百 數 十 人 。 其 援 三 角 湧 者 ,又 為 黃 曉 潭 、 蘇 力 、 蔡 國 樑 、 黃 國 添 、 張 龍 安 等 沿 途 伏擊 , 掘 地 窟 以 陷 馬 足 。 日 軍 苦 戰 , 又 沒 百 數 十 人 , 得 援始 免 。 降 將 余 清 勝 道 由 小 路 以 攻 , 拒 戰 數 日 , 而 三 角 湧始 破 。 日 軍 至 老 嵙 崎 , 徐 驤 之 兵 又 伏 擊 之 , 追 至 新 竹 城外 數 里 而 回 。

    當 時 是 , 蒼 頭 特 起 , 士 氣 頗 盛 。 臺 灣 府 知 府 黎 景嵩 遂 欲 進 規 新 竹 , 以 副 將 楊 紫 雲 率 新 楚 軍 二 營 、 傅 德 陞一 營 、 鄭 以 金 一 營 , 會 師 往 戰 。 而 葫 蘆 墩 人 陳 瑞 昌 亦 募勇 五 百 , 願 為 前 鋒 。 富 家 助 以 餉 械 , 踴 躍 而 進 , 分 攻 新竹 。 環 其 三 門 , 砲 及 城 中 。 徐 驤 所 部 尤 奮 勇 。 日 軍 力 守, 故 不 陷 。

    初 , 湯 興 以 餉 事 與 李 烇 齟 齬 , 且 互 詰 。 幫 辦 軍 務劉 永 福 命 苗 紳 解 之 , 不 從 。 前 敵 又 告 急 , 永 福 不 能 往 ,命 幕 僚 吳 彭 年 率 黑 旗 兵 七 百 名 , 副 將 李 維 義 佐 之 , 至 彰化 。 景 嵩 請 以 維 義 援 頭 份 , 而 彭 年 亦 趣 赴 苗 栗 。 六 月 十八 日 , 日 軍 大 隊 至 新 竹 , 合 攻 筆 尖 山 。 二 十 日 , 又 由 香山 、 頭 份 之 後 夾 擊 。 徐 驤 力 戰 , 紫 雲 陣 沒 , 維 義 敗 回 。日 軍 乘 勢 攻 苗 栗 。 苗 栗 無 城 , 不 足 守 。 黑 旗 管 帶 袁 錦 清、 幫 帶 林 鴻 貴 皆 戰 沒 。 彭 年 收 餘 兵 , 退 大 甲 。 湯 興 、 徐驤 俱 入 彰 化 。

    七 月 初 五 日 , 日 軍 涉 大 甲 溪 , 破 葫 蘆 墩 , 略 臺 中。東 堡 莊 豪 林 大 春 、 賴 寬 豫 設 國 姓 會 , 集 子 弟 千 人 ,拒 戰 於 頭 家 厝 莊 。 莊 人 林 傳 年 少 , 精 火 器 , 潛 伏 樹 上 ,應 彈 而 踣 者 二 十 餘 人 ; 終 被 殺 , 放 火 焚 莊 。 彭 年 檄 彰 化知 縣 羅 樹 勳 赴 援 。 相 持 一 日 夜 , 日 軍 復 至 , 臺 中 遂 破 。初 七 日 , 彭 年 誓 師 , 分 署 各 隊 , 以 湯 興 、 徐 驤 合 守 八 卦山 。 越 二 日 黎 明 , 日 軍 攻 山 , 別 以 一 隊 撲 黑 旗 營 。 湯 興拒 戰 , 徐 驤 亦 奮 鬥 , 而 砲 火 甚 烈 , 不 能 支 。 湯 興 陣 沒 ;其 妻 聞 報 , 亦 投 水 死 。 徐 驤 奔 臺 南 ; 彭 年 戰 死 山 麓 , 黑旗 將 士 多 殲 焉 。

    先 是 雲 林 知 縣 羅 汝 澤 募 簡 精 華 、 黃 榮 邦 、 林 義 成援 彰 化 。 方 至 而 城 破 , 遂 歸 故 里 。 初 十 日 , 日 軍 陷 雲 林, 進 據 大 莆 林 , 鋒 銳 甚 。 永 福 檄 副 將 楊 泗 洪 往 取 , 清 華、 義 成 各 率 所 部 助 。 日 軍 卻 , 泗 洪 追 之 , 中 砲 死 , 管 帶朱 乃 昌 奪 屍 歸 。 酣 戰 至 夜 , 榮 邦 、 義 成 伏 蔗 林 中 以 擊 ,遂 奪 大 莆 林 , 殺 傷 過 當 。 乃 昌 亦 血 戰 死 , 永 福 以 都 司 蕭三 發 代 領 其 眾 。 又 檄 簡 成 功 統 義 軍 。 成 功 , 精 華 之 父 也, 驍 勇 能 戰 , 遂 合 官 軍 克 雲 林 。 日 軍 入 山 , 遇 覆 殲 焉 ;其 由 大 道 者 退 據 北 斗 。 十 六 日 , 三 發 趣 諸 軍 取 彰 化 , 阻於 日 砲 。 分 駐 樹 仔 腳 , 連 戰 俱 捷 。 而 餉 絀 。 請 濟 , 永 福無 策 , 僅 括 千 五 百 兩 以 與 之 。 附 近 莊 民 多 蒸 飯 供 軍 , 故不 餒 。

