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個外省人的血液分析:看李筱峰林媽利的國族神話
2010/07/05 12:37
瀏覽28,928
迴響16
推薦41
引用0

7月4日,著名的台獨學者李筱峰在自由時報投稿「李筱峰專欄:為林媽利醫師敲邊鼓 呼應林著《我們流著不同的血液》」,大意是說他接受了林媽利醫師的驗血,發現「李筱峰先生的母系血緣 應來自印度東北方的少數民族。父系血緣為非華人東南亞的血緣。組織抗原屬於閩越族人的血緣」,他認為林媽利教授近年來有關台灣人血緣的研究成果選輯成冊是「以科學的態度為我們突破不少政治神話」,「有助於台灣人的自我認同與尋根溯源」。

李筱峰發現原來他「只是身分認同的改變,DNA並沒有消失」,因為他原本就有原住民血統云云,李筱峰林媽利雖貴為教授,在此,我還是要對他們錯亂的邏輯表示不同意見。

第一:血源能建立「國族認同」?

如果證明你的血源「非純正的中國人」或「非純正的日本人」又怎麼樣?李筱峰林媽利因為DNA而決定自己「終於」與台灣發生連結嗎?

如果因為DNA並沒有消失,台灣國族認同就有「正當理由」可以存在,那沒有DNA,那他們的認同是不是沒有「正當理由」可以存在?如果一個白人或黑人入籍台灣,他們其實血緣上是跟台灣原生人種無關的(假設台灣有原生人種),那他們的「自我認同與尋根溯源」其實會因為他們原本血液就不是台灣原生人種而對台灣產生混亂或有變化的正當理由?

換句話說,DNA跟台灣沒沾上邊,不可以是台灣人嗎?沾上別的邊,可以不是台灣人嗎?美國白人或黑人跟台灣人生小孩,其後代也可以去認同美國?或去認同歐洲或非洲?這不是鼓勵外籍配偶子女不認同台灣嗎?

如果DNA跟台灣沒沾上邊卻可以是台灣人,何必在意DNA呢?若是念茲在茲的認為DNA足以做為「不是中國人」的證據,那不就證明此二人把「血緣」當那麼回事嗎?因為「血緣」認定自己是或不是什麼人,這種人不就是另一種「純血主義」者嗎?(儘管他的血是雞尾酒概念的血)

李筱峰林媽利反而提供台灣人產生中國認同的理由,因為他們有中國越族部份的DNA!

第二:到底是DNA還是認同?

李筱峰認為「只是身分認同的改變,DNA並沒有消失」導致大家「自以為是大漢子民」,因為現在台灣人的DNA不是「中國人的」,所以身分認同的改變錯了,大家應該「改回來」?

台諺「有唐山公,無唐山媽」說明了中國移民沒帶女人來台,能有後代是搶原住民女性來的,李筱峰呼應林媽利醫師著《我們流著不同的血液》開宗明義說近85%的「台灣人」帶有原住民與越族的血緣、「唐山公」其實是中國東南沿海的越族不是族譜所誤載的正統中原漢族,林媽利說她「在本書中勇敢地戳破廣為接受的主流謬論」,現在問題就是中國東南沿海的越族是或不是正統中原漢族又怎麼樣?中國東南沿海的越族是或不是「中國人」呢?

中國東南沿海的越族幅員廣大,兩千年以來他們在中國歷史上被統治已久,自認是「中國人」的比例總比西藏新疆蒙古人多的多吧,把自己說成是自認中國人的後代,又怎麼能排除自己跟中國人的關係呢?東晉北方士族南遷後,中原文化已在南方生根,歷朝以來南方取士總比北方多,哪個大一統的朝代會只強調「北方正統中原漢族」而排除南方人呢?

其實,李筱峰與林媽利論述想像中最大的盲點就是認為中國東南沿海的越族不是正統中原漢族,難道不是正統中原漢族的後代「就可以」是台灣人「且不是」中國人?他們為什麼不論證不是正統中原漢族就不是中國人呢?

我看李筱峰與林媽利論證不出來。

現代中國人的概念並非只有狹隘的「北方正統中原漢族」而已,也沒有人認為中國國境內長江黃河流域外的人「就不是」中國人,李筱峰與林媽利認為越族血源可以「證明什麼」,但越族血源很多的福建廣東人都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了,李筱峰與林媽利能以此證明什麼?當越族兩千年來一直納入中國中央的統治,又從不獨立,把85%的「台灣人」說成帶有越族的血緣,又能建立什麼認同,「中國越族認同」嗎?

以「北方正統中原漢族」為尊就是認為「純種」才有中國認同,但這符合現實嗎?全中國十幾億人有多少因為自己「北方正統中原漢族」才認定自己是中國人呢?全世界還有幾個國家倚賴「純種」建立國家認同呢?

第三:言行不一?

