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日治」、「日據」 就是愛中國與愛臺灣的照妖鏡
2013/07/21 07:07
瀏覽2,851
迴響41
推薦23
引用0

只要出了中華民國在臺灣的管轄境域,在國外若是表達自己是中國人,想當然耳,外國人自會指向「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就是我們官方所稱的「中國大陸」。把自己當成台灣人又當成中國人者,向外國人自稱中國人,這種荒謬與衝突,已被統一意識主導而甘願湮滅「中華民國」的實質存在。畢竟國際上,承認中國就是中華民國者,僅有少數如二十三個小國而已,而且不是中華民國國民經常觀光或商務往來的國家。

在臺灣,要自認台灣人就是中國人者,這是民族認同的自由,雖然不是多數中華民國國民的認同,但此一認同,足以對「日治」、「日據」之用詞,產生本質上的籓籬與隔閡。我國憲法增修條文業已區分「自由地區」(即臺灣地區)、大陸地區(中國大陸),從政治正確、憲法反映國民集體意識的觀點來說,台灣史、大陸史本該獨立闡釋,反應客觀連結,自然比政治上強拉台灣與大陸的關聯,自是重要許多。即便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與代表權,但中共若不藉由中華民國的存在,也無法主張對臺灣的主權。至於中華民國如何看待臺灣與中國大陸的關聯,當然要回溯清國時期,台灣與大陸的關聯。

聯合報社論以「開羅宣言」模糊「馬關條約」,以幾個國家的主觀共識取代清國與日本的國際約定,這是一種政治解讀而非客觀歷史詮釋。倘若幾個國家的主觀共識就可以決定領土、主權,這是否認同日本與美國可以比照辦理,直接把釣魚台列嶼劃為日本領土?如果片面宣言具有實質影響力與既判力,馬總統的「東海和平倡議」豈非成為各國領土爭議的「國際圭臬」?中國人或是台灣人厭惡日本侵略、統治的價值判斷,並不能抹滅日本「合法」統治台灣的五十年。要說日本統治之初,對台灣人、原住民的打殺劫掠,怎不問問孫文革命時,殺掉多少清兵與清官?再看看國共內戰,又有多少中國人死在兩黨爭權奪利的殘酷戰爭?政權的建立,很少是和平交接,不流血而獲得統治權,懷抱統一或者大中國思想者,如今因為日本的殘酷與侵略,就要抹殺日本人統治台灣的史實,這跟日本政府冥頑固執而不對慰安婦道歉、賠償,又有差別嗎?

「日治」就是反射台灣曾被日本佔領而統治的五十年,本無關於統或獨的爭執,惟有深層意識上,攸關台灣本土認同與中國大陸史觀的爭執。認為「日據」優於「日治」者,背後就是中國脈絡下,從大陸看臺灣的霸權史觀,刻意強化統治權的霸道思想。「日治」原本可以客觀反映純粹的史實,奈何有人非要以政治勢力干預,將統獨爭議帶入台灣曾被日本統治的客觀事實,箇中企圖與居心,難道不是中共統戰的借力點,分化台灣朝野、挑動對立的施力處?中國時報與聯合報對此言論立場,若稍有不慎,將淪為中共統戰工具而不自知,甚或自知而故意配合。

平常「愛臺灣」掛嘴上,但是從「日治」與「日據」之爭,反是照妖鏡裡看出全貌真相,原來「愛臺灣」、「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假面下,只是映照出內戰流亡的自卑,大中國意識的狂妄而已。試問原住民,現在是「漢治」或「漢據」,此一分別是否令人大笑其中的荒謬與唐突?是誰無法面對客觀史實,非要在「治」與「據」大作無聊爭執?要說沒有分化統戰陰謀,馬總統、國民黨甘願相信?一字之差,都是中共在玩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雜論
自訂分類:短評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1) :
41樓. Taiga
2013/08/03 17:08
版大說:「最後,我很有意見者,
在於您為何持有"台灣人喜歡講“日治台灣”,是有這樣的台灣人存在,
那是心理變態者或者被心理變態者騙了的呆子。"這種價值判定?」