    方 彰 化 之 陷 , 徐 驤 走 臺 南 。 永 福 慰 之 , 命 入 卑 南募 兵 , 得 七 百 人 , 皆 矯 健 有 力 者 。 趣 赴 前 敵 , 駐 斗 六 溪底 。 十 五 日 , 日 軍 大 隊 猛 攻 樹 仔 腳 , 諸 軍 開 壁 出 , 互 殺傷 。 徐 驤 復 從 間 道 夾 擊 , 乃 退 據 北 斗 。 以 是 不 能 越 溪 而南 。 方 是 時 風 雨 暴 作 , 山 水 汎 濫 , 黑 旗 諸 軍 輒 乘 夜 奇 襲。 海 豐 崙 人 陳 戇 番 謀 內 應 , 以 防 備 嚴 , 未 敢 動 。 彰 化 諸軍 攻 圍 久 , 彈 藥 將 罄 。 八 月 初 六 日 , 榮 邦 誓 師 決 戰 , 中彈 死 。 義 成 再 進 , 亦 殊 傷 。 十 三 日 , 日 軍 大 舉 , 以 擊 三發 之 營 。 徐 驤 、 精 華 援 之 , 相 戰 數 日 , 彈 丸 盡 , 退 於 他里 霧 。 日 軍 復 迫 之 。 徐 驤 方 食 , 趣 諸 軍 出 , 回 顧 曰 : 『今 得 彈 丸 千 , 猶 足 以 持 一 日 夜 。 顧 安 所 得 者 』 ? 奮 刃 而前 。 左 右 數 十 人 從 之 , 欲 伏 險 以 擊 。 中 彈 踣 , 躍 起 而 呼曰 : 『 丈 夫 為 國 死 , 可 無 憾 』 ! 諸 皆 受 傷 莫 能 興 , 雲 林復 陷 , 嘉 義 亦 破 ; 而 林 崑 岡 起 焉 。

    崑 岡 字 碧 玉 , 漚 洪 莊 人 , 嘉 邑 諸 生 也 。 設 教 鄉 中, 素 好 義 , 能 為 人 排 解 。 至 是 聞 前 敵 疊 敗 , 集 曾 文 溪 以北 莊 人 而 告 之 曰 : 『 臺 灣 亡 矣 ! 若 等 將 何 往 ? 吾 欲 率 子弟 衛 桑 梓 , 若 等 能 從 吾 乎 』 ? 應 者 百 數 十 人 。 推 新 營 莊生 員 沈 芳 徽 統 之 , 而 己 為 佐 。 遣 人 赴 臺 南 , 請 軍 器 , 僅得 舊 銃 數 十 桿 。 邀 戰 於 鐵 線 橋 。 崑 岡 持 棉 牌 , 握 利 刃 ,勇 士 數 人 從 之 , 踴 躍 而 進 。 日 軍 稍 卻 。 復 戰 於 溝 仔 頭 ,殺 一 中 尉 。 沿 途 莊 民 亦 持 械 拒 戰 , 忽 合 忽 逝 。 二 十 有 三日 , 日 軍 大 進 。 崑 岡 指 天 而 誓 曰 : 『 天 苟 不 欲 相 余 , 今日 一 戰 , 當 先 中 彈 而 死 』 。 眾 皆 感 泣 。 鳴 鼓 出 , 彈 貫 其胸 , 握 刃 坐 。 長 子 亦 戰 死 。 越 五 日 , 莊 人 乃 收 其 屍 , 倔強 如 生 , 年 四 十 有 五 。

    連 橫 曰 : 乙 未 之 役 , 蒼 頭 特 起 , 執 戈 制 梃 、 受 命疆 場 , 不 知 其 幾 何 人 。 而 姓 氏 無 聞 , 談 者 傷 之 。 昔 武 王克 殷 , 殷 人 思 舊 , 以 三 監 叛 , 周 公 討 之 。 讀 史 者 以 為 周之 頑 民 , 即 殷 之 義 士 , 固 不 以 此 而 泯 其 節 。 晉 文 定 王 ,王 賜 陽 樊 , 陽 人 不 服 , 晉 師 圍 之 。 倉 葛 大 呼 曰 : 『 德 以柔 中 國 , 刑 以 威 四 夷 , 宜 吾 之 不 服 也 』 。 晉 師 乃 去 。 讀史 者 以 為 倉 葛 之 知 義 , 而 晉 文 之 秉 禮 , 復 不 以 此 而 諱 其言 。 夫 史 者 , 天 下 之 公 器 , 筆 削 之 權 , 雖 操 自 我 , 而 褒貶 之 旨 , 必 本 於 公 。 是 篇 所 載 , 特 存 其 事 ; 死 者 有 知 ,亦 可 無 憾 。 後 之 君 子 , 可 以 觀 焉 。