林媽利新書簡介說「國家認同不是建立在血緣的基礎上,但也絕非建立在虛構的政治神話上」,我不知道這句話有沒有違背她的本意,因為這與她的做法矛盾,大家都說「身體是誠實的」,既然林媽利一直研究台灣人血液,又不斷宣揚台灣人有中國越族與原住民血源,目的是什麼呢?她在自序中說:
中國一向要讓台灣人相信台灣人是純種北方漢人的後代,說是因著北方的五胡亂華、魏晉南北朝及元朝游牧民族的大屠殺,使台灣人的祖先南遷到福建、廣東。但是 我們發現台灣人(閩南人及客家人)在基因上屬於南方的亞洲人,也就是屬於中國東南沿海原住民越族的後代,和北方中國人有相當大的距離(Tissue Antigens 2001; 57: 192-199)。同樣的2009年12月,中國的分子人類學家發表中國境內自南到北25個地區,加上在美國的漢人,共1,700人全長基因的分析,發現 中國境內的漢人在基因上可分北方漢人、中部漢人及南方漢人,這三個地區自南到北以地理漸進式的差距表現出基因漸進的差異,所以北方漢人和南方漢人因地理上 的差距大,基因距離也大,也就是說北方漢人和南方漢人在基因上有不同(Am J Hum Genet 2009; 85: 762-774)…

問題來了,中國東南沿海原住民越族的後代在中國學者認為是「南方漢人」,在林媽利認為「非純種北方漢人」,到底爭這個有什麼意義?

好吧,林媽利認為「中國一向要讓台灣人相信台灣人是純種北方漢人的後代」是「虛構的政治神話」,結果她反而證明「台灣人是南方漢人的後代」(越族後代),北方跟南方有什麼差別?如果林媽利不喜歡屬於任何中國人血脈的構成,證明台灣人與中國越族血脈相連,這不就應了一句台諺「挫尿換閃屎」?難道要怪中國太大人太多?

林媽利說「不管基因的來源是來自何處,只要認同台灣就是台灣人」,既然如此,為了要證明台灣人非純種北方漢人的後代,卻要強調「基因的來源是來自何處」,為了破除北方漢人神話,卻用了南方中國越族神話,既然「不管基因的來源」又不斷強調「基因的來源」,這不是口是心非嗎?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如果中國越族或福建廣東人不能獨立,不能說自己非中國人的一支,那台灣人說自己85%的「台灣人」帶有越族的血緣,又何來脫離中國的基礎?中國越族或南方漢人有南斯拉夫種族分裂的傳統歷史嗎?

林媽利在採取葛瑪蘭原住民的唾液來研究台灣族群與東南亞國家及亞洲大陸族群的關係時被指控「未完整告知研究目的及接受採檢唾液者應有的權利,也未依《原住民基本法》取得部落會議同意」,國科會學術倫理審議委員會首度以違反「醫學研究倫理」要求林媽利『必須「永久封存」葛瑪蘭族人的唾液檢驗數據,絕不能用作任何研究及發表論文。』一個學者在談人權、認同時邏輯錯亂也罷了,為什麼以侵害台灣原住民的權利來達到其政治目的?這本書有沒有引用葛瑪蘭族人的唾液檢驗數據呢?

我不懂把台灣人血緣跟中國越族南方漢人扯上關係能幫助什麼「台灣認同」,李筱峰說改了漢姓的平埔族從漢姓譜系找出中原堂號「穎川」「西河」「隴西」「滎陽」是「數典忘祖」,問題是你們既然認同台灣人血緣跟中國越族、南方漢人有關,又強調「DNA先於認同」「數典忘祖」這類論調,你們骨子裡跟那些操弄「純種北方漢人的後代」神話的人有何差別?李筱峰跟我相比他是超高級外省人,我曾對他獨特的怪異思維表示不解(SEE李筱峰的台灣人之路-從民進黨立委黃偉哲將其妹黃智賢「登報作廢」談起),我不能理解他為什麼因為政治立場不同就贊成否定親情,他的『是非與親情/從富蘭克林將兒子趕出家門談起』說「政治立場衝突…會使家門蒙羞」,既然兄妹血源再親也比不過認同,那還強調85%的「台灣人」帶有越族或南方漢人的血緣有什麼意義?強調認同才正確嘛!到頭來你們不過是操弄「中國越族南方漢人」罷了!到頭來你們不過是以自己部份血統為尊罷了!

你們能接受完整的自己嗎?

美國是英國清教徒移民建立的國家,獨立之初是為了抗爭不公的稅制與爭一個「英國人的權利」,爭不成之後自己當自己的「主人」,美國這個移民國家也不會強調哪種血統才是「純種美國人」,若以一個現代人標準還在強調「純種漢人」、「漢奸」的思維判斷,然後鼓吹是或不是什麼人,不可笑可恥嗎?

如果一個台灣人的血統不是李筱峰口中的「番邦夷狄」的「雜種」,是不是台灣人需要被質疑嗎?如果台灣人血緣跟中國越族南方漢人有沒有關係不重要,有必要大書特書嗎?

說血統不重要卻又一直強調血統,口是心非卻以此衡量他人,為證明其政治假設而不擇手段違反醫學研究倫理,說認同比血源重要又不斷強調血源,這一切難道不是另一種值得我們警惕的「新種族主義者」?也配叫「科學」嗎?