答:根據《變態心理學》,所謂「變態」之定義是:「與周遭人的行為模式、思考模式或情緒反應模式極不相同者。」譬如李登輝說:「釣魚台群島是日本人的!」這與多數台灣人的感情相違背,這就是「變態」。
「日治台灣」由李登輝首倡,但,這是站在日本人立場講的話,而李登輝卻又強調他是如假包換的「台灣人」,所以,唯一可能的解釋是:李登輝是台灣人中的「變態」者。

根據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之解釋,

"心理變態"是指"因不健全的心理而導致異常行為的發生"。

切割"心理"與"變態"而做曲解者,

其心可誅!

羅伯特亞當斯2013/08/03 18:05回覆
40樓. Taiga
2013/08/01 12:06
版大說:「基本上,我個人看到"管見"這兩個字,通常會鄙視用語人,先予敘明。
法律人使用"管見",我個人覺得那是標準的虛偽用語,
非法律人使用"管見",則有自我矮化的矯情做作。」

答:“「管見」是什麼意思,辭典上有,我使用的「管見」就是辭典上的那個意思,你要鄙視使用「管見」的人,那是你個人性情的問題,非法律人皆如此,故我沒有意見。”

版大說:「香港、澳門不能類比PRC與ROC的關係,藉此比附援引中共拿下台灣之關聯,似已不倫不類,原因在於英據香港、葡據澳門,若你要類比,恐怕是承認"華據"。」

答:「大清先被英國打敗,割讓香港;後又被日本打敗,割讓台灣。所以說“英據香港”,“日據台灣”。這都站在中國大陸的角度來敘述。
如果站在台灣角度來看,“乙未之役”台灣被日本擊敗,全台被日本占領,所以吾人說“日據台灣”。
如果站在日本角度來看是這樣敘述的:“我軍進駐台灣,蕩平各處流寇,全台終歸天皇陛下統治。”這就是“日治台灣”。
台灣人喜歡講“日治台灣”,是有這樣的台灣人存在,那是心理變態者或者被心理變態者騙了的呆子。
中共如果有朝一日能“統一台灣”,他們不會使用你所創造的、滑稽的“華據”一詞,他們會用“蔣氏父子『退據』台灣時期”。至於“李扁”統治的這二十年,他們會使用“漢奸李扁集團『竊據』台灣時期”來形容這一段時間。」

版大說:「中共不以武力強拿臺灣,不在於實力不足,至少這是可以跟上水準的時間問題。之所以不以武力強占,因為其他方法更有效、更經濟,犯不著以武力作為統一的先行手段。」

答:“那是當然,《孫子》說:「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不戰而屈人之兵」才是上上之策。而孫子不是外人,是中國人。中共除了「武統」外當然還有別的辦法了,「ECFA」經濟讓利等作為,您不認為這比德國對希臘還慷慨嗎?所以,「經濟作戰」、「和平統一」已經是現在進行式了。”

版大說:「至於石油利益,中共如果聰明,自會以東海、南海等利益來與國際協調,…」

答:“這個你會錯意了。我先前寫得是:「(中共)拿下台灣,它就突破第一島鏈,掐著日本的石油管道。…」
日本從西亞輸入石油,這些油輪都航經台灣東部的太平洋海面,中共控制台灣後,無形中就掐著日本的石油運輸管道。”

您很有心,這話題辯個不斷,先肯定一下。

有關"管見"之個人主觀見解,我已先前說明過,無須再辯論。

好辯之人,其可惡之處,在於不認輸、無所不辯。

可能由於辯論賽的勝負影響,致使會辯論的人為了輸贏而無所不辯。

基本上,真理愈辯愈明,是講給不懂真理的人聽的,

對於明白真理者,無須辯論,也不會有爭執,畢竟真理要靠辯論來證明,

這就是一種後設邏輯的謬誤。

最後,我很有意見者,

在於您為何持有"台灣人喜歡講“日治台灣”,是有這樣的台灣人存在,

那是心理變態者或者被心理變態者騙了的呆子"這種價值判定?