        吳 彭 年 列 傳
    連 橫 曰 : 乙 未 之 役 , 臺 人 建 國 , 奉 巡 撫 唐 景 崧 為 大總 統 , 布 告 內 外 , 一 時 豪 傑 並 起 , 枕 戈 執 殳 , 慨 然 有 衛桑 梓 之 志 。 洎 景 崧 逃 , 臺 北 破 , 南 中 又 奉 劉 永 福 為 主 。永 福 固 驍 將 , 越 南 之 役 , 以 戰 功 著 ; 至 臺 以 後 , 碌 碌 未有 奇 能 。 唯 其 幕 僚 吳 彭 年 , 以 一 書 生 提 數 百 之 旅 , 出 援臺 中 , 鏖 戰 數 陣 , 竟 以 身 殉 , 為 足 烈 爾 。
    彭 年 , 字 季 籛 , 浙 江 餘 姚 人 。 年 十 八 , 為 諸 生 ,工 詩 文 , 賦 氣 豪 邁 ; 欲 追 傅 介 子 、 班 定 遠 之 志 。 流 寓 廣州 , 遂 家 焉 。 乙 未 春 , 以 縣 丞 需 次 臺 北 。 劉 永 福 聞 其 才, 延 為 幕 客 。 當 是 時 , 軍 書 旁 午 , 彭 年 任 記 室 , 批 答 文移 , 多 出 其 手 , 暇 又 為 詩 歌 , 與 士 大 夫 唱 和 , 多 慷 慨 悲壯 之 語 。 及 臺 北 破 , 永 福 持 殘 局 , 所 部 曰 黑 旗 , 以 善 戰聞 。 夏 五 月 , 臺 灣 府 知 府 黎 景 嵩 集 北 歸 散 勇 , 編 為 新 楚軍 , 與 苗 栗 義 民 吳 湯 興 、 徐 驤 力 戰 圖 恢 復 , 而 餉 絀 , 電請 永 福 接 濟 。 永 福 困 無 以 應 。 既 而 湯 興 以 爭 餉 事 , 與 苗栗 知 縣 李 烇 齟 齬 , 兵 愈 敗 , 且 互 詰 。 永 福 慮 臺 中 有 失 ,議 提 兵 往 , 彭 年 慨 然 請 行 , 率 七 星 旗 兵 七 百 , 副 將 李 維義 佐 之 。 閏 五 月 二 十 九 日 , 至 彰 化 。 景 嵩 以 維 義 統 新 楚軍 , 分 舊 部 之 半 , 赴 苗 栗 。 六 月 十 五 日 , 彭 年 亦 從 苗 栗人 之 請 , 率 屯 兵 營 管 帶 徐 學 仁 、 黑 旗 兵 管 帶 袁 錦 清 、 幫帶 林 鴻 貴 提 兵 往 。 翌 日 , 駐 大 甲 。 十 八 日 , 新 楚 軍 前 統領 楊 紫 雲 在 頭 份 莊 戰 死 , 維 義 敗 回 。 時 部 下 兵 薄 , 方 召募 未 成 。 日 軍 猝 至 , 不 能 戰 , 又 不 得 不 戰 。 彭 年 騎 馬 略陣 , 馬 悲 鳴 不 行 。 易 馬 再 出 , 躬 自 陷 陣 , 吳 湯 興 、 徐 驤助 之 , 奮 呼 力 戰 , 彈 如 雨 下 。 袁 錦 清 、 林 鴻 貴 皆 戰 死 。彭 年 收 兵 , 歸 大 甲 。 二 十 三 夜 , 苗 栗 破 , 吳 、 徐 率 勇 入臺 中 。 彭 年 回 彰 化 , 電 臺 南 告 急 。 永 福 檄 堅 守 , 援 且 至。

