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裝傻妹選擇的道路
2011/04/04 12:25
瀏覽698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歡迎大家再度來到《韓娥的屋樑》。今天的節目有些不同,為各位邀請了主持人腦蟲的一位朋友 DC 來到空中與大家見面。那 DC 與大家打個招呼吧。

D:大家好,我是 DC ,很高興今天能做客腦蟲的音樂節目。

N :能向大家介紹下 DC 的意義嗎?

D:呵呵。打柴?聽起來像是向孫先生看齊;毒草?是啊,我滿腦子封建思想,有可能被人當成毒草拔掉。大蟲?那我豈不是害怕武松了嗎?大菜?很好吃是吧。

N:您的意思是……。

D:各位想像這個詞能是啥,那就是啥。

N:好的好的。像是欣賞一幅畫對吧。

D:是主持人既然提到審美,我想起來有個長輩問過我的問題呢。

N:願聞其詳。

D:就是某日在交通過程中,看到路邊有個女性,於是車上的男人就品頭論足起來。

N:這很正常嘛。

D:一位長輩就問大家「如果看見自己覺得美的事物,那應該愛上它才是」

N:這不是問句嘛。

D:這句話是我自己重新整理過的,長輩原先的問題就是把美與愛兩個概念掛上連結吧。

N:那當時大菜你的回答是……。

D:現在我想說另一個故事。

N:不直接回答嗎?那好吧。

D:某日在公共運輸的空間裡,我發現一位美女,帶著一包棉被。暫時稱呼她「裝傻妹」吧。

N:現在美女這個詞已經通貨膨脹了啦,到處都這麼稱呼。到底有多美啊?拿個參照的人物比一下吧。

D:這……,比較女人的美貌,這屬於找死的行為啊。那我這麼說吧,這位小姐不像是需要搭乘公共交通的。如果每天都有雙接送這個女人才比較正常。與那場合對比之下特別引人注目。

N:你這比方,讓腦蟲想到《太平廣記》裡對任氏的描寫喔。

D:沒錯,應該就是這樣。旁人對鄭六說了自己的疑慮。這個女人「是官府還是大戶跑出來」的。正好就是我當時對這種現象的第一反應。

N:然後您像鄭六那樣?第一次發現她就用力抱住嗎?

D:我寧可被批評為「缺少人之常情」也不會這麼做。但是我觀察到她某些更怪異的特徵。

N:難道是小倩降臨,你發現她沒有影子?

D:唉呦~都不把人當人啦!雖然我也有點懷疑自己是否產生幻覺。當時我尋思──如果這可人兒出身尋常,那應該出門會戴著口罩吧,可又沒有。這就更怪了。

N:是啊。很多上班族的年輕女性為了怕受騷擾,有許多會選擇把自己面貌隱藏起來吧,就藉口是空氣污染嚴重,大家也都懂的。也許她是全職主婦,那日剛好瞎貓碰了死老鼠,出門就遇到大菜這種腸子打二十四個結的奇葩,竟然考慮起人家的出身了。

D:還不止。她在車上坐著,腦袋抬向上,然後半張嘴左邊看看,右邊看看。好像精神失常。

N:喔,大菜認為她是裝的?所以稱呼她裝傻妹?

D:是啊;她獨自坐著就是證據。如果哪家有這種人,怎麼可能出門沒有陪同的?怎麼看就是裝的。

N:大菜思路挺清晰的嘛。果然看美女可以刺激腦細胞哈~那你覺得她這麼做的目的是?

D:我的猜測有點天馬行空,腦蟲你別笑啊。

N:聽眾應該也很期待大菜接下來的猜測吧。就別賣關子了。

D:其實我也像腦蟲那樣,猜她是全職主婦。而且她下車的站點是有高科技工業園區的,所以可能結婚沒多久,也許她的另一半還正在付房貸?