羅伯特亞當斯2013/08/01 12:30回覆
39樓. Taiga
2013/07/29 20:55
版大,本來不想占用您太多的時間,但是您的回覆我有些地方和您看法不同,所以說說我的管見。

版大您說:「武力佔據就是統治權維繫的關鍵,從二二八事件以及你提的日本武力佔據史實,皆是為明證。中華民國要徹底臺灣化,才能避免一個中國消滅中華民國,同時也順利併吞臺灣。」

看不懂你所謂「中華民國要徹底台灣化」是什麼意思。
中共拿下香港是在它的國力足以壓制英國的時候,兵不血刃拿下的。
阿根廷之所以要不回福克蘭群島,是阿國自己力量不足。
中共要吞併台灣並不容易,因為有美國在。
它要拿下台灣至少它的兵力要足以壓制美國的太平艦隊時。
所以,中共是否要拿下台灣,和它的實力發展有關,和「中華民國是否徹底台灣化」沒有關連。


版大又說:「中國大陸與台灣人對日本人的觀感極為不同。
日本311大地震,獲得臺灣捐款數目遠大過川震之捐賑,
箇中原因,你應該仔細思考為何有此明顯差別。」

日本決定要清廷割讓台灣時,它並沒有考慮台灣民眾對它的觀感,它只考慮它要以高雄為基地向南洋一帶發展。
台灣民眾對中國大陸的觀感不是它是否要拿下台灣的因素。
拿下台灣,它就突破第一島鏈,掐著日本的石油管道。這是它考慮的主要因素。
目前之所以不動,是因為實力不足。

基本上,我個人看到"管見"這兩個字,通常會鄙視用語人,先予敘明。

香港、澳門不能類比PRC與ROC的關係,藉此比附援引中共拿下台灣之關聯,

似已不倫不類,原因在於英據香港、葡據澳門,若你要類比,恐怕是承認"華據"。

中共不以武力強拿臺灣,不在於實力不足,至少這是可以跟上水準的時間問題。

之所以不以武力強占,因為其他方法更有效、更經濟,

犯不著以武力作為統一的先行手段。

至於石油利益,中共如果聰明,

自會以東海、南海等利益來與國際協調,

至少有籌碼與美國拮抗。

別忘記PRC是美國的最大債權國,

在國際經濟與金融秩序上搞死美國,

比用核彈、航母更具破壞力。

當然,在全球化的今日,

經濟戰爭鐵定會傷到自己,

就看利害權宜後,做與不做的政治判斷。

羅伯特亞當斯2013/07/29 22:17回覆

法律人使用"管見",我個人覺得那是標準的虛偽用語,

非法律人使用"管見",則有自我矮化的矯情做作。

羅伯特亞當斯2013/07/29 22:20回覆
38樓. Taiga
2013/07/28 11:18
感謝版大撥冗回覆,版大云:「本文重點尊重日據與日治之使用,惟以臺灣本土在地觀點來看歷史,主張"日治"勝過"日據"之正當與理由。」

在下也認為回歸大文之重點才是正辦,扯得太多真應了「模糊焦點」這句話。

下面有兩段話來自《自由時報》,應可代表「日治」派的觀點。
1.台灣教授協會表示,……,「日據」意謂暫時的軍事性占領,而「日治」的意思則是屬地領土的轉移,
2.陳儀深強調,日本統治台灣是依據一八九五年馬關條約,台灣永久割讓予日本天皇,日本是合法擁有台灣的主權,並非戰時的軍事占領與占據。

這兩段話的共同點是對台灣軍民抵禦日軍入侵的「乙未之役」故意略而不提,以便圓其「日軍沒有軍事占領台灣」的謊。可惜,台灣人中瞎子、聾子不多,這點小技倆充其量只能騙到一些缺乏歷史常識的呆子。

在下認為,對於參與「乙未之役」的台灣先民來說,日軍在澳底登陸了,他們拿起武器抵抗,捍衛家園,結果因技不如人,人死了,家毀了,土地也沒了,這當然是「日據」,要不然還能是什麼?