    初 , 鹿 港 紳 商 議 籌 餉 助 軍 。 及 聞 苗 栗 破 、 臺 中 危, 恐 彰 化 難 守 , 遂 多 走 避 。 亡 何 , 敗 兵 索 餉 , 環 府 門 而譁 。 景 嵩 不 能 解 , 請 彭 年 兼 統 之 。 彭 年 張 軍 幄 , 朝 將 校, 曉 譬 大 義 , 軍 心 稍 定 。 再 電 臺 南 , 不 應 。 復 哀 之 , 復曰 : 『 氣 盛 即 勝 』 。 八 月 初 , 日 軍 已 渡 大 甲 溪 。 募 勇 亦多 至 , 然 悉 無 餉 械 , 不 能 戰 。 城 僚 議 棄 城 走 , 彭 年 力 止之 , 曰 : 『 公 等 固 無 恙 , 其 如 土 地 何 ! 且 吾 又 何 面 目 以見 臺 人 乎 』 ? 遂 誓 死 。 疊 電 告 。 永 福 疑 懼 , 復 曰 : 『 兵來 禦 之 , 死 守 無 恐 』 。 彭 年 歎 曰 : 『 吾 與 臺 事 毫 無 責 守, 區 區 寸 心 , 實 不 忍 以 海 疆 重 地 , 拱 手 讓 人 。 今 劉 帥 諭我 死 守 , 誠 知 我 也 』 。 是 日 移 營 , 負 險 面 溪 。 附 近 莊 民日 蒸 飯 供 軍 。 次 日 , 放 兵 巡 哨 , 遇 日 軍 結 筏 渡 , 卻 之 。而 臺 南 援 兵 踵 至 , 氣 稍 振 。 已 而 諜 報 葫 蘆 墩 危 。 初 五 日, 日 軍 繞 溪 而 至 。
東 堡 莊 豪 林 大 春 、 賴 寮 豫 設 國 姓 會, 集 子 弟 千 人 , 拒 戰 於 頭 家 厝 莊 , 互 殺 傷 。 彭 年 聞 警 ,調 彰 化 知 縣 羅 樹 勳 趨 救 , 相 持 一 日 夜 。 日 軍 復 至 , 樹 勳退 走 , 臺 中 遂 破 。 初 六 日 , 駐 牛 罵 頭 。 越 日 , 以 兩 隊 攻彰 化 。 彰 城 小 如 斗 , 八 卦 山 當 其 東 , 俯 瞰 城 中 , 山 破 則城 亦 破 , 故 守 禦 多 重 此 山 。 晚 , 旱 雷 兵 二 百 自 南 至 , 欲布 雷 於 大 肚 溪 畔 。 而 旱 雷 由 海 運 鹿 港 , 越 兩 日 始 至 , 而城 已 失 矣 。 初 七 日 , 彭 年 誓 軍 , 以 王 得 標 率 七 星 旗 兵 三百 守 中 寮 , 劉 得 勝 率 先 鋒 營 守 中 莊 , 孔 憲 盈 守 茄 苳 腳 ,李 士 炳 、 沈 福 山 各 率 所 部 守 八 卦 山 。 初 九 日 黎 明 , 日 軍以 一 中 隊 涉 溪 攻 黑 旗 營 , 又 以 一 中 隊 擊 其 背 。 彭 年 出 禦。 而 大 隊 已 從 間 道 直 搗 八 卦 山 矣 。 吳 湯 興 、 徐 驤 扼 守 ,開 砲 擊 , 多 不 中 。 日 軍 冒 險 登 山 。 吳 、 徐 不 能 支 , 遂 敗走 。 當 是 時 彭 年 大 戰 於 大 肚 溪 , 遙 望 八 卦 山 已 樹 日 旗 ,急 率 全 軍 回 救 。 至 南 壇 巷 , 手 刃 逃 卒 二 人 。 眾 奮 勇 奪 山, 至 麓 , 中 彈 墜 。 親 兵 四 人 翼 之 , 亦 死 。 李 士 炳 、 沈 福山 俱 歿 於 東 門 外 , 死 者 幾 五 百 人 。 日 軍 入 城 。 景 嵩 、 樹勳 各 微 服 逃 。

    初 , 彭 年 將 赴 彰 化 , 介 其 宗 人 吳 敦 迎 為 理 軍 糈 。及 城 破 , 敦 迎 出 , 途 遇 彭 年 屍 , 命 其 傭 阿 來 瘞 之 , 密 識其 穴 。 安 邑 庠 生 陳 鳳 昌 , 義 士 也 , 聞 彭 年 戰 死 , 甚 壯 之, 灑 酒 為 文 以 祭 。 越 數 年 , 為 之 負 骨 歸 鄉 。 發 穴 時 , 衣帶 猶 存 , 血 痕 尚 斑 斑 也 。 至 粵 , 其 家 居 順 德 , 唯 一 老 母, 髮 已 白 。 妻 前 逝 , 遺 二 孤 , 俱 幼 。 家 無 餘 資 , 但 依 親友 以 存 。 吁 ! 又 可 哀 也 !