就像夫妻間已經原諒了對方,說「過去」不重要,卻又整天提起「過去」說對方錯了,如果不能接受自己身上流的每一滴血,又怎麼能尊重原住民?又怎麼能真正的愛台灣呢?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7/5

Link:
陳真:給李筱峰上四堂公民課:第一課:享有權利不必資格考
給李筱峰上四堂公民課:第二課:為自己爭權益是一種美德
研究葛瑪蘭唾液 林媽利遭糾正

向違反研究倫理的人說不

2007-08-24╱中國時報╱第A19版╱時論廣場╱段洪坤
(作者為西拉雅部落聯盟召集人、台南縣政府西拉雅原住民事務委員會委員)

與噶瑪蘭族同為「平埔族」的西拉雅人,從這次林媽利醫師到花蓮新社部落採集檢體的事件中得到了教訓,原來以 前我們都太好商量了!學者要求,族人就配合 演出,甚至還對這些學者禮遇有加,沒想到大部分的族人都不知道自己的人權已遭受侵犯!這案例會是這次西拉雅部落聯盟會議討論的重要議題。

近幾年來位居台南縣的西拉雅族,也是人類學者、遺傳學者紛紛造訪研究的對象。但是,這些研究者似乎都沒有顧及學術研究倫理,事前採檢體既沒有充分告知, 事後也沒能告知部落的族人研究的成果或檢體的用途,從這裡我們看見了學術殿堂裡知識分子的驕傲,給我們的感覺是「反正我說什麼,你們也聽不懂」。像最近兩 年來,在台南縣幾個傳統部落「北頭洋」、「頭社」都被同一位學者採過檢體,而筆者所居住的部落「吉貝耍」在我的囉唆要求下該學者沒能進入部落進行採檢體, 據了解在這兩個部落的採唾液研究跟花蓮新社部落的案例是如出一轍,從這次的新聞事件報導,也讓我們西拉雅人從新思考、反省自己族群發展與學術研究的關係。

我想學術界對於原住民的一些研究調查要有「互蒙其利」的健康想法,應該是對於這個民族要有正面幫助的,才會讓原住民感 到受尊重,如果檢體採樣不夠多,或是採樣不夠客觀,這樣研究出來的一些結果,反而對這個族群造成傷害,這樣一來叫人「情何以堪」!噶瑪蘭族發展協會這次會 有如此的動作,應該就是尊嚴、人權受損、深怕再次被少數學術研究出賣、汙名化,不得不站出來嚴正抗議。畢竟林媽利醫師的研究已經多次對平埔族群表現出不友 善言論,噶瑪蘭人包括西拉雅人怎能不謹慎面對。這是我們其他原住民部落相當好的教材,我們要學習如何向學者說「不」,也要試著與學者建立良好「研究夥伴」關係,而不只是「提供」研究,也要「監督」研究。

國科會提出糾正林媽利醫師的作為,我深表肯定。但如果國科會認定林媽利醫師的不當行為,僅止於貴報刊載的「因語言溝通發生問題,沒有完全說清楚,引發爭 議」,我無法贊同。噶瑪蘭人在多族群的夾縫中努力奮鬥,除噶瑪蘭語外,幾乎每一個人都精通國語、台語、阿美語。說語言溝通發生問題,實在是太簡化這次不當 事件!從事件發展至今對外可蒐集得知的資訊,最少可以發現違反了以下規定:同意書內容應刊載資訊未刊載、未對被研究者詳細說明、未做到知情同意、未將同意 書副本留與被研究者存查。國科會如果僅以語言溝通發生問題為由加以認定,也有督導不實之嫌。我認同噶瑪蘭族親的想法,以召開公聽會方式,透過公共論述討論 此案涉及的人權問題,才能確實提醒研究人員對原住民族應有的尊重。

free counters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社會萬象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6) :
16樓. rt888
2010/07/09 00:44
獨派白費心機了
在中國55個少數民族,其中有俄羅斯族、維吾爾族、烏茲別克、哈薩克等等,這些種族都是西方人輪廓,尤其是金髮碧眼的俄羅斯族,中國的延邊電視台就是韓語台,就連你台灣的原住民,也列入人家的高山族類別,也是屬於大中華的一個民族啦,獨派所講的越族,還不就是中國古南方的百越,演變至今大約就是壯、侗等族,死心吧,想靠這招逃出老共的魔掌,根本是癡人作夢,中國大陸廣州現在有好幾萬非洲黑人,看他們整天無所是事,也不知搞啥鬼,估計幾年後少數民族又可納入一個黑人族,除非獨派把台灣人基因扯到外星人身上去,看你們的外星同胞會不會以超越地球幾千年的科技支持台灣獨立..............
中國甘肅一帶據說有羅馬人的後裔,猶太人在中國許多地方也有足跡,只是他們已經不再遵守猶太教義或不以「母親或祖母是猶太人」為標準定義猶太人了。

用族群研究作政治化解讀有很大風險,因為他們為了破除某種觀念反而使用了他們所反對的手段,何況,林媽利不是一個誠實的研究者:第一,原住民認為被利用。第二,林媽利沒有完整揭露所有研究資訊,她未說明台灣人的越族與漢族基因比例跟原住民基因一樣高。

對原住民來說,真正的少數族裔反而感到恐懼,除了是消費他們拿他們當擋箭牌外,對台灣人也是利用科學來塑造假像,因為資訊被隱藏了,她學生陳叔倬就指控「依照同樣方式可得87%台灣漢人帶有漢人基因,其比例比帶有台灣原住民基因者還高。然而,這樣的統計結果卻被選擇性捨棄。」 blackjack2010/07/09 02:41回覆
15樓. 啥啊?
2010/07/08 23:25
*很多州的法律只保障白人血統純淨,不禁止黑人幹印地安人。
漏了一點:

*很多州的法律只保障白人血統純淨,不禁止黑人幹印地安人,甚至也不禁止白人幹印地安人。

就算是在限制最嚴苛的州,白人幹東亞人、印度人通常都沒問題。雖然白人以外都是有色人種,通常只有黑人是禁忌。有些州確實禁止白人幹印地安人,但不禁止的仍然居多。老婆婆小時候面臨的社會壓力多半來自文化,而不是來自於法律。

最嚴苛的法律是禁止白人跟所有非白人交配。也有些州連西班牙裔的都不准交配。通常就是看這個州人數最多的下等人口決定。至於有色人種,很多嚴格的州是採取一滴原則。也就是說就算你的祖先在一百萬年前跟黑猿人交配,大概也會變成黑人。實際上怎麼執行,那就是見仁見智啦。
說起農莊主人強暴女黑奴,最著名的就是美國開國元老Thomas Jefferson 與女黑奴Sally Hemings,他們的私生子後來透過與Thomas Jefferson及他白人妻子後代的DNA比較,發現有親屬關係,黑人與白人的Y染色體差異極大,DNA證明Thomas Jefferson 果然與女黑奴Sally Hemings有染。

在曹操墓被發現後,復旦大學收集了許多DNA樣本(复旦大学征集曹姓男子参与Y染色体检测辨别曹操墓真伪),發現:
復旦大學現代人類學教育部重點實驗室在已有的基因檢測資料庫中,找到了48位曹姓男性的Y染色體。這些人主要分佈在中原地區、東北地區和甘青地區。對比這 些曹姓男子的Y染色體,發現中原曹姓的Y染色體類型主要是M134型,而東北地區曹姓的Y染色體類型主要為M48型。而甘青地區的曹姓Y染色體類型則種類 非常多,並無規律可循,由此基本可以確定,他們大多數是唐代來自中亞的移民,並無太多的參考依據。但是,就目前為數不多的中原地區曹姓男子的Y染色體可以 看出,中原地區的曹姓男子很有可能來源是有規律可循的。可以推斷的是,同一類型Y染色體的曹姓男子,應該是同一個家族的後裔或者是支系。

這代表著中原地區、東北地區和甘青地區就有極多族裔,林媽利所謂的「純種」不但難以界定,甚至於隔個省就不純了,按林媽利標準,純中國人要到春秋戰國去找了,林媽利的研究說實在很無聊,就是政治目的而已。

一個不封閉的區域,血源的混雜是很自然的。

美國的族裔問題主要還是優待與歧視問題,因為美國大學對黑人有優待,「種族優惠性差別待遇」( Racial Affirmative Action )的合憲性一直被討論,至於黑人好像大部份都是「一滴血主義」。

我記得看過幾個CASE與論文,就是黑人白人都申請某大學,結果白人落榜,後來他主張他也很窮,這是「反向歧視」…不過,除非相關規定明顯的不合理,族群的差異不再明顯,申請人的差異很大,這種主張要成立不容易。

總之,美國還是存在白人優勢,白人至上的勢力還是很強大,而他們現行的種族政策與過去歷史息息相關,也是為了彌補過去的錯誤。種族通婚也不能說沒有,只是不像中南美混血混的那麼兇了。不過,美國不同族裔通婚當然還不能說是「常態」,很多地方還是很保守的,前陣子才看過紀錄片,美國某些州的警察現在還是專找少數族裔麻煩。 blackjack2010/07/09 02:24回覆
14樓. 啥啊?
2010/07/08 23:15
美國最高法院遲至1967年才完全承認地方州政府立法禁止跨族通婚為『違憲』
我認識一個叫 Anita 的白人老婆婆是一半印地安血統。如果是 1/2,這就比較容易查證。我雖然沒見過美國老婆婆的媽媽(天知道是不是在甘迺迪的時候就掛了),不過我聽美國老婆婆說他們家小時候非常低調,過得躲躲藏藏的,我猜大概是真的吧。



雖然老婆婆生在法律不禁止的紐約州,但是在她年輕的時候,有這樣的家庭,想必不會考試加分。

禁止異族通婚的法律通常是有罰則的刑法。但因為是州法的緣故,不是每個州都有,也不是每個州都一樣嚴抓,也不是每個州都是刑法。管制最嚴的當然就是黑人問題最嚴重的南部。有很多原因造成這個法律執行不完整:

*農莊主人強暴女黑奴。反正就生在農場上,沒人看到就沒事。

*軍人強暴印地安人,印地安人逃回保留區,連孩子的爸爸都不知道。

*很多州的法律只保障白人血統純淨,不禁止黑人幹印地安人。

*很多州的法律早就不禁止了。

所以白人說自己也有幾分之一印地安人血統,也不見得就是謊話。
13樓. blackjack
2010/07/08 18:02
回應richard888兄台獨人士喜歡自稱平埔族的原因
謝謝richard888兄的回應,你的頭像很有意思。

