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巴勒斯坦加入聯合國決議只剩美國九票反對:台灣繼續支持以色列種族滅絕加薩,就是與全人類文明價值為敵
2024/05/12 02:30
瀏覽1,490
迴響1
推薦13
引用0

美國以武器聯合以色列進行種族滅絕加薩的暴行,終在全世界迎來反彈:聯合國大會表決阿聯酋所提巴勒斯坦加入聯合國決議草案,只剩美國為首9國反對,對照日前蔡英文總統代表台灣無底線支持以色列,無恥殘暴的程度十分可悲!我之前就提過,基於民族自決追求解放的立場,追求台獨的臺灣沒有理由站在武裝殖民並且進行種族滅絕種族隔離的以色列那邊,這也是施明德生前「我是巴勒斯坦人,我哭泣」的真意




但是,台灣媒體、學者乃至政府,無不對於以色列種族滅絕加薩視而不見,理由只有一個:

因為是美國人提供武器給以色列,因為美國對以色列有無底線的支持,所以台灣才要支持以色列!那堆當初批評中國在新疆種族滅絕的學者、媒體或所謂的「覺青」,更沒有相同力道批評造成加薩屍橫遍野的以色列軍隊。




因為槍擊案大談去人化的台裔滯美學者,或是長期批評中國種族滅絕新疆的轉角國際及所謂台灣教授們,在那麼多屍體、血水、殘破的家園,或是上萬名兒童被屠殺,如果你們譴責新疆種族滅絕是玩真的,怎麼會不強烈批判美國與以色列?

就像有一名美軍烈士Aaron Bushnell,他不願作為美國協助以色列種族滅絕的共犯而自焚,但在聯合報轉角國際王穎芝所寫” 國家與個人信念的衝突難題:美軍自焚抗議事件,軍人身分的認同矛盾的一文中就顯得很荒謬,基於轉型正義的概念,個人也不能因為上級不義的命令而為惡,錯的當然是上級,在以色列種族滅絕加薩的行為中,支持以色列的美國當然「錯了」,每位美國人都有「拒絕服從」的「義務」。



但在該文論述以及標題中,甚麼叫做「軍人身分的認同矛盾」?難道上級教你種族滅絕你也要照做?東德的案例「把槍口抬高一厘米的權利」相信很多人聽過,但我要拿更真實的案例來說明:

2022. 12. 20,德國法院宣判——時年97歲的前納粹集中營秘書佛希納(Irmgard Furchner)——被控參與共謀了集中營內上萬起謀殺,判處有罪、兩年緩刑。佛希納是德國第一位因納粹集中營罪行,而被定罪判刑的文員女性。



這些提供武器給以色列進行種族滅絕的美軍乃至運輸業者,當然無疑也是共犯,根據該報導的邏輯,美國人必然認知到以色列使用美國武器進行大屠殺,無論是毀壞的建築、醫院與清真寺、被殺害的N G O乃至聯合國救援機構的人員與許多記者的死亡,都證明了美國人特別是軍人絕對認知到他們在協助以色列進行無差別大屠殺。

只不過是一名文職人員,就必須被轉型正義追究,正因為她是納粹大屠殺的一環就必須負起責任!那美軍不管官階大小,當然也有種族滅絕的罪責,因為你們協助以色列進行大屠殺,即使「只是提供武器而已」。

這又跟「軍人身分的認同矛盾」何干?難道作為軍人,就該泯滅人性的進行大屠殺?就像台灣軍在金門對越南難民包括小孩與婦女逕行槍決一樣?就像台灣人教育義務役說「我們殺的是匪」把難民去人化而大屠殺?

又好比在聯合報鳴人堂劉維人、廖珮杏寫了一篇「民主的極限:人民必須為國家做的壞事負責嗎?」提到:

但「國家做了壞事,人民是無辜的」的「無辜」,真的滿足上述任何一個條件嗎?比方說,目前俄羅斯侵略烏克蘭,而中國等少數國家支持俄羅斯,這些國家的國民真的對國家的行為完全沒有影響力嗎?這些國民相信的價值體系,真的足以讓他們在握有相同力量的時候,不去做出相同的惡行嗎?甚至,這些國民真的足夠反對該國當局的惡行嗎?

對此,劉維人、廖珮杏對於民主國家人民的要求如下:

但是,人民對政治的影響力,並不僅限於每隔幾年投下那張選票而已。正如上一段所言,當代民主體制以及社會結構的複雜,讓每項決策都牽涉很多機制,這也意味著人民可以在各種環節影響決策,例如:遊行、倡議、加入政治團體、遊說、組織在地或線上社群、設計相關工具、加入公共討論、協助宣傳或發表批判,或者用各種方式支援╱抵制做上述事情的人。

那美國呢?難道美國人對國家行為沒有影響力嗎?美國人真的足夠反對該國當局的惡行嗎?



美國從總統到參眾兩會議員、媒體、美國多數民眾,支持給以色列武器,也明知用相關武器進行種族滅絕,當無論道德、民主的誡命或自然法都要求你停止協助以色列種族滅絕加薩時,美軍烈士Aaron Bushnell拒絕協助,這有甚麼「軍人身分的認同矛盾」的兩難?難道軍人就必須是魔鬼而不必是人嗎?

同樣的,台灣因為親美,所以從總統蔡英文、民進黨主席賴清德乃至台灣學者們,就有理由選擇支持以色列、站在以色列以自衛之名行種族滅絕之實嗎?劉維人、廖珮杏又有沒有譴責台灣支持以色列?

聯合報有一篇【重磅快評】聯大決議美以只剩九票 巴勒斯坦柔弱扳倒巨人?”,裡面大談美國在道德立場的孤立美國不斷運送給以色列的航空炸彈,不斷丟在加薩人民的頭上,已讓自己所有的辯護都成了蒼白的謊言。,那台灣呢?



