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景觀橋——外二首
2020/12/18 11:10
瀏覽946
迴響7
推薦33
引用0





景觀橋


這裡的一切總是變幻莫測。景觀橋原本的紅拱顯然不夠,還要加上一些燈光,讓夜間顯得繽紛魔幻,其實在我眼裡是過於俗艷了些。不是嗎?才幾年前的事兒,爲了躲避夏日的驕陽,她曾在那橋下急切地尋找庇蔭的角落。

從那個視角仰望紅橋、綠草、藍天與和晴空中那些瀟灑飄逸的或擁擠成朵的白雲。高高堆積起來的消波塊把港口切割成兩個區塊。堤防內的水色碧綠,白色船身倒影粼粼。堤防外的海色蔚藍,波濤在正午陽光下像有千萬根銀線在舞動。

偶有三兩遊客,打我頭頂走過,腳步聲控控控地敲在鋼鐵的橋面上。午後的寤寐被運貨的大卡車、小火車載來載去,也像扇形蒲葵隨熱浪懶洋洋地,有一搭沒一搭地搖擺不定。

時間的速度,輕輕巧巧,猶如草間彌生的幻象圓點。 一點一點開始吞沒我,和我頭頂的那座紅橋。

烈日下的曾經獨處。曾經苦尋來的一方小小沙漠甘泉,今日似已不復可循?



北濱夕暮

夕陽如美麗的新娘,很快就老了。只一瞬間,豔紅已轉灰藍。

鞭笞著堆砌如山的消波塊的海,聲聲如歌如泣,既哽咽又吞吐。

我們離海更近也離那座紅燈塔更近了嗎?遠望的紅色燈號沈默地閃個不停,它後頭還緊跟著一座稍小的,一紅一綠,輪唱著什麼風格的爵士曲調呢?



美人魚

一高一矮的椰子樹,構成海邊的一幅前景。

稍遠的景深處是海天一線。雲朵排排圍坐成一圈海洋的白花邊。港區内似乎有秘密交易正在進行。不知為何他們一直都在趕工。已經好多年了。

一條無首的美人魚被保加利亞的雕塑家Filin解構成三截。其中一截像希臘美少年大衛,半張著他性感的唇,邊吐泡泡邊說:「我不是三顆恆星的第一顆,我只是迷途已久、無法出航的美人....,你不該在你自己腦中重組解體的我嗎?」

是的。仲夏黃昏的霞紅美得驚心動魄。美人愜意地數著路過的散步者與即將絡繹的車潮?還興奮地用指尖沿著路邊的窈窕樹姿和溫柔的山巒在空中畫著無限的虛線?

天光雲影不停往海心倒退。神秘的藍開始向紅道別。幸福的風景中,夏蟬即使已經變少了,卻從未曾忘記高歌。







2020/12/18 文與圖(黑白版) 發表於更生日報副刊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contents_page/0001441784




景觀橋之圖源: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E8%8A%B1%E8%93%AE%E6%99%AF%E8%A7%80%E6%A9%8B&rlz=1C1SQJL_zh-TWTW905TW905&sxsrf=ALeKk00ohW_LPAN-jPa1SXPMjgWql8a7sQ:1608260542801&source=lnms&tbm=isch&sa=X&ved=2ahUKEwjol_CyxdbtAhVQHaYKHfLvBg4Q_AUoAnoECCEQBA&biw=1280&bih=578

美人魚之圖源:
https://stone.hccc.gov.tw/zh-tw/Area/Artist/162
https://stone.hccc.gov.tw/zh-tw/Archives/CollectionDetail/441
https://www.facebook.com/hualien.culture/posts/1629143983790607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自訂分類:新 詩 創 作
上一則: 酷酷的爵士吻上夕暮的唇
下一則: 爵士禪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7) :
7樓. 天涯孤鴻···花窗
2020/12/25 01:27
聖誕快樂

妹妹的文中有詩有歌,有流年歲月淡淡的感慨。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我更喜歡吞噬掉漫天紅雲的黑夜,寂靜向來是一切的歸屬。

抱著期待前年去看高雄愛河,也是無法消化那些塗脂抹粉的燈光與粗俗。台灣有些遊樂景點喜歡裝點卡通造型,也許許多人覺得可愛,我卻覺得破壞自然,俗不可耐,流於幼稚,難道全民都喜歡幼稚園趣味?

呵呵,我通常不太敢直言,怕被人丟雞蛋!誰理你

哇,跟姊姊擊掌一下!我一定不會丟鷄蛋的,浪費鷄蛋在那些“偽卡哇伊”的可愛公仔什麼的,太不值得啦!我是要說,我對台灣絕大部分所謂的公共藝術都感冒之至!還有那些什麼花海展什麼的......哎,不要細數了。總之,只要是連假,都別想出遊,人山人海,躲都來不及了!(如果必須移動,我一定選平常時日進行。)無奈害羞嘿嘿嘿

夕陽是夜幕垂降前的柔和燈光,慢慢fade out,預告一日的劇終,人們應該各自散場,或是在夢中另尋場景,繼續演出各自的故事。呵呵~~親你一下

聖誕快樂、新年快樂!!!啾啾
d.d. 2020/12/25 11:58回覆
6樓. 繽紛
2020/12/22 21:40

我從民國98年起,因門諾醫院的好朋友可嫚猝逝,開始頻頻奔往花蓮,一年去好幾趟,與花蓮的好友們共聚。

最後一趟是2017年10月22日,去美崙飯店喝喜酒,也是最後一趟住宿統帥飯店。

2018年2月9日手腕骨折就少出門了,統帥飯店是2/6倒塌的,這是統帥門口的原住民石雕。

南濱我也去過了。

嗯嗯,聼妳提過。哎,統帥飯店我都還沒真的認識就倒塌了,我對美崙區的飯店比較熟悉方位,美崙大飯店曾經有朋友入住,所以沾光進去吃過早餐,也在他們泳池游過。其餘的只是路過或遠觀。