    連 橫 曰 : 如 彭 年 者 , 豈 非 所 謂 義 士 也 哉 ? 見 危 授 命, 誓 死 不 移 , 其 志 固 可 以 薄 雲 漢 而 光 日 月 。 夫 彭 年 一 書生 耳 , 唐 、 劉 之 輩 苟 能 如 其 所 為 , 則 彭 年 死 可 無 憾 。 而彭 年 乃 獨 死 也 ! 吾 望 八 卦 山 上 , 猶 見 短 衣 匹 馬 之 少 年 ,提 刀 向 天 而 笑 也 。 烏 乎 壯 矣 !
        唐 、 劉 列 傳
    唐 景 崧 , 字 維 卿 , 廣 西 灌 陽 人 , 以 編 修 轉 部 。 性 豪爽 , 飲 酒 賦 詩 , 遨 游 公 卿 間 。 光 緒 九 年 , 法 蘭 西 謀 併 越南 , 中 朝 出 師 救 之 。 而 黑 旗 兵 捍 禦 尤 武 。 黑 旗 者 , 欽 州劉 永 福 也 , 少 為 太 平 軍 部 曲 。 敗 後 , 逃 黔 桂 間 , 糾 集 黨徒 , 闖 入 越 南 , 官 不 能 制 。 當 是 時 , 法 人 在 越 , 狼 瞻 虎噬 , 侮 慢 子 女 。 越 南 君 臣 拱 手 唯 命 , 日 恐 社 稷 之 不 血 食。 永 福 憤 之 , 起 兵 與 戰 , 大 勝 於 紙 橋 , 禽 其 渠 帥 ; 又 勝於 諒 山 , 越 王 大 喜 , 封 義 良 男 , 授 三 宣 提 督 , 威 名 大 震。 清 廷 以 兵 部 尚 書 彭 玉 麟 督 師 兩 廣 , 提 督 王 德 標 、 馮 子材 出 關 援 之 。 景 嵩 以 永 福 義 士 , 上 書 政 府 , 請 說 之 效 命。 既 往 , 造 軍 門 , 握 手 道 平 生 。 曰 : 『 淵 亭 勞 苦 。 公 如肯 歸 國 , 當 以 專 閫 相 待 。 朝 廷 望 公 切 也 』 。 永 福 亦 念 宗邦 , 深 欲 建 功 自 贖 , 許 之 。 十 一 年 , 和 成 , 入 京 , 溫 旨嘉 慰 , 授 南 澳 鎮 總 兵 , 記 名 提 督 。 景 崧 亦 以 功 任 臺 灣 兵備 道 。
    臺 為 海 中 奧 區 , 人 材 蔚 起 。 景 嵩 雅 好 文 學 , 聘 進士 施 士 浩 主 講 海 東 書 院 。 庠 序 之 士 , 禮 之 甚 優 。 道 署 舊有 斐 亭 , 葺 而 新 之 , 暇 輒 邀 僚 屬 為 文 酒 之 會 。 又 建 萬 卷堂 , 藏 書 富 。 太 夫 人 能 詩 , 每 一 題 成 , 主 評 甲 乙 。 一 時臺 人 士 競 為 詩 學 。 十 七 年 , 陞 布 政 使 , 駐 臺 北 。 臺 北 新建 省 會 , 游 宦 寓 公 , 簪 纓 畢 至 。 景 崧 又 以 時 最 之 , 建 牡丹 詩 社 , 飭 纂 通 志 , 自 為 監 督 , 未 成 而 遭 割 臺 之 役 。

    二 十 年 春 , 日 本 以 朝 鮮 之 故 , 進 兵 漢 城 , 布 告 開戰 。 清 廷 以 臺 灣 為 東 南 重 鎮 , 命 永 福 率 師 防 守 , 幫 辦 軍務 。 六 月 , 至 臺 南 , 巡 視 沿 海 , 駐 旗 後 。 八 月 , 上 省 ,與 景 崧 議 戎 機 。 清 廷 以 奉 省 各 軍 疊 敗 , 召 之 北 上 。 永 福以 所 部 力 弱 , 不 足 赴 戰 , 上 書 總 理 衙 門 , 略 曰 : 『 福 越南 勁 旅 , 實 有 數 萬 。 入 關 之 初 , 祇 准 帶 來 千 一 百 人 , 此皆 揀 選 於 平 時 者 也 。 到 粵 以 來 , 頻 遭 裁 撤 , 今 僅 存 三 百人 。 奉 旨 渡 臺 , 始 募 潮 勇 數 千 名 , 分 為 二 營 。 烏 合 之 眾, 倉 卒 成 軍 , 以 之 言 戰 , 何 能 禦 侮 ? 法 人 之 役 , 實 為 前車 。 到 臺 以 後 , 極 力 籌 商 ; 而 臺 灣 孤 懸 海 外 , 口 岸 紛 多, 防 不 勝 防 。 必 須 南 北 聯 為 一 氣 , 始 可 言 守 。 福 有 舊 部三 千 , 皆 經 歷 戰 之 士 ; 又 有 裨 將 數 人 , 足 寄 心 膂 。 意 欲招 之 至 臺 , 扼 守 南 隅 , 兼 為 北 援 。 前 曾 咨 商 閩 粵 督 憲 ,懇 切 哀 求 , 繼 復 商 之 臺 撫 , 均 不 允 准 。 當 此 之 時 , 既 無糈 餉 , 何 能 募 軍 ? 興 言 及 此 , 不 禁 痛 哭 。 今 兩 奉 特 旨 ,命 福 北 上 , 非 敢 遲 延 赴 敵 , 實 因 所 部 無 人 ; 自 請 罷 斥 ,又 近 規 避 , 非 夙 志 也 。 福 一 介 武 夫 , 荷 蒙 優 渥 , 位 至 方面 。 誓 命 報 國 , 萬 死 不 辭 。 為 今 之 計 , 請 回 粵 中 , 招 集舊 部 , 然 後 北 行 。 並 以 福 交 與 北 洋 大 巨 節 制 , 一 切 軍 情, 不 至 阻 隔 』 。 詔 以 永 福 仍 駐 臺 灣 。