說「日治」一詞是「中性的」、「是對史實不帶價值判斷」的敘述,這話沒錯,但日本人可以這樣說,第三者可以這樣說,台灣人可不行;台灣人要是以日本人或第三者立場來敘述「乙未之役」及隨後的軍事占領,那是對在該場戰役中死難的台灣先民最嚴重的污衊和最大的侮辱!

「乙未之役」不是個很大的戰爭,因為雙方實力懸殊,只有在「八卦山」打的一仗算是正面較量,其它時候,台軍皆以游擊方式出現,但這也讓日軍的「無差別掃蕩」有了很好的藉口。所以,戰爭雖小,台灣軍、民卻傷亡慘重。

維基百科是這樣寫的:「日軍計有515人負傷,164人戰死,……,而台方死傷人數難以估算。依照《台灣治績誌》論述,「各戰場遺留的屍體在七、八千人以上」;因而乙未戰事陣亡的兵士,至少有14,000人。」

陳儀深和「台灣教授協會」的人以輕描淡寫的口氣說:「這是合法的屬地領土轉移」。他們對日本體面的維護竟然比日本人還積極,其居心令人費解,噁心之至!台灣話說的「無血無目屎之人」就是在形容他們。

台灣人(1949年以前既落地生根的漢人和原住民)從未建立過屬於自己的國家與主權政體,

因此獨派人士的日治觀,只是支持日治用語之一種解釋。

武力佔據就是統治權維繫的關鍵,從二二八事件以及你提的日本武力佔據史實,

皆是為明證。

中華民國要徹底臺灣化,才能避免一個中國消滅中華民國,同時也順利併吞臺灣。

羅伯特亞當斯2013/07/28 13:12回覆

對了,

提醒你,

中國大陸與台灣人對日本人的觀感極為不同。

日本311大地震,獲得臺灣捐款數目遠大過川震之捐賑,

箇中原因,你應該仔細思考為何有此明顯差別。

羅伯特亞當斯2013/07/28 13:21回覆
37樓. Taiga
2013/07/26 16:38
版大說:「所謂"中國",概念與定義是你定義?還是有歷史考據?
元朝、清朝皆不把自己當成中華民族看待,
你的自我感覺超級良好,好到連"中國"都可以回溯既往!」

茲回答如下:(我回答的資料在網路上都可以查到)

一、「中國」這個詞目前所知最早出現在西周初年青銅器「何尊」的銘文裡。當時所謂的「中國」是指洛陽盆地及以其為中心的中原地區。

二、漢朝時則將其統治的中原地區稱為「中國」,如《史記.武帝本紀》中的「天下名山八,而三在蠻夷,五在中國」。

三、漢朝以後,少數民族一旦入主中原,便以中國自居。「中國」一詞逐漸演變成為正統朝代的標誌。南北朝時期,鮮卑人建立的北魏自稱中國,將南朝叫作島夷;同時漢族建立的南朝雖然遷離了中原,仍以中國自居,稱北朝為索虜、北魏為魏虜。

四、五代有三代(後唐、後晉、後漢)是少數民族建立的,新舊《五代史》都把他們視為正統,卻不稱南方立國的各漢族政權為中國。

五、遼與北宋、金與南宋都曾自稱中國,且一度互不承認對方是中國。此時,「中國」一詞,代表的是「正統朝代」的意思。

六、南宋時,女真族控制中原地區,《宋史.儒林六》陳亮在上孝宗書中說,不能「置中國於度外」要經營荊襄「爭衡於中國」(其中的「中國」,前者指中原地區,後者指佔據中原的金國)。因此,中國不僅是漢人的中國,還是個包含不同民族的國度。韓愈有言:「中國而夷狄也,則夷狄之;夷狄而中國也,則中國之。」

七、忽必烈汗為了成為中國皇帝而推行漢法,主要內容有改元建號。1267年忽必烈汗遷都中都(今北京),1272年改中都為大都。1271年,忽必烈汗公布《建國號詔》,取《易經》中「大哉乾元」之意,將國號由大蒙古國改為大元,建國元朝,即元世祖;1260年設立中書省,1263年設立樞密院,1268年設立御史台等等「漢式」的國家機構;又設置大司農司提倡農業;並尊孔崇儒並大力發展儒學,這些推行漢法的政策讓忽必烈失去了其它蒙古汗國的支持。