關於平埔族群與台灣國族的問題,其實幾個月前有網友Pan貼過一篇文「台獨人士喜歡自稱平埔族的原因」,以前我看過,我又重新看一遍,我們的論述方式並不相同,網友Pan本人是平埔族的後代,他說:「現 存的平埔族裡面潘為大姓。我就是姓潘。我是真正來自花蓮後山的竹田後街的平埔西拉雅人。張振岳先生所著的平埔族遷徙研究的著作『後山西拉雅人物誌』,第 1XX頁的竹田潘家祭壺照片就是我的老家,14X頁、15X頁的羅山西拉雅族的金老先生就是我的『舅公』。可惜他也因胃癌過世5年了。我曾在某個場合遇見 過時任民進黨政府客委會主委的吳錦輝(為知名的客家作家),他對族群很有研究,我才自我介紹,他就根據我的姓氏、家族的籍貫、花蓮的出生地問我是不是屬於 西拉雅族,讓我對他的族群研究功力頗為佩服。」,因此,他的看法值得討論與重視。

他認為台獨人士喜歡自稱平埔族的原因有以下幾點好處:

(1)隨人胡說、無法驗證。因為台灣政府對平埔族身份並無正式的登錄記載,倒是在日本據臺時期,對平埔族在戶籍謄本上有註記為『熟番』,光復之後熟番的註記已經取消。但其他的原住民在身份證及戶籍上仍然保持註記。

(2)不想與『中國』『漢族』有瓜葛,當被人指責『數典忘祖』時,搬出自己是平埔族或荷蘭後裔的說法,可以將這樣的指控推得乾乾淨淨。

(3)有些台灣閩南人希望對台灣這塊土地取得『佔住的正當性』,所以喜歡自稱平埔族人。就像我碰過不少美國人白人自稱有印第安血統,我認為這也是鬼話連篇。美國直到19世紀的法律根本認為「interracial marrage」(跨族婚姻)是非法的,美國最高法院遲至1967年才完全承認地方州政府立法禁止跨族通婚為『違憲』(資料來源WIKI)。因此那裡會有那麼多跨族通婚的案例?說穿了,就只是藉此證明自己也是合法的美洲主人。

我又根據該文透視網友提的資料找到一篇慈濟大學人類發展學系 助理教授、史丹佛大學人類科學系博士陳叔倬寫的文章「非漢祖源基因檢驗與台灣國族認同」

事實上,陳叔倬就曾擔任過林媽利的學生, 林媽利還因為二人意見不同寫了篇「再談85%台灣人帶原住民的基因」來罵他,學術界很少有這種事。

透視網友另提到:
謝若蘭是東 華大學原住民民族學院助理教授,西拉雅族後裔。在2002年的博士論文中,她提到:就一個以平埔西拉雅族人的我而言,對於一些大力倡導台灣人絕大多數是平 埔族,因此要回歸平埔族認同的論點,有時會覺得非常的不安。我相信有許多人是真正出於原住民身分的真正認同,但是卻也有不少是藉此以倡導脫離華人的同文同種之起源,藉此達到建立台灣人意識與認同的目的。我的不安來自這不僅是一種利用原住民的身分認同來達到台灣福佬人(漢人)台獨份子的建立台灣國族之計謀,更重要的是我擔心這是另一場經由包裝後的「我們都是一家人」之號召下很可能會讓原本已經漸漸被殖民化後的原住民族失去「原」味。重點是,這種藉由平埔認同來脫離漢文化的伎倆一點新意也沒有,也就是說,這種反「同文同種」的倡導不僅缺乏結構性的歷史因素探討與建構性的可能方式思索,卻落入原生論的論述圈套中。更重要的是,這種因素讓現有的原住民朋友們所引起的反感。現階段沒有明顯資料顯示,原生論的母族後代—平埔族後裔實際介入支持。
最後介紹兩個在DNA的不同討論。

透視網友提到:
Y染色體研究是近年來遺傳人類學中最有力的工具,可以直接追蹤人群男性祖先的 起源與擴散。從彙整的Y染色體數據中顯示臺灣漢人與高山原住民沒有直接的關聯性(Capelli et al. 2001; Karafet et al. 2001; Kivisid et al. 2003; Semino et al. 2000; Su et al. 1999; Su et al. 2000a, 2000b; Wells et al. 2001)。 利用Admix 2.0(Dupanloup and Bertorelle 2001; Admix Web site),彙整過去已發表資料重新計算,臺灣漢人男性遺傳組成中93+5%來自長江以南漢人男性。

粒線體DNA(mtDNA)則是近年來發展出追蹤人群女性祖先的利器。彙整過去已發表資料重新計算,臺灣漢人女性遺傳組成中79+6%來自長江以南漢人女性(Horai et al. 1996; Kivisid et al. 2002; Melton et al. 1998; Metspalu et al. 2004; Tajima et al. 2003; Trejaut et al. 2005; Wen et al. 2005; Yao et al. 2002a, 2002b)。這樣的分布與諺語所述相近,亦即現今臺灣漢人基因中平埔族女性成分高於平埔族男性成分,但就算是女性成分,來自原住民也只有約20%,與一 般臺灣漢人的信仰相距甚遠。