N:愈來愈有趣了。一個工程師的年輕配偶,由娘家回夫家的路上裝瘋賣傻?為什麼呢。

D:這不是很正常嗎?如果她是紅拂女,可是會搭公共交通的男人不太可能是虯髯客啊!像大菜這種窮酸秀才應該是劉文靜之輩,哪有資格和她說話。她那麼搖來搖去應該是不想接受勾搭的防衛姿態吧。

N:有意思的比方。一下子大家對於這個「李衛公」的真實面貌也有興趣了。

D:只能說,如果真正如猜想那樣,那這個男人真讓人羨慕。

N:大菜繞了這麼一圈想說明的是?

D:現在這個世道,就像這種有資格天天換男友,坐在寶馬裡的美女,竟然穿得樸素簡單,坐在普普通通的車廂裡裝傻。腦蟲與各位聽眾難道不覺得這件事很有意思嗎?她的行為看起來與這個社會反差很大呀。

N:恩……。最近剛剛看到哈伯瑪斯的《事實與格式》。不知道是商務印書館的編輯還是原書的編輯放在封面上的那句引言說,現代社會要避免「科學主義」與「審美主義」的兩種邊見……。這個「裝傻妹」的行為是偏向審美主義了吧。

D:我想到的是,這與先秦儒學的演變有關呢。…像顏淵和莊周那種個人主義的儒家,算是偏向審美主義的吧。可是就我們對裝傻妹的觀察而言,必然依照我們經驗當中已知的人類反應方式進行推論,結論也必然偏向科學主義。可是如果她當時只是隨性而為的偶然,或某些我們沒想到的理由,那我們努力所得到的推論就會前功盡棄。

N:沒錯……。但是最近腦蟲正好看到,有提倡「四自教育」避免年輕女性走向特種行業的新聞。難道大菜今天與我們討論的課題也與這則新聞有關嗎?還有大菜能否解釋關於個人主義的儒家那句敘述?莊周一向被歸類在道家,您的說法看似異端,有什麼根據?

D:既然是教育而非立法,那就是需要女性自身的覺醒而非外來強制其脫離特種行業,很自然地是偏向審美主義的主張……。至於對莊周的看法,就是如何看待歷史上的諸子百家的記載的問題了。腦蟲應該比大菜更熟悉意識型態批判的理論才對。

N:那腦蟲也得聽聽看,究竟大菜如何援引這種學術資源?反正《韓娥的屋樑》本來就是聯合網路城邦當中比較有書卷氣的節目,大菜應該詳細對聽眾解說下才對。

D:如果各位讀過《莊子》就會知道,某些收錄的文章反覆呼籲「照之於天」的倫理標準,是與《道德經》大大不同的。道德經除了「慈、儉、不敢為天下先」之外,很少提到人應該如何如何,只是認為生活如同天之為天、地之為地那樣自然而然。莊周卻似乎與後世公認的儒家同樣對倫理問題感興趣,只是這群另類的人依據的標準、討論的問題和城市聚落生活的禮樂文明建設距離有點遠。而書中也有不少嘲笑孔門行為舉止,反思其行為準則的篇章,更加突顯了這群鬆散的、非主流的嬉皮試圖為戰國亂世重新界定社會秩序的絕望嘗試。只不過,韓非、墨翟的意圖比孟軻、莊周淺顯得多。涉及的層面也有差別。

N:所以,大菜把儒道的界限定義為倫理學立場的差別?

D:正是如此。但是又不只如此──漢初的陳平說過「道家禁陰謀」之類的話。如果把張良陳平這類人算是道家,可他們走了錦衣玉食的道路,使了不少詐術,幫助安定了漢家天下,其所為顯然有明確的方向性,那究竟算是道家還是儒家?僅僅因為子房選擇功成身退,陳平擅長保身之術,就叫做道家嗎?