八、清朝的雍正皇帝在《大義覺迷錄》中說:「自古中國一統之世,幅員不能廣遠,其中有不向化者,則斥之為夷狄。如三代以上之有苗、荊楚、狁,即今湖南、湖北、山西之地也。在今日而目為夷狄可乎?至於漢、唐、宋全盛之時,北狄、西戎世為邊患,從未能臣服而有其地。是以有此疆彼界之分。自我朝入主中土,君臨天下,並蒙古極邊諸部落,俱歸版圖,是中國之疆土開拓廣遠,乃中國臣民之大幸,何得尚有華夷中外之分論哉!」雍正以中國正統帝王自居!

總之,「大元」與「大清」都自視為正統的中國王朝,並向「華夏文化」靠攏,所以,元朝是「蒙治」而非「蒙據」,清朝是「清治」而非「清據」。

再者,「中國」這兩字從前並不是「國號」,「大唐」、「大元」、「大清」等等才是。「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出現後,因這二者都簡稱為「中國」,至此,「中國」才成為「國號」。

我也簡略回應如下:

1.你所提出的"中國",有地理上的概念,也有統治中心的主權觀念,從你舉證的資料來看,台灣與大陸的關係實在非常緣淺,以中國史觀無論是政治詮釋或事實反映,台灣史都有獨立闡明的必要性。

2.所謂元朝、清朝這是漢人的沙文主義用語,對蒙古人或滿清民族來說,那是他們的帝國統治時期,只是被統治民族多數為漢人,所以要顧慮多數人的文化習慣與統治正當性,趨於漢化是為了統治權的安定著想,這也是一種政治考量。

3.CHINA作為國號,始於中華民國,其承繼者中華人民共和國亦同。除此之外,歷史上的"中國",只有朝代國號、帝制曆年,與其說有中國之存在,不如視為地理上、統治正當性的連結,沒有國號意義。

4.本文重點尊重日據與日治之使用,惟以臺灣本土在地觀點來看歷史,主張"日治"勝過"日據"之正當與理由。

羅伯特亞當斯2013/07/27 11:02回覆
36樓. Taiga
2013/07/26 16:32
版大說:「日治與日據之差別,只是凸顯民族主義的訴求而已,
如無強大國力支援,這種訴求終究是自欺欺人,會被識破手腳。」

茲回答如下:
一、同樣被日本人統治過的韓國,只用「日據」這個詞,沒有人發明「日治」這個詞。
二、「日治」這個詞是李登輝當政時發明使用的,他們認為使用這個「中性」的詞是對歷史「客觀」的敘述。
三、但他們沒有想到的是,使用「中性的」、「客觀的」、「第三者角度的」語詞來敘述「日本占領台灣」這個史實時,那要置「乙未之役」中死難的台灣軍民於何地呢?

版大,我們稱為「乙未之役」者,日人稱為「征台之役」或「台灣討伐」。要是我們也稱該場戰爭為「台灣討伐」之戰,那像話嗎?

所以,討論「政治史」時是不能沒有自己的「立場」。如果台灣人敘述「台日」之間發生的事件時使用「中性的」或者「第三者角度」來敘述,並以為這樣才是「史實」。那麼,這有兩種可能,第一,這個人歷史知識貧乏,第二,這個人心中有鬼,有不可告人的意圖。李登輝屬第二種人,他將來死了以後,在陰間會被「乙未之役」的亡靈圍毆。

朝鮮半島被日本強佔侵略,根本沒有割地賠款之條約拘束,

以韓國比之臺灣,顯見比附錯誤,援引無理。

羅伯特亞當斯2013/07/27 11:05回覆
35樓. Taiga
2013/07/25 22:45
前面有版主給網友的答覆,很有趣。
版大說:「元朝時期是否要稱為"蒙據"而非"蒙治"?
清朝時期是否要稱為"清據"而非"清治"?」
元和清都是外族入主中華而成為中國正史上的一個朝代。
那麼,為什麼日本人對台灣五十年的統治卻不能被承認為「日治」呢?