陳叔倬寫的文章:「非漢祖源基因檢驗與台灣國族認同」

P3
而祖源基因檢驗的準確度比親子鑑定更不準確。每一個個人身上有超過三萬個基因,來自成千上萬個祖先,其中包括人的祖先(往前算N代即有2n位祖先),也可能包括比人更遠古、與猿猴同源的祖先。然而所謂的祖源基因檢驗,通常只有個位數的基因被檢驗。大眾比較瞭解的Y染色體只能追溯純父系一位祖先,粒線體DNA也是只能追溯純母系一位祖先。至今沒有一種遺傳檢驗法能夠完整追溯每一個人三萬個基因的起始,因此要準確的指出每一個人所有基因的祖源並不可能(Bolnick 2007)。對此,人類學者Elliot與Brodwin指出:「要利用遺傳資訊來確定祖先認同是荒謬的。眾所週知人有上萬個基因來自上萬個祖先;如果某人的一個基因可以追溯來自美國南方白人、一個基因可以追溯英國皇室、一個基因可以追溯到猶太背景,則他要如何選擇?」(2002:1470)

…..
P6
一個簡單的概念可以再次驗證85%台灣漢人帶有原住民基因不具統計意義,不用做任何祖源基因檢驗。按照以上不符合統計原理的表現方式,我們甚至可以斷言「100%台灣漢人帶有非洲基因」,因為在人類超過三萬個基因之中,最少會有一個來自非洲的基因全世界人類都相同,因為人類起源於非洲已經是公認的科學事實。而這只需要檢驗一個基因就可以達到100%台灣漢人都帶有的程
度,不用三個基因頻率加總才達到100%。但「100%台灣漢人帶有非洲基因」的表示方式有何意義?再進一步想,在人類超過三萬個基因中,有許多是早在人與猿分離之前就演化定型,因為一些基因型在所有黑猩猩與人類中完全相同。人類與黑猩猩的基因98.5%完全一致也是已經公認的科學事實。但若藉此表示「100%台灣漢人帶有黑猩猩基因」,有何意義?

值得注意的是,漢族基因一直是在傳播台灣國族血統論時,被刻意忽視的族群基因來源。在對外宣傳「85%台灣人帶有原住民基因,90%以上台灣人帶有越族基因」時,是否漢族基因就沒有分佈?儘管三個基因頻率加總的統計方式並不合理,但為了顯示漢族基因與所謂「85%台灣人帶有原住民基因,90%以上台灣人帶有越族基因」之間孰高孰低,依照同樣方式可得87%台灣漢人帶有漢人基因,其比例比帶有台灣原住民基因者還高。然而,這樣的統計結果卻被選擇性捨棄。應該被完整檢視的科學數據卻被「選擇性」的記載與傳播,不是一個科學家公布科學數據、甚至主動對大眾傳媒散佈資訊的合理態度。 blackjack2010/07/08 18:03回覆
12樓. rt888
2010/07/08 15:19
夭鬼假細義
林媽利這些人又是研究又是論文的,九彎十八拐,天南地北東拉西扯,繞來繞去,就是不敢把心裡最想講的那段話講出來,聰明的嗤之以鼻,綠營那些笨草根又看不懂他們在講啥,實在是白費心機了..........
我想起看過的一些討論,新貼個回應來介紹一下,確實有許多人都認為這事有嚴重的政治目的。

而且,林媽利其實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她以前也驗過彭明敏的DNA。 blackjack2010/07/08 18:06回覆
11樓. paulao
2010/07/07 22:27
哈哈!看起來你這篇反應熱烈,真好,理性談論我們要以[正氣]面對[歪風]

記得那個金美齡老太太嗎??她跟李登輝一樣子以為跟日本人交往就清高..選輸了竟然憤恨的說再也不回台灣,這叫什麼愛台灣???李遠哲是道地的台灣人,李家同是道地的外省人-(應是李鴻章的後裔)誰愛台灣??誰愛名利??同樣姓李,德行可是差很多啊!

老了有這個好處,時間多可以騰出來看很多歷史,溫故而知新..歷史真的會重演..人類就是學不會..就算受到教訓改過了等過一段時間老毛病又復發了,中外接同.

我最近在看鳳凰衛視鳳凰大視野為紀念七七事變而播出的:{YouTube - 鳳凰大視野~ 惡之花_日軍侵華將領實錄: 石原莞爾

http://www.youtube.com/watch%3Fv%3DhzyZJE7HGMg

李遠哲金美齡我過去談過他們,他們變老,我的想法也變了,他們愛不愛台灣,有沒有貢獻,其實我也沒有那麼在意。

金美齡這類人士無論說什麼,也不一定有什麼影響力,台灣近年來選舉氣氛越來越冷淡,投票率不斷降低,就連我下次縣長也不想去投,管他誰選上。

換句話說,當台上演戲的越聲嘶力竭,很有可能就是台下已經要散戲不看了,正如我認為新聞媒體已經異化為娛樂業,政客變成演員也不稀奇,因此,我看待李遠哲金美齡,是以一種表演的方式來看,其實台灣各色政客又何嘗不是如此。

只是政客大部份是「歹戲」罷了。

本文主題則其實是某些人十幾二十年來的論述,現在終於有「科學」來包裝,雖然也不太合於歷史事實。

至於中日歷史糾葛,我過去也寫過不少文章,有網友認為我「反日」呢!不過,那也是另一回事,所謂「歷史不能遺忘可以原諒」,什麼叫「遺忘」?什麼叫「原諒」?