    九 月 , 邵 友 濂 奏 請 辭 職 , 以 景 崧 署 巡 撫 。 既 受 事, 整 剔 軍 政 ; 以 永 福 守 臺 南 , 棟 軍 統 領 林 朝 棟 守 臺 中 ,而 福 建 水 師 提 督 楊 歧 珍 亦 率 軍 駐 北 。 土 客 新 舊 凡 三 百 數十 營 , 每 營 三 百 六 十 人 , 需 餉 孔 巨 , 奏 請 協 濟 。 旋 奉 部撥 五 十 萬 兩 , 南 洋 大 臣 張 之 洞 許 助 一 百 萬 兩 , 以 次 劃 匯, 而 戰 守 急 矣 。 二 十 一 年 春 二 月 , 日 軍 破 澎 湖 , 守 將 周振 邦 逃 。 奉 省 亦 軍 敗 艦 降 。 詔 以 北 洋 大 臣 李 鴻 章 為 全 權議 和 。 日 廷 索 割 臺 灣 。 臺 人 聞 之 , 奔 走 相 告 , 哀 籲 請 止。 三 月 二 十 有 二 日 , 景 崧 電 奏 曰 : 『 三 次 電 奉 , 一 次 電詢 , 總 署 和 議 情 形 , 均 未 奉 復 詳 行 。 紛 傳 割 遼 、 臺 並 派某 爵 率 兵 船 即 日 來 臺 簽 押 ; 李 鴻 章 希 圖 了 事 , 斷 不 可 行。 必 不 得 已 , 查 外 國 近 年 聯 二 、 三 國 為 同 盟 密 約 , 我 可急 挽 英 、 俄 或 請 外 國 , 從 公 剖 斷 。 不 可 專 從 李 鴻 章 辦 法。 割 臺 , 臣 不 敢 奉 詔 。 且 王 靈 已 去 , 萬 民 駭 憤 已 極 , 勢不 可 遏 。 朝 廷 已 棄 之 地 , 無 可 撫 慰 , 無 可 約 束 。 日 人 到臺 , 臺 民 抗 戰 , 臣 不 能 止 。 臣 忝 權 臺 撫 , 臺 已 屬 日 , 即交 繳 辦 法 仍 用 臺 撫 之 銜 , 不 特 為 臺 民 笑 , 更 為 日 人 笑 也。 如 必 割 臺 , 唯 有 乞 請 迅 簡 大 員 來 臺 辦 理 。 此 外 尚 有 一線 可 冀 挽 回 , 伏 乞 聖 照 熟 思 。 揆 今 時 勢 , 全 局 猶 盛 , 尚屬 可 為 , 何 至 悉 為 所 索 ? 列 聖 在 天 之 靈 , 今 日 何 以 克 安? 臣 不 勝 痛 哭 待 命 之 至 』 。 不 報 。 臺 人 遂 議 自 主 。 各 官多 送 眷 回 , 行 李 塞 途 。 無 賴 見 之 , 以 為 盜 餉 , 遏 而 奪 之。 中 軍 參 將 方 元 良 聞 報 , 馳 往 彈 壓 , 睹 敗 箱 , 又 以 為 餉被 劫 也 , 亟 鳴 鎗 , 應 彈 而 踣 者 十 數 人 。 眾 大 譁 , 持 械 鬥, 元 良 被 殺 , 蜂 擁 至 撫 署 。 署 兵 開 鎗 , 踣 者 又 十 數 人 。景 崧 聞 變 出 止 。 撫 標 管 帶 李 文 魁 自 外 入 , 握 刀 進 , 歷 階而 上 。 景 崧 驚 喝 曰 : 『 胡 為 者 』 ? 刀 未 離 鞘 旋 納 入 。 對曰 : 『 來 護 大 帥 』 。 應 聲 間 已 迫 近 身 側 。 景 崧 以 令 授 之曰 : 『 速 召 六 營 來 』 。 文 魁 持 命 出 , 大 呼 曰 : 『 大 帥 令我 兼 統 六 營 矣 』 。 躍 馬 去 。 提 督 楊 歧 珍 率 兵 至 , 眾 始 散。 四 月 , 煙 臺 換 約 , 詔 飭 守 土 官 撤 回 。 歧 珍 率 所 部 歸 廈門 。 景 崧 電 詢 永 福 去 就 , 復 曰 : 『 與 臺 存 亡 』 。 而 自 主之 議 成 。