首先,
孔子說過:「夷狄入於中國則中國之;中國入於夷狄則夷狄之。」
華夏民族對於「自己人」和「外人」是以「文化」來區分,非以血統。
亦即認同「華夏文化」的人統統是「自己人」。
其次,
在中國歷史上,「外族」入主中國後,統統自認為自己就是中國。
連遼、金等沒有被中國「正史」所承認者也都如此。
故今日所謂「華人」者,其實是一個的「文化團體」,只要你願意認同,你就是其中一份子。
這就是元朝是「蒙治」而非「蒙據」,清朝是「清治」而非「清據」的原因。
君知「太平天國」否?曾國藩之所以不能附和不就因其背離孔孟之道嗎?

你這位士大夫,不知道來自哪一朝代?

現在什麼年代了,還在講封建時代的孔孟之學,

所謂"中國",概念與定義是你定義?還是有歷史考據?

元朝、清朝皆不把自己當成中華民族看待,

你的自我感覺超級良好,好到連"中國"都可以回溯既往!

歷史就是事實反映,如果要加上政治詮釋,

那就不是歷史而是國家官史。

中華民國已經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滅亡於1949年,

如果中華民國還是中國之代表的話。

換言之,中華民國的中國已經改朝換代,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

依你的觀念,中華人民共和國要說國民黨竊佔台澎金馬,

又有何不可?不是反映國家(PRC)的立場與政治史觀嗎?

羅伯特亞當斯2013/07/25 23:01回覆
34樓. Taiga
2013/07/25 18:43
寫「文化史」,譬如說「中國文字演變史」…等,基本上要敘述其發生的時間和演變的過程,大致上就可以了。


「政治史」則不同,尤其是涉及「外國」時,這時「立場」很重要。所以,同樣一件「政治史實」,本、外國敘述會完全不同,甚至針鋒相對,原因即「立場」有異的關係。

譬如說「甲午戰爭」,中、日當然各站在各自的「立場」說話。

這不僅中、日之間如此,舉世皆然,沒有例外的。

譬如說,阿根廷和英國的「福克蘭群島之戰」,英方說法和阿方說法完全不同,這我們是可以理解的。

「伊拉克戰爭」,美國人的立場和阿拉伯人的立場當然不同。


「日治」、「日據」雖然只是一字之差,但「立場」不同。

「據」有譴責之意,「治」沒有;也就是說「據」有立場,「治」沒有。

不管你站在「中國」或「台灣」立場,都應該用「日據」,也就是說,這是「我」(不管中國還是台灣)的地方,被外人搶走了。


以台灣為例,如果你堅定地站在「台灣」的立場(譬如原住民立場),那麼台灣歷史應分為下述幾個時期:「荷據」時期、「鄭據」時期、「清據」時期、「日據」時期、「國民黨據」時期、「民進黨據」時期。

如果你站在「中國」的立場,那麼應該是:「荷據」、「鄭治」、「清治」、「日據」和「中華民國」統治等各時期。

使用「治」,那是「自己人」的意思;使用「據」那是「外人」的意思。


目前住在台灣島上的人使用「日治」是不通的,除非你自認為是日本人。


再強調一次,「政治史」是有「立場」的,而且舉世皆然。

清國割讓台灣澎湖是事實,沒有任何一項割地賠款的條約稱做平等條約,

弱國敗戰,任由強國欺凌,即便中國過往朝代對於外國亦如此。

日治與日據之差別,只是凸顯民族主義的訴求而已,

如無強大國力支援,這種訴求終究是自欺欺人,會被識破手腳。

羅伯特亞當斯2013/07/25 23:04回覆
33樓. ?
2013/07/22 22:23
????????????
???????????
???????????????????
?????????????????????
??
????????
32樓. ?
2013/07/22 22:15
????????????
???????????
???????????????????
??????????????????????(ever.what@m2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