人類是歷史的動物,不該「遺忘」的太多了,該「原諒」的也太多了,能不能取得一個平衡點很重要。

大陸似乎很反日,但卻還是非常「中日友好」,台灣親日,卻也沒有得到什麼支持。以我個人「現在」的立場來說,日本的過去現在未來都可以獨立分開,「反日」也好,「親日」也罷,我對日本過去的作為不會選擇性記憶,卻也不會因此對他們產生特殊的愛恨情仇。

歷史記載可能被扭曲,但事實不會,更重要的是,未來可以去改變。 blackjack2010/07/08 02:43回覆
10樓. 筍子
2010/07/07 09:20
強大的文化基因所發揮的相位鎖定力量,讓小台獨無所逃避

意猶未盡,補上改寫舊作,請指正。

夏日在亞熱帶河川溪旁的草叢裡,傍晚時都可看到螢火蟲一閃一閃的亮著微弱的光,但是非常奇特的是你會慢慢發現,這些閃光是一齊做著整齊劃一的閃光動作。儼然每隻螢光蟲身上都裝了開關,實在太神奇了。又如鐘表店的牆上掛的鐘,經過一段時間,你會發現牆面上的鐘都神奇的指向同一個時間。又如女性的監所中,女子的月事都神奇的同一天來到。這些在渾沌學者的眼中,早已是司空見慣的事。這也就所謂的相位鎖定(Phase-Locked),就是前面所提到共鳴的意思。即一旦被某種頻率鎖住,則無法逃逸,並跟著一起依同一頻率振動。在不同的領域裡也有稱作諧振或共振。

所以當文化基因以某種波段發出特別的頻率時,與它相近頻率的聲波,通通跟隨著依同一主頻率前進,完全無法自拔。如同交響樂團所演奏的樂曲,完全是齊一步調所發出美麗的樂曲。也就是同聲相應的意思。這樣你也許能明白文化基因的無遠弗屆了吧。所以語言、文字、歷史、宗教就是最具有無比力量的文化基因,它完全能發揮相位鎖定的功能,能夠將同一根源種族的人的腦袋瓜鎖住。因為,你一旦講國語(普通話)及寫漢字,你就被無形的文化基因鎖住了。明白嗎? 兩把相同的琴,各置放於相鄰,當你撥動其中一具琴弦時,相鄰的琴弦也會跟著振動的。因為,它們的頻率本是相同的。

所以千萬不可小看文化基因所發揮的相位鎖定的強大力量,它是完全可以將一整個民族鎖住的,甚至無數代延傳下去。如同猶太人,僅憑著一本舊約聖經,居然使得這個民族在3千年後,再度在祖先發源地建國,你不覺得文化基因的相位鎖定的強大神奇功能嗎?。

所以,小台獨們,你們光是不講國語(普通話)還是不夠的,因為閩南話就是河洛話,祖先的琴弦依然是會共鳴的。況且,還有文字呢?還有歷史、倫理、儒教、道教、飲食、節日、祭祀、戲曲、服裝、建築、文學、美術、醫藥、擇日、風水、地理‧‧等等呢?想去中國化嗎?最好通通另外單獨搞一套,露一手讓大伙瞧瞧如何?

前面的論證很有意思,從螢光蟲、女子的月事舉例,有說服力。

台灣某些台獨思維怪異的地方就是他們仍然相當「中國」,每當哪裡不爽就說「這是中國人的劣根性」,「這是醬缸文化」,然後一副與自己無關的樣子。

這就像某些男人偷腥後說「這是全天下男人會犯的錯」,是「原始本能」云云。

若照這個邏輯,殺人放火竊盜這些文明社會所不容忍的事,卻也是原始人類會做的事,難道做錯事大家要怪DNA嗎?

沈建德說棄女嬰是中國習俗,現在台灣男女新生兒比例也嚴重失衡,用科學手段篩選跟遺棄有何差別?現在台灣人重男輕女就是「台灣人的習俗」,推給「中國人的劣根性」就是藉口,正如某些男人偷腥的「正當性」。

無論好壞,現實就是台灣人跟中國人像極了,全世界再也無法找出如此相似的族群,很多人認為台灣人跟中國人大不同,再怎麼「大不同」也比不上台灣人跟其他人的差異,就像李登輝彭明敏怎麼也不像日本人。

何況,中國內部的「大不同」才真正「大不同」,美國的華裔跟非裔、拉美裔才更「大不同」。

因此,台獨以文化為立場主張與大陸分道揚鑣是欠缺立足點的。

我現在對統獨的看法則是:要統或獨是一回事,但不應該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這些教授為了政治目的不惜違反學術倫理侵害人權,還煽動種族主義,實不可取。

他們雙重標準自相矛盾也顯示出他們的虛偽,我常談「雙重標準」,我也不認為每個人都能完全避免「雙重標準」而達到完全的公平。但是,在一些基本原則上「雙重標準」就是「以暴易暴」,當然無公平可言。

如果把台獨當成最高道德而蔑視其他一切,這種台獨是不值得任何人追求的。 blackjack2010/07/07 09:59回覆
9樓. 不信邪
2010/07/06 03:57
標準的落伍的種族主義
學術研究與討論是一件事, 把種族加上政治來操作就大有問題了! 把納粹德國搞的那一套帶到今日的台灣來遂行政治目的, 與納粹何異?  與過去德國走火入魔的所謂"科學家"來比,李筱峰林媽利不過是小而之小的小咖, 但是仍然是名副其實的"RACIST" - 種族主義者!
同意「不信邪」兄的看法,而且我認為他們刻意誤導也沒有提供完整事實,也再作補充。