    五 月 初 二 日 , 紳 士 邱 逢 甲 率 人 民 等 公 上 大 總 統 之章 , 受 之 , 建 元 永 清 , 檄 告 中 外 。 景 崧 亦 分 電 各 省 大 吏曰 : 『 日 本 索 割 臺 灣 , 臺 民 不 服 。 屢 經 電 奏 , 不 允 割 讓, 未 能 挽 回 。 臺 民 忠 義 , 誓 不 服 從 。 崧 奉 旨 內 渡 , 甫 在摒 擋 之 際 , 忽 於 光 緒 二 十 一 年 五 月 初 二 日 , 將 印 旗 送 至撫 署 , 文 曰 「 臺 灣 民 主 國 總 統 之 印 」 , 旗 用 藍 地 黃 虎 。不 得 已 允 暫 主 總 統 , 由 民 公 舉 , 仍 奉 正 朔 , 遙 作 屏 藩 ,商 結 外 援 , 以 圖 善 後 。 事 起 倉 猝 , 迫 不 自 由 。 已 電 奏 ,並 布 告 各 國 。 能 否 持 久 , 尚 難 預 料 。 唯 望 憫 而 助 之 』 。翌 日 , 又 以 大 總 統 之 銜 告 示 臺 民 曰 : 『 日 本 欺 凌 中 國 ,大 肆 要 求 。 此 次 馬 關 議 款 , 賠 償 兵 費 , 復 索 臺 灣 。 臺 民忠 義 , 誓 不 服 從 , 屢 次 電 奏 免 割 , 本 總 統 亦 多 次 力 爭 ,而 中 國 欲 昭 大 信 , 未 允 改 約 。 全 臺 士 民 不 勝 悲 憤 。 當 此無 天 可 籲 , 無 主 可 依 , 臺 民 公 議 自 主 , 為 民 主 之 國 。 以為 事 關 軍 國 , 必 須 有 人 主 持 , 乃 於 四 月 二 十 二 日 , 公 集本 衙 門 遞 呈 , 請 余 暫 統 政 事 。 再 三 推 讓 。 復 於 四 月 二 十七 日 , 相 率 環 籲 。 五 月 初 二 日 , 公 上 印 信 , 文 曰 「 臺 灣民 主 國 總 統 之 印 」 , 換 用 國 旗 藍 地 黃 虎 。 竊 見 眾 志 已 堅, 群 情 難 拂 , 故 為 保 民 之 計 , 俯 如 所 請 , 允 暫 視 事 。 即日 議 定 改 臺 灣 為 民 主 之 國 。 國 中 一 切 新 政 , 應 即 先 立 議院 , 公 舉 議 員 , 詳 定 律 例 章 程 , 務 歸 簡 易 。 唯 臺 灣 疆 土, 荷 大 清 經 營 締 造 二 百 餘 年 , 今 雖 自 立 為 國 , 感 念 舊 恩, 仍 奉 正 朔 , 遙 作 屏 藩 , 氣 脈 相 通 , 無 異 中 土 , 照 常 嚴備 , 不 可 疏 虞 。 民 間 如 有 假 立 名 號 、 聚 眾 滋 事 、 藉 端 仇殺 者 , 照 匪 類 治 罪 。 從 此 清 內 政 、 結 外 援 、 廣 利 源 、 除陋 習 。 鐵 路 兵 船 , 次 第 籌 辦 , 富 強 可 致 , 雄 峙 東 南 , 未嘗 非 臺 民 之 幸 也 』 。

    初 六 日 , 日 軍 登 鼎 底 澳 , 越 三 貂 嶺 。 景 崧 檄 諸 軍援 戰 不 利 , 基 隆 遂 失 , 迫 獅 球 嶺 。 臺 人 請 駐 八 堵 , 為 死守 計 , 不 從 。 李 文 魁 馳 入 撫 署 請 見 , 大 呼 曰 : 「 獅 球 嶺亡 在 旦 夕 , 非 大 帥 督 戰 , 諸 將 不 用 命 」 。 景 崧 見 其 來 ,悚 然 立 ; 而 文 魁 已 至 屏 前 。 即 舉 案 上 令 架 擲 地 曰 : 『 軍令 俱 在 , 好 自 為 之 』 。 文 魁 側 其 首 以 拾 , 則 景 崧 已 不 見矣 。 景 崧 既 入 內 , 攜 巡 撫 印 , 奔 滬 尾 , 乘 德 商 輪 船 逃 。砲 臺 擊 之 , 不 中 。 文 魁 亦 躡 景 崧 後 至 廈 門 , 謀 刺 之 。 事洩 , 為 清 吏 所 捕 , 戮 於 市 。