從弱者與正義的立場而言,台灣必須反對以色列種族滅絕的暴行,但我們看到的是台灣各界從政客到學者到民眾都支持以色列,美國人與台灣人如果被「民主的極限:人民必須為國家做的壞事負責嗎?」的標準來審判,那美國與台灣的所有人民都必須為支持以色列而負責,除非你站出來反對!

現在,反對以色列種族滅絕加薩已經成為除了美國以外的人類共識,甚至美國年輕人也沒有要把美國未來都all in,當台灣還有臉吶喊「會籍普遍化」卻支持以色列而不支持巴勒斯坦成為聯合國會員國時,那台灣所謂獨立建國的道德性何在?

跟種族滅絕價值的以色列站在一起的台灣人,沒有道德勇氣或根本無腦支持以色列與美國的台灣人,永遠不可能獲得如同巴勒斯坦一樣的國際支持,這是台灣選擇最罪惡與錯誤的一條路!


Blackjack 2024/5/11

【重磅快評】聯大決議美以只剩九票 巴勒斯坦柔弱扳倒巨人?

2024-05-11 14:04 聯合報/ 主筆室

 

 

聯合國大會以壓倒性票數通過決議,認定巴勒斯坦符合在聯合國有正式會員的資格,美國與以色列是極少數投反對票國家。路透

聯合國大會以壓倒性票數通過決議,認定巴勒斯坦符合在聯合國有正式會員的資格,美國與以色列是極少數投反對票國家。路透

聯合國大會表決阿聯酋所提巴勒斯坦加入聯合國決議草案,143國贊成、25國棄權、9國反對。當然,它只反映了強烈的國際呼聲,但沒有拘束力,亦即沒有任何法律效果。

9個反對的國家中,除了美國與以色列自身,另7個國家是:阿根廷、捷克共和國、匈牙利、密克羅尼西亞、諾魯、巴布亞紐幾內亞、帛琉。

 

亦即,只有阿根廷、捷克及匈牙利為中型國家,捷、匈並且是歐盟成員,另四國有三個是微型島國,巴紐則是靠農礦為生的經濟弱國。

 

一向跟著美國的歐盟成員,這次則有多國投贊成票,包括比利時、丹麥、愛沙尼亞、法國、希臘、愛爾蘭、盧森堡、葡萄牙、波蘭、斯洛伐克、斯洛維尼亞和西班牙。

 

反對票中有一個國家特別顯眼,那就是匈牙利。在歐盟中,它既是中國的鐵哥們,又是以色列的鐵哥們。而任誰都知道,中國是現今反對以色列在加薩走廊作為的領軍國家,是反以陣營最鮮明的旗幟!

 

結果,習近平乘專機一飛離布達佩斯,剛剛才設餞別活動與習道別的奧班.維克多總理就下令他的聯合國代表,在表決器上投下反巴勒斯坦入聯的一票。

 

這倒不是匈牙利在歷史上與以色列有多麼深刻隽永的關係,或是什麼血淚交織過程;匈牙利境內猶太人二戰期間確曾有約50萬人被納粹迫害,這可能使匈牙利有一些歷史罪責,但如今匈、以間的親密關係,純粹就是因為同屬極右翼的奧班跟內唐亞胡這兩人,早就是彼此惺惺相惜的兄弟。

 

奧班的青年民主主義者聯盟跟內唐亞胡的利庫德集團,就像是系出同源的精神同盟。即使青民盟曾被貼上過反猶主義標籤,但極右翼之間,天然就會有某種心靈上的共振。

 

這一點,也可以解釋為什麼現在阿根廷也屬極右翼的米雷伊政府,會讓他的駐聯代表甘冒支持以色列種族滅絕行徑的大不韙,投下支持以色列的一票。

 

不過,從票數上,就可看出美國在道德立場的孤立,以及它所面臨的左支右絀的窘境。在這一個問題上,歐盟也必須與美國切割,法國就明火執仗地投下贊成票。歐盟國家未投贊成票的,也大多投了棄權,其中包括十分懼怕被貼上反猶標籤的德國。而美國最親密的戰友英國,也在棄權之列。

 

美國在支持以色列的路上走得愈遠,全球愈能看清美國在人權問題上的偽善;而這可能讓美國已經危如累卵的霸權基礎更加顯得搖搖欲墜,因為霸權不僅建立在力量上,更建立在話語上。美國不斷運送給以色列的航空炸彈,不斷丟在加薩人民的頭上,已讓自己所有的辯護都成了蒼白的謊言。

 

歐盟國家在此議題上與美國背道而馳,就是一個顯著的指標,但美國朝野兩黨卻仍在挺以的路上飆速,絲毫看不到崩潰的裂縫已經大到不容忽視的地步。所謂柔弱生之徒,巴勒斯坦人不無可能正以其微弱的身軀,扳倒美國這個泥足巨人,改變整個世界的走向。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人間無味
2024/05/12 08:09

人性本惡讓不少人看不到"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的基本價值與行為準則

歐美國家是這樣

民進黨等綠營也是這樣

西方基督教文明,是人類有史以來最高效的殺人魔,美國丟個核武一次在長崎廣島殺幾十萬人,現在人類歷史上還有誰這麼幹過?

美國又到比基尼島核試,趕走當地原住民形同種族滅絕,美國怎麼不在華盛頓DC去核爆個爽?

美國周遭國家的民主都不好好幫它們了,還有臉教育別人,海地被黑幫統治,陷入無政府狀態,美國怎麼不去幫忙

美國如果能照著自己樹立的標準去做事,地球會和平的多

blackjack2024/05/12 22:38回覆