N:恩。傳統上、教科書裡對於先秦學術流派的分法確實有點模糊。

D:例如陰陽學,到了漢朝已經是標準科學範式。人人都接受了,那還有所謂陰陽家嗎?當時著名的經學家,特別是治《易》的。不分今文古文幾乎都兼通各種卜莁。請問這些人是否真屬儒家?

N:這個,不能把五行理論對應到《黃帝四經》與醫學時就信,對應到當時的其他方面,就說是封建迷信,對嗎?

D:腦蟲說的固然對,而我的用意主要是──後來的佛教道教,甚至是理學的發展,給第二個千年的中國社會怎樣的倫理標準?今天藉著兩個對女性審美的問題正好回到第一個千年,甚至更早之前來尋找「他山」之石。而且,必須看到的是,傳統學術中有某些內容並不適合普及,但又是集體有時候需要的,例如陳平所提的「陰謀」也就是當今所說的厚黑學。由此看來,無論我們今天多麼需要集體主義的共同基礎立場,某些場合下的個人主義都是這個社會無法避免的,也是必須的。

N:噢~,這段話太嚴肅了吧。

D:其實,那天觀察裝傻妹的機會其實就那二十幾分鐘而已。車上人很多,在到站時停了比較久。一開始大菜看她湖綠色的及膝薄裙,裡面隱約透出細緻嫩白的大腿,真使人心旌搖盪難以自持。只是,後來想到了那個人妻的設定之後,忽然覺得對她充滿敬意。只不過,她還是應該隱藏下自己的特別,也許這會比較好點。而且大菜之所以沒描述故事細節,就是怕裝傻妹遭到人肉搜索,不得安寧。那就是我的錯了。既然她選擇這種作法,那就成人之美吧!

N:對啊。是應該把人們往好處想。不過大菜既然都來上腦蟲的節目了,還妄想隱藏自己?你的行為也偏向審美主義囉。

D:確實有點無奈。知我者腦蟲也。哈哈。

N:怎麼這麼肉麻啊,真是…。那公佈第一則故事裡的謎底吧?也讓大家知道這兩則故事的連接點究竟在哪裡。

D:我想說的是,由裝傻妹的作法,與在下前後的反應落差,可以由此參照得出那個問題的答案。

N:噢~這樣腦蟲明白了,不過似乎……。

D:但是開個小玩笑──想解決生育斷層的問題,兩種答案似乎都是需要的嘛,只是應用的場合不同。

N:真是體貼的路人大菜啊,還給大家二選一的機會。最後請一句話來做個總結吧。順便請大菜給大家點首歌?

D:希望裝傻妹將來做個好母親,不必在被迫的情況下出名,也就俗稱的「被」出名。今天想點播《 Integral 》。

N:今天很榮幸邀請到上了賊船後悔莫及的大菜。他點的這首歌提醒我們,集體主義與個體主義,兩相對比,都是很重要的。今天節目的結尾也祝福每個國家或社會都能處裡好集體與個體之間各種的關係。

D:至少可以做到讓擅長裝傻的,長得像妖狐的美女不需要去天上人間或金錢豹工作。

N:那不就浪費人家的天份了嘛!哈。這句是開玩笑的,請裝傻妹的老公原諒。大家下次再見。下次再見。

A1

Long live us
The persuaded we
Integral
Collectively
To the whole project
It's brand new
Conceived solely
To protect you

Repeat 1:

One world
One reason
Unchanging
One season

Repeat 2:

If you've done nothing wrong
You've got nothing to fear
If you've something to hide
You shouldn't even be here

You've had your chance
Now we've got the mandate
If you've changed your mind
I'm afraid it's too late

We're concerned
You're a threat
You're not integral
To the project

Repeat 3:

Sterile
Immaculate
Rational
Perfect

A2:

Everyone has
Their own number
In the system that
We operate under
We're moving to
A situation
Where your lives exist
As information

Repeat 1::

Repeat 2::

Repeat 3::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教育文化
自訂分類:韓娥的屋梁
下一則: 這一年的大碗公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