    臺 南 聞 景 崧 逃 , 臺 北 破 , 議 奉 永 福 為 大 總 統 , 不從 ; 強 之 , 始 移 駐 臺 南 。 設 議 院 , 籌 軍 費 , 行 郵 遞 , 發鈔 票 , 分 汛 水 陸 , 訓 勵 團 練 。 各 地 魁 桀 收 而 用 之 , 以 援助 前 敵 。 於 是 告 示 於 民 曰 : 『 日 本 要 盟 , 全 臺 竟 割 ; 此誠 亙 古 未 有 之 奇 變 。 臺 灣 之 人 髮 指 眥 裂 , 誓 共 存 亡 , 而為 自 主 之 國 。 本 幫 辦 則 以 越 南 為 鑒 , 迄 今 思 之 , 追 悔 無窮 。 頃 順 輿 情 , 移 駐 南 郡 。 本 幫 辦 亦 猶 人 也 , 無 尺 寸 長, 有 忠 義 氣 , 任 勞 任 怨 , 無 詐 無 虞 。 如 何 戰 事 , 一 擔 肩膺 ; 凡 有 軍 需 , 紳 民 力 任 。 誓 師 慨 慷 , 定 能 上 感 天 神 ;慘 澹 經 營 , 何 難 徐 銷 敵 焰 』 。 六 月 , 日 本 臺 灣 總 督 樺 山資 紀 寓 書 永 福 , 勸 解 兵 ; 復 書 不 從 。 於 是 日 軍 破 新 竹 ,取 宜 蘭 , 進 迫 苗 栗 , 又 輒 以 戰 艦 窺 臺 南 。 命 幕 僚 吳 彭 年率 七 星 旗 兵 趣 援 ; 方 至 而 苗 栗 陷 , 大 戰 於 彰 化 , 彭 年 陣沒 , 將 弁 多 死 。 臺 南 餉 械 已 絀 , 再 命 幕 僚 羅 綺 章 渡 廈 門, 陳 援 各 省 , 辭 甚 哀 痛 。 七 月 , 日 軍 破 雲 林 , 別 以 一 軍略 埔 里 社 , 鋒 銳 甚 。 沿 途 民 軍 據 守 力 戰 , 相 持 三 十 餘 日, 殺 傷 略 當 , 嘉 義 始 陷 。 永 福 深 自 悲 痛 。 八 月 二 十 有 三日 , 日 軍 登 枋 寮 , 入 恆 春 , 取 鳳 山 。 南 北 俱 逼 , 所 距 不過 百 里 , 而 接 濟 久 絕 。 永 福 知 事 不 可 為 , 介 英 領 事 歐 思納 致 書 樺 山 資 紀 求 成 。 是 時 日 艦 大 集 於 澎 湖 。 歐 思 納 往見 副 總 督 高 島 ○ 之 助 , 不 許 。 約 永 福 至 艦 議 款 , 否 則 開戰 。 終 不 往 。 而 日 軍 又 破 旗 後 矣 。 九 月 初 二 日 , 黑 旗 兵在 白 沙 墩 獲 英 人 間 諜 二 , 解 至 署 , 永 福 邀 入 內 , 商 出 亡; 其 人 則 爹 利 士 船 主 柁 師 也 。 入 夜 , 永 福 視 安 平 砲 臺 ,乘 之 以 去 。 日 艦 八 重 山 追 之 , 至 廈 門 , 搜 其 船 , 不 得 。初 四 日 , 日 軍 入 城 。

    景 崧 既 歸 , 遂 居 桂 林 ; 而 永 福 嗣 為 碣 石 鎮 總 兵 。

    連 橫 曰 : 世 言 隋 陸 無 武 , 絳 灌 無 文 , 信 乎 兼 才 之難 也 。 夫 以 景 崧 之 文 、 永 福 之 武 , 並 肩 而 立 , 若 萃 一 身, 乃 不 能 協 守 臺 灣 , 人 多 訾 之 。 顧 此 不 足 為 二 人 咎 也 。夫 事 必 先 推 其 始 因 , 而 後 可 驗 其 終 果 。 臺 灣 海 中 孤 島 ,憑 恃 天 險 ; 一 旦 援 絕 , 坐 困 愁 城 , 非 有 海 軍 之 力 , 不 足以 言 圖 存 也 。 且 臺 自 友 濂 受 事 後 , 節 省 經 費 , 諸 多 廢 弛; 一 旦 事 亟 , 設 備 為 難 。 雖 以 孫 吳 之 治 兵 , 尚 不 能 守 ,況 於 戰 乎 ? 是 故 蒼 葛 雖 呼 , 魯 陽 莫 返 , 空 拳 隻 手 , 義 憤填 膺 , 終 亦 無 可 如 何 而 已 。 詩 曰 : 『 迨 天 之 未 陰 雨 , 徹彼 桑 土 , 綢 繆 牖 戶 』 。 為 此 詩 者 , 其 知 道 乎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歷史
上一則: 臺 灣 通 史 卷 三 十 七
下一則: 臺 灣 通 史 卷 三 十 五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