好吧,大概是繽紛姊再來花蓮晃晃的時候了。歡迎抽空再來看看慢慢變成不是村姑的花蓮,介於村姑和貴婦間又是什麼德性呢?無奈得意 d.d. 2020/12/25 11:46回覆
5樓. 和煦秋陽(心安身自安)
2020/12/21 01:36

這兩張風景照    都很美

北濱 是花蓮的海邊?   我孤陋寡聞   別笑話喔    呵呵

是的,北濱(公園)是之前的稱呼,現在結合南濱(公園),統稱為”太平洋公園“,就是花蓮市區的海邊公園。這幾年一直處於建設狀態中,我個人覺得最大的優點是視野變得更寬廣,海岸整理後,似乎更像”七星潭“的海邊了。

預祝秋陽姊有個愉快的聖誕佳節~~ d.d. 2020/12/22 11:46回覆
4樓. 繽紛
2020/12/20 02:34

曾經在2015年站在北濱觀賞美崙溪出海口,那與太平洋的交界處,多麼費人猜疑。

木製的曙光橋,更透露出一股樸拙親切,似乎勝過這紅豔的景觀橋。

不管是曼谷或花蓮,2015年都像是北濱那溪與海的分界點,之前寧謐幽靜,之後嘈雜紛擾。

很慶幸我在花蓮仍是純樸村姑樣貌時頻頻拜訪,現在則已失去人擠人的動力。

IMG_20150410_164947

沒錯啊,我剛搬來花蓮是2012年的夏天。妳最後一次來是2015年,或許真的算是轉捩點,之後的花蓮市區以”建設“的美名,一直在變,其它地方我就不清楚了,應該也是到處修修補補的,哎~~ 我也是偏好質樸一點的風格啊!無奈啜泣

北濱公園,現在結合南濱公園,整個濱海區被統稱為”太平洋公園“。我尤其討厭曙光橋前面的一座新建的”龍和鯉魚“雕塑,又俗氣又醜陋,每次經過都想當恐怖分子,趁機炸掉它們。哎,算了,眼不見為淨,或是麻痹自我感官。最怕是自己的審美觀遲早要被同化?!天啊,這會是最大的災難!嘿嘿嘿得意 d.d. 2020/12/22 11:41回覆
3樓. 意樵
2020/12/19 18:14
偏愛夕陽

日出的曙光也很短暫,是光與熱併行,喧鬧的開始。

夕陽的美麗也是短暫,它卻蘊含了靜好與包容。

當夕陽西沉夜幕降臨,萬物歸於寧靜。

總讓人安謐休養生息。

意樵的回應讓我重新思考“短暫”這個時間概念。同一個太陽,散放同樣的熱力,因為宇宙運行法則,因人們觀看的時間和地理位置、角度等等而產生的普世感受,例如“短暫”。如果以太陽的視角來看,他大可以說:“我一直都在,我來和你們打聲招呼,去去就來哦!” 或許就是因為短暫才分外珍貴、並引起喟嘆和珍惜的心情......懷疑崇拜 d.d. 2020/12/22 11:30回覆
2樓. the flying kite
2020/12/19 16:44
這景觀橋就該推妳鏡頭那樣遠看,循網址跳出來一大片赤紅,很難與豎琴做聯想! 顏色實在太嗆,把個美麗的大自然都弄俗了....
自從我2012年夏天搬去花蓮,景觀橋就已經是那模樣矗立在那兒了。對於紅色本身我沒有意見,只是後來越來越浮華,原本的質樸似乎被迫披上俗艷的LED燈(包括另外一座木造的“曙光橋”),爲了讓它們晚上也不被人遺忘?!哎~~ 怒吼啜泣

北濱公園(現在應該改名叫做“太平洋公園”?!)周邊也是一直在變,沒完沒了的。有沒有更好?那就見仁見智了!懷疑無奈
d.d. 2020/12/22 11:16回覆
ps.我這兩張沒有遠拍”景觀橋“。它在更北邊一些。這裡是溪海交界處,拍到紅燈塔。(楊牧先生的時代是白色的。後來被炸掉重建,才是現在這座紅色的。)只是附近好像還有兩座小的,遠看是一前一後,我從來沒能近觀,所以不太知道它們的功能。 d.d. 2020/12/22 15:00回覆
1樓. Lansing
2020/12/19 11:16

夕照由橘紅轉藍紫總在瞬間

接著,須臾幻化成一片黯黑

一天,如此這般被昨日吞噬

朝陽則躲在東方角落,蓄勢

周而復始

嘻嘻,Lansing的小詩可愛。感覺好像夕陽和朝陽是兩個小孩,玩著捉迷藏和相互追逐的遊戲呢!崇拜

聼說花東是看不到真正的落日的,因為地理位置和角度的關係(只感覺得到夕陽餘暉...),有遺憾就有彌補,花蓮人可以起個大早,到美崙山森林公園(或其它景點),從高處遠眺日出和海景,我還沒這麼做過就是了。害羞 d.d. 2020/12/22 11:0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