剛剛又想起「性聯遺傳」,查了一下「焦點31 人類的遺傳性狀」,我記得以前初中談基因都是談遺傳疾病,高中選了理工而非第三類組,其實我對生物還是很有興趣的。

所以,追溯血源可能都是從共通的遺傳疾病追起,原住民的基因為什麼重要,也是因為他們的基因可能有某種防範特殊疾病的秘密,好像聽過非洲某族群對AIDS特別有抵抗力。

至於追溯族群女性應該也可以。

************以下為引用************

性聯遺傳:(控制性狀的基因位於性染色體上)

性聯遺傳的基因:大多為隱性,位於X染色體上;Y染色體上無性聯遺傳基因。

顯性的性聯遺傳:躁鬱症

隱性的性聯遺傳:紅綠色盲、血友病、肌肉萎縮症、蠶豆症、黏多醣症、免疫缺乏症痛風、重症肌無力症、血小板減少症、裂顎、、白化症

1.紅綠色盲:兒子的色盲基因來自母親。若女兒色盲,則父親必為色盲。

2.血友病:基因突變→缺乏凝血因子→傷口的血液凝結速率慢而危及生命

∵部分血友病係起因於基因突變而非性聯遺傳∴30%血友病患無家族病史,罹患率1/7000

3.蠶豆症:缺乏代謝某種單醣之酵素

?新生兒有黃疸、急性溶血性貧血、慢性溶血性貧血、蠶豆製品、紫藥水、樟腦丸、磺胺類藥物→造成急性溶血性貧血 blackjack2010/07/06 12:18回覆
8樓. 啥啊?
2010/07/06 00:09
我是鴨子
現在中國據說有十三億人口。

老實講我很講知道用林媽利的研究方法,中國還能剩下幾隻小貓。

沒有苗族血統、沒有阿拉伯血統、沒有契丹血統、沒有。。。。。。。。。。。

搞不好最後只有我一隻鴨湯是中國人。

因為我是鴨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現在中國據說已經有13.5億人口囉。

你算是很本土的,比日本剛下台的首相鳩山由紀夫好太多,因為鳩山由紀夫被他老婆鳩山幸與民眾當成「宇宙人」(外星人)呢,呵呵。 blackjack2010/07/06 00:36回覆
7樓. 紫气东来
2010/07/05 23:49
确实“纯种”的汉人很少或者已经不存在了

确实“纯种”的汉人很少或者已经不存在了。

基本上,汉民族的前身华夏族一开始就是部落联盟或者联合后慢慢形成的。

而长久以来,中国人的认同很多时候是以“文化”与“道统”作为归依。

我对民族与人类学所之不多,不敢胡言乱语。

不过,用DNA来证明台湾人不是中国人实在是牵强的很。

此外,为何用Y染色体追踪一个族群的血脉足迹是个“笑话”?

在小弟看来,X染色体来源多元多样,但是Y染色体具有唯一性与稳定性。

比如A种族的男人因为某种原因与外族女子结合,如果是男孩自然完整的继承了父系的DNA,这样要确定他的来源很稳定。

假定是女孩,如果她再嫁外族,生育的小孩又是女孩再嫁外族,X染色体的混乱由此可知。

犹太人的母系认同和犹太人的历史地位与苦难生活有关系。他们也有宗教认同大于民族认同的意思,这点类似于中国人的文化认同的含义。

小弟部落格谈犹太人的一个文章说了一些这个方面《谈谈“谁是犹太人”》:http://blog.udn.com/cool17909/3200066

事实上很多世界其他文化与文明,多半是父系认同的。


方如行义,圆如用智,动如逞才,静如遂意。

我在回應李子兄提到了猶太人,我之前就是看過紫氣兄的帖子才有這印象,以前我也看過另一本書反猶主義 ANTI-ENMITISM」,還有看過一些專題報導,說那些俄羅斯猶太人回歸的許多問題。

紫氣兄的帖子「谈谈“谁是犹太人”」旁徵博引寫的很好,非常值得一看。

至於X與Y染色體的問題我初中程度的印象是男女各出一半合而為一,所以後代無論男女都繼承了父母的DNA,男女的差別是因為女性是XX,所以基因上的缺陷可以有雙保險而能互補,男性則是容易有遺傳性疾病。

我也不能確定究竟追尋血脈應該從何追起,如果有個男人A妻子B,他染色體的XY中,X是媽媽給的,Y是爸爸給的,這個男人有一個女兒C,女兒C染色體的XX中,X1是媽媽給的,X2是爸爸給的。請問,女兒C染色體的X2跟男人A染色體的XY的X有何關係?

難道是一樣的嗎?

我想應該不一樣,因為男人產生後代的精子有兩種,X與Y,其中的X不是直接拿身體內的X複製而會重新製造,不然一對夫妻的每個女孩染色體都會差不多。

所以,究竟該從X或Y追,我目前沒有很明確的知識能瞭解,我目前主張都可以,因為沒有差別。 blackjack2010/07/06